第一章 世家之战(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鱼籽 书名:修魔成神
    在皇甫鸣醒来的一周之后,因为紫珑丹和各种疗伤丹药的功效,他不但真元力尽复,(身shēn)上的内外伤也已经痊愈。

    欧阳家的大厅之中,众人都被召集而来,现在欧阳家所有人都知道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赵雨妍和欧阳紫彤的伤心自不必说,其他人也都是神色愤然,争相要去李家报仇。

    欧阳宏知道众人的心(情qíng),也不好用(身shēn)份去压制他们的(情qíng)绪,叹了口气说道:“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qíng),只是你们应该知道,李家的实力相比我们现在虽然差上很多,但是我们的目标是灭了李家。谁也不敢保证我们此次行动会不会有李家修真界的高手阻止,如果真的遇到那种(情qíng)况就算是我们也难以全(身shēn)而退,你们去了又能怎样?而如果没有修真界高手的阻止,你们去不去也是一样。”

    “祖爷爷,我知道了,只是您一定要注意一下麟羽的行踪,如果他被李家抓做人质来要挟你们,那……”赵雨妍说到这里眼泪又流了出来。

    “雨妍,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为了报仇而不顾麟羽安全的,我们报仇的原因不正是因为麟羽吗?”欧阳宏安慰道。

    欧阳宏对这次的行动也有点担心,世家间的摩擦是很正常的,但是大规模的开战却是前所未有的,他知道就算此行顺利,以后欧阳家也将面对李家修真界高手的报复。但是他却不后悔,他不能对李家如此行径忍气吞声,更不会让欧阳家的颜面受损,这已经不单单是麟羽的问题。

    “此次前去祸福难料,如果一周之内我们不能回来,那你们就启用传讯器向修真界的祖宗报告。”欧阳宏叮嘱众人道。

    欧阳天等人听他这么一说勃然色变,齐声叫道:“祖爷爷……”

    欧阳宏摆了摆手制止道:“此事势在必行,不要多说了,我已经一百多岁了,就算死了也不算夭折。”说完又转向皇甫鸣道:“鸣儿,此去凶多吉少,不如你还是留下来吧。”

    皇甫鸣正色道:“我皇甫鸣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欧阳祖爷爷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如果这次我苟且偷生,那将会一辈子受良心的谴责。”

    “哈哈……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才不愧是我皇甫家的好男儿。”皇甫擎霄大笑道:“好啦!大家出发吧,不要作儿女(情qíng)长之态了。”

    依依惜别之后,欧阳宏等四人乘飞机往上海飞去。到达上海之后已经是下午,寻了一家酒店入住众人只等夜幕降临便直取李家了。

    夜幕低垂,夜晚的上海仍然是车水马龙,李家的庄院内也是灯火通明,但是偏厅内的李家众人心(情qíng)却是低落无比,李经宏的死让整个家族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不但如此,他们还要时刻提防着欧阳家的报复。

    饭桌上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异常沉闷,曾经的欢声笑语已经一去不返。这里最痛苦的当然就是李艳儿,事(情qíng)因她而起,死去的李经宏也正是她的父亲。从那天皇甫鸣的屠杀之后,她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过去那张(娇jiāo)艳的面孔在这半个多月里已经变地光彩不再。

    “李家之人速速出来受死!”欧阳宏等四人已经潜入李家内院,终于在偏厅发现了李家众人,遂大声喝道。

    李戊笙记挂着欧阳家的报复,所以回来之后就没敢再去闭关,今天还真的被他碰上了,听到欧阳宏的声音,他马上脸色一凛站起来向厅外走去,其他人也都面色骤变跟了出来。

    刚走出厅外他就看到欧阳宏等四人站在厅外,眼睛里迸发的寒光把他刺的心神一震,他知道今天无法善了,忙说道:“欧阳兄深夜前来,有何指教?”

    欧阳宏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丝软弱,沉声道:“你我并非兄弟,请爀用此称呼。我们的目的难道还用说吗?”

    对方的态度极度无礼,但是李戊笙也知道对方不但实力比自己强,而且李家也确实铸成了大错,于是向欧阳宏躬了一下(身shēn)道:“欧阳家主,上次艳儿那畜生的做的事的确让欧阳家蒙受了很大的损失,我这里先向欧阳家主道歉了。另外,对于欧阳家提出的任何要求我们都无条件接受,就当是对欧阳麟羽的补偿。”

    欧阳宏冷笑道:“道歉?补偿?你该不会是开玩笑吧?你舀什么补偿!你能让麟羽再回复金丹期吗?你认为一个18岁的金丹期修真者的陨落是你李家赔的起的吗?”

    李戊笙心里一阵叹息,对于麟羽的事(情qíng),他回来后从各方面都了解了一些。他也知道,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李家,他也一定会和对方来个鱼死网破。18岁的金丹期修真者意味着什么?他当然知道。是地位!是一个让其他世家只能仰视的地位!是实力!是可以横扫整个俗世的实力!是前途!是可能改写整个修真史的奇才!而他们李家,却利用卑鄙的手段和修真界的(禁jìn)药把他变成了普通人。

    “这……”李戊笙无言以对。

    欧阳宏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意,沉声道:“本来今天我们是想不计后果灭了你们李家,你也看到了,我们四个先天高手绝不是说大话。”

    李戊笙从他的话里听到了回转的余地,马上说道:“欧阳家主有什么条件只管说出来,我们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有一丝犹豫。”

    欧阳宏冰冷的说道:“第一、交出李艳儿,让她自杀谢罪;第二、把麟羽归还给我。”

    李戊笙刚听他说完就大急道:“欧阳家主,这第一条自然是无可厚非,但是这第二条我却无能为力,欧阳麟羽根本就不在我李家。你让我……”

    “不!我不想死。”站在后面的李艳儿听到李戊笙同意让她自杀谢罪,脸色变地更加苍白,大声哭喊道。

    李戊笙大怒,他知道,就算欧阳家不找他,修真界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李艳儿也是死罪难逃,遂大声喝道:“畜生!是你造成了李家的灾难,你万死难赎其罪!”

    欧阳宏冷声道:“现在麟羽不知所踪,既然李家连这最低的要求也不能办到,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当时太过愤怒要灭了李家也只是一时之念,真的让他下此狠手还是有些不忍心,但是当他知道连麟羽也找不到时,已经逐渐平复的怒火的再次升腾起来。现在就算不杀李家满门,也要把相关人等屠之殆尽。

    欧阳宏声音刚落,背后长剑已经飞出剑鞘,剑(身shēn)的毫光瞬间被红芒淹没,长度涨到近两米,周围的空气也因宝剑的灼(热rè)产生了变形。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欧阳宏沉声轻喝,赤、橙、黄、鸀、青、蓝、紫七柄由真元力构成的光剑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

    “七剑合一!敕!”随着欧阳宏的大喝,七柄各色气剑光芒暴涨中融为一柄长近五米的七彩长剑,彩剑以惊人的速度向李戊笙飞去。

    虽然彩剑并非实体,但是剑(身shēn)流转着的暴虐真元力却让众人大惊失色,就连皇甫擎霄也是神色一滞。他清楚,就算是他在最好的状态下,要接下此招也要受点伤,其他人更不会怀疑这一剑的威力。而此时的李戊笙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心知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

    “金元破!”在李戊笙无奈的轻喝声中,他背后的长剑暴出耀眼的金光,向欧阳宏的七彩长剑迎去。

    “蓬!”两剑相撞间真元力激((荡dàng)dàng)出的劲气发出一声沉闷的气暴,由于欧阳宏先行出招,两剑的交汇点离李家众人很近,气暴的余波激起的劲力直把李家功力一般的几人震的脸色苍白,嘴角也沁出丝丝鲜血,精神恍惚的李艳儿更是狼狈不堪。

    作为武技与修真的过渡期,一般的先天高手仍然是使用武技,正如现在的李戊笙。过去达到金丹期的祖宗都是去了修真界,在俗世中他们也都是从先天期自行修炼而来,自然不会有什么修真法诀,所以也就未曾留下任何的功法。而欧阳宏却有所不同,他依靠自己对家传武技的领悟自创了七剑合一,虽然这在修真界连最差的法诀也算不上,但是相对于武技却又是高出很多,好比是武技和修真法诀的中点。

    所谓差之毫厘,缪之千里,欧阳宏的攻击又岂是李家《太虚剑法》可以抵挡的?七彩光剑与金色长剑相撞后略略一顿间便光芒更涨,金剑却是有点力不从心的样子,光芒瞬间敛去了大半。而控制金剑的李戊笙已是脸色潮红,嘴角也挂着丝丝血渍,(身shēn)形已明显不稳。当然,欧阳宏也并不轻松,使用如此攻击力的剑招对他的真元力消耗也是甚巨,随着真元力的输出额头也沁出细密的汗珠,脸色也有点苍白起来。

    虽然胜负已经可以判定,但是欧阳宏等人此行的目的却并不是比武,看到自己使用超越武技的剑招仍然久攻不下,他心头怒火更甚。

    (第三卷开始,又一次**来临!大家多多支持!收藏+推荐,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修魔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章 世家之战(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