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世家决裂(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鱼籽 书名:修魔成神
    “欧阳兄这是何意思?”李戊笙气道。

    欧阳宏听了皇甫鸣的话已经怒火中烧,虽然他没见过皇甫鸣,但是却知道他是麟羽的结拜兄长,自然对他的话也相信大半,麟羽对于他的意义已经超过他自己的(性xìng)命,因为麟羽带给欧阳家的希望和荣誉是无法估量的。

    现在看到李戊笙好象是想杀人灭口的样子,还恶人先告状,于是大喝道:“什么意思?麟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听欧阳宏说起麟羽,李戊笙的脸上出现一丝愧色,说道:“欧阳兄,欧阳麟羽的事待我杀了这畜生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他脸上的那丝神色又怎么能瞒过欧阳宏的眼睛,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皇甫鸣所说非虚,怒道:“你们竟然真的对麟羽下毒手?我先杀了你再去灭你李家!”

    就在这时欧阳云龙正好赶到,欧阳宏忙说道:“云龙,你先把皇甫鸣疗伤,看我先杀了这个老匹夫。”说完背后长剑已经飞出剑鞘,悬浮于头顶之上。

    先天期和金丹期一方面的区别是真元力的多少,而另一方面就是金丹期修真者可以御剑飞行,而先天期只可御剑无法飞行。

    “天枢!”欧阳宏大喝一声,头顶长剑突生异变,一层层真元力依附在剑(身shēn),长剑暴涨到近两米,颜色也变成赤红色,弥漫出炽(热rè)的能量。

    “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随着欧阳宏的声音一柄柄颜色各不相同长剑在他的头顶显现出来。红、橙、黄、鸀、青、蓝、紫,正合七彩之意。

    李戊笙的脸色变的非常难看,心中也大为震惊:“他竟然把真元力融合《北斗剑诀》修炼七剑合一……”

    欧阳宏大喝一声:“老匹夫,接我自创绝学!七剑合一,赦!”

    空中七柄各色真元长剑突然重叠,瞬间光芒暴涨,变成一柄长近五米的彩色气剑,直向李戊笙飞去,气剑激((荡dàng)dàng)出的罡风带起大片的碎石和尘土,夜空中的星辰已经被这浓重的粉尘所遮盖。

    彩色气剑的速度极快,李戊笙知道对于这种受真元力((操cāo)cāo)控的攻击只能硬接,遂运气全(身shēn)真元力灌注于剑(身shēn)迎了上去。

    两人实力本就相当,但是李戊笙紧追皇甫鸣数千里真元力已经有所损耗,而且欧阳家的《北斗剑诀》又是五大世家之首,结果不难想象。

    “蓬!”七彩气剑和李戊笙手中宝剑相撞,数十丈方圆之内的树木在真元力的激((荡dàng)dàng)下尽皆只剩下树干,地上的草皮碎石满天飞舞。

    “噗……”在欧阳宏的盛怒一击中李戊笙飞退数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欧阳兄绝学果然名不虚传,来(日rì)领教!”李戊笙强提真元力,留下一句场面话飞遁而去。

    “老匹夫,哪里走!”欧阳宏哪里容他走脱,大叫一声就准备痛打落水狗。

    忽然欧阳云龙出声叫道:“爷爷,让他走吧,我们至少要先知道麟羽的(情qíng)况才好计划下一步的行动。”

    欧阳宏一时怒极才方寸大乱,听欧阳云龙一说马上走了过来问道:“皇甫鸣怎么样?先把他带回去疗伤再说。”

    欧阳云龙深深叹了口气说道:“这孩子的毅力让我都佩服,他可能是刚刚感悟先天之境,但是感悟之前已经重伤,接着又被李戊笙从上海一路追至这里,全(身shēn)真元力几近枯竭,真气也所剩无几,四肢都被剑气所伤,特别是左肋的伤口尤其严重。

    欧阳宏皱眉道:“我来背他,快点回山庄治伤,等他醒了再说,现在也只有他知道麟羽的事(情qíng)了。”说完背起皇甫鸣向欧阳山庄方向奔去。

    几个小时后欧阳宏终于把皇甫鸣背回了欧阳山庄,虽然知道他的伤很重,但是当真正去探察时他仍然心惊不已,不但全(身shēn)真元不剩一丝,而且经脉紊乱异常,(身shēn)体上的伤痕更是触目惊心。

    “云龙,你去给皇甫家打个电话说说皇甫鸣的(情qíng)况,我现在要帮他疗上。”欧阳宏说完就把(床chuáng)上昏迷的皇甫鸣扶了起来,欧阳云龙听到他的吩咐也马上走了出去。

    欧阳宏真元力运转间双手笼罩着一层(乳rǔ)白色的雾气,弹指连点皇甫鸣全(身shēn)数处(穴xué)道,接着把双手缓缓地贴在他的后背。因为皇甫鸣的纠集的太过厉害,他输入的真元力不敢太多,一丝丝真元力从他的手心慢慢的渗入,轻柔的梳理着那杂乱无章的经脉,同时修补着那一道道可怖的伤口。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欧阳宏的脸色也有点苍白,一方面要控制真元力的力度,一方面疏通皇甫鸣的经脉,这已经相当不易,而另一方面他还要去修复那数十道剑气伤痕。三方面同时进行,这对注意力和精神力的消耗非常严重。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治疗皇甫鸣的外伤已经好了大半,左肋的贯通伤也已经不再流血,体内虽然仍然没有一丝真元力,但是经脉已经差不多理顺了。由于失血过多和真元力的消耗,短时间内很难苏醒,但是伤势已经稳定,需要的也就是时间问题。

    此时欧阳宏终于嘘了口气,过度的真元力和精神力的消耗让他有种透支的感觉,于是连忙取出一粒麟羽当初给他的紫珑丹吞下去慢慢调息。并非他小气不愿意把丹药给皇甫鸣服用,而是皇甫鸣的(身shēn)体太过虚弱,根本无法承受丹药的能量,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真元力爆体。

    欧阳云龙出去后就直接打电话去皇甫家告知皇甫鸣的(情qíng)况,但是他却对事(情qíng)的经过也是知之甚少,皇甫廉心急如焚却是毫无办法,只有挂了电话去请示皇甫擎霄。

    皇甫山庄的后山同欧阳家一样被列为(禁jìn)地,自然也是先天期那些祖宗们的修炼之地。但是现在的皇甫廉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触动防御结界。

    “廉儿,发生什么事了?”皇甫擎霄没有怪他,因为他知道这个孙子不是莽撞之人,既然直接找他就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爷爷,出大事了。刚刚欧阳云龙传来消息鸣儿重伤垂死,现在正在欧阳家由欧阳宏前辈疗伤。”皇甫廉语气虽然恭敬,但是脸上的焦急却显露无遗。

    皇甫擎霄惊呼道:“什么?鸣儿重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鸣儿现在怎么样了?”

    皇甫廉轻声道:“爷爷不必焦急,欧阳云龙说了,鸣儿虽然受伤很重,但是又欧阳宏前辈在却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鸣儿是被李家的李戊笙从上海一路追杀数千里所伤,如果不是欧阳云龙和欧阳宏前辈及时赶到可能已经(身shēn)亡了。”

    “李戊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追杀鸣儿?”皇甫擎霄叫道。

    皇甫廉轻声说道:“具体原因欧阳云龙也不知道,但是却有一个天大消息。欧阳麟羽您知道的吧?”

    皇甫擎霄欣慰的说道:“当然知道,他是鸣儿的结拜兄弟嘛。鸣儿能和他认识也是福气,麟羽是个绝无仅有的天才啊。”

    “我说的消息就是关于麟羽的,和鸣儿刚去学校那几天他巧遇李均雷的孙女李艳儿,他和李艳儿的纠葛您也是知道的,碰上只后免不了把李艳儿羞辱一顿。但是那李艳儿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噬丹丸偷偷给麟羽下毒,致使麟羽金丹碎裂变回了一个普通人。”

    说到这里皇甫廉深深的叹了口气,一个将来成就无可限量的年轻人就这样毁了,他怎么能不觉得可惜,而且麟羽还是皇甫鸣的结拜兄弟,对他们皇甫家也有天大的恩惠。

    皇甫擎霄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马上大叫道:“你说什么?麟羽被李艳儿下毒金丹破碎?不可能!他们两既有恩怨李艳儿怎么有机会给他下毒?而且他一个金丹期的修真者怎么可能不认识毒药?”

    “爷爷,这事千真万确,是欧阳云龙亲口告诉我的,至于麟羽为什么会服下毒药他也不知道。”

    皇甫擎霄听到这里已经是须发皆怒,大喝道:“李家这个小畜生!她竟然敢对世家子弟下毒,而且用的还是(禁jìn)药,我饶不了她!”麟羽对他们家的恩惠作为老祖宗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也早已经把麟羽看成自己家的一员了。

    皇甫廉想了想说道:“爷爷,鸣儿的事欧阳云龙也不知道,但是我想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方面可能是鸣儿知道了李家做出了这种丑事,李家为了名誉想杀人灭口。另一方面的可能更大一点,鸣儿和麟羽的关系您也知道,他知道这事后很有可能去报复李家,所以才会被李家追杀。”

    “廉儿,你说李戊笙追杀鸣儿数千里?凭鸣儿那不到第四重的功力李戊笙想杀他还不是瞬息之间?”

    皇甫擎霄冷静下来当然想起了这个问题,因为当时皇甫鸣和麟羽的约定,所以整个皇甫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功力的进展(情qíng)况。

    (今天第二章到,谢谢众位书友支持!把你们的收藏和票砸给小鱼吧!)

重要声明:小说《修魔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章 世家决裂(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