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篇 开花散叶新布局

    不数(日rì),赏功的旨意下到台州,宗泽晋了二等伯,宋江擢升为正三品、代广南东路经略使,卢俊义为从三品、同知威盛军指挥事(兵马副都总管),田虎、朱仝为左右厢兵马总管,其余各将亦有封赏。威盛军进行裁减,全军保留两万人,调邓子雄等五千人回归京师(禁jìn)军,董平等五千人调到江西路,秦明等三千人调山东路,关胜等两千人调湖广路,符德安旧部彭冲等五千人调福建路,另有其他军指挥使以下将佐带着几百人分调淮北、淮南、皖南、江南、等路、军、监,威盛军中的主要将领只剩下田虎、朱仝、雷横、杨志、黄信、山士奇、程通、唐斌、杨雄、鲁智深等人,比起此前已是少了将近一半。

    此外,借着江南大捷的机会,京师内外的文武官员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好处,有的升官有的进爵,其中童贯的门生、大同军监都总管季恩出任建康军节度使、江东路经略使,主政江东,尚书左仆(射shè)(首相)张邦昌的同乡、吏部侍郎刘豫出任河北东路(山东)经略使,原山东路经略副使张叔夜出任两浙路节度使,主政浙江,其余人等繁不尽言。

    宋江这(日rì)从宗泽元帅的中军营回来,刚进自家的辕门,就听到里面李逵、程通等几个直(性xìng)子的在高声叫骂。宋江把眉头一皱,示意吴用赶快去阻止诸人信口乱说。待大家安静下来,宋江将众人都叫进中军帐,示意孔明、孔亮在外面巡视警戒,自己刚准备吐露一些肺腑之言,那厢里程通又马上跳了起来:“宋大哥,朝廷这是明摆着信不过我们,故意要将威盛军分化瓦解。咱们可不能答应啊!”

    见李逵、雷横等也要起来插话,田虎忙冲他把手一摆:“尔等先且坐下,不要着急。现在圣旨都已经下了,你不答应又能如何?难道抗旨不遵,再闹将起来?那样就坏了宋大帅的长久大计。大家都先听听宋大帅的意思。”宋江用欣慰的眼光看了看田虎:“现在大帐中都不是外人,大家还是兄弟相称的好。田虎兄弟说的没错,咱们不要公开顶撞朝廷的意旨。依宋某看来,这样也未尝不是好事。”

    他停下话来,环视帐中众人,见除了梁山旧部吴用、秦明、花荣、董平、鲁智深、杨志、刘唐、李逵、朱仝、雷横、戴宗、解珍、解宝、黄信、朱武等十几位主要将领之外,还有田虎、程通、唐斌、山士奇、耿恭、张雄等山西降将,以及舒其美、邓子雄、楚云飞、郑奎等原(禁jìn)军将领和从湖北加入威盛军的范希圣、易宪容等人,他呵呵的笑了两声:“江南一战,天下人已经看出我威盛军的战斗力强于诸军,朝中权贵自然心下不安,消减威盛军的实力旧成了他们眼中势在必行的当务之急。同时,在朝廷看来,眼下江南平定,国内再无大的内患,而对外用兵尚需等待时机。这种(情qíng)况下,与其让威盛军一枝独秀,不如拆解它并去帮助其它诸军,使各路军马战力相对平衡。何况威盛军的五万人马原本是为了保证不对的战斗力,仗打完了裁减员额到国家体制所定的框架下也是合(情qíng)合理的事(情qíng)。宋某希望大家能理解朝廷苦衷,毕竟大宋朝维持一支二百万的军队,负担实在太重了。只是朝廷以为威盛军是四万人,所以才有圣旨中的削减办法,却不知我们如今是五万人。故而我想安排一万将士解甲归田,这样也不会给国家多添负担。”

    见在座的好多人都要站起来发话,宋江忙把手一摆:“大家要知道,在不同的位置上考虑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你们的心思我都知道,主要是感觉自威盛军成军以来,彼此间合作的非常好,大家齐心协力也打了不少胜仗,现在许多人要离开,故而心中不舍。我宋江先谢谢大家,有赖诸位的精诚团结,才给威盛军创下了名头。希望大家今后依然要团结一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嘛。要在维护朝廷政令的前提下保持彼此间的这份(情qíng)谊,调到其它地方去的兄弟们要与新的上司、同僚搞好关系,把威盛军的好作风带给他们。留在威盛军中的兄弟们要服从卢俊义将军的指挥,继续保持威盛军一贯的团结、勇猛、能攻善守的传统。虽然卢将军还要过几天才能回到军中,但大家仍要保持好军纪,先听从田虎将军的临时指挥。将来朝廷北伐契丹、西逐党项,大家还有并肩杀敌的机会。宋某的朝廷错(爱ài)。主政岭南,心中甚是惶恐,担心有负万岁君恩,百姓期盼。宋某(日rì)后唯有会像在其它的地方一样,继续蘀天行道,保境安民,为大宋的黎民百姓谋福祉。我在这里宣布一下,有些兄弟要随我一起去岭南:吴学究、范先生聘为宋某的幕僚,花荣、戴宗为岭南路军的统制,刘唐、李逵、裴宣、吕方、郭盛、孔明、孔亮、宋清也要跟我走。智深兄长、杨志兄弟,你们是军中元老,要协助田虎将军辅佐卢将军,让威盛军永远成为大宋的劲旅。还有朱仝、雷横、杨雄、黄信,你们都是军中柱石,切记约束部下服从军令,万爀懈怠。”众人忙起(身shēn)唱诺。

    见大家各怀心事的离去,刘唐眨眨眼:“宋大哥,你刚才说的话都没错,可小弟我听着怎么有些虚头八脑的。”宋江冲他一瞪眼,却没说什么。吴用扯扯刘唐的衣袖:“难道你不长脑子?刚才人多口杂的,公明哥哥能说什么?总不成与你等一样大喊大叫的浑闹?”

    让刘唐等人都出去之后,吴用的眉头却依然没有松开:“朝廷旨意是经略岭南,但公明兄可知岭南是个什么去处?”没等宋江答言,他又自顾自地说下去:“岭南荒僻,且百姓多蛮夷,山岭多瘴气,素为流放贬谪之地,虽然不说是不毛之地,但也不是个什么好去处。节度岭南虽是好听,其中之意不难彰显啊!”

    宋江自嘲地摇摇头:“(日rì)啖荔枝三百颗,不枉常作岭南人。苏子瞻不也是夸赞过那厢吗?咱们现在哪里有资格挑三拣四,得了这个差事还是太子师徒力争之结果呢。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好歹是个去处。学究难道不知天高皇帝远的道理吗?横竖要试行新政,有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未尝不是好处。”

    当晚,宋江分别召集山西系、梁山系和(禁jìn)军系的将领们促膝长谈,说自己有一些在大庭广众下不便说的话要各自交待众人,使得诸人个个以为深受上官的器重,无不表示感恩戴德。宋江尤其对于邓子雄、郑奎这两位(禁jìn)军来的将领亲(热rè)有加。他知道这两人与舒其美‘楚云飞等其它(禁jìn)军系的将领不同,已对自己以及山东、山西两系的将士有了很深的感(情qíng),虽然眼下他们要离自己而去,但将来会与山东、山西将士一样在影响更大范围的部队上发挥作用。

    等忙完这一切,宋江又先后去拜谒宗泽、张叔夜二人,进一步密切与他们初步建立起来的同盟之谊。在台州休整了几天之后,各路官军纷纷动(身shēn)返回各自的防地,而威盛军却因即将上任的两浙路经略使张叔夜向皇帝请的一纸旨意,暂时留驻浙江各地,协助刚刚到任或即将到任的各地官员维护地方平安,待各地秩序修复到位之后再去往朝廷指派的新驻地——陕州。

    宋江等新晋大员要启程到京城开封面圣之后再去上任。随同宋江前往的幕僚、将佐之外,还有从威盛军中精选出来的两百标营亲兵,其它标营由宋清、裴宣带着先行入粤。与威盛军众人洒泪分别之后,宋江带队向北开拔。此去经年,前程几何?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忧虑,他和他的梁山兄弟们暂时告别了纷乱的征战生涯,即将要开始一段全新的岁月,但他们心中都念念不忘当年一起发下的誓言——蘀天行道,要为大宋的子民开辟出一片国盛民强的安居乐土!

    本书至此暂时收尾,梁山好汉们在国内战场上的征杀也将暂时中止,下面他们将要去面对的是更具挑战(性xìng)的开疆列土、保境安民的新经历,详(情qíng)请留意即将推出的第二部作品《天高任鸟飞》!

重要声明:小说《海阔凭鱼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结局篇 开花散叶新布局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