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大结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留泅 书名:冷暖自知
    看着瘫软在自己手里的女子。夏启轩傻了眼,失了帝王的威严,大惊失色的叫道,”暖儿?暖儿?“

    夏启轩的目光撇过屋子里双手紧握,微笑着死去的两个人,顿时全(身shēn)失了力气,轮廓分明的俊颜上惨白如纸,望着冷暖绝望而呆愣的往后退着,满是不可置信。

    冷暖的(身shēn)体因为失去了支撑,缓缓地往后倒去。

    在冷暖倒地的那一刻,夏启轩回过神来,接住了她瘫软的(身shēn)子,自己则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闷哼一声,顾不得(身shēn)上的疼痛,紧紧地抱着冷暖的(身shēn)子,唤道,”暖儿,你醒过来啊!醒过来啊!“而后摇摇晃晃的起(身shēn),抱着冷暖往外走去,嘴里无意识的说着。”我们回去!我们回去!回挽月宫去,对,我们回去!……“

    太医已经在挽月楼里候着了,看到夏启轩抱着人走了过来都跪了下去,夏启轩没有理会直直的抱着冷暖上了楼梯,众人互相对望,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办!

    (娇jiāo)憨可(爱ài)的声音载满了与其极不相符的愤怒从外面传了进来,连带着准备上楼去请示的夏衣也转过(身shēn)来望着门口,等了好半天,一个女子才冲了进来,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我告诉你,要是暖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沈洧很是无奈的跟在她后面,夏衣是认识沈洧的,看到他来了便朝围过来的侍卫挥了挥手,立马上前躬(身shēn)道,”皇上已经将娘娘抱上楼去了,沈神医请这边来!“

    凤娘瞥了她一眼,瘪了瘪嘴,而后跟着走了上去。当然不是她不想快点走,而是她进来以后就大吵大闹的,已经引来了众多侍卫,她现在是想要走也走不掉了,沈洧又不会带着她乱闯,只好停了下来。

    ”怎么样,怎么样?“凤娘见沈洧收回了手立马问道。

    沈洧做了个小声点的手势。凤娘便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拉着他的胳膊,轻声道,”怎么样?没事吧?“

    夏启轩刚才见沈洧进来,他便极力的稳定着自己的(情qíng)绪,面上倒也是基本恢复了冷静,坐在暖榻上面悠闲地喝着茶水,可这么久以来除去那晃出来的水,一点儿也没有动过!听到凤娘询问,再也忍不住的伸长了头,并不是听不到,只是一种本能!

    沈洧摇了摇头,夏启轩心里一惊,起(身shēn)走了过来,压抑着(情qíng)绪,”如何?“

    凤娘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抓着沈洧转个了方向,”到底怎样?“

    沈洧温柔的望着她,”她的意志很薄弱,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

    凤娘听了转(身shēn)直直的瞪着夏启轩,重重的哼了一声。”要是暖暖有什么事(情qíng),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沈洧将凤娘护在怀里,”皇上不要见谅,((贱jiàn)jiàn)内不懂规矩,有什么唐突的地方,还请你能原谅!“沈洧虽然说得恭敬,可神(情qíng)却冷淡。

    夏启轩看着冷暖无力的摆了摆手,”没事!沈神医可有什么办法?“

    沈洧摇了摇头,”娘娘很奇怪!在下也没有办法!如果她愿意醒过来的话就可以,如果不行可能就醒不过来了!“

    沈洧说完,在一边瞪着的凤娘再次冷哼,沈洧道,”凤娘,你有什么办法么?“

    凤娘撅了撅嘴,”我能有什么办法?“

    沈洧道,”真的没有?你都敢背着我做这事,就该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的吧!“

    凤娘一听,那张神气带着怒容的面色顿时垮了下来,可怜兮兮的拉着沈洧的手一边摇晃着,一边点头保证,”我不是故意的!真的,而且就这一次!你就原谅我吧!“

    沈洧不说话,严肃的看着她,凤娘目光躲了躲,而后直起来倔强的看着他,原本是很强硬的语气却全是撒(娇jiāo)的意味,”那又怎样呢!我这是一次!“

    沈洧心里微软,不过脸上依旧带着严肃的味道,”有了一次就会有二次。然后就是三次!“

    凤娘嘟嚷着嘴角,哀求的看着他,发誓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做这种事,沈洧这才道,”那你和她说会儿话吧!“

    夏启轩听得糊里糊涂的,沈洧看出他的疑惑不过没有解释而是道,”也许凤娘有办法!“

    ”出去,出去!你们都出去!“凤娘很是不满的赶着。

    夏启轩点了点头,深深地望了冷暖一眼,走了出去。

    ”暖暖,我错了,你醒过来吧!好不好?“凤娘听到外面门关上,便扑到了冷暖(身shēn)上。

    ”我不该将你带来的,不该不经过你的同意就将你带过来的,可是我只是想让你快乐而已!我没有别的意思的!暖暖,真的,你不要出事好不好?好不好?……“凤娘连着说了好几个’好不好‘,乌溜溜的大眼睛砸吧砸吧的,滚动的泪水掉了下来。

    ”我知道你都听得到,你醒过来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我以后都不会贪玩了!都会好好听沈洧的话,好好的教导滔滔和洁洁,你不是说。你不要孩子的吗,我都已经和他们说了,你可是他们的干娘呢,你不能连他们的面都不见一下吧!!“

    ”还有张奕,文语琴你知道吧,就是很喜欢李堇风的那个,现在她每天都缠着张奕,你就不想看看他以后幸不幸福么?“

    ”还有我,我舍不得你的!哦,还有,还有紫衣的。她也一定不想你因为她出了事(情qíng),要是这样,她定会后悔内疚一辈子的,你不想她这样的吧!还有碧衣,你知道吧,她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了,很开心呢!你就不想去看看?暖暖,别这样,这个世界事实上还是有很多很多值得留恋的东西的!别呆在自己的世界里好么?“

    冷暖眼角流出了晶莹的液体,凤娘伸手替她擦掉,欣喜道,”这就对了吗!你可一定要醒过来!你还有很多的事(情qíng)都没有做呢!“她伏在她耳边,闭着眼睛呢喃道,”一大片一大片的竹子,竹屋,清澈的溪水,欢快悦耳的鸟叫声,棉花糖样的云朵,瓦蓝瓦蓝的天空,还有恩(爱ài)的夫妻!暖暖,你还有好多事(情qíng)没有做完呢!“

    冷暖倏然睁开眼来,声音沙哑,如同割断开上等丝帛,”是啊!我还有好多的事(情qíng)都没有做呢!要是就这样走了,岂不是枉费了凤娘的一片好心了么!“

    凤娘瘪了瘪嘴,乌溜溜的眸子亮了起来,抓着冷暖的手,”所以你一定不能有事!“她看着那深紫色的掐痕,心里疼痛,本就断断续续的泪此刻却是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冷暖看着她的模样笑了起来,冷然死寂的眸子里闪着让人心动的光芒,只是依旧埋得很深很深,让人难以察觉!

    当(日rì)冷暖便回了别有洞天,将张奕给她的东西金家信物——白玉扳指,可以让她消失,即使是夏启轩也找不到的东西给了凤娘。而那些隐卫冷暖也当着夏启轩的面全部让他们走了,她是知道的。这些人跟了她从此就是她的了,如果退回去,那么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并不是她多么善良!只是她现在不需要权势,也不需要人,她需要的,只是时间!

    ”暖儿,留下来,好么?“

    ”出来告诉你答案!“

    夏启轩站在高楼上一动不动的望着渐渐隐没的(身shēn)影,眸子里带着淡淡的伤悲,随着(身shēn)影的远去,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变得冷寂深沉!

    暖儿走了,而他,留不住!皇后,怀孕了!真正面对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语言是那么的匮乏,能够说的只有这么一句而已!得不到困在(身shēn)边也是好的吧!他想。

    出来再告诉自己么?他知道,暖儿如果出来便是永远离开自己的时候吧!

    冷暖再次从那里面走出来,已经是十年后了!

    十年,是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足够让一个人干干净净的忘记一个人,从此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也足够一个人经历一段刻骨铭心,从此终生无憾!

    挽月宫里有了新主子,到处都充斥着孩子嬉笑的声音,处处彰显着生活的气息,那是她永远没有办法比拟的!冷暖半眯着眸子,看着那群嬉戏的孩子!

    ”冷娘娘?“

    夏衣睁大了眼睛,满是诧异的看着出现在挽月宫花园里的女子,十年了,十年来这个女子一步都没有出过别有洞天!可她一丝一毫都没有变,那张梦幻迷人的脸依旧如同十年前,水嫩白皙,晶莹剔透,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晕。即使(身shēn)上只是穿了件粗布麻衫,她的光彩也缤纷夺目。

    冷暖侧头,看到已经长大,成了另一个紫衣的夏衣,”我叫冷暖!“

    夏衣愕然,张着嘴看着淡然疏远的冷暖。

    ”雅妃娘娘千岁!“

    ”母妃!“

    ”……“

    顾诗雅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快步走了过来!她听说十年来没有出过别有洞天的女子出来了,她真想看看处在一个人世界的她是不是已经变得痴傻!

    夏衣上前行礼,诧异的神(情qíng)收的干净利落!

    ”你出来了?“顾诗雅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而后看着冷暖道。

    ”你很厉害!“冷暖毫不避讳的和她对视,目光扫过她的(身shēn)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抬头,半眯着眼睛望向那苍翠(欲yù)滴的苍天大树。

    顾诗雅挥了挥手,一大群的嬷嬷便分别将孩子抱着往挽月楼走去,直到众人离开了,她这才放肆笑了起来,”原来你还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不会了呢!“

    冷暖皱了皱眉头,”真吵!“旋即便转(身shēn)往外走去。

    顾诗雅大怒,喝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给本宫站住!“

    冷暖(身shēn)形顿都没有顿一下,继续缓缓地走着,如同这十年来每天早上都要在别有洞天里散步一样,神(情qíng)闲适淡然。

    跟在顾诗雅(身shēn)边的人见了,很是自觉地跑过来追上冷暖,挡在了她面前,”娘娘在和你说话呢,你是怎么回话的?“一个嬷嬷说着便要扬手朝她打来。

    冷暖只是微微抬了抬眼帘,扫了众人一眼,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嬷嬷们便集体失了声音,傻傻的站在一边不敢再动了。

    顾诗雅气恼无奈的跺了跺脚,冲着那越来越远的(身shēn)形道,”万圣教早就没了,你已经不是什么圣女了,也更加不是当年进宫的十六岁妙龄少女,你已经二十八了,真不知你还得意什么!“

    顾诗雅的话语刚刚落音,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已经快要消失不见的女子就出现在她面前,她吓得猛的往后一退,伸手往四周抓去想要抓住往常在她(身shēn)边的嬷嬷们的手,可她显然不能如愿,那些远在一边的嬷嬷们别说还在呆滞中,就是清醒着,也不能赶过来接住她。

    顾诗雅很是不雅观的重重跌坐在了地上,顾不得(身shēn)上的疼痛,指着冷暖,大叫道,”啊!…鬼…鬼…啊!“

    ”万圣教和你有仇么?“冷暖没有理会,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顾诗雅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呆呆的望着冷暖,眸子里戴上了已经模糊的恨意,结结巴巴的答道,”他们…他们杀了…杀了我父母!“

    冷暖了然的点了点头,冷冷道,”原来如此!“话刚刚落音,人便再次消失了!

    顾诗雅见了,大张着嘴,纤纤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冷暖消失的方向,原本就已经是极限的心脏在这样的一个刺激下,很是干脆的晕了过去。

    夏启轩听到消息,急急遣散了正在激烈讨论的众臣,赶了过来,看到的便是挽月宫众人手忙脚乱的样子,他喝退上前来禀报(情qíng)况的众人,快步朝月亮湾掠去。

    十年前,冷暖进去的时候告诉他,她要是有一天出来,会在月亮湾等着他!

    夏启轩在亭子外面停了停,女子的发已经拖在了地上,很简陋的白玉簪子,简单的绾了个髻,一袭白色的粗麻布衣,暖风下,衣袂飞飞!她(身shēn)边站着一个高大(挺tǐng)立的男子,有距离却带着呵护!那个(身shēn)形他很熟悉,只是那张脸很陌生,平淡无奇,很容易淹没在人群里,让人忽视!即使此刻只有两个人,如果不极力的将目光放开来,也不一定会注意到他。

    夏启轩双手紧握,走上前去,唤了声,”暖儿!“

    冷暖转过(身shēn)来,看着他冷然而疏远的笑着,从(身shēn)上将三色宝石摘了下来,递过去,”夏启轩,东西还给你!“即使是再(阴yīn)狠毒辣、绝(情qíng)的话从那带着浅笑的嘴里说出来你都会觉得一切理所应当!

    夏启轩没有去接,威严高傲的眸子里带上了狂(热rè),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冷暖。冷暖只是浅浅的笑着,夏启轩伸出手去,握住那双已经十年来没有碰过的纤手,”你……“好么?

    才开口的话生生咽了下去,一个人被困在别有洞天,能够过得好么?

    冷暖手腕微动,便从那带有薄茧的温暖手掌里退了出来,三色宝石则挂在了夏启轩的手肘上,闪烁着淡蓝色光芒的三色宝石暗淡了些。

    她转(身shēn)望着远方,淡淡道,”我该走了!“

    夏启轩一愣,目光沉寂了下来,他垂下头看着手上挂着的三色宝石,此刻是真正的结束了吧!暖儿说过,在他们的(日rì)子里,她会永远的戴着,而现在她已经取下来了!黑曜石的眸子变得越发的深沉,暗的让人发颤,他扬了扬眉,旋即便恢复了一个帝王该有的高傲和气度!

    冷暖转过(身shēn)来看着他,而后轻笑着道,”谢谢!“虽然夏启轩没有(允yǔn)许,可她能够感受得到,夏启轩是同意自己走的!而且是活着离开!

    十年,十年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看着离去的人儿,夏启轩依旧只能站着,目送着她离开,此刻的自己更加没有资格去挽留了!

    江山社稷与暖儿孰轻孰重?以前也许还会掂量,可现在,已经不能相比了!他放不下夏国的百姓,父皇的梦想,众人的期望!或者说是自己的野心吧!

    如果是其他国家的人来夏国,除了京都,有三个地方是绝对不可以错过的:一个是云州,那里的绸缎闻名整个云岭大陆;一个是灵州,那是四季如(春chūn),是花的海洋;还有一个便是锦州了,在这里可以看到云岭大陆最美丽的海和最壮观的(日rì)出。即使是站在锦州最远离海岸的街头,也能够从那迎面而来的风里,嗅到淡淡的海腥味。

    ”紫衣,你小心点!(挺tǐng)着个大肚子还非要出来,万一出点什么事(情qíng)怎么办?“

    ”哪里会那么容易出事?再说了,还有一个月呢!“紫衣挽着冷暖的胳膊,笑着道。半年前,李擎天打败大皇子当上了离国的皇帝,而能够成功的原因是娶了离国大将军的女儿,并封她为后。紫衣当时已经怀了孩子,并没有说出来,她一直笑着看他走进洞房,然后才默默的离开。

    陪了他十二年以后,等来的却是他人的婚礼,可冷暖却清楚,紫衣并不后悔!她要的并不是婚礼!她享受着其中的过程!

    冷暖无法,瞪了她一眼,”你就是不相信我的眼光是吧!非要自己给孩子挑衣物?“

    ”暖暖,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紫衣举着双手,委屈道。

    ”好了,好了!去吧!东西也买好了!“

    紫衣望着冷暖皎洁一笑,旋即和跟在她们(身shēn)后的男子点了点头,”知道了!你真是越来越婆妈了!还说我!“

    冷暖侧头望着她笑道,”是啊!老了吗!人老了就是这样的!“

    原本笑得欢快的冷暖,笑容突然变得坚硬,有些别扭的掉开了头去,”走吧!时间不早了!“

    (身shēn)后的男子倒很是心细,立马便察觉到了异常,上前道,”怎么了?“

    他说完目光扫视了一圈,而后那张平凡普通的脸上带上了一丝愁容,(身shēn)子一侧,将冷暖掩在了自己高大的(身shēn)躯下面。

    紫衣还一个劲的说着刚刚在布庄里遇到的搞笑的事(情qíng),见两人都不回答自己这才疑惑的抬起头来,”怎么了?我说的不好笑么?“

    冷暖敛了敛眸子,淡淡的笑着,”还好!你忘记了,我刚刚也在那里!“

    ”哦!是的哦!“紫衣一拍脑袋,笑着道,”我忘记了!看我现在丢三落四的习惯!“

    ”你现在不是怀孕么!等你生下来就好了!“冷暖垂头,低声道。

    ”哇塞!好漂亮精致的人儿啊!“(娇jiāo)滴滴的女声带着惊叹的意味,在正午人迹稀少的大街上却也引起了原本慵懒的众人的注意。

    女子抬头望着揽着她的男子,一手指着低垂着头的冷暖,问道,”夏启轩,你说是不是?“

    夏启轩迅速抬眼,目光定在了那袭玫红色的女子(身shēn)上,依旧冷然的目光,浅浅淡淡的笑,阳光下雪白的肌肤晶莹剔透,闪着一层淡淡的光晕,拖地的长发剪到齐腰,对上那双眸子时,夏启轩愣住,手不自觉的收紧。

    那陌生疏远的一瞥将唇边的呼唤淹没在了(胸xiōng)膛里,原本是无心出来的,只是抵不过宫妃的纠缠,便答应带她出来,自己也顺便体察一下民(情qíng),谁曾想到,会在锦州遇到暖儿?

    据说,两年来,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山林!看到紫衣隆起的肚子,心下了然。

    自己曾经是否答应过,以后会和暖儿一起来锦州看海,到灵州看花呢?

    冷暖侧(身shēn)对舒翼道,”我们走吧!“

    玫红色的(身shēn)子从夏启轩(身shēn)边擦(身shēn)而过,风中余下阳光和青草的味道,曾经久久停留在她(身shēn)上的玫瑰花的味道早已经消失。

    他们之前的一切就如玫瑰花的味道,真的已经完全消散了吧,他想。

    ”从此以后,我们形同陌路!“淡淡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情qíng)感,无悲无喜,平静冷然!在别有洞天十年后,她从那复杂的阵法里走出来对自己说。

    原来,这,便是她口中的形同陌路!

    原来,自己以为可以困住她的东西,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不是她走不掉,而是不想走。紫雾林里,凤娘说过,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困住她,不是不想走,而是还不愿意走!暖儿其实也是一样的啊!

    原来,暖儿给了自己十年的时间,可这十年,自己却让她用来忘掉自己!何其悲哀呢!

    俊朗英(挺tǐng)的眉目已经烙下了岁月的痕迹,曾经脸上的阳光和不羁早已经被威严冷峻所替代!他的脸上再也没有真实的(情qíng)绪,无论对着谁!

    他们都不再年轻!夏启轩垂头,对有些诧异的女子温柔的笑着,一只手摸了摸她那隆起来的肚子,道,”是很精致,不过比不上你!“

    女子眉头轻扬,小巧的唇咧开笑了起来,埋头依偎在夏启轩怀里,满脸羞得通红,很是幸福甜i,脚步轻快的和他一同走进了布庄。夏启轩回头,望着那袭消失在玫红色(身shēn)影,

    ”暖暖?“紫衣很是担心的望着冷暖。

    冷暖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见到觉得有些别扭!“她侧(身shēn)主动握住了那紧握在一起骨头都快要被握碎了的手,”我现在是舒翼的妻子!此刻的这种生活,我觉得很好!“

    男子紧绷的(身shēn)子很明显的放松下来,稍显停顿,反手握住了那纤细的手指,他望着冷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微微用力,传递着自己的信念!

    ”我今天不想这么快回去了!“冷暖望着他一笑,冷然的眸子里带着暖意,浅笑着满是撒(娇jiāo)的意味。

    冷暖早就明白,(爱ài)(情qíng)和生活是很不相同的,有没有(爱ài)(情qíng)并不影响生活!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即使不相(爱ài),也可以幸福。他们之间会相互牵绊着一种哪怕是(爱ài)(情qíng)也无法比拟的丝线,不是惊心动魄,不是温(情qíng)脉脉!

    男子一顿,抬头望着闻香聚,而后道,”我们在外面吃了再回去,如何?“

    紫衣立马道,”我同意!“

    冷暖看着他们两人便笑了,轻轻点了点头!

    全文完!

重要声明:小说《冷暖自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大结局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