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玻璃温房之情缘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留泅 书名:冷暖自知
    紫衣笑着打趣道,“娘娘,你怎么也这么心急了啊紫衣可还从没有见你这样呢如此可见这屋子多么的和你心意了”

    冷暖睁着美丽的杏目嗔了她一眼眼眸流转,顾盼生辉,紫衣便软了下来,讨饶道,“娘娘,你再等等了想当初,你看我笑话的时候那可是丝毫不留(情qíng)的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次,你得让紫衣过足瘾啊哎呦”

    紫衣触不及防的被冷暖袭击,不顾形象的大叫起来,其实她哪是那么容易被偷袭的?只是见冷暖高兴,心下喜欢,不想她去想些不开心的事(情qíng),便哄着她了

    “娘娘怎么可以趁人不备呢?太不君子了”紫衣嘟着嘴冲着冷暖嚷嚷道

    “我明明就是一女子,当然不用那么君子再说了,古语有云:趁你病要你命这种好时机又怎么可以放过?”冷暖又从边上拿了一个靠枕垫着躺回到贵妃榻上,神(情qíng)俏皮道

    “娘娘说什么都有理,紫衣怎么说得过”紫衣懊恼的瞥了冷暖一眼,也在贵妃塌上坐下了伸手在她(身shēn)上轻轻的按摩

    冷暖舒服得紧,闭了眼,“你比碧衣的技术好些”

    紫衣道,“不过比起娘娘来就差远了,紫衣见了你给皇上按摩的手法,就是师傅亲自来了估计也不一定比得上”

    冷暖倒是没有遮掩,睁开眼看着紫衣笑了起来,“不是我夸下海口,要比按摩可能真没几人比我厉害”

    冷暖便又想起了衡水,那个有着干净明亮的笑,能让太阳也失色的男子他很喜欢按摩,可是外出或者是找人来家里都觉得不安全,每次反倒是没有放松,还搞得精神高度紧张她看不下去便决定学了整整一年,什么也不做就为了学好按摩,后来所有的人都教不下她了,她才回家替衡水做按摩想到这里苦笑起来,可是替他按摩过几次呢?似乎仅仅只有那一次学了一年只用了一次有些讽刺

    “娘娘?”紫衣稍稍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怎么了?”冷暖回过神来,闭了闭眼,收了心神,看了紫衣一眼

    “都叫了你好几声了”紫衣露出女儿姿态的抱怨道

    “是么?”冷暖歉然的笑笑,“有事(情qíng)?”

    “恩你要找的人可能有线索了”紫衣点点头

    “真的?”冷暖有些激动的抓着她的手,眼里竟是呛了泪水,似乎有些不太习惯在紫衣面前流露过多的(情qíng)感,撇过头去,好半天才回过头来,声音已然恢复了平静,“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qíng)?”

    紫衣集中精力,屏住气息,(欲yù)要探听一下四周是否有人

    “没有人的,你放心说好了”

    紫衣微愣,环顾一圈才点点头赞道,“这倒真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

    “嗯”冷暖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半个月前我们收到消息,在瓦城,有人问及虎威镖局锦旗上面绘制的符号,不过,”紫衣看着冷暖慎重道,“那人说那是字”

    冷暖越听紫衣说,心脏越是跳得快,她觉得她一辈子也从来没有那么快过她站起来,手握成拳,深深的吸了口气,寻着紫衣的眼神问道,“那,那个人在哪里?”

    “他们……”

    冷暖突然挥手制止了她,背过(身shēn)去,一只手摸着玻璃,食指比划着,顺着外面的水流一路向下,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将目光投向那寂静无波的月湖,最后索(性xìng)开门跑了出去,站在雪地里

    紫衣拾起她掉落的披风,跟着走了出去

    冷暖无奈的闭上眼,她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接受此刻得到的消息,虽然她是那么盼望衡水能和自己一起回来的时间越久,她就越发的不想背负杀害衡水,夺取他(性xìng)命的事实可是杀了他,她,是不后悔的她抱着双臂蹲了下来,低低的抽泣着

    “啊”冷暖猛的站起来大喊着往栏杆跑去

    紫衣见她突然起(身shēn)往边上跑去吓了一大跳,这可是三楼啊,跳下去不死也该残废了只是她们之间的距离过远,就是真的过去也救不上来紫衣的心一下子变得空了起来,呆愣原地,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水红色(身shēn)影,手中的火红披风滑落,融了一地的雪

    一个白色(身shēn)影从紫衣右后方的古树上略来,在冷暖停下后,定在了她(身shēn)后两公分的位置,脸上划过一丝不可置信,确定她不是寻短见后,飞(身shēn)一掠又消失在白茫茫的天际中雪地上没有他的足迹,刮起的风里亦没有他的味道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仅仅是紫衣的一个幻觉

    冷暖不管不顾的对着月湖大声的喊叫了起来,声音尖锐,略带沙哑,“你就是真的来了,我也不后悔我不后悔你听见了么?我对我当初做的决定不后悔”

    紫衣苦笑着拾起沾了雪的披风,轻轻的走过去替她披上,退在后方静静的看着她为什么呢那个她从来没有提及过的,努力寻找的人才是她真正在乎的人他能让她失去理智、心痛和不安;能让她不再优雅从容,脸上无法保持那若有若无的不真实的浅笑;能从那双冷淡的眸子里读出感(情qíng):能让她哭泣、尖叫,不顾一切

    女子脸上被北风刮得红扑扑的,紧抿着的唇带着坚定的笑那一袭玫红色的锦衣矗立在挽月宫的楼台上,寒风中瑟瑟作响那双眸子漆黑明亮,晶莹的泪顺着长长的蝴蝶翅膀般的睫毛流出来,温暖的泪浸湿了柔顺的翅膀,挂在那睫毛上的泪珠一颤一颤的滚落,掉落的一瞬间迅的结成了冰,继而打在雪地上,清脆的响声淹没在雪地里,与洁白美丽的雪化为一体,再也辨不出哪是泪,哪是雪了

    冷暖裹紧披风,走到紫衣面前,淡然道,“你说我听着”

    紫衣抬起眼帘,看着那张算不上非常精致的素脸上一滴泪也没有,亦没有痕迹,要不是那湿湿的睫毛,定是不知道她刚刚撕心裂肺的哭过了

    心疼的伸手揽过她的肩膀,一手握着她那冻得通红的手,和她一道回了温室,替她盖上了毛毯,轻叹了口气才说道,“这条消息收到好久了,不过为了确保它的真实(性xìng),紫衣顺着查了很多,当天在瓦城询问这件事的是潇王爷和李堇风,大概是一个月前了”

    紫衣怕冷暖不知道,继续解释说,“潇王爷开战后,皇上就派他到离国去求和了,在瓦城被当地的太守扣下李堇风和潇王爷是好朋友,王爷有事(情qíng)常会找他帮忙而这件事也是潇王爷拜托李堇风去查的,李堇风当天见没事就拉着王爷立马去了,当时的总镖头不在,他们向门房询问了些事(情qíng),后来李堇风又派人去过,而潇王爷也单独派人去过”

    冷暖仔细的想了想,确定自己是没有见过夏其潇的,看着紫衣道,“你是说潇王爷在查锦旗上的字符?”

    “目前来说就是这样的”

    冷暖那双冷冷的眼里似乎变得加冷了,一丝(阴yīn)霾闪过,随即被脸上浅浅的笑容掩去,寻不到丝毫踪迹

    紫衣被她周(身shēn)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所骇然,如第一次醒过来在自己面前发威的她,如此的陌生,这时候的她是自己所不认识的

    “娘娘,张奕琴师带到”碧衣走进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冷暖抬头望去,玻璃温房外站着一修长男子,还有一个着灰白衣裳的小厮,抱着琴低眉垂目,恭恭敬敬的站在男子(身shēn)后,银色的披风将男子的整个(身shēn)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散漫的扫(射shè)着四周,没有焦点,却如三色宝石般流光溢彩,鸽子灰的眸子中一闪而逝的喜悦被冷暖收入眼底

    紫衣不悦的瞥了她一眼,“怎么这么久?”

    冷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望向紫衣时,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笑容加深了些,嘴角显出浅浅的纹路

    紫衣打发碧衣领人进来时还不忘借机朝冷暖瘪瘪嘴,似在说我没有公报私仇,她去的确实是久了吗

    冷暖耸耸肩,靠在软垫上,对着紫衣手上的碗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不辨喜怒的道,“紫衣,已经喝了一个月的燕窝,下次换了”说完接过来一口气喝了

    紫衣并不应声,只是接过碗对着她赞赏的笑笑,拿了(热rè)毛巾替她擦了嘴角,将冰凉的手放进毛毯里,才退到了一边

重要声明:小说《冷暖自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七章 玻璃温房之情缘 1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