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史上最帅花匠

    真是作孽啊!”范韧看着那个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小小苗圃,由衷地出了一声感慨。

    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办事,在警界混得风生水起的刑武秉承着资源利用要最大化的原则,轻而易举便让犯在他手里的办假证的哥们儿给‘穿越五人组’一人弄了一个假(身shēn)份证。

    话说,也不知道是因为刑武忽然在这个新新世界里开了窍,还是因为他本(身shēn)就有着很好的潜质,总之,这位原本一板一眼方正得跟块麻将牌一样的六扇门总部头,现在已经是颇懂得凡事都要换个角度看问题,曲线才能够救国的道理了……

    范韧仔细研究过,那些(身shēn)份证比真的还像真的……咱中国人民的山寨水平,那绝对不是盖的,那指定是铺的……

    有了假(身shēn)份证,再顺便弄个假履历,藤远云又七转八绕的托了一圈子人,到了最后,穿越来客楚缺就成了范韧就读的这所大学的园艺代课讲师。瞧明白了没有?这叫啥?这就是传说中的——咱上边有人……

    今儿个是楚老成为光荣的心灵园丁的第一天,一点不带磕巴的就给无数学生的(娇jiāo)嫩心灵狠狠地挖了一铲子土。

    这门‘园艺鉴赏’是选修课,本的授课者是一位道骨仙风的老教授,只可惜现如今这世道有‘正太控’‘大叔控’却甚少甚少有‘爷爷控’,毕竟像我们伟大的杨老如此这般老而弥坚历久弥香的国宝实在是甚少甚少……

    于是乎,这课的授课场景一直是相当的清净啊相当的淡定。上学期结束时,老教授功德圆满飘然去了海外传播我泱泱中华的花草经却让学校为寻找他的接班人而愁了个不轻。须知这个年头醉心莺莺燕燕的多,喜欢花花草草的少,恰在此时,天上掉下了个‘男版花仙子’,让负责招人的那个半老徐娘好生一番喜出望外,当下便用那能一巴掌拍散一张铁桌子的圆润大手轻飘飘地签了字同了意。

    刚上课时,这苗圃里还是照规矩稀稀落的只有小猫七八只果课才上到一小半,便循着味儿蜂拥而来了各色猫儿上百只,待到下课铃响之时方花草天地间维持了十几年的幽然静谧算是被乌泱泱四五百号千(娇jiāo)百媚的猫(咪mī)给毁了个一干二净。

    范韧又替那些被踩了个七零八落无辜小草默了一会儿哀,才捧着两盒刑武做的(爱ài)心便当慢慢悠悠地蹭了过去。

    她可敢光明正大去找楚缺吃饭。开玩笑。要是被那些(春chūn)(情qíng)((荡dàng)dàng)漾地猫儿知道自己居然跟楚缺‘同居’。那她肯定就不要再想看到今晚地月亮了。光是夹枪带棒或是哀怨凄婉地眼神也非得扒下她三层皮不可……

    还是淡青色地t恤白色运动鞋。还是清爽利落毫不张扬地短是(春chūn)风化雨般地浅笑。还是温润清朗地声音。只是。本就苍白地面容如今越显得瘦削乃至有些清癯。

    范韧不知为什么心中忽然感到有点闷闷地。于是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像是听到了她这声小地不能再小地叹息。正处在重重包围之中地楚缺抬眼向她看了过来。微微一点头。又转而和声细语地对那些叽叽喳喳地女生们说了一句什么到她们一步三回地渐渐散开。这才对范韧招了招手。

    范韧低眉顺目地沿着旁边小路。极其缓慢极其小心地用整整十分钟走完了正常只需两分钟地路程。等到她好不容易蹭进了苗圃。那里面也终于恢复了安静只剩楚缺一个人含笑站在几个大型盆栽地中间看着她。

    “烦儿。你欠别人钱了吗?”范韧这幅偷偷摸摸跟做贼似地小模样让楚缺忍不住笑了起来。

    “欠钱有什么了不起地?”范韧又四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定周围再无任何活着地人类尤其是女(性xìng)人类之后。才撇撇嘴没好气地说了句:“欠(情qíng)可就麻烦了。”

    楚缺接过她手中的食盒在桌子上:“什么欠(情qíng)?”

    “感(情qíng)呀!你如此的风流倜傥帅得惨绝人寰,不知道要勾去多少纯(情qíng)箩莉怀(春chūn)少女的水晶玻璃心是就

    存的御姐少妇,人老心不老的大妈大婶都免不了非你有孙悟空拔下一撮毛化(身shēn)千千万的本事,否则,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准备怎么去还这些感(情qíng)债!”

    范韧大大咧咧地坐下,一边袖手看着楚缺将饭菜摆好,一边(阴yīn)阳怪气地一通数落。

    楚缺想了一想,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不(禁jìn)失笑:“你是说我的那些学生?烦儿你真是口无遮拦了,我与她们是师徒关系,又怎会有儿女私(情qíng)?”

    “龙龙啊,你以为现在是你们那个信奉天地君亲师的时代吗?”范韧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德(性xìng):“师生恋早就out……呃……落伍了,现如今就算是亲生父女母子兄弟姐妹都可以玩一场不伦恋呢!女学生和男老师那简直就是天经地义……”

    “烦儿,你一个女孩子不要乱说!”

    这些在各种网

重要声明:小说《一群帅哥穿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四章 史上最帅花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