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与魔

    一

    空,寂。

    无风,无声,无影,有光。

    男子闭目端坐,仿若从开始就一直在这里,就一直是这样,直到永远。

    如果,有开始,有永远的话。

    二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

    它不是人,它也不是妖,它更不是人妖。

    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不知道自己打哪儿来。

    它只知道自从有了意识,第一眼便‘看’到了他,能‘看’到的便只有他,然后,便一直‘看’着他。

    三

    他缓缓抬起似乎从未曾抬起过的眼睑,看着面前的虚空。

    它无形无质,他却像是能看得见它。

    它‘看’着他的眸子。

    他心中响起它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在修行。”

    “为什么修行?”

    “为了悟道。”

    “为什么悟道?”

    “为了成佛。”

    “为什么成佛?”

    “为了世间众生。”

    “世间?众生?”

    “是的。”

    四

    它离开了他,为了明白他说的话。

    它去了世间,遍览众生百态。

    回来后,它变成了她。

    五

    他又一次抬起眼睑,看着她,长裙曳地,风姿绰约。

    她也在看着他,眉眼浩瀚,朗月霁风。

    她巧笑倩兮,因为,他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他嘴角微弯,薄唇微启,声清若竹。

    “你回来了。”

    “你还认识我?”

    “只要你依然是你,我便识得。”

    “我(爱ài)你。”

    “我也(爱ài)你。”

    “像我(爱ài)你那样吗?”

    “我(爱ài)你,就如我(爱ài)众生。”

    “可是,我只(爱ài)你一个。”

    “我(爱ài)众生,方能成佛,方能渡众生,脱苦海。”

    “众生脱了苦海,你便会只(爱ài)我一个了,对吗?”

    他的不语,她当成了他的应承。

    六

    她再次离开了他,为了完成他的话。

    她再次去了世间,只求他的那份独(爱ài)。

    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存于天地,顺应自然,于本能,止于本能。未入苦海,何需来渡。

    人,则有七苦——

    生,老,病,死,(爱ài)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于苦海中生,于苦海中死,于苦海中挣扎沉浮,不见彼岸。

    她在世间四处游走,终悟——

    一切的苦,均源于的不能满足。

    于是,她满足了所有人的。

    (爱ài)者达,恨者(身shēn)死,佳人入怀,富甲一方,王者天下,长生不老,升仙得道,毁天灭地,弑神杀妖……

    于是,三界大乱。

    于是,鬼神骇然。

    于是,天帝震怒。

    于是,她成了魔。

    七

    她不知道什么是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成了魔,她只知道,自己很高兴。

    因为,他要成佛。

    就像,黑与白,是与非,生与死,善与恶,(阴yīn)与阳。

    。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她和他之间,终于有了密不可分的关联。

    八

    这次,她没有回去,便见到了他。

    白袍胜雪,乌及地。

    自第一眼看到他,她的眼里便只有他。

    苍茫天地,环伺强敌,三界诛阀,皆成空。

    “你来啦?”

    他看着她面对征讨的狠绝,看着她面对自己的欣喜。

    他看着她裙上的鲜红,眼中的赤焰,也看着她的单纯,她的(热rè)烈和她的孩子气。

    “我来了。”

    九

    ‘她是他成佛路上的一个劫,所以,他必须要让她灰飞烟灭。’

    天帝说的这些,她听不懂,也不想懂。

    自始至终,她只为他。

    “我已经让众生脱离苦海啦,你现在可以只(爱ài)我一个了吗?”

    他眸中的浩瀚先是激((荡dàng)dàng),而后平息,终究寂灭。

    他缓缓阖上眼睑,不语,不动,无声,无息。

    十

    他过不了这个劫,他成不了佛。

    因为他要成佛,所以她要成魔。只不过,这个因果关系,乃是早在他与她尚未存在之时,便已注定。

    她是被造出来的魔,就像,他是被造出来的佛。

    为此,生灵灭,三界乱,都仅是上位者的一个使用工具,一个平衡手段,而已。

    若众生普渡,若苦海干涸,那,要佛何用?那,何来的信服膜拜?那,如何执万物于鼓掌?

    他(爱ài)她,就像他(爱ài)众生。

    他无力渡众生,就像他只能看她成魔。

    十一

    她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她没有得到他的独(爱ài)。

    他在她的眼前,变薄,变淡,化雾,成烟,终,消散,不见。

    她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她只是清楚地感觉到了他的无奈,他的苦涩,他的不甘,他的歉疚,他的悲悯。

    她再也看不见他了,她的眼中只余空茫一片,她的魂魄生出了道道裂痕,一触即碎。

    十二

    她对那些趁机袭来的除魔力量不躲不避,却于天帝认为一切终在掌握中可就此结束之际,撞向了撑起天庭威仪的擎天五柱。

    看着代表世间众生之苦的控制力轰然而落,她用自己的魂魄碎片拼出了他的容颜,将那一抹唇角的浅笑永留眸中心间。

    我终于解了众生的苦,你高兴吗?

    我(爱ài)你,只(爱ài)你一个,哪怕,我只是你所(爱ài)的众生中的一个。

    可是,如果我不属于众生,怎么办?

    ——————————————————不务正业滴分割线——————————————————

    码不出正文,码出了不知所云滴番外滴不务正业滴某人装死中……

重要声明:小说《一群帅哥穿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佛与魔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