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红果果’的‘猿粪’

    “真是人如其名!”

    看着被自己从后面吓了一跳的6小鹿所流露出的神(情qíng),范韧由衷地出了如斯感叹。既然她的名字是源于老爸觉得她的哭闹实在有够烦人,那么,6小鹿的老爸是不是当初觉得闺女那两只既黑且亮且圆的眼睛,很像是一头既纯洁且无辜且可(爱ài)的小梅花鹿呢?……

    “原来是你啊!”

    在小区的草坪上席地而坐的6小鹿笑着抚了抚心口,渐沉的暮色中依稀可见那柔顺的长掠过她白嫩细腻的手背,让正(热rè)得浑(身shēn)冒青烟的范韧心中顿感一阵清凉。和那种只会令人澎湃口干舌燥的辣妹相比,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清凉型’美女嘛!

    范韧笑哈哈地蹲在6小鹿的(身shēn)边:“又闷又(热rè)又没风的,你在这里喂蚊子啊?”

    “我觉得还好哎,很舒服。”6小鹿扑闪着她的那双大眼睛:“而且,我在等黑贝回来。”

    “黑背?”范韧立马来了精神:“就是你的狗吗?哇塞,我还从来没见过谁家里养这种帅毙了的犬种哪!”

    6小鹿微微一笑,白皙的手指向前一伸:“瞧,黑贝来了。”

    范韧拼命拉直了脖子张望了半天,也没看到印象里那种威风凛凛奔跑如风的大狼狗出现:“哪呢?你该不会是眼花了吧?”

    “就在这儿呢!”6小鹿的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促狭笑意。

    范韧扭头一看,彻底傻了眼:“这这……不会吧!这就是你说的黑背?!”

    一只全(身shēn)上下除了眼白之外通体纯黑没有一丝杂毛。长得极像一只狐狸地长毛狗狗正乖乖地钻在6小鹿地怀中。支愣着两只耳朵用浓墨般地眼珠子死死地盯着范韧。

    6小鹿用手轻轻地梳理着狗儿地毛。俏皮地冲着目瞪口呆地范韧吐了吐舌头:“它是我黑色地宝贝。所以名字就叫做黑贝喽!”

    范韧:“…………”

    虽然不是预期中地大狼狗。不过这种小巧玲珑地狐狸狗其实看上去更可(爱ài)更容易亲近。也更适合被范韧地‘魔爪蹂躏’。摸摸它毛茸茸地小脑袋。按按它湿漉漉地小鼻头。握握它(肉ròu)乎乎地小爪子。范韧笑得见牙不见眼:“真好玩!来让我抱抱呗!”

    看着自说自话便将狗狗从自己怀中抢走地范韧。又是抱又是亲又是揉地玩了个不亦乐乎。而狗狗则一声不吭一点儿也不挣扎地乖乖任其摆布。6小鹿地脸上不(禁jìn)露出了诧异之色:“真奇怪啊。我家黑贝一向是除了我之外不让任何人碰地。怎么今天忽然转(性xìng)了呢?”

    “啊是吗?”范韧(爱ài)不释手地搂着狗狗不停地撩拨着它地小下巴:“那说明我和咱们黑贝有缘啊!是不是呀。亲亲宝宝贝贝?”

    她显然是不会得到任何回答的,事实上这会儿狗狗早已经连眼睛都闭上了,也不知道是在惬意地享受,还是在无奈地忍受……

    “长成这样的狐狸狗貌似很少见哎!几岁啦?有媳妇没?”

    6小鹿怜惜地抚摸着狗狗:“我也不知道,黑贝是我前些时候在路边捡到的,估计是不小心走丢了。还好被我碰到了,不然万一做了流浪狗的话那该多可怜啊!”

    “那你人品真是太好了,随便一拣都能拣到这么漂亮的小家伙!”范韧歪着脑袋想了想,又傻笑着加了句:“咦?这么说来,我的人品也不错,莫名其妙白得了五个大帅哥,咔咔~”

    6小鹿并没有听清楚范韧的自言自语,她默默地出了一会儿神,犹豫了一会儿,才咬着下嘴唇期期艾艾地问道:“那个……昨天救我的人,你们是不是很熟啊?”

    “嗨!什么救不救的?不就是一个包吗?举手之劳而已!”范韧毫不客气地代替刑武大大的谦虚了一把:“他是我老乡,暑假没事干来这里玩几天。那房子是我一哥们的,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所以就暂时借给我们住了。”

    “那个包里有我所有的证件,还有刚刚办好的转学资料。要是真的被抢走了,那基本上也就等于要了我的半条命,所以我说‘救’可是一点儿都不夸张呢!”

    6小鹿边说边无意识地用手划拉着绿油油的草地,夜幕下低垂的脸上看不到表(情qíng),只能从轻若蚊哼的声音中听出浓浓的不安和紧张:“你们……住在一起……那你们……”

    范韧虽然在面对自己的感(情qíng)问题时迟钝白目的令人叹为观止,但是只要一碰到别人的事(情qíng)就会立即敏感万分反应贼快。这倒不能完全归咎于是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更主要的是源于女人天(性xìng)中的高(情qíng)商——但凡牵涉到有八卦潜力的(情qíng)(情qíng)(爱ài)(爱ài),则人人都是明察秋毫的福尔摩斯狄仁杰……

    “别别别,你可千万别误会!”范韧忙不迭地摇头摆手:“他这趟是和我另外四个老乡一起来的,我跟他们之间那都是纯粹的哥们义气,绝对没什么男女私(情qíng)。要不然,我岂不是等同于收了一群‘后宫’,要上演一个现实版的‘女尊’了吗?”

    “……你说话还真是……(挺tǐng)有意思的……”

    6小鹿的脸又红了,即便是在无月无星只有远处微弱灯光的黑夜里,也能看得到那两抹烟霞烈火般的异彩。而这,显然不是因为范韧言语中的荤素不忌。

    不知是不是感应到了主人的局促和慌乱,范韧怀里一直呈‘(挺tǐng)尸状’的狗狗忽然睁开了两只灵动的眼睛,滴溜溜地在那张低垂的俏脸上打起转来。

    “我刚搬来没多久,因为前段时间忙着在外地办一些相关的手续,前两天才又回来,所以对你们的(情qíng)况不大了解,你可千万别介意啊……”

    “不介意不介意!不知者不罪嘛,而且我也没那么小气。”

    范韧笑眯眯地看着6小鹿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而(欲yù)盖弥彰的解释。虽然着实很想好好的‘三八’一下,不过一来自己与她还算不上熟识,二来她看上去(娇jiāo)(娇jiāo)怯怯的,像是很容易害羞,面皮很薄的那种人,要是一个不注意玩得太过翻了脸可就不好了。

    所以范韧只好强自按捺下了那颗蠢蠢(欲yù)动的‘狗仔雄心’,顺着6小鹿的话题说了下去:“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从外地转学过来的啊?”

    见范韧并没有趁机穷追猛打地追问,或者拿自己的窘态开玩笑,6小鹿对她的好感顿时倍增,感激地笑着点了点头:“嗯,光华大学金融系,开学大四。”

    “哇靠!”范韧忽然之间的一声大叫不仅吓到了6小鹿,还吓得黑贝一溜烟串得没了踪影:“弄了半天咱俩是校友啊!我在那里读研,开学二年级。”

    范韧爬过去握住还没回过味来的6小鹿的手就是一阵狂摇:“这真是‘红果果’的‘猿粪’哪!”(裸luǒ)的缘分,大家都明白的哈~

    6小鹿:“…………”

    ——————————————————ooxx滴分割线————————————————————

    看《一代军师》看得老子神魂颠倒(身shēn)心俱疲魂飞魄散灰飞烟灭……将码字ooxx到冥王星吧~~

重要声明:小说《一群帅哥穿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章 ‘红果果’的‘猿粪’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