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夜谈。之二

    范韧一直以为,这几个家伙近些(日rì)子以来除了吃饱喝足睡大觉,就是四处乱逛招蜂惹蝶,在这个美丽新世界里尽(情qíng)享受风流快活。没想到,他们居然是去办正事儿了。

    她忽然看了看那些金条,有些不可置信地问楚缺:“你说的那个什么石头,该不会是……”

    楚缺的神(情qíng)渐转凝重:“其实,我今天一进入萧帅的房间就察觉到有异,在听他说完被盗的经过之后,便已经基本可以确认,此事并非是一个寻常的小偷所为。”

    范韧笑嘻嘻地插话:“难道真的是蜘蛛侠?……”

    黄泽凌空一个弹指,冲着被他的真气给弹得捂着脑门直叫唤的范韧喝道:“我刚刚警告过你了,不许乱打岔!想要从那么高的地方瞬间消失,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绝不是仅仅靠着平凡的人力能够办得到的。”

    想了想之后,又肯定地加了一句:“就算是我,如果不借助灵力的话,也做不到!可是,我找到那个人之后,却现仅仅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偷儿罢了。之所以能够完成这次的偷盗,应该是短时间内被赋予了某种异能,待事(情qíng)了结,便重又被收回了。”

    说到这儿,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眯着眼睛邪邪地一笑:“应该说,是个本事普通,长相却并不普通的美女小偷。”

    “哇塞!”范韧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又忍不住插嘴道:“居然还真是个女飞贼啊!”

    所幸正沉浸于某个美妙画面中回味无穷的黄泽,这一回没有顾得上出手教训她。而一直闲闲地听着他们说话的柳欢,突然开始满世界地找起纸笔来:“快把详细地址再说一遍,我也要去见识见识这个又普通又不普通的靓偷儿!”

    黄泽一抱臂,断然回绝:“不给!”

    柳欢涎笑着一张脸:“好东西可不能一个人独享啊!”

    “什么东西?她是人!”

    “好好好。她不是个东西。”

    “……老子打道雷劈死你!”

    …………

    楚缺懒得搭理他二人地无聊扯皮。对还在云里雾里面晃悠地范韧继续说道:“我们目前还不清楚‘黄贝石’为什么竟会附着到那几块金条之上。也不知道天魔是如何这么快就寻到其踪迹地。唯一能肯定地一点是。天魔利用了那个小偷。潜入到萧帅家。偷出了金条。然后取走了‘黄贝石’。最后。连同‘黄贝石’一起。再次踪影全无了。”

    范韧把他说地这些内容消化了一会儿之后才又问道:“天魔是不是很厉害地?那他干嘛不自己出手?”

    “我想,应该是因为只余残魄的关系,所以天魔现阶段还没有实体,只有虚影。”楚缺沉吟着:“受到那番重创之后,他的力量到底还剩下多少,我们暂时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然而,天柱碎片对他的恢复是大有裨益的,恐怕只要再让他得到个三两块,便不用再借助旁人来为其办事了。到时候,我们想要对付他,更是难上加难。”

    “哦……那也就是说,咱们现在是要跟天魔那家伙展开一场夺宝比赛了?哈哈,听上去跟打游戏一样,还蛮有意思的嘛!”范韧不像他们几个,除了觉得此事刺激好玩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快说快说,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看着摩拳擦掌兴奋不已的范韧,‘穿越五人组’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快地交换了诸如‘无知者无畏’‘不知死活’‘初生牛犊不怕虎’‘彪悍笨丫头’‘范大胆’等各种饱含着复杂(情qíng)绪的讯息。

    最后,还是由楚缺做了‘言人’:“经过这几(日rì)的勘察,我们已经初步将碎片的散落范围划分了几个区域。”

    这时,庄穆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他的电脑,打开来,调出了一张市区地图,其((操cāo)cāo)作之熟练让拥有着近十年网龄的范韧都有些自愧不如。

    范韧只见那地图上面所显示着的除了精确到门牌号以及所有建筑物的名称和用途之外,还有着一些很奇怪的她根本看不懂的特殊标注。

    “饿滴个神哪!你这是打哪里弄来的牛掰地图?看上去不像是市面上流通的那种,也不像是e的啊?”

    庄穆淡淡地说了句:“这是一个黑客朋友给我的,据说是你们的国家机密。”

    范韧的耳朵立马‘轰’的一声巨响,只觉脑袋一阵阵地晕,眼前一地黑:“黑客?!你居然还勾搭上了什么黑客?!你们这这这……这不就是窃取国家机密?!苍天大地如来佛啊!这可是要坐牢的呀!……”

    黄泽顺手‘炒’了一个‘栗子’,制止了她的抓狂嚎啕:“闭嘴!等你们造出能关住他的大牢再说吧!”

    范韧龇牙咧嘴地揉着额头,哆哆嗦嗦地哼哼着:“引狼入室,与狼共舞,自作孽不可活,今夜谁与我同眠……”

    楚缺这会儿已经让庄穆在那副地图上标出了几个红圈,然后笑着对正凄凄惶惶的范韧说道:“放心,我们是绝对不会把你们所谓的国家机密外泄的!你来看,这些就是目前碎片可能的所在地。”

    有了他的保证,范韧总算暂时不用考虑将来让爹娘来探监的问题了。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忽然讶声道:“咦?这几个红圈圈的中间就是我们学校嘛!”

    “哦?”楚缺看着她手指的那个代表大学的建筑图标,思量了片刻之后微微一笑:“既然这么巧,那我们就把今后的活动地点,定在烦儿的学校周围吧!”

    范韧一听,顿时眉开眼笑地连连点头:“对对对!我怎么之前就没有想到呢,咱们可以在学校的旁边开家店嘛!反正不管卖什么,有你们几个撑门面,生意肯定会好到爆的!我似乎已经看到,有好多人民币正在向我招手耶!哇卡卡卡……”

    结果,等她结束了仰天长笑的姿势才慕然现,诺大的一个客厅里面竟然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范韧开始跳脚咆哮:“喂!你们几个未免也太没义气了吧?不打个招呼就统统无声无息的消失掉,难道都是属鬼的啊!”

    这时,只听一声门响,黄泽从自己的房间内探出脑袋,刻意压低了嗓音,鬼鬼祟祟地冲着正独自在那儿抓狂的范韧说了句:“丫头,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原来你家萧帅,是习惯(裸luǒ)睡的哦!咦嘻嘻嘻……”

    范韧:“…………”

    ——————————————————无视滴分割线—————————————————————

    关于那个国家机密问题纯属是随便扯淡的,大家请尽(情qíng)无视~

重要声明:小说《一群帅哥穿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六章 夜谈。之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