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帅哥理发记。之一

    柳欢的头是‘穿越五人组’里面最长的,已经过了肩胛骨,几(欲yù)及腰;质也是最好的,乌黑油亮,柔顺飘逸,这让他看上去很像是古风漫画里的男主角。

    结果,仅仅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他就又在型上完成了一次穿越,从古风男主角穿成了《古惑仔》里的铜锣湾扛把子陈浩南。请参照第五集《龙争虎斗》里浩南哥的造型……

    如黑缎般的丝轻柔地垂过双耳,拂过后颈,偶尔有小风吹过,额前的刘海微动,露出英气的眉,温柔的眼。

    这个新型,让原本外表稍稍显得有些中(性xìng)的柳欢,顿时多了几分刚毅和神秘感。当然,在范韧看来,如果能在左手臂上绕截钢链,右手再提把砍刀,脸上还沾着几点血迹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将胳膊肘搭在楼梯的扶手上,轻轻一甩头,柳欢的声音和神(情qíng)一如既往的充满了撩人的风(情qíng):“范妹妹,我帅不帅?”

    看傻了眼的范韧脑袋里忽然冒出了一句广告词——用飘柔,就是这样自信。

    “不错不错着实不错!”范韧光顾着头晕目眩流口水没答话,紧随她之后的萧帅倒是满口子赞叹,还夸张地鼓起了掌:“很精神很时尚很有名星范儿!在哪儿做的?”

    柳欢笑嘻嘻地冲着他点点头:“果然有品位!就是在这家店,你的姑娘们都很(热rè)(情qíng)哦!”

    范韧这才注意到,宾馆的那家理厅门口包括大堂的好几个角落,正聚集着一堆堆闪烁着‘心心眼’的人往他们这边死盯着,中间还有几个慈祥的阿姨和几个含羞带怯的男人……

    不知道柳欢用了什么方法,竟能让这些如痴如狂的人只是乖乖地待在那儿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花痴(爱ài)慕之意,没有一哄而上的群起而‘扑’之。

    “去去去!别姑娘们长姑娘们短的,人家做的是正经生意,不是那种提供特殊服务的。”

    萧帅拍了拍范韧地脑袋。对眨着两只眼睛被她这通抢白给弄得有些迷惑地柳欢笑着一拱手:“承蒙惠顾。不胜感激。不知小店尚能令君满意否?”

    柳欢站直(身shēn)体。正色还礼:“周到细致。技艺精湛。吾甚满意。”

    “靠!你们俩好好地说人话行不行?!”范韧开始掏包:“多少钱啊?”

    萧帅大手一挥:“钱什么钱?这次就当是免费体验了。”

    柳欢嘴角一撇:“本来就不要钱。我是他们地那个……嗯……哦对。模特!”

    范韧白眼一翻:“得。又是一个拿脸当卡刷地。”

    在萧帅的笑送和众人的艳羡中离开宾馆,范韧问柳欢:“你们难道不讲什么‘(身shēn)体肤受之父母’之类的吗?”

    柳欢在傍晚的小风里细细体味着新型所带来的轻松和灵动:“当然讲啊!”

    “那你怎么就这么随随便便给剪了?”

    “现在不是要尽快熟悉和适应你们这儿吗,那既然你们不讲究这个,我自然便当从善如流啦!反正头剪了,以后还是会长出来的。做人要会变通,竟然连这点都不懂,我鄙视你!再者说了,我才不是随随便便剪的,这可是人家好几个顶级大师傅一起帮我认真设计出来的!”

    范韧:“…………”

    两人回去时正赶上了下班的高峰期,公交车和地铁早就被人流给挤成了‘人(肉ròu)罐头’。为了不给已经不堪重负的交通运力再增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骚sāo)动,关键是不想再被喷火龙一样的目光给反复‘屠戮’,范韧毅然带着自我感觉好到爆的柳欢钻进了出租车。

    在他们走后,理店的摄影师还有一些用手机拍摄的人无一例外地现,他们为柳欢所拍的照片,全部都极其模糊,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衣服轮廓。

    这件事让所有人很是(热rè)烈地讨论了一会儿,以至于萧帅不得不在当晚专门为此开了个员工会议,在会上他对众人说:

    “大家也都是见惯市面的人了,今天竟然会因为一个帅哥而激动得心颤手抖成那副样子,说出去也未免有些太丢咱的人了吧?要我看,照片糊掉了也是件好事,省得你们天天对着它茶饭不思的只知道犯花痴不知道干活!”就这么用几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将这件多少透着些许诡异的事儿给揭过去了。

    好在经过了几代唯物主义教育的人们,基本上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不大会往那些神神叨叨的方面去想。所以最后也都认为这纯粹是因为当时自己在面对‘美色’时过于亢奋的浑(身shēn)颤抖而导致的,相互嘲弄调侃一番逗逗乐子也就罢了。

    ——————————————————————————————————

    ——————————————————————————————————

    回到住处,另外几个人见了柳欢的新形象居然都非常淡定,不过多看了两眼,便依然各自还是该干嘛干嘛,就跟柳欢只是在脸上不小心蹭了一道黑灰似的。

    这让准备好好臭美一通的柳欢颇感失落,更让原本以为这一定会是个重磅炸弹的范韧意外不已。这几个家伙的神经实在是太强悍了,估计就算泰山真的在脸面前瞬间土崩瓦解了,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惊慌失措的表(情qíng)吧……

    在范韧和柳欢出门的这段时间,黄泽在无师自通的(情qíng)况下,把屋子里所有的家用电器,尤其是洗衣机洗碗机吸尘器这一类的清洁用具给熟识((操cāo)cāo)作了个遍。并且又找到了一个新的人生乐趣——玩音响听音乐,把费玉清的歌用立体声环绕给放得那叫一个余音阵阵回肠((荡dàng)dàng)气;用的是萧帅留在这里的光盘,他就喜好怀旧这一口……

    楚缺和刑武一起去大卖场购物,用萧帅的那张信用金卡又进行了一次疯狂的‘血拼’。其实,两人这次本来只是想去买些做饭用的食材佐料的,可是刑武一碰到前来推销的年轻小姑娘就紧张晕菜,人家说什么都忙不迭地点头答应,只求快快逃离。而楚缺则是全程的袖手旁观幸灾乐祸,只管跟在后面买单付钱。

    于是,两人弄回来的东西除了一大堆用得着用不着的鸡零狗碎(日rì)用品,以及可供一户四世同堂的大宅门人家穿的四季衣物鞋袜之外,还有几(床chuáng)鸭绒被,几(套tào)(床chuáng)上用品,还有,一辆摩托车……

    这些东西共计人民币:六万七千四百八十九元三角二分。看着被刺激得两眼充血形似疯癫的范韧,刑武一言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了厨房再也不曾露面。楚缺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还好我没有带他去四楼的饰专柜。”

    范韧盯着长长的账单傻了半天,才喃喃道:“……不,应该说,还好那里没有卖汽车的和卖房子的……”

    至于庄穆,倒非常奇迹地没有进行他那融修禅和睡觉为一体的悬空打坐,而是抱着范韧的电脑窝在沙里,一边听音乐一边吃薯片一边上网浏览‘天涯论坛’的帖子,把个‘沙土豆’的精髓给掌握得相当精准。

    范韧觉得若是仅仅用‘崇拜’来表达自己的心(情qíng)已经远远不够了,她记得庄穆只是在空中来回飘((荡dàng)dàng)的时候,偶尔在正上网的她这里停顿一下看过两眼而已,居然就凭这样便能立马玩得跟老网虫一样。范韧实在是觉得很崩溃,这他母亲的究竟是神仙啊还是妖怪啊还是级赛亚人啊还是奥特曼啊?!……

    除此之外,还生了一个小插曲:有个女孩子来道歉,说昨天中午她的狗狗跑上来,吃了放在外面的那盒外卖。她见不能吃了,就扔了,按门铃,没人应,以为没有人,所以今天又来,想赔钱,没让。

    之所这件事(情qíng)的表述如此之精简干瘪,是因为出自刑武之口。当时是他去开的门,反正几句话就把人家给打走了。

    晚上萧帅打电话来过来告诉范韧,那些金条已经让专人验看过了,完全没有问题。按照当(日rì)的金价折算,一共价值人民币正好九万三千元。他让范韧把银行卡号给他,以便明天汇款。不过有气无力的范韧给他的回答是:“不用了,你留着吧,这些都是你的钱,我另外还欠你几千块呢……”

    —————————————————————分割线—————————————————————

    话说偶也好怀旧这一口,偶滴个费小哥那天籁般的嗓音啊……

重要声明:小说《一群帅哥穿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八章 帅哥理发记。之一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