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破坏之王

    范韧原本还以为推开房门一定会看到由于几个‘非人类’的‘能力作战’而遗留的满地狼藉,没想到先映入眼帘的竟会是一片太平景象。

    干干净净的客厅里,柳欢摆了个贵妃醉酒的造型,舒展着欣长的(身shēn)体,‘千(娇jiāo)百媚’斜斜地横卧在沙上,一如既往地用手中的遥控器在各个电视频道中火辣辣的清凉广告美女;

    庄穆盘着两条腿,十指虚拈,掌心向上,双目轻合,嘴角含这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高深莫测宝相庄严地飘浮在二楼的楼梯口处,看似打坐入定实则呼呼大睡美梦连连;

    刑武昂(挺tǐng)(胸xiōng)沿着四面墙壁一圈圈地踱着正步,每走五步就伸出右手打一个响指,每打一个响指便会在一个指尖燃起一小簇红彤彤的火苗,从拇指到尾指再从尾指到拇指的循环往复。

    这三个帅哥各忙各的,互不侵犯互不打扰互不干涉,无比养眼的画面那是相当之和谐。

    听到动静,柳欢纹丝不动,眼睛牢牢地盯着万象更迭的电视屏幕,半死不活地随口哼哼了一句:“回来啦?”;

    庄穆像是无根浮萍般上下左右地飘飘((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沉醉于某个不知名的梦乡之中全然不可自拔;

    刑武则露出了灿烂爽朗的笑容,几个大步砸了过来:“可好?”

    楚缺笑着点点头:“跟烦儿一起去买了点东西,所以时间耽搁得稍久了些。”

    刑武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木木愣愣地问:“谁?”

    被彻底视作空气给挤到一边去的范韧手足并用奋力地钻到他的面前,踮着脚叉着腰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柳欢总算是变换了姿势。侧翻了(身shēn)子。用手撑起自己地脑袋。一双迷离地桃花眼打量着刚刚走进来地两个人。夸张地拉长了声调:“哟哟哟!才出去溜达一圈就连称呼都变了嘿!”

    范韧摘下自己地随(身shēn)小包冲着他就扔了过去:“总比你哥哥妹妹地乱喊强!”

    不料。柳欢竟笑嘻嘻地抬起脚尖只轻轻一拨。便改变了包地运行轨道和力度。稳准狠地把正像如来佛祖一样悬停在半空地庄穆。给砸成了一尊歪歪倒倒地大卧佛。

    庄穆地眼珠子在眼皮底下微微动了动。依然双目紧闭。(身shēn)子在原处一个九十度翻转。头上脚下对着在沙上笑得直打跌地柳欢便极撞了过去。

    重又仰面朝天躺着地柳欢双手柔若无骨地缓缓一错一推。只听得‘哐当’一声巨响。沙前面地那个玻璃茶几顷刻间变成了一摊稀碎地粉末。光荣地成为了本回合‘少林铁头功s武当八卦掌’地炮灰……

    范韧还没来得及心疼那个看上去价值不菲地茶几。便听一个炸雷般地声音忽地响起:“他妈地是不是又找劈呢?!”

    此言一出,翻(身shēn)坐起的柳欢和双脚落地的庄穆同时伸出手来指着对方,异口同声道:“是他先招惹我的!”

    黄泽虎着一张白皙英俊的脸,拿着块的抹布从厨房里气势汹汹地‘杀’了出来,原本三分漫不经心七分玩世不恭的笑容,被横眉怒目的金刚煞气所取代,这幅须喷张怒冲冠的样子让他看上去像足了一个黑面雷神。

    “我警告你们两个,要打就给老子滚出去打,否则老子就一天劈你个死秃驴六十次,劈你个牛鼻子八十次!”

    柳欢委委屈屈地抗议:“凭什么要多劈我二十次?”

    “因为你皮厚耐劈!”

    柳欢:“…………”

    庄穆似乎拣到了什么大便宜似的裂开嘴‘嘿嘿嘿’地笑了笑:“恶人自有恶人磨,阿弥陀佛!”

    柳欢跳了起来:“佛什么佛?你干嘛好端端的来撞我?”

    “是你先砸我的!”

    柳欢伸手虚虚一招,将掉在地上的那个小包抓在手里,冲着他挥舞:“你看看清楚,这是范妹妹的东西!”

    庄穆有些困惑地将目光投向正站在立式空调出风口降温的范韧:“咦?这是为何呀?”

    范韧看戏看得正高兴,没想到一转眼这战火竟烧到了自己的(身shēn)上。看着这两个(身shēn)高一米八十几,长得‘人五人六’的家伙居然玩起了这种栽赃家伙的小孩子把戏,她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幼稚!”

    柳欢挤眉弄眼地重新又瘫回了沙上:“听听,连说话的口气都一样了!”

    楚缺压根儿不搭理他的故意调侃,径直走到饮水机那儿倒了两杯冰水,一杯递给范韧,顺便动了动手指调整了一下出风口的风向。这种在细致体贴中所透着的强势,让范韧的花痴之心又欢快地盛开了一把。

    “我们买了一些(日rì)常用的东西,还有替换的衣物,各位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

    黄泽冲着他扬了扬拳头,把手里的抹布捏出了最后一滴水,从牙齿缝里往外面一个一个的蹦字儿:“我刚收拾好的地方又被你们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袋子给弄乱了!还有,你砸到我啦!”

    楚缺失笑:“真是抱歉,我以为这时候那间屋子里是不会有人在的。”

    黄泽悻悻地转(身shēn)走向厨房:“不先打扫干净,做出来的食物能吃吗?”

    楚缺又笑着对一直没有作声,状似在沉思的刑武道:“另外还买了一些简单的食物素材,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展(身shēn)手?”

    刑武一听这话,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里立马就‘噌噌’地(射shè)出了绿油油的亮光,雀跃亢奋之(情qíng)溢于言表。

    很明显,下厨之于他恰如美女之于柳欢,清洁之于黄泽,睡觉之于庄穆,乃人生中的第一乐事。只是,目前还不知道,对于楚缺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最快乐的呢?

    在迈着轻盈而有力的步伐经过正咬着杯沿定定出神的范韧(身shēn)边时,刑武忽然喊了两个字:“丫头!”。

    气急败坏地抹着因为惊吓而溅得满脸都是的冰水,范韧冲着那英姿勃的背影跳脚:“丫你个鬼的头!把老娘的心脏病吓出来你负责啊?!”

    楚缺将戴了一整天的帽子取下,任飘逸的乌落于肩头散于颈项,替刑武解释道:“他的意思是,以后便唤你做‘丫头’了。”

    “……靠!我还小厮嘞!”

    虽然对这个新称呼很是不以为然,不过在外号问题上久经考验的范韧也懒得去计较,(爱ài)咋叫就咋叫吧。况且,她现在的全部心思都用在对着眼前这位浅笑低语的帅哥咽口水上了……

    这时,黄泽用拖把将所有的购物袋给推了出来:“丫头,在哪里生火呀?”

    庄穆一个箭步串上前去,蹲在一边翻检着:“丫头,有什么能马上吃的没?”

    对于自己这个新名字的受欢迎程度和普及度,范韧也只好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刑武,你记得待会儿跟这两个家伙收版权费啊!”

    楚缺打开冰箱看了看,现里面的那些诸如水果糕点泡面之类的即食食物已经被扫((荡dàng)dàng)一空,不(禁jìn)略感诧异:“难道中午送来的东西不够你们吃的么?还是觉得不好吃于是都给扔了?”

    柳欢这会儿伏趴在长沙上,下巴和膝盖抵着两边的扶手,薄衫掩盖下的腰线和(臀tún)线毕露无疑,看得范韧的小心肝一抽一抽的……

    他有气无力地控诉着:“什么送来的东西?我们几个大男人这一整天就靠着那里面的一丁点儿‘猫食’才没被饿死。你俩就顾着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全然不顾别人的死活,没人(性xìng)啊!”

    范韧反驳:“啊呸!你才有异(性xìng)没人(性xìng),我们明明叫了外卖送过来的!”

    恰在此时,她的手机响了,名字显示的是萧帅。

    “小烦,你们在外面玩吗?”

    “没啊,都在屋里呢!”

    “那送家具过来的人怎么说没有人来应门?”

    “啊?可是我们没听到门铃响呀……”

    范韧纳闷着走到门铃应答器前,只见在一片焦黑中颤巍巍地抖着几根无比凄凉的金属线头,那上面还沾着几块小小的黒泥巴……顿时只觉得气血上涌两眼冒火,紧咬着牙(床chuáng),从鼻子里勉强挤出几个字:“行了,我这下去给他们开门。”

    挂了电话,杀气腾腾地一转(身shēn),却现两秒钟前还满满当当的客厅,现如今居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就连楚缺也不知所踪。于是满腔无处泄的怒火通通化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少林狮子吼:

    “这他娘的是谁干的?!给老娘滚出来!!”……

    ——————————————————————————————————

    ——————————————————————————————————

    此刻,在底楼的主卧室内,楚缺一边打开窗户通风一边对另外四人道:“听见没有,让你们滚出去呢。”

    紧挨他站着的刑武摇摇头:“他们滚!”

    柳欢,庄穆,黄泽三人鼎足而立,互相瞪着,异口同声:“你滚!”

    楚缺轻轻跃起,坐于窗台之上,淡淡笑道:“等我说完,一起滚。”

    众人知他有正事要讲,便都收起了嬉笑玩闹的神(情qíng),一时间这斗室之内氛围凝肃气流暗涌,倘若范韧这个时候闯进来,一定会以为又新穿过来了一群帅哥,是之前那个‘五人组’的双胞胎兄弟……

    楚缺缓缓而言:“据我今(日rì)外出的观察,这个世界的原有基本架构已被破坏殆尽,神魔的界限,三界的分隔尽皆模糊不清,五行的能量流转也有些阻滞不畅。我想这些就是天魔的残魄能够得以保留住如此强大力量的原因。而我们的力量若想彻底恢复,并最终消灭他,怕是只有借助天柱的碎片了。这一点,他想必也知道。”

    柳欢接道:“很有可能,他的残魄也只有借助天柱的碎片才能修复。”

    楚缺轻轻颔:“我们只知道,碎片一定散落在这个城市的范围之内,但是具体的位置还无法判断。从明(日rì)起,我们便要开始熟悉这里的一切,以调整感知力,尽快将其全部找出。”

    黄泽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这栋房子需要再好好地打扫一下,短时间内我们是不会离开了。”

    庄穆和柳欢齐声嗤之以鼻:“有病!”

    刑武重重地点一下头:“嗯!”

    楚缺跳下窗台拍拍手:“好了,都滚吧!”……

    ————————————————————快乐滴分割线———————————————————

    祝老爸老妈中秋快乐!祝大家中秋快乐!祝所有中国人中秋快乐!快乐吧快乐吧!哦啦啦啦……

重要声明:小说《一群帅哥穿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二章 破坏之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