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第一百二十七回:夜行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郭浪知道素梅是在存心避开自己,当下也只得叹息一声,放下了再去找她的念头,黯然回房。

    在经过素梅姑娘的卧房时,却见房内是一片漆黑,不知是她已熄灭了灯还是根本没有回来。

    正(欲yù)回房休息,忽闻檐上瓦片咔的一声轻响,似乎是有人在房顶上施展轻功而过,郭浪心下一动:“是素梅姑娘?”但再一听,却知不是,这人的轻功也当真了得,只响了这么一声以后,便无声息了,素梅姑娘的轻功还远没到这种境界。

    郭浪本不想多事,但随即一想:“这人轻功了得,必定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半夜三更却如此鬼鬼祟祟地夜探少林寺,多半没什么好事!别不是北毒君派来的人?我还是跟去看看好了!”当即也跃上房顶。

    遥见一个穿夜行衣的人在众多房舍上一越而过,却是往北面去了。

    郭浪心道:“北面好象只有几处名门大派的人住在那边吧!这人难道是其中哪一派的高手?”怕被他发现,也只得远远地跟着。

    过不多时,那夜行人在一处房顶上停了下来,略沉思了一下,便跃下去了。

    郭浪跟踪而至,却是仍伏在檐上,向下看去,只见房中窗口上透出一盏灯火,可见房中的人也没有安歇,那夜行人却是凑在窗上往里看。

    郭浪好奇心起,也揭开瓦片向下看去,入目却是一个女子披着一(床chuáng)锦被背窗而坐,面前却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摊着一张纸,一个研台,那女子手执毛笔,正一下一下的画着画象。

    郭浪虽未看到那女子的脸,但一见到这(床chuáng)锦被,当即认出这女子便是苏壁华的女儿苏清梦。他心中大是不解:“苏姑娘这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怎么还有兴致画画?她是在画谁,难道又是在画她爹的画象?”向那幅画看去,见所画之人眉目已现,看起来却是十分年青。

    苏清梦画上几笔,却又侧头想了好久,这才又接着画,一笔一笔,小心冀冀,画的极为凝神专心。

    窗外那偷看之人却极有耐心,一动也不动的往里看着。

    郭浪这时已看清,那夜行人(身shēn)材高大,头上戴着一个黑(套tào)子,遮掩住了头发和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但依他(身shēn)形来看,是个男子无疑,却不知为何,半夜三更来偷看人家姑娘画画。

    却听得房内的苏清梦忽然连声咳嗽了起来,郭浪再向房内看去,见苏清梦已放下了手中的毛笔,一手捂嘴,努力不让自己再咳嗽出声来,另一手拉紧了(身shēn)上的锦被,似乎是冷得厉害。

    一根木管从窗纸上悄悄地伸了进来,苏清梦背对着窗户,自然是看不见,郭浪却看得清楚,那木管内正轻轻地涌出一股浓烟,苏清梦只吸得那么几口,便轻呤了一声,昏迷了过去。

    郭浪心下大怒,没想到那夜行人是个江湖上人人痛恨的采花大盗。

    那人待得房中烟雾漫尽,这才只手按窗,听得咯的一声轻响,窗栓已被他震断。

    郭浪手中本已握好了一块瓦片,正想向他(射shè)去,但听得这一声轻响,当即停了下来,心道:“这人不但轻功了得,内力更是惊人,这手震断窗栓的巧劲,已达至由刚返虚的上乘境界。这人若真是采花大盗,只怕用不着用什么迷香吧?”

    就这么一沉呤间,却见那人推开窗户,悄声跃了进来。

    郭浪手握瓦片,暗运内劲,只要看见那人稍有冒犯苏清梦之举,便将瓦片(射shè)出。

    不料那人却是走到桌子旁,伸手拿起了那幅苏清梦所画的画象,端详了一会,忽然轻“咦”了一声,似乎频感惊讶。

    郭浪心下好奇,也向那画象看去,那画中之人已约现纸上,脸色眉目间似乎看起来(挺tǐng)眼熟。其余却并无什么奇特之处,不明白那人为什么突然会如此惊讶。

    那夜行人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画象,向苏清梦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忽然向前走了两步,忽又停住了。

    郭浪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当下悄悄从檐上跃下,倚到窗户旁。他脚步声轻盈,那人自是丝毫不察。

    那夜行人沉默了好一会,这才长叹一声,伸手入怀,取出了一颗药丸,小心的剥去了蜡壳,又往前凑了两步,将药丸送向苏清梦嘴中,看样子是要给苏清梦喂药。

    郭浪听得这一声长叹声满含无奈,正自不解,忽又见那人(欲yù)给苏清梦喂药,虽然觉得此人行为跷蹊,不象是采花大盗,但趁人昏睡,给人喂药,也的确不是善人所举为,又见他手上那颗药丸呈鲜红色,也不知是不是什么药,当即二话不说,从窗口跃进,伸手便去抓那人的手。

    郭浪出手极快,本想一擒到手,不料那人反应也是极快,袖子一挥,那盏孤灯当即熄灭,房中当即漆黑一片。

    郭浪只恐误伤到了苏清梦,当即撤掌,后退了两步,紧守住窗口,不让那人逃走。

    那人当即厉断,挥灭了灯火,却就无声无息了,郭浪凝神相听,却听不到那人的呼吸声,但房内此时正漆黑一片,郭浪也是不敢稍动,再听一阵,依然是没有呼吸声。郭浪心道:“难道这人已经退走了,可我守在窗口,他还能往哪逃?”心下虽疑,却还是往前走了两步。

    “啪”的一声,背上已经中了一掌,那人(性xìng)子也当真坚毅,正忍到郭浪先动,这才来出掌相袭,但被郭浪一(身shēn)深厚的内力所震,当即“腾腾腾腾”地连退了几步。

    郭浪听声直进,挥掌相攻,那人沉息一声,也回掌相迎。

    两人听声辨位,各施巧手,在苏清梦这漆黑的小房里打成一片。

    郭浪的内力本比那人要高出甚多,但听声拆招的功夫可比那人差远了,只仗着内力深厚,这才骇的那人不敢过分((逼bī)bī)近。

    两人再拆得二十余招,那人中驱一掌,当(胸xiōng)直攻,郭浪只觉(胸xiōng)口内力狂((逼bī)bī)而来,忙举掌相迎,咯嚓一声,那人被自己的一掌击飞,撞破窗户飞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69章:第一百二十七回:夜行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