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第一百二十四回:一场痴情一场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杜三娘怔怔地看了女儿好久,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瞧你这痴样儿,就跟娘当年一模一样,唉.......”她目光缓缓地移了开去,盯着那闪跃不定的烛火,过了良久,才低低地呤道:“唉!问世间(情qíng)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唉,(春chūn)蚕到死丝方尽,蜡柜成灰泪始干!一场痴(情qíng)一场梦,唉……”她连呤了几句诗,也连叹了几口气,最后那声叹息尽是伤感失魂,如恨如怨。

    杜千金忍不住问道:“娘,你跟爹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三娘脸上闪过一丝凄色,淡淡地道:“千金,你真的想知道?也好,说给你听也好,免得你与娘一样悔恨终生。唉,这也是前世的冤孽!娘当年见到他时,便如你现下见了那人般着了迷……”她说到岳红衣时,只用一个“他”字来形容,而说到女儿的意中人,便用“那人”二字相称。

    杜千金脸上又是一红,默不作声了。

    杜三娘续道:“我对他一片痴心,可他却对我不理不睬,直到他师姐,也就是那个姓云的((贱jiàn)jiàn)人与乌金龙成了亲之后,他才对我好了一些。后来我们便悄悄地成了亲,婚讯他却一力隐瞒,只请了几位至交好友,却让乌云二人坐在了首座,我当时也没在意,后来才明白其中原由,他是故意气那姓云的((贱jiàn)jiàn)人来着!”

    杜千金插口道:“气云青青?那为什么?云青青是爹的师姐,那也就是我的师……”

    杜三娘厉声喝道:“住口!你可以认岳红衣这个爹,却不能认云((贱jiàn)jiàn)人这师伯!”

    杜千金见娘发怒,哪还敢再说。

    郭浪心下也是奇怪,那(日rì)在谷中听顾苍生说:云青青为了救杜三娘,不惜拼了自己(性xìng)命不要,((逼bī)bī)毒入心,拔剑相助,杜三娘反而恩将仇报,砍了云青青一刀,致使她中了北毒君一掌。郭浪当时就想过:“这云青青当年到底做了什么错事?令得杜三娘对她如此痛恨!若说杜三娘是妒忌云青青的美貌,那也不至于非杀不可吧?这两人这间定然是有很大的恩怨!”此时听到杜三娘说到这,更是凝神倾听。

    杜三娘续道:“我与他成亲之后,却并不快活。他整(日rì)心不在焉,以酒浇愁,我虽是不解,却仍是加倍地照顾他。半年之后,他接到了了尘禅师的邀请,同去君山围歼北毒君。他本来是不让我去的,但我又怎么放心得下,于是便悄悄地跟了去,到得八月十四那天晚上,我终于赶到了君山,可却在偶尔之间,撞见了他与云((贱jiàn)jiàn)人在水溪桥畔相会。我偷听了他们的谈话,这才知道……”她说到这里,咬牙切齿,一脸都是愤怒之状。

    杜千金小心冀冀地问:“娘,怎么了?他们……怎么了?”

    杜三娘不答,过了好一会,才恨恨地道:“外人只知道他们是师姐弟的关系,哪知道他们……他们竟然未婚私通,还……还偷偷生了一个孩子!”她这话一出,郭浪吃惊不小,杜千金张大了嘴巴,窗外那偷听的姑娘却是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呼了出来,声音虽然轻,但郭杜三人皆已听得清清楚楚。

    杜千金当即喝道:“是谁?”怕是敌人乘娘有伤来加害,忙拿起短刀,护住了杜三娘。

    窗外那姑娘略一迟疑,竟然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杜千金看清她面目,见并不相识,戒心大增,又道:“你是谁?进来干什么?”

    那姑娘压低了嗓门,沉声道:“让开!不关你的事!”

    郭浪听得她沉着嗓子说话,心中道:“她是怕被杜三娘听出了声音,嗯,她以前定然是杜三娘(身shēn)边的人,说不准还是锦绣门众女之一!”

    杜三娘忽然道:“素梅,是你!”

    杜千金怔了怔,也跟着问道:“素梅,是你?”她这四字颇带惊喜之气,可比杜三娘冷冰冰的语气好听多了。

    那姑娘道:“好个杜三娘,一听我的声音就知道是我了,不枉我在你(身shēn)边侍候了这些年!”说完,右手在脸上一抹,一些面粉湿泥应手而落,露出一张清秀绝伦的脸来,正是素梅。

    郭浪一见之下,心中大喜:“原来这姑娘就是素梅姑娘,怪不得她的(身shēn)形语气都如此相象,原来两人本就是一个人。素梅姑娘这手泥粉易容术当真高明,比人皮面具更难察觉出来。我只道她象素梅,却没想到她就是易容了的素梅,当真是笨的可以。咦,她是认识我的,却又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还不让我知道她就在我(身shēn)边。我可没易容啊!难道她已经忘了我?”

    杜千金见真是她,当即叫道:“素梅,真的是你!你这些(日rì)子哪里去了?你没事罢?”

    素梅向她微微点了点头,眼睛又转向杜三娘。

    杜三娘仍然冷冷地道:“你来干什么?”

    素梅道:“也没什么,我只是想将这个故事听完!”

    杜三娘道:“你想听完?我为什么要讲给你听?”

    素梅道:“因为此事与我有很大的关系!”

    杜三娘凝视着她的脸,忽然醒悟,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孽种!哼哼,好笑!没想到在我眼皮子底下藏了四年,我都没有发觉。”

    杜千金惊道:“娘,你说素梅就是…….就是岳红衣与云青青私生的那个孩子?”

    杜三娘哼了一声,道:“瞧她这幅高傲冷淡的样子,跟那云((贱jiàn)jiàn)人年青时一模一样,哼哼,只不过还多了几分他的样子!哼,怎么我以前就没看出来!”

    素梅自然知道她说的这个“他”指的是谁,想到自己直到今(日rì)才知道自己姓什么,心下不(禁jìn)一酸。

    郭浪心中也是喜忧参半,想不到当(日rì)在荆州城外溪边的那一句瞎猜,竟然是真的。他知道素梅此时已没有向杜三娘报仇之念了,不然早就在路上下手了,是以也不担心三人反脸,心下突然又想到了:“原来素梅姑娘与杜姑娘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

    素梅紧盯着杜三娘,说道:“从你的话中我可以听出来,我娘他们是被你所害了,但我还想知道后面的事!”

    郭浪心道:“素梅姑娘想知道十大高手失踪之事,怎么又不来问我呢?嗯,对了,我虽然是知道了十大高手失踪之谜,但江湖上又有谁知道我知道了呢?素梅姑娘虽然见到了我武功大进,但也想不到我是学了七大派已失传的绝学。以她的(性xìng)子,她也不方便来问我武功大进的原因。可我却又不知她易了容就在我(身shēn)边,否则我早就将这些原委告诉她了。唉,一个不问,一个不识,(阴yīn)差阳错,到头来她却来问杜三娘。杜三娘恨云青青入骨,自然不会将真相告知她女儿,素梅只怕问不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66章:第一百二十四回:一场痴情一场梦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