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第一百零四回:绝顶轻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如此又练了五(日rì),郭浪背上的伤势早已好了,全(身shēn)也轻飘飘的极为舒服。

    这(日rì)午后,那老者给他送来食物时,搭了搭他的脉搏,点了点头,转(身shēn)出了洞,过不多久,又回转来,手里拿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郭浪虽然好奇,却也懒得问他。这几(日rì)那老者总是忧心重重的样子,一句话也不来跟他说,郭浪有时主动想引他说话,那老者却只是哼上一声,便不理睬,此时郭浪见那老者拿了本册子进来,索(性xìng)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他。

    那老者将册子丢到他(身shēn)上,喝道:“小子,快起来,到洞外去练功。”

    郭浪眼也不睁,懒洋洋地道:“我(身shēn)子已经好了,还要练什么功?”

    那老者大怒:“你以为老夫让你练功,只是为了疗养你的(身shēn)子么?”

    郭浪道:“那不是么,若不是你说的这篇内功心法对我背上的伤势大有起色,我才懒得这般苦练。”

    那老者更怒,手一伸,已捉住他肩头,喝道:“老夫叫你练,你就得练!”

    郭浪肩膀如被火炙,骨头也似乎要燃烧起来一样,但他强忍痛苦,道:“老头,我可把话跟你说在前面,我学了你的功夫,可不会帮你办.....办什么坏事!”他已猜到那老者平白无故的让自己练功,多半是有什么企图,便抢先说出来回绝。

    那老者松开了手,冷冷地道:“老夫能让你办什么坏事,嘿嘿,好大自狂!”

    郭浪大是诧异,问道:“那你会这么好心?平白无故地教我功夫?”

    那老者喝道:“老夫自有妙用,还赖在上面干什么,还不快出洞去练功!”

    郭浪口中不敢说,心下却道:“干嘛要出洞去练?”拿起那本册子一看,见面上写着四个字《平步青云》。他咦了一声,道:“是轻功?”

    那老者怒道:“自然是轻功了,不然干嘛要你出洞去练,还不快去!”

    郭浪伸了伸舌头,下地出洞,他几(日rì)不曾走过路,只觉双脚飘飘((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郭浪走出洞口,回头叫道:“老头,这谷中我可以随便走吗?”

    那老者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郭浪笑道:“老头,你不怕我逃走么?”

    那老者哈哈大笑:“哈哈,逃走?你能逃得走便逃罢,哈哈......”

    郭浪见他有持无恐,倒也不敢再生此念,自己那点轻功,只怕两下子就给他追上了。他看了看手中的册子,心道:“待我学好了这轻功,再跑也不迟,凭我的聪明才智,就算你轻功高我十倍,也找我不着!”又看了看那“平步青云”四字,心道:“咦,这轻功的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次(日rì)清晨,那老者又来到洞外。

    郭浪一见到他,忙停了下来,奔过来道:“老头,这轻功可也太......”

    那老者道:“太什么?”

    郭浪道:“可也太......太古怪了吧!刚才我依着这步法一跃,竟然跃到了那棵大树的树顶。”他本来想说“这轻功也太厉害了吧!”但看那老者一幅不屑的样子,便改成了“太古怪了吧”。

    那老者看也不看,淡淡地道:“这有什么希奇?”

    郭浪指着那棵七八丈高的大树,正(欲yù)再说,那老者足尖在地上一点,人已凌空飞起,比那棵大树高了一两倍也不止。那老者待上升之势一停,便伸开双袖,像头苍鹰般的回旋下来,轻轻巧巧的落在了郭浪面前。

    郭浪只看得啧舌不已,实在不敢相信世间竟还有这般不可思议的轻功,呆了半晌,脸上才露出羡慕的神色来。

    那老者微微一笑,道:“你只要将我教你的内功和这本册子上的轻功练熟,便可象老夫一般!”

    郭浪奇道:“就这本册子?”

    那老者道:“自然是了!《平步青云》乃是天下轻功之最,否则我让你练它干什么?嘿嘿......”

    郭浪还(欲yù)正问,那老者袖子一甩,转(身shēn)走了。

    郭浪先前只不过想练好了轻功逃走,也没对这本册子抱什么很大的希望,但此时见到了那老者的轻功,立即便被这本册子吸引住了,欣喜之下,愈加勤学苦练。

    那老者每(日rì)只来看他两次,点了点头,便即离去。

    再过得几(日rì),郭浪已经将这本册子翻完练尽,什么前闪、后跃、斜飘......无不滚瓜烂熟,再加上(日rì)(日rì)勤练那老者所授的内功心法,(身shēn)法竟一(日rì)快过一(日rì),比之以前在江湖上看到的那些绝妙的轻功,现下与自己的(身shēn)法一比,已是不可同(日rì)而论,虽心喜之极,但心中(禁jìn)不住怀疑:“这老头为什么要教我这等绝顶轻功呢?我与他非亲非故,为什么他一定要我学呢?难道他想收我为徒?那也不对,他对我这等凶颜疾色,又会安什么好心?何况我还早就说过,不为他做事,那他又为什么......”

    这(日rì),他又练了两遍内功,只觉得体内如蒸笼般越来越(热rè),忙施展轻功飞奔了一番,当真如风驰电骋,箭(射shè)物坠一般,(身shēn)子竟越来越快。到得后来,一个(身shēn)影在南边大树下一晃,他才停了下来。这一番狂奔,竟然无丝毫疲惫之状。

    唿的一声,树叶间一只大鸟被他所惊,飞了出来。

    郭浪轻轻一跃,已飞到那只鸟之旁,伸手在它(身shēn)上摸了一下。

    那鸟慌忙振翅高飞,郭浪又是跃,竟然比那只乌还高了两丈,他又惊又喜,落下地来,满脸都是得意之色,皆不住纵声大笑。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46章:第一百零四回:绝顶轻功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