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第一百零一回:老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那老者搔了半天头,才回过头来看他,见他还在那沉思不语,只道他还没听懂,又道:“咱们学武之人练内功,还不就是为了早(日rì)打通(身shēn)上各处的(穴xué)位经脉,好早(日rì)练成绝顶内功,可笑你这小子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阴yīn)差阳错的打通了全(身shēn)经脉,却连自己都不知道,可笑,当真可笑!”

    郭浪想了半天,虽然知道这是(阴yīn)阳渡气诀之功,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又听得那老者不住大叫“可笑!”,他索(性xìng)也懒得再去想了。

    那老者忽又笑道:“就算你全(身shēn)经脉尽通,那又如何?既然已来到了这山谷之中,嘿嘿......”

    郭浪听得他这几声冷笑(阴yīn)森森的极是恐怖,心下不自(禁jìn)的寒了两下。

    忽然间,那老者呆呆地盯着他,脸上的笑竟越来越重,到的后来,忍不住手舞足蹈了起来。

    郭浪奇道:“前辈,你怎么了?”

    那老者不答,嘴里喃喃地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哈哈,终于有法子了,终于有法子了,快二十年了,哈哈......”

    郭浪见他忽发狂状,不(禁jìn)一惊。

    那老者神色激动,喃喃了好一阵子,才道:“此事不能((操cāo)cāo)之过急,还是慢慢来,慢慢来!”

    郭浪见他恢复了平静,这才问道:“前辈,我昏迷了几(日rì)了?”

    那老者淡淡地道:“不多!才五(日rì)而已!”

    郭浪一惊:“五(日rì)了?”心下忽地又是一惊:“怎么他会这样说,难道五(日rì)还不够久吗?”

    那老者冷冷地道:“你叫什么名字?”

    郭浪忙道:“晚辈郭浪。”

    那老者点了点头。

    郭浪道:“请问老前辈尊姓大名?这救命之恩,晚辈一生铭记于心,没齿难忘!”

    那老者哼了一声,道:“你若是直接问老夫叫什么?老夫没准还能告诉你,这么文谄谄的,老夫偏不跟你说!”

    郭浪心道:“原来这位前辈喜欢(性xìng)子爽朗之人,那倒也好,这等文谄谄的话,我也不怎么愿意说!”

    那老者在一旁坐下了,悠呼呼地道:“小子,将江湖上这些年发生的事说来听听!”

    郭浪见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却还是叫自己“小子”,当下也道:“老头,你想听什么事?是想听黑道还是白道的?”

    那老者哈哈大笑,说道:“小子,你胆子倒也不小哇!”

    郭浪笑道:“那当然了!虽然说不上是很大,但也能和南瓜比上一比!”

    那老者道:“口出狂言!嗯,倒也不错,(挺tǐng)对老夫的胃口!”

    郭浪见他不怒反喜,又道:“老头,你这叫什么话?我又不是一道菜,又怎么能对你的胃口呢?人家都说我又臭又烂,象堆牛粪!”

    那老者脸一沉,伸手往一块石头上抓了一下,随即石粉从手指间泻了出来。

    郭浪见了他这手抓石成粉的功夫,脸上不(禁jìn)一惊,随后又露出了羡慕的神色来。

    那老者道:“你怕不怕?没准老夫一不高兴,就在你脑门上这么一抓!”

    郭浪笑道:“有什么可怕的?你这老头虽然是古怪了一点,但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坏人,否则怎么会救我?”

    那老者道:“会救你的就不是坏人么?老夫一生任意妄为,今(日rì)救你,说不定明(日rì)便会杀你!”说着,两道冷冷的目光转了过来,盯住了他。

    郭浪伸了伸舌头,笑道:“反正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你若想来拿,那就请便!”

    那老者哼了一声,道:“老夫今(日rì)心(情qíng)还不错,那也算是你的运气。嗯,那个那个江湖上的事,你......这个年纪青青的,一定不知道吧?”

    郭浪听得他对自己用起了激将法来了,不(禁jìn)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口中道:“谁说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可多了!”却又故意停住了口不说。

    那老者心痒难忍,只好拉下脸皮来问:“那你又知道些什么?”

    郭浪笑道:“我知道的可多了,比如说我们少林寺山下.......那个......那个......”

    那老者伸长了耳朵,却听见他还在“那个”个不停,便喝道:“什么这个那个的?还不快说!”

    郭浪忍住了笑,正色道:“比如说我们少林寺山下那个......,死了一头牛!”

    那老者大怒:“臭小子,老夫纵横驰骋了几十年,还从来没有谁敢如此对老夫无礼的?”

    郭浪见他认了真,忙收起笑脸,道:“好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要问什么,那便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无不实,实无不详,详无不细......”

    那老者怒气稍减,道:“老夫想知道武林中这些年来发生的大事!”怕他又扯些死牛死羊的事来说,故意将那个“大”字咬得重重的。

    郭浪皱眉道:“这大事天下已人人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老者道:“老夫在这山谷中隐居了近二十年,自然是不知道外面的事(情qíng)了!”

    郭浪奇道:“老头,你在这山谷中住了近二十年吗?会不会闷啊?怎么不出去看看?”他见那老者并不发怒,这“老头”二字自然是越叫越顺口了,问了这三个问题后,忙又加了两个:“老头,你既然在这隐居了,那自然是不想问世间俗事了,那怎么还要打听江湖上的事?你若真想知道,自己干嘛不出去看看?”

    那老者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又咽回了肚中,隔了一会,才喝道:“臭小子,是老夫问你,还是你问老夫的?快说!”

    郭浪无奈,只得道:“要说江湖上的大事嘛?那也只有少林大会了!”

    那老者一愣:“少林大会?谁召开的?”

    郭浪笑道:“这还用问?少林大会当然是少林方丈召开的了!”

    那老者双手一摆,极不耐烦地道:“老夫自然知道是少林方丈,可是......这个少林方丈叫什么?”

    郭浪道:“哦,原来你不知道现任的少林方丈是谁?哦,他叫默心,还有个师弟叫默意。”念及默意大师对自己的关照,一说到少林方丈,便疳他也说了出来。

    那老者喃喃地道:“嗯,默心,默意?默字辈的,那就是了尘的徒弟们了。”

    郭浪奇道:“哦,老头,你也知道了尘禅师?”随即又道:“是了!你只隐居了二十年,二十年前,正是十大高手威震江湖之时,你自然是听说过了尘禅师的名号了!”

    那老者脸带喜色,笑道:“不错,不错!你小子年纪青青,知道的事还真不小哦!”

    郭浪笑道:“人不可论小,海水不可斗量!若以年纪大小来衡量知道多少事的话,那你胡子一大把,怎么又问起我来了?”

    那老者一怔,随即又道:“那倒说的也是!不过这十大高手的事,你又知道多少呢?”

    郭浪笑道:“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么一大竹筒子,还是有的!”

    那老者叱道:“胡说!年青人狂傲一点是可以,但也不能老这么好大胡吹!”他孤居深谷近二十年,无人为伴,不免有些寂寞,今(日rì)听郭浪和他东拉西扯,虽然是极为无礼,但也颇畅心怀。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43章:第一百零一回:老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