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第九十回:神功渡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郭浪与杜千金在巨钟内等人来救,但过了好久,却仍然是毫无动静。

    杜千金心中越来越急,不住地侧耳去听钟外的动静,可却什么也听不到。

    郭浪虽然心中也是疑惑不解,但还是极力劝她不要担心。

    杜千金又气又急,却又无从发泄,只得用拳手却捶那该死的巨钟。

    郭浪笑着摇了摇头,也就不再理她,依旧苦练那“(阴yīn)阳渡气诀”。

    他人本就聪明才智,这门功夫也只是重在一个巧妙运用,因此他一番苦练苦记之后,已将藏气之法练得纯熟无比,渡气之法也全都熟记于心了。

    郭浪正自擦汗休息间,忽从左手边传来了一股内力,直((逼bī)bī)向自己二人。原来柳万心假意来帮忙抬巨钟,心中却决意先震死钟内二人再说。

    郭浪虽然不知道钟外发劲之人是谁,有何居心,但这股内力比自(身shēn)的那点浅薄内力可深厚多了,若不是刚巧学会了“(阴yīn)阳渡气诀”,只怕不死也得重伤。当即左手迎了上去,将那股内劲接了过来,从右手渲泄而出。他这门功夫本就是以一个“渡”字为关键,接人之气,转人之气,渡人之气,送人之气,自(身shēn)的内力却是一概不用。此时这门功夫已经浸溶于心,一到危急关头,便即使了出来,牛刀小试,大是挥洒自如。

    钟外的杜三娘却又哪里知道?只道是柳万心暗中使(奸jiān),当即又将内力碰了回来。钟内的郭浪右手接,左手送,这次却是送偏了数寸,对赤明道长送了过去。赤明只道是杜三娘暗中下毒手,要害自己,当下又双掌猛摧,用武当派的道家内功又把柳万心和杜三娘的两股内力撞了回去。这三股内力先后退回,柳万心的在前,杜三娘的在中,赤明的内力更为深厚,在后狂推而至。

    郭浪哪敢大意,将自(身shēn)的内力藏起,左手又将三股内力接了过来,柳万心与杜三娘的内力同出一门,无甚大异,但赤明的却是道家无上内功,三股内力可丝毫相交不得。

    郭浪将这股内力左手引入,发觉这股内力太过浑厚,双手至丹田间已经渡不过来了,当下便试着由腋下诸空通道,到(胸xiōng)腰间诸空转换,又至右臂诸(穴xué)渲泄,竟然也是畅通无阻,一一送了出去。这一接引一渲泄看似简单扼要,其实复杂无比,风险更大,若三股内力不是先后有序而过,而有丝毫相交相撞的话,便会停滞在体内,相撞相冲相克,人不死也得重伤。

    郭浪一试之下成功,有些欢喜,也有些奇怪:“这诀经中说‘外气先由两臂交丹田渡之,若内力深厚自通(胸xiōng)背诸(穴xué)者,则可经流之而渐渡。然则,自通诸(穴xué)者,非得数十年苦练不可’.......咦,经诀中说要苦练几十年打通(胸xiōng)背间(穴xué)脉的人才能用(胸xiōng)背上的经脉渡气,怎么我却一下子就将气渡了过去?我(胸xiōng)背间的(穴xué)道没打通过啊?以前练内功时内力也通不过这些(穴xué)位啊?难道这经诀中有误?”

    郭浪将这三股内劲又送向了孙清明、净莲、朱灵子三人,三人六掌齐出,用自(身shēn)内力又将它撞了回去。

    这一股由柳万心单发的掌力,经的郭浪渡来渡去,竟然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到的后来,他(胸xiōng)腋腰腹等诸(穴xué)皆已流转不下这各种先后内劲,当下便试着再将那些内劲入腰、腹、腿、脚、足等诸处,由左脚而至右脚,又经腰、腹、(胸xiōng)、腋、背、颈、头等诸处,再由右手至臂至掌到指送出。这一番渡转,将那些内劲在全(身shēn)上下都流走了一遍,竟然也是气随意转,气由心动,各股内力丝毫不乱,层次分明,一一而进又一一而出。

    郭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内劲都如此听话,意随念至,气随心行,那股汹涌的内劲所到之处,血液也似乎流得更快了,全(身shēn)精气大盛,如沐(春chūn)风,如泡温泉,实在是说不出的舒服。

    最后八大掌门的十六掌齐出,又将那股渲泄出去的巨大内劲反撞了回来。郭浪无奈,只得又一一接了过来,又至全(身shēn)上下流转了一圈,正要送出,忽然心念一动,将这股由八大掌门先后打出的数十股内力同时击向那巨钟的顶端。

    那巨钟虽然是钟壁厚实,重达数千斤,却也经受不住这一击。

    “轰”的一声巨响,如千瀑齐泻,如万炮齐发,如山崩地裂,如雷霆咆哮,那口要集众人之力才能抬的起的数千斤巨钟,飞上三丈来高,在半空中炸成了碎铁片。大的铁片跌落在地,兀自翻滚,当啷有声;小的铁片四下飞溅,迸(射shè)出老远,数十丈外都有人被碎铁片划伤,痛的哇哇大叫。

    八大掌门站的最前,一齐被震跌在地,伤得更重。

    郭浪也没想到这股内劲如此之大,竟然能将这巨钟击碎了,原本只打算把它击飞,自己才好出来,哪料得到竟会变成这般模样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忽觉一个软软的(身shēn)子靠在了自己(身shēn)上,不由一惊,回头看去,见杜千金双目紧闭,已昏了过去。郭浪凝神渡气,竟将她忘在一边了,一搭她脉搏,已知她是受伤昏厥了过去。那些内劲虽然大多数给郭浪渡了出去,但仍有小些击到了杜千金。

    杜三娘被那股强大的气流一冲,跌出了几步远,连喷了几口鲜血,犹觉(胸xiōng)口气血翻腾,但她心系(爱ài)女,忙向前看去,见女儿昏迷不醒,正被一个男子扶着,她心急之下,也顾不上细看那男子是谁,便叫道:“千金,千金......”便(欲yù)抢上去查看,但重伤之下,竟然边站都站不起来了。

    金兰和李青竹忙抢上前去将她扶起。碧莲和紫菊认得扶住小姐之人正是郭浪,忙奔了上去。

    郭浪将杜千金交于二女,说道:“杜姑娘只是受是内伤,但(性xìng)命却是无碍!二位姑娘不必担心!”

    杜三娘听得他说话,呆了一呆,随即满脸都是惊诧之色。

    郭浪心下微微一笑,心道:“你当然会惊讶了!那(日rì)在锦绣门你对我下了毒,凭你毒手观音的名号,自然认为我早就毒发(身shēn)亡了是不是?却不料我还好好的活在你面前!”

    其余七位掌门也是倒地重伤,但除了柳万心之外,竟然无人见过他,更不可思异的是:他只不过二十来岁,却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内力,能将这数千斤巨钟击成碎片,着实是匪疑所思!

    众人均以为郭浪是以自(身shēn)的内力击碎巨钟的,却又怎么能想得到其中的原委。

    四周黑压压的尽是人,但自巨钟被击碎后,看清碎钟之人后,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击碎巨钟、非人力所能为的事竟然是个(乳rǔ)臭未干的小子所为。

    忽听一人大叫:“他不是人,他是鬼,是鬼!”

    众人看了看郭浪,又看了看那人,或将信将疑,或半头雾水,或搔头苦思,或惊惑不定。

    郭浪哑然失笑,不用去看,也知那叫自己是鬼之人定是伍建泉,昨(日rì)吓了他一吓,他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今年内见此异(情qíng),自更加会相信自己是鬼了。笑了这一下之后,忽然眼见数百人还是惊诧不已的盯着自己,这番滋味可着实不好受,他向来躲躲藏藏惯了,突然间一下子成了众人瞩目的目标,自是手足无措,惊慌失策了。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32章:第九十回:神功渡气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