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第七十三回:回风剑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默心听得杜三娘不答反怒,也就不好再问了,岔开了话题,道:“那‘回风剑客’顾苍生,也是在同一时候失踪的,依老纳看来,定是十人都去了君山之上!”他说顾苍生去了君山,众人自然都会猜到岳红衣自然也是去了,因为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一老一少是莫逆之交。

    一些左道之士听得默心不说潇湘双剑而改说回风剑客,只道他是怕了杜三娘,而赤明等人却都清楚他是不想让杜三娘难堪,更何况杜三娘千里来为默然治伤疗毒,默心方丈自然会感激她了。

    再看杜三娘时,见她坐在椅子上,正自低头沉思。

    默心向赤明看了两眼,赤明会意,扬声道:“回风剑客顾苍生为人如何,不用老道多嘴,大家也早就知道了吧!”

    这话一问,大多数名门正派之士都不(禁jìn)或皱眉摇头,或眼带讥笑,或满脸不屑。但众左道匪徒之辈却是眼角带笑,满脸傲色。

    原来这回风剑客顾苍生虽然名字叫做顾苍生,却是一点也不顾苍生,听说他少年时出(身shēn)绿林,名声本就不怎么好,后来艺成之后闯((荡dàng)dàng)江湖,更是狂妄自大,任(性xìng)而为,浑不将别人放在眼里。听说他心(情qíng)好时,也会做些好事,但若心(情qíng)坏时,但以打架比武泄气,还自称是赐教于人。

    当年的十大高手名动江湖,但声名却是各异。了尘、黄叶等七大派上任掌门威名远扬,自不必说。潇湘双剑云青青、岳红衣剑法卓绝,加之一个长的美若天仙,有天下第一大美女之称;一个貌似潘安,孤傲不逊,连毒手观音都为之倾倒,两人立时名动四方。而这回风剑客顾苍生,刚是以七七四十九式回风剑法称箸,但其人因疯疯狂狂,自高自大,只怕恶名还多过于十大高手之一的名环。他虽然名列十大高手之一,但向来看不起七大名门正派的人,自然七大掌门也以十大高手中有他为耻。但他与十大高手中最年轻的岳红衣却是莫逆之交,一个狂妄自大无礼,一个傲慢不驯倔气,一老一少竟然成了莫逆之交,在当时也曾被传为美谈。

    此时七大名派之后人一听到这回风剑客的名字,自然免不了不屑之色了,但众左道绿林之人却深以他为榜,一听到顾苍生这三字,个个都是神色向往,得意洋洋。

    郭浪听得(身shēn)前几人正在谈论这回风剑客,语气均是恭敬之极,不时还加上一些奉承诌媚的话。

    其中一人叹道:“唉,却不知何年何月,我才能象顾老先生一样,纵横驰骋,天下任我行!”一人讥道:“陆岛主,就凭你那点本事,也想和顾老先生比,别玷污了顾老先生的名头。”那陆岛主怒道:“付洞主,你这话什么意思?说我本事低?要不要咱们来比试比试?”那付洞主也毫不相让:“打就打,谁又怕你了!”旁边一人劝道:“算了,算了!大家都是以顾老先生为榜,何必自已人打闹!”一人又扯开了话题:“顾老先生实在是我辈中人的先榜,我孙大头早就对他敬仰无比,偌若他还没死,我黑风山必定唯他马首是瞻!”旁边几人也大声咐和。

    郭浪心下迷茫:“这回风剑客顾苍生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按照默意大师的正邪之分,他应该是属于邪狂一道,但为什么这些连少林方丈也不放在眼里的人却对他如此恭敬呢?听这些人言到,这顾苍生也做过不少好事,只是行事的方法有些过于偏激,嗯,他的(性xìng)子应该和我差不多!”

    赤明道:“各位静一静,大家称听我说。顾老先生生平从不与人联手,这个大家早就知道吧!”

    不少人点头称是,又有人叫道:“以顾老先生的武功,早已经天下无敌了,还用联什么手?”

    赤明又道:“但顾老先生和其余九人在同一时候失踪,老道推想,他当时定然也是上了君山,与九人一起联手对付北毒君去了!”

    孙清明接口道:“以顾老先生的(性xìng)格,却仍然能联手去对付北毒君,可见贺北霆的危害(性xìng)有多大!”

    净莲也趁机道:“既然各位都以顾老先生为榜,那为何不效仿顾老先生,为除北毒君而出一份力呢?”

    不少人听了这话,不(禁jìn)都有些心动了。孙清明趁(热rè)打铁,又道:“各位英雄,三十年前,北毒君的毒术便已经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但他还极力研制天下第一奇毒蚀心八蛊,其用意何在?自是想以这蚀心八蛊来一统江湖了!”

    朱灵子也道:“十九年前,北毒君的蚀心八蛊便炼成了七蛊,而如今事隔了十九年,贺北霆的蚀心八蛊只怕也已经炼成了。而他想一统江湖的野心也定然会有增无减,只是碍于双脚已废,这才隐藏不出。若是让他医好了双脚,那江湖上必定会大乱!”

    元境面色郑重,道:“各位想必早就听说过,当年的蓝衣教等十四个门派为北毒君所控制的事,而此番北毒重出,他必定也会以毒药控制各位,((逼bī)bī)各位反帮叛主,拜他为师,到那时诸位(身shēn)为鱼(肉ròu),只怕得任他宰割了!”他知道这些左道之士天不怕地不怕,但最忌“反帮叛主,另拜他师”了,最怕“(身shēn)为鱼(肉ròu),任人宰割”了,是以便出言警示。

    这倒也不是恫言恐吓,不少人纷纷想到了此节。

    一人叫道:“格老子的,北毒君用心真是歹毒!”

    另一人道:“他老娘的,想让老子拜他为师,那是休想!老子独来独往,谁也管不着!”

    旁边一人道:“哼哼,那也未必!到时候你中了他的毒,命悬他手。别说北毒君只是让你拜师,就算他要你叫他爷爷,你也得立马跪下,非叫不可!”

    那人大怒:“什么!他想做老子爷爷!哼哼,老子先揪他出来,让他叫我几声爷爷先!”

    又一人苦着脸道:“啊,不好!若是北毒君重出江湖,那我这‘飞天蜈蚣’还能往哪飞啊?”

    又有人叫道:“不妙!北毒君最擅用毒,他必定会对别的用毒之人痛下杀手,那我们百毒帮不是......”

    一些本来存了看(热rè)闹之心的人原先暗思北毒重出,与已无关,便没想过多管闲事,但听了这些话,都不(禁jìn)大为担心,当即大声鼓啁,大拉旁人下水,什么用毒的,用药的,养蛇的,养虫的,用带毒暗器的,随(身shēn)带解毒药的,都被众人说的冷汗直冒,忧心重重。

    (七绝要远行,所以爆发!)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15章:第七十三回:回风剑客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