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第五十二回:浪子心魔(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郭浪呆了一呆,又道:“我只不过想换个水壶而以。”话一出口,便知道又说的不妥。

    果然听素梅道:“你若要以解药换水壶,跟那柴夫明说便可,那柴夫必然会满心欢喜来换。为何你却要吓得人家胆战心惊,大叩大拜呢?难道人家越是怕你,你便越高兴吗?”

    郭浪忙道:“那也不是!偌若这世上人人都怕我,那还有什么味道。我只不过……只不过是想逗一下那柴夫,其实并无恶意!”

    素梅正色道:“我自然知道你并无恶意。可那柴夫呢?他心里又知道吗?你只顾自己做戏做乐,却又何曾看见人家的担心和害怕?你只顾自己得意洋洋,却又何曾看到人家的惶惶不安?你这种想法,和寻些只顾自己不知为人的自私小人又有什么两样?你自己想想罢!”

    她重伤在(身shēn),说话语气虽轻,却仍是疾言厉色,便如一个严厉的长辈在教训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般。

    郭浪心头一震,不由怔住了。

    素梅轻轻的几句话,便如几个数千斤重的大铁锤般,重重地敲在郭浪的脑袋上。

    这番义正词严的话,那是从来都没有人对他说过的。

    以前在山上时,师父只给了他一本毒经,让他刻苦钻研,一年中也难得有一两次见到师父,他师父自然也从来没对他说过以后要做什么样的人,更没有说要他做好人还是坏人。

    哑叔虽然疼他,常替他求(情qíng),但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不语,也从来没跟他告诉他做人的原则和道理。虽然有时候哑叔对师父的命令也有些不满,但也只是隐藏在眼里,化作了一丝丝的无奈,而在这无奈之下,自然也无法去教他什么叫为人、什么叫为已。

    后来行走江湖,他也只知道按师父的指示去办,按师父的命令去做,在他心里,早就认定了只要是师父说的,便是对的。师父交待下来的,自己必需去做,并一定要做好。从来没人告诉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他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是对还是错,更没想过什么事是为人,什么是为已?

    后来师父避走,再没下什么命令,他与杜千金千里奔波,两人一个刚出家门,年少无知,一个是非曲直不分,两人更是依(性xìng)而为。一路上象这样戏弄别人的事(情qíng)数不胜数。两人都是嘻嘻哈哈,不当一回事,何时又去想过是对是错,是为人还是为已。

    因此,郭浪也渐渐的以为了,只要是依自己的(性xìng)子去作的事,那便是不会错的了,至少自己心中甚感欣慰。

    好在人心本善,他和杜千金还未入岐途,依两人的(性xìng)子也只是做些恶作剧而已,否则以这种想法,两人若是觉得杀手放火也是心感欣慰的话,那两人早就入魔道了。

    世人入世,一般都有人父母师长教导。什么忠孝仁义信,廉洁荣耻谦,大多在少时皆已深入人心。虽有些入魔成邪者,但其少时心地绝不坏,大多是由后天的一些经历所至。

    但郭浪少时滇淳流漓,后又无人教导,依自己的(性xìng)子行走江湖,大多数是神神秘秘,认识的人少之又少,更是见不到什么人来教导他。他也渐渐的对自己的行为不足为异,还以浪子之(性xìng)深以自居。没想到自己所至认的人生道理竟然被素梅指为“与那些只知为人,不知为已的自私小人没什么两样”,教他如何能不惊?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89章:第五十二回:浪子心魔(中)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