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第二十六回:身世感概(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两人又走了一陈。

    杜千金忍不住问道:“你师父不会武功吗?干嘛要教你别派的剑法?”

    郭三良沉呤了一会,道:“好罢!杜姑娘既然已经答应了不吐露我师父的事,我便跟你说说这其中原由罢。唉,其实说来惭愧,我也不知道我师父会不会武功。想来多半是不会吧……”

    杜千金吃了一惊,道:“你也不知道?”

    郭三良点了点头,道:“从小到大,我很少能有机会见到我师父。他老是在茅屋中不出来,有什么事要做,他便写张纸条叫哑叔拿给我。这(套tào)达摩剑法,便是哑叔教我的。师父从来没教过我武功!”

    杜千金问道:“哑叔又是谁啊?”

    郭三良道:“哑叔是我师父的一个仆人,他平时沉默瓜言,一年中难得说几句话,我就叫他哑叔。”

    杜千金又问道:“这个哑叔,他是少林派的人吗?”

    郭三良道:“我也不知道!哑叔很少说话,他没跟我说过他自己的事。但是他对我很好,经常慈祥地摸着我的头怔怔的出神,有时师父交待我的事我没做好,师父责打我时,哑叔便帮我求(情qíng)。”

    杜千金道:“这哑叔倒是对你很好!”

    郭三良道:“是啊,哑叔对我很好!”说到这,眼睛不(禁jìn)有了些湿润,忙伸手擦了擦。从小到大,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师父和哑叔的事,一来是师父严肃告诫过,二来也是山上也无旁人可说。适才对杜千多就了几句,只觉得心里痛快舒畅了许多,多年来压在心底的疑惑和困扰也开朗明亮了许多。

    此时听得杜千金极乐意听,隐隐便有知已知心的之感,又道:“杜姑娘,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疑惑,其实我自己又何常不是,只是有口难言罢了!”

    杜千金劝道:“有口难言最难受了!以前我在锦绣门时,每次我生闷气时,素梅便对我说:‘小姐,有什么苦闷别压在心里,一个人鳖着多难受。把你的怨气说出来,让素梅帮你受些,你就好受多了!’所以我每有什么苦闷便找她倾泄,说出来之后,人就舒服多了!要不你也试试?”

    郭三良闻言,呆了一呆,喃喃地道:“是啊,压在心里,一个人鳖着多难受,说出来之后,人就舒服多了!”他怔怔地出了一会神,才道:“我自小父母双亡,由一个砍柴的婆婆养大……”

    杜千金心里“啊”了一声,心道:“原来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听得郭三良续道:“……到了八岁那年,婆婆因病去世,我便四处流浪。十岁那年,我在一个破窑里见到两个人坐在地上吃馒头,我饥饿过度,便过去抢馒头吃,有料却被他们捉住了……”

    杜千金听到这里,(禁jìn)不住啊了一声。

    郭三良续道:“他们捉住了我,倒也没打我,只是问我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我知道那砍柴的老婆婆姓郭,便说自己也姓郭,至于叫什么,却说不上来。他们便给我馒头吃,又将我带到了山上。”

    杜千金道:“山上?这二人就是你师父和哑叔了?”

    郭三良点点头:“师父见我四处流浪,便收留了我,又收我为徒,还给我起名叫郭浪……”

    杜千金叫道:“哦,原来你叫郭浪!却骗我说是叫郭三良,又用假名来和我结拜,当真是不安好心!哼,骗子!”原本听到他小时候滇沛流漓,对他不(禁jìn)大起怜悯之心,这时知道他用假名来敷衍自己,心里不(禁jìn)又是大为恼怒。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35章:第二十六回:身世感概(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