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第十四回:分尸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腾地里“喀哧”一声巨响,突然从树枝上掉下一团物事来,直砸向那名僧人头顶。

    那僧人吃了一惊,不及细看,禅杖当即向上击去,那掉下来的物事却是个人。

    那人左手一伸,已轻轻巧巧地将禅杖夺过,右手快绝无伦的往他头上一拍,那僧人哼都未哼一声,倒地死去。那怪人禅杖在地下一点,又飘(身shēn)向那老僧攻去。

    那老僧早见到这怪人夺杖杀人,但苦于与那黑衣人斗的甚紧,无法分(身shēn)来救,见那怪人又扑向自己,哪敢大意,使出一招‘乌龙戏水’,将那禅杖舞成一条黑龙,护住周(身shēn)要害。

    那怪人又是禅杖一点,人高高跃起,头下脚上地猛扑下来。

    那老僧见怪人招式凌厉,识得厉害,连忙倒退几步避过,那怪人竟不让他有丝毫喘气的机会,禅杖又是一点,又扑了上去,他双脚始终盘在一起,一动不动,却始终不着地,便似无脚残废之人一般,左手那根粗大的禅杖在他手中便如拐杖一样,(身shēn)子将要落下时,便在地上点一下,人又借力跃起。

    老僧从没见过如此怪异的招数,又被怪人占了先机,处处失利。

    那怪人(身shēn)子如鬼魅忽上忽下,一只右手却是不住猛攻。

    那老僧虽给他((逼bī)bī)得连连后退,但手中一根禅杖也守得甚密,那怪人一只(肉ròu)手,一时之间倒也奈何他不得。

    再斗得数招,那怪人似乎颇不耐烦,大叫一声,杖头直向那老僧的禅杖砸去,他先前极力不与老僧杖头相交,这下却主动硬攻。

    那老僧倒是吃了一惊,心中徒地豪气一生:“我倒试试你有多大功力!”当下吸气暗运,举杖横砸。

    两杖相交,火花迸起来老高,那老僧双手拿握不住,禅杖脱手而去,飞出去老远。

    那怪人随即在他(胸xiōng)口一拍,那老僧跌出几步,嘴角渗出一丝黑血,他瞪着惊恐的眼睛,一手按住(胸xiōng)口,一手指着那怪人,惊道:“好冷……又……好(热rè),这是……分……分尸掌!你,你是……”(身shēn)子摇晃了几下,终于倒下了。

    那怪人伸手在黑衣人肩头一按,这才轻轻巧巧地落了下来。

    “当”的一声,那怪人把禅杖丢出了老远,盘坐于地,闭上了眼睛,双手作了个古里古怪的姿势,好象是在运气盘息,那黑衣人站在他(身shēn)后,躬(身shēn)相侯,神色恭敬之极,便似个奴仆养厮见到了主人一般。

    杜千金见到那怪人如魅的诡异(身shēn)法,早就吓得呆了,这时更见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便如一具干尸一般,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郊林中寒风呜呜,偶尔夹杂着几声凄厉的枭鹰啼声,深宵听来,更是骇人,那如钩的残月也是一会钻进了云层,一会又现了出来,时隐时现,照得林中也隐晴不定。

    过了良久,那怪人才吁了一口气,睁开眼来问道:“哑仆,这和尚是什么人?”

    那黑衣人道:“回主人,这和尚是当今少林方丈的师弟默然。”

    那怪人道:“是了尘和尚的第几代底子?”

    那黑衣人道:“是了尘的师侄!”

    那怪人点了点头,道:“了尘的师侄,功力倒也不差!你怎的又惹上他们了?倒差点坏了我的大事!”说到后面两句,厉颜疾色。

    那黑衣人“咚”的跪倒在地,连忙道:“主人息怒,主人饶命!哑仆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擅自惹出是非,这四个少林和尚,乃是见到了我在客栈中毒毙了九龙门的人,才追上来多管闲事的,主人明鉴!”

    那怪人“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黑衣人道:“我在客栈中毒毙了九龙门的人,一出门,便被这四僧追踪,我知道形迹已露,便将四人引到这郊林,本想来个一举而歼……”

    那怪人打断他的话,问道:“雪参呢?你拿到没有?”

    黑衣人伸手入怀,摸出一块绸缎,躬(身shēn)递上。

    那怪人打开一看,脸现喜色,笑道:“果然是雪参!果然是千年雪参!”听得他声音发颤,一双老手不住地在那雪参上抚摸,激动之色赫显于形。

    忽又听得他纵(身shēn)大笑,笑声有如枭泣,有如狼嚎,有有鬼呜,声震四林,远远地散了开去。

    杜千金虽和他隔了十余丈远,但听到这笑声,也是不(禁jìn)头昏脑胀,耳膜刺痛。

    那怪人笑了好一阵,方才停住,望着手中的雪参,喜道:“有此雪参,我何愁不能医好双脚?有此雪参,我何愁不能重出江湖?有此雪参,我何愁大事不成?”一眼瞥见黑衣人还跪在地上,便道:“哑仆,你今(日rì)立此大功,他(日rì)我功成之(日rì),必定重重有赏,你起来罢!”

    那黑衣人道:“多谢主人!”站起(身shēn)来,脸上却无丝毫欢喜之色。

    那怪人将雪参收入怀内,道:“适才和那和尚拼了一下内力,倒震乱了我不少气息,只怕还得静养二月,调养好内息,才能开始医脚,此间事(情qíng)已了,咱们便回去罢!”

    那黑衣人道了声“是”,却又问道:“可是……可是主人的徒儿还在……”

    那怪人摇了摇手,打断道:“先不管他了,咱们先回去!”

    那黑衣人恭恭敬敬地弯下腰来,那怪人伸手在他肩上一搭,已飞到他背上,那黑衣人躬着(身shēn)子,背着怪人便行,虽是背了一人,却也是奔走如飞。

    才奔出了几步,那怪人又道:“且慢!”

    黑衣人当即停住,那怪人道:‘今(日rì)得意忘形,倒差点露了形迹,那和尚中了我的分尸掌,尸体可不能让别人看见。哑仆,你洒些‘三重腐蚀粉’,将尸体化了罢!”

    黑衣人答应一声,驼着怪人,又退了回来,向老僧的尸体走去。

    那尸体忽地一跃而起,向北疾奔而去。原来那老僧虽中了‘分尸掌’,但并没立即毙命,他受了重伤,当即倒地装死,那怪人自持掌力,又兼得意之余,也没来细察。

    那老僧伏在地上,本打算静待二人离去。这时听得那怪人要用什么毒药来化了自己的“尸体”,忙冒险脱逃,他急于逃命,(身shēn)子虽在重伤之下,却也有如脱兔,几个起落之间,已到了十余丈外。

    黑衣人忽见老僧死而复活,大吃一惊,一时犹未回过神来。

    那怪人从他(身shēn)上滑了下来,用手在他肩头一推,将他推出两丈远,厉声叫道:“快追,别留了活口!”他双脚已废,禅杖已丢,无法去追,只盼黑衣人能追上。

    那黑衣人被他推出两丈来余,犹自昏昏沉沉,听到喝声,忙收敛心神,便(欲yù)向前急追,不料脚下却是不听使唤,两脚一软,却跌倒在地,待得跃起来时,却见那老僧(身shēn)影在远处一闪,已看不到了。

    黑衣人自知追赶不上,只得颓然回到那怪人面前,曲膝跪倒。

    那怪人冷冷地盯着他看了半晌,忽地喝道:“你是故意放他走的吧!”一语未毕,一掌便打在他脸上。

    黑衣人吃了一掌,半边脸肿的老高。他既不闪避,也不分辩,只是不住地叩首道:“主人饶命,主人饶命……”

    那怪人毫不留(情qíng),一边挥掌狠打,一边厉声喝问道:“你见他给你治伤之药,便起了恻隐之心,是不是?以你的轻功,岂能让他轻易逃走?今年的止寒药,你不想要了是不是……”直打了十余掌,眼见他那脸肿得像只南瓜般,又瞟了一下怀里的雪参,这才停住了手。

    那黑衣人却如赫大恩,连连叩道,不住地道:“多谢主人饶命!多谢……”

    那怪人看了看四周,道:“那和尚中了我的分尸掌,竟能不死,也真奇怪!但这番竭力奔逃,定然毒入心脉,料他也活不了多久,我的分尸掌世间没几人识得,也不怕走漏了风声,哑仆,你将那三具尸体化了,咱们走罢!”

    那黑衣人这才站起(身shēn)来,往三具尸体上洒了些什么药粉,听得嗤嗤声不断,随即三具尸体上不断涌冒出白烟,一阵刺鼻的臭味不住弥漫,那黑衣人这才又背了那怪人,向南边飞奔,出林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4章:第十四回:分尸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