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第二回:白玉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七绝2008 书名:恩怨情仇剑
    正畅杯间,忽见门口走进一个少年来,三人顿觉得眼前一亮,那少年作公子打扮,(身shēn)着一件绸缎锦杉,头戴青方巾,全(身shēn)华丽之极,(身shēn)材虽是削瘦,却也显得玉树临风,他手中更摇着一把其白胜雪的白玉扇,更加显得风liu倜傥。

    史陆二人是江湖游客,倒也罢了,赵原一生护镖无数,见过的珍贵玉器自是不少,此时一见到那枚白玉扇,便知其价不菲,心中暗道:“荆州富家弟子,如此奢侈成风。”

    那公子径直走到当中一张桌子旁,收拢白玉扇,用扇柄敲了敲桌子,大声叫道:“小二,小二!”声音清脆悦耳,那枚白玉扇贵重之极,他却用来敲桌子,好象不是他的一样。

    赵原三人江湖阅历何等丰富,一听他声音,对望了一眼,心里皆道:“这人女扮男装,只怕不怀好意!”但见她孤(身shēn)一人,又是个(娇jiāo)怯怯的摸样,原来戒备的心又放了下来。

    那小二见她一(身shēn)华丽,哪敢怠慢,忙道:“公子爷,有什么吩咐?”

    那女子道:“本公子今天发了大财,有的是银子!你这店里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尽管给我端上来,公子爷酒钱、饭钱不会少,赏钱更是少不了!”说着,伸手入怀,拿出一锭银子,往那小二手里一丢。

    那小二赶紧接住,掂了掂,足有三两多,这一下财从天降,乐得他眉开眼笑,忙点头哈腰道:“公子爷稍等,酒菜一会就到……”

    那姑娘笑嘻嘻地将白玉扇放在桌上,伸手抓了一双筷子,翘起了一双脚,她脚上穿着一双明亮的牛皮靴,只是一路走来,沾了不少泥,那双用来夹菜的筷子,她却用来挑靴上的泥。

    史陆二人向来勤俭节约,见了那姑娘这等飞扬跋扈的神态,早就老大不满,若在平时,只怕早就大声斥喝起来了,此时有镖在(身shēn),不想多事,这才强自假装不见,但两双眉毛却早已经皱了起来。

    不多时,酒菜陆续上来,那小二得了她的好处,自是倍加殷勤,蒸的,炒的,的、、、、、各种山珍海味如流水般地送上来。

    赵原这边的酒菜原来也算的上丰富,但与那姑娘桌上的一比,立刻就相形见拙了。

    那姑娘每道菜只吃得一两著,便即停筷不吃。她不时地向门口张望,似乎在等什么人。

    忽听门外脚步声笃笃,走进两个人来,当先一人是个白发须的老丐,后面却是一个三十余岁的汉子,一(身shēn)光鲜,便似个财主一般。

    后面那汉子本就满脸怒气,忽一见到那姑娘,两眼立即圆睁,口中嗬嗬作响,其势只恨不得立马扑上去将那姑娘撕成数截,方解心头之恨,只是碍与那老丐挡在自己(身shēn)前,这才强忍住怒气,饶是如此,一双眼睛却也能喷出火来。

    旁人见了他这等怒气冲冲的摸样,自然知道他定是吃过那姑娘的苦头,此番前来,定是为了报仇雪恨,这类打架斗殴之事在江湖中司空见惯,倒也不以为奇。

    赵原向史陆二人摇了摇手,示意他们不要插手。

    那姑娘见了他这等怒气勃勃之状,不由地“扑哧”一笑,随后拿起那枚白玉扇,抛了一抛,漫不经心地在手上把玩。

    那汉子陡然见到白玉扇,满是怒气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喜色,抢上两步,大声喝道:“拿来!”说着,伸出了一只鹰爪似的手。

    那姑娘笑道:“你要什么?哦,我知道了!”抓起一个酒杯,放在他的手上,道:“想是你急冲冲的赶来,想讨杯水酒喝罢!那也不用发这么大的火吧!”

    那汉子手一扬,连杯带酒全向那姑娘摔去。

    那姑娘低头避过,笑道:“怎么?嫌酒少么?”

    那汉子怒极,还(欲yù)再出手,那老丐道:“你先回去!”声音冷冰冰的。

    那汉子叫道:“可白玉扇……”

    那老丐脸一沉,喝道:“回去!”

    那汉子无奈,狠狠地向那姑娘瞪了一眼,又白了那老丐一眼,才慢慢地向门口走去。

    哪知才走出两步,听得那姑娘嘻嘻一笑,道:“叫你回去就快回去罢,磨磨蹭蹭地干什么,还不爬快些!”

    那汉子一听这个‘爬’字,再也顾忌不了许多,手掌一翻,便往那姑娘头上抓去,这一抓虎虎生风,劲力可真不小。

    那姑娘头微一侧,避开了这抓,(身shēn)法也极其灵活,那汉子不待这抓用老,中途变抓为掌,斜斩向她面门,这一招圆滑自如,凶猛异常,实是极厉害的杀招。

    那姑娘不慌不忙地拿起白玉扇往面前一挡,这白玉扇玉质疏脆,这一掌若是斩实了,只怕当场会碎玉纷飞。

    那汉子心惜玉扇,赶紧回掌,(欲yù)要变招,忽觉腰上一麻,已中了一指,那姑娘趁他回掌之际,已电中他腰间‘曲门(穴xué)’。

    这‘曲门(穴xué)’被点,全(身shēn)上下顿时无法动弹,那汉子脸涨的通红,一双眼睛鼓得老大,却又无可奈何,只有在肚中不住地狠骂。

    那姑娘既不顾什么光明正大,偷袭得手,也就更不留(情qíng),手掌一翻,也向那汉子面门斩去。

    她这照‘斜斩金枝’使得跟那汉子一模一样,但劲力却是相差太远,那汉子无法动弹,眼睁睁地看着这掌斩向自己,只有闭目待死。

    旁边忽伸来一根手指,在那姑娘掌上点了一下,那姑娘忙不迭地缩手,便似给烈火炙了一下般,那根手指却又在那汉子腰间连点了两下,解开了他被封的(穴xué)道,这才缩手,却是老丐出手了。

    赵原三人也是吃惊不小,看那拉老丐一幅邋遢的样子,不料武功却是如此之高。

    赵原猛地想到:“这老丐莫非是丐帮中人!恩,丐帮数百年来号称江湖第一帮,帮中处处卧虎藏龙,其弟子更遍布大江南北,这老丐若不是丐帮中人,又有哪个门派能居容得下呢?”

    史青松和他的想法一致,两人齐向陆锦看去,目光中满是询问之色,那陆锦交游甚光广,结识过丐帮不少人,只盼他识得这老丐,陆锦也暗暗嘀咕:“以这老丐的武功来看,在丐帮定是辈分极高的人物,我平时结识的那些小舵主们,只怕也不识得吧!”当即摇了摇头,意思说不识得。

重要声明:小说《恩怨情仇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2章:第二回:白玉扇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