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预知危险?

    碰到这种事后,众人难免失去了再进食的雅致,草草买了单就走人了。

    和周倩告别后,李国民载上黄函寓往下河村开去,幸好晚上交警都下班了,一路平安无事的开进了下河村。

    村民现在对进出的轿车已经习以为常了,自从百鸟园和农家乐落成后,每天进出的轿车多不胜数,再加上现的杨贵妃墓,也使各地的游客驱车前来观赏,别说一般的轿车了,就连外国进口的高档轿车也见过不少了。

    但是这些却是别人的车,整个下河村还没有一个村民能买的轿车,突见李国民开着轿车进来,他们纷纷围着观看。

    李国民坐在车内,犹如领导一般挥手致意,只差说出“同志们辛苦了。”这样的话了,黄函寓坐在一旁忍俊不(禁jìn)的笑了起来,“你呀,快点开吧,被村民们这样看,好像我们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一般被人观耍了。”

    “这可是下河村的第一辆轿车,当然要展现一下了。”李国民依然开的很慢,说它是开,不如用推来形容更加贴切,根本就是村民们退一步,他进一步,而且还乐得自在。黄函寓微笑着也没说什么,让李国民好好享受一下这种感觉。

    其实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女子,方子,车子对男子来说是最大的目标,只要达到这三样,也就此生无憾了,女子和房子。李国民已经拥有了,目前就差个车子了,现在连车子也齐全了,岂不是他的人生已经美满了?

    他自己的目标是美满了,但更大的目标却还没完成,就是帮助村民致富起来,让每个村民都能拥有那“三子”。如果说让小何直接帮助村民们致富,那是不可能的,别说到时候怎么和村民们解释,就是纪委也不会放过李国民,到时候难逃一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和贪污的罪。

    所以李国民可以让小何帮助自己弄点小金库,但绝不可大张旗鼓的帮助所有村民。

    这样的度,开到黄函寓家时已花去了一个小时,再到他开回自己家时,已经到了可以吃夜宵的时间了。

    月上梢头,由于在(日rì)本料理店还没吃饱就走了,现在李国民的确感到腹内的打鼓声了,看看父母紧闭的房门,知道他们已经睡着了,于是他自己到厨房看看有什么东西吃。

    翻开冰箱,找到很多冻品点心,有叉烧包,馒头,馄饨等等。这些冻品只要放在锅里蒸几分钟就可以享用了,又方便又能填饱肚子。

    这些东西以前的下河村可没有的,直到开起了多家级便利店后,才能在级便利店买到。迅的蒸好点心,再从冰箱中拿出一瓶啤酒,一起端到茶几上,边看电视边吃了起来。

    现在下河村的年轻人已经不喝白酒了,跟上城市人的脚步了,他们说啤酒才是年轻人喝的,有气有水,李国民很想说那为什么不喝汽水呢,但他们的回答是,啤酒含有酒精嘛……

    “爸爸,你在吃什么?”小何睡眼惺忪的从李国民房间里走了出来,现在这(套tào)商品房虽然崭新,但面积却只有七十平方,所以只有两个卧室,然后一间客厅,卫生间和一个厨房。只有两个卧室那当然小何是李国民一起睡了,难道让小何睡客厅吗?

    “爸爸吵到你了吗?”李国民歉意的将电视音量减小,然后转头问向小何,“你肚子饿吗?过来一起吃一点。”虽然小何是个妖怪,可以不吃不睡,但现在生活下来后,小何也和人一样的正常生活了,李国民也不自觉的把他当个人这么看待。

    “小何不饿。”小何摇摇头,乖巧的坐到李国民(身shēn)边,陪着他一起看电视。

    李国民一笑,然后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吃着吃着,他突然想起在(禁jìn)地的时候,他们差点陷入了沼泽,是小何提醒,他们才免受沼泽之苦,想到这里,他不由低声问道:“那天在(禁jìn)地,你怎么知道前面是沼泽的?”

    “小何也不知道。”小何摇摇头道:“只是突然感应到前方有危险,但是具体是什么危险小何也不清楚。”

    看着同样一脸疑惑的小何,李国民也很是疑惑,说他是妖怪吧,但是却不会什么攻击(性xìng)的妖法,只会一些辅助(性xìng)的妖法,难道他现在多了一项本事,能预知危险?

    为了测试小何到底具不具备这项本事,李国民找来一条布蒙住小何的眼睛,然后自己面向墙径直撞了过去。

    李国民一边想着小何能出声提醒,一边往墙体走去,但是令他失望的是,小何至始至终没有出声,这直接导致了李国民头上撞了一个包。

    李国民张大着嘴吃痛的揉着的肿起的小包,“小何你刚才没感到爸爸有危险吗?”说着,走到厨房准备煮几个鸡蛋来揉额头上的包。

    小何拉下面罩才看见李国民头上的伤肿,小跑到李国民(身shēn)边,惊呼道:“爸爸你怎么头上起了个包?”李国民赶紧把手指放到自己嘴上嘘声道:“别叫那么大声,当心吵到爷爷(奶nǎi)(奶nǎi)睡觉。”

    “啊!”小何睁大了眼,赶忙用手盖在自己的嘴巴上,然后偷偷看了一眼爷爷房间,见没动静,才放下了手,松了口气,“爸爸,你到底是怎么搞的?痛不痛?”声音很轻,轻到只有李国民很贴近才可以听的到。

    “爸爸刚才撞墙了,你没感觉到爸爸撞墙的危险吗?”李国民凝视着小何,想从他(身shēn)上找到答案。

    可答案真的让他失望了,只见小何无辜的道:“没有,要是小何知道爸爸要撞墙了,肯定会跟爸爸说的。”

    李国民也知道小何不会骗自己,但是他却想不通了,为什么小何在(禁jìn)地的时候会感觉到危险,而现在却一点感应都没有?难道这能力像段誉的六脉神剑一样时有时无?还是现在还不能完全的掌握这个能力?

    在火车上,小何展示出能改变牌的排列的时候,李国民就以为小何的妖法进步了,到他能感应到危险的时候,李国民几乎认定了小何是真的进化了,可现在表现出来的又不是这么回事。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李国民百思不得其解,想想,既然想不通还是算了,说不定以后小何能真正的掌握这个功能呢,就像他控制牌一样,以前也是不能的,突然之间他就有了这项能力。

    推荐一本很麻辣很的《异世级教师》书号1389423

重要声明:小说《树上掉下个葫芦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二章 预知危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