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卷进官场斗争

    众人愕然,他们流露出狐疑,不解,震惊的神色,只有张三花很快就想到其中的道理,一双美眸目视冯局长,等着他的后续。

    冯局长将他们的表(情qíng)尽收眼底,对张三花赞赏一笑,继续道:“白岩山开不仅是市重点旅游项目,也是上面的一项重要政绩,搞的好,大幅度提升我市的旅游形象,上面某些人今年的政绩薄上将会重重的添上一个大红花,搞不好,搞砸了,上面人的心(情qíng)可想而知,那么旅游局正局的下场只有一个,将会落马。”

    正局长落马?正局长落马?众人现在才恍然大悟,看来冯局长是要将正局长拉下马后,自己取而代之,但是这个项目搞砸后,他自己(身shēn)为副局长难道就可以免责吗?毕竟这个项目是政府督牌项目,牵涉到市旅游局大大小小一众官员,并不是正局长一个人的事。

    冯局长看出了众人的疑惑,“我自有办法使自己不被牵连在内,只要你们让这个项目出点什么意外,就算帮了我这个忙。当然我不会让你们白白帮忙,等我扶正后,将来的白岩山项目你们也会进入核心枢纽,共同享有经营权和管理权。”

    当官的果然都不是善类,就连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冯局长也是一只潜伏在暗处,虎视眈眈的毒蛇,随时有可能扑上去咬你一口,让你跌落马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骇然,冯局长当着大家的面说了出来,显然是想将大家一起拖进这起官场斗争中来,如今就是不想帮他也不可能了。

    帮他的话,如果冯局长在这场斗争中获胜,那么固然最好,冯局长获得了自己想到的地位,村委也将在白岩山项目中和政府部门平起皮做。但是失败的话,不管冯局长会不会因此而结束他的政治生涯,但作为帮凶的村委必将受到牵连,成为这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在场众人当中,只有张三花最心如明镜,她开口道:“冯局,我可以代表村委答应帮助你,但你别怪小女子胆小怕事,万一事成之后,冯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而没兑现对我们的承诺,或者说您过河拆桥,调转枪口对付我们。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维系彼此之间信任的东西,三花斗胆麻烦冯局您写一份合作书交给我们,有了合作书后,我们一定无后顾之忧,全力办好您交代的事。”

    张三花很清楚,此刻村委已经无形中绑在了冯局长斗争的战车当中,想避开这个政治漩涡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如今唯有帮助他这一条路。但是冯局长是个官场的老狐狸,难保他不会尔反尔,要想有个“诚信”的合作,把柄是必不可少的。

    众人虽然惊讶张三花的答应,但大家也知道张三花的能力,所以并没有打断她的话,只有默默的听着。

    “哈哈哈。”

    “张总要是小女子的话,只怕世界上没有女中豪杰了”冯局双眼一沉,直视张三花,原本浑浊的目光,此刻顿时变得深邃无比,片刻,他才仰面大笑道:“好,我可以写这份合作书。”

    随行的工作人员从公事包中拿除纸笔恭敬的交给冯局长,很快,一份合作书就写好了,他站起来,走到张三花(身shēn)边,亲自递了过去,“张总女中凤凰,窝在山村里是否太委屈了些,不知你有没有兴趣选择我这边的梧桐栖息?”

    张三花郑重的接过合作书,将其收好,然后微微一笑道:“感谢冯局这么看的起三花,不过三花不习惯官场的尔虞我诈,而且三花只不过是一条微末的小鱼,还是下河村的河水适合三花自由的畅游。”

    “张总先别这么快拒绝,不妨再考虑一下,冯某随时欢迎你这只小鱼,游进蔚蓝的深海。”

    “只怕大海的咸水,不适合淡水鱼儿的栖息。”虽然被张三花再三拒绝,但是冯局长却没有恼怒,反而更加的欣赏。

    冯局长笑了笑,没有再劝说,坐回自己的位置,端起酒,“来,祝我们合作愉快。”

    这杯酒不像之前的那杯这么容易下肚,因为喝下这杯酒后,就表示下河村村委已经开始了和冯局长的合作关系。

    虽美食当前,却食不知味,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次普通的领导视察,却变成((逼bī)bī)自己“密谋造反”。一场欢迎酒宴变成了“下河结盟”。

    酒宴在村委众人的心头打鼓之下草草结束了,送走冯局长后,众人又重新坐了下来。

    “张姐你怎么可以答应冯局长呢,官场之间的政治斗争关我们这些拼命百姓什么事啊,他们要斗自己斗个够,凭什么我们要卷进去啊?”最年轻气盛的林杰先埋怨道。

    张三花撇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就算我们不答应,你以为我们就可以不参与这场斗争了?冯局长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就是((逼bī)bī)我们现场表态,我们可以和他们不欢而散,但毫无疑问,接下来就是对我们下河村旅游项目的打击,这个酒家,百鸟园,我们辛苦建立的产业将面临停业的危险,杨贵妃墓也可能被迁到别处,我们以往的努力将通通的白费。”

    “相反的。”张三花顿了顿,又续道:“我们答应冯局长的要求,就会扶持我们的旅游产业,对我们以后的展有很大的帮助。”

    张三花一通话让其他想开口的人闭上了嘴。

    “那也要冯局长在这场政治斗争中取得胜利才行,否则同样的,我们这些产业将化为泡影,对不起下河村上上下下的所有村民。”听完张三花的分析,李然游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但风险太大。

    没错,这是一场赌博,一场豪赌,现在所有的(身shēn)家都压在冯局长(身shēn)上,赌输了,一无所有,赌赢了,前途无量。

    张三花一双充满智慧的美眸波光灵动,“富贵险中求。或许这是一个危机,但同时也是一个机遇,就看我们能不能把握的住。”

重要声明:小说《树上掉下个葫芦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九章 卷进官场斗争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