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道路塌方险情

    “下面一则塌方新闻,我市八毛乡下河村新建不久的公路在昨夜塌方,造成六死十伤,伤(情qíng)重大,截止本台稿时,还在进行抢救工作。据悉这条公路是在半年前由乡里援助的资金才落成通车的,目前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塌方的事故原因,本台会继续跟踪报导。”

    现在正好是晚上六点钟的新闻时间,下河村通往外界的道路正在紧张的抢救着,到处是一片忙绿,目前还有三名伤者没被救出,压在废墟之下。

    市消防大队的消防员正在用生命探测仪探测伤者的位置,由于这条道路非常狭长,暂时还没现伤者的位置。

    警戒线内,一众乡镇领导站在一起,商量着对策,同时在场的还有王万年,陈耀详,李国民。

    八毛乡乡长从昨夜生事故时就赶了过来指挥现场,到现在近二十个小时没有合眼,也没有吃过一粒米饭,众人劝他回去休息一下,等精神恢复些再过来,却被他义正言辞的呵斥道:“我们的老百姓压在废墟下也是这么多时间,为什么他们不回去休息,因为他们还在废墟中,作为人们的公仆,我坚决和老板姓一起作战到底。”最后四个字说的铿锵澎湃,令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震。

    接着透过话筒,将他已经疲惫的声音传的好远,在场的每一位警务人员,医务人员都听的清清楚楚,“眼下已经过了快二十个小时,距离七十二小时的救人黄金时间只有五十个小时,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剩下的时间里尽快将伤者救出。我们虽然很累,但我们还有后勤部队送来的粮食和水,可废墟下的老板姓有什么?没有,他们唯一有的就是寄希望在我们(身shēn)上,我们决不能令他们失望,明白吗?”最后一句,乡长喊的是声嘶力竭,将那股决心和勇气传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坚决完成长的任务。”回答乡长的是响彻苍穹的保证声。

    乡长重重的点了下头,然后终于支撑不住透支的(身shēn)体,倒了下去,(身shēn)旁乡镇机关的人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看到这场面的医务人员已经冲了过来,把乡长抬到急救车里,医生检查了下,现并无大碍,只是体力消耗殆尽,但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回复过来,医生建议还是送医院打点药水稳当点。

    在乡里几个重要人物的陪同下,驱车将乡长送往医院。而常务副乡长留了下来主持大局。

    “万年啊,你怎么搞的,在你的村子竟生这种事,你平时都是这么监管的吗?真不知道当初乡里怎么任命你来做下河村的村党支部书记。”村党支部书记不同与村委主任,村委是群众(性xìng)自治组织,透过村民选举来决定谁当村主任,但村支书却不同,它是由村党员大会选举其中的一个党员,然后由乡镇党委批准任命。

    对于蒋副乡长直接将错误推给自己,王万年十分不解,要知道这条公路的建造又不是村委找人承建的,而是乡里找的建筑承包商,现在出了事(情qíng),就让自己承担这个责任,这不是摆明着让我背黑锅吗?王万年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以为你能推掉全部责任吗?”蒋副乡长冷笑一声,“公路是建在下河村的,当初竣工验收时,你怎么不留个心眼,多检查几次?”

    王万年笑了,他是气笑了,当初开工时是乡里找的承建商,竣工时是乡里找的监理,乡里又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都是乡里说了算,哪轮到我插手?但是他也很明白官字两个口,现在副乡长说是你的责任就是你的责任。

    见王万年似乎接受了这个黑锅,蒋副乡长也不再摆着官腔,将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做村支书有什么出息,你就当放假休息一段时间,等这件事淡下去了,我再把你调到乡政府。”

    “棒子加蜜枣”,这样的官场手段真是被副乡长运用的如火纯(情qíng),可王万年却不领(情qíng),“算了吧,仕途这条路不适合我,我看我还是在村里种种田,养养鱼来的自在。”

    王万年算了,可陈耀详却不这么善罢甘休,因为这个黑锅不是王万年一个人可以扛的了得,他这个村委主任的乌纱也难免落地,当然他并不是怕自己做不了村委主任,而是被这样莫须有的罪名革职太不体面了,要知道农村人什么?不是钱,是颜面。农村人甚至会为了一两个苹果而吵的面红耳赤的,吵架的目的不是为了说苹果是自己的,而是为了吵苹果是对方家的。

    因为他们认为不是自家的,就不能拿,免的被人说自己是小偷,对他们来说,颜面相当的重要。

    而朴实善良的(性xìng)格也铸就了他们的一步一个脚印,实实在在的干,溜须拍马这样的事或许他们也会,但却不屑去做。王万年就是这个例子,虽然他也是下河村的农民,但却很早就已经投(身shēn)官场了,从一个科员做起,做了二十年,还是科员。这并不是他不会官场招数,而是看透了官场的黑暗,于是回到了村里,被选为村支书。

    当然农村作(奸jiān)犯科的人也是有的,但毕竟是很少数的一群人,试问又有哪个地方没有(奸jiān)人呢?答案显然是没有。

    副乡长见连村支书都不说话了,你一个村主任还跳出来唧唧歪歪,刚想开口呵斥几句,村主任已经被旁边的年轻人拉走了,他知道这个人是个大学生村官,也知道下河村有这样的变化他是居功至伟,眼珠瞬间咕噜咕噜转动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营救还在持续。直到下午,稍稍有些恢复的乡长立马又赶了过来,站在了第一线,这样的举动使原本就拧成一条线的士气变的更加的坚固,终于在众人齐心合力之下,在太阳落山前将剩余的伤者全部救了出来。现场一片欢腾,这就是凝聚了人心的力量,上下一心,足够披荆斩棘,移山倒海。

    副乡长也在此时,陈述了下河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主任的失职行为,虽然现在追究责任已经弥补不了伤亡百姓的事实,但失职就是失职,该处分就该处分,结果勒令两人引咎辞职。

重要声明:小说《树上掉下个葫芦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一章 道路塌方险情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