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水落石出

    第二天,马成名哼着小曲,神采飞扬的走进了村委。刚到三楼就碰到满脸笑容的李国民,“嘿,国民。”

    “今天心(情qíng)很不错哦,和大老板快签合同了吧。”

    “是呀。”马成名顺口接了过来,说完才现自己说漏嘴了,脸色一变,扮糊涂道:“什么签合同呀,不知道你说什么。”

    李国民伸出手,拦住他的去路,冷哼道:“为了自己养殖的鱼能得到大老板的赏识,既然毒害陈老伯家的鱼,这么没良心的事你也做的出来。”

    “胡说。”马成名心里一惊,表面上装疑惑道:“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毒害陈老伯家的鱼了,别忘记我自己养的鱼也被凶手毒死了。”

    “苦(肉ròu)计而已。”李国民冷笑道:“为了不让人怀疑到自己,你对自己的鱼也下了毒手,不过你还要和大老板交易,于是只毒死了一小部分,大部分被你转移走了。”

    “李国民你一再污蔑我什么意思。”马成名怒道:“你说我把鱼转移了,那你说我转移到哪了,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明白,我就跟你没完。”

    “你要说明白是吧,我就和你说个明白。”对于马成名的冥顽不灵,李国民是怒极反笑,“昨天你听到陈老伯的鱼是被毒死,怕调查到自己惹祸上(身shēn),于是下午推说去复诊,其实是去转移草鱼,然后再施苦(肉ròu)计,幸好昨晚刚被我撞见,你去喂食转移的草鱼,才被我现你包藏祸心。”

    见事(情qíng)败露,马成名还在口硬道:“胡说八道,我手确实摔伤了,难道这纱布包着是假的?”说着,还把包着纱布的右手在李国民面前抬了抬。

    李国民一把上前,抓住马成名的右手,“不疼吗?你确实不疼,因为你的手根本不是摔伤,而是投毒陈老伯家鱼的时候,不小心毒到了自己,于是你包上纱布,试图掩人耳目,你别不承认,只要解开纱布,就一清二楚。”

    一个个谎言被戳破,马成名还在负隅顽抗,“就算我的手是毒伤的,可证据呢?凶器呢?再说了你算什么玩意,你以为自己是警察吗?把我当犯人这样审我,告诉你,老子不做这个委员了。”说完转(身shēn)就想下楼,李国民也不拦他,因为警察就在他(身shēn)后。

    马成名见二楼站着四五名(身shēn)穿警服的人,脸色大变,强装镇定道:“张队长,这么巧啊?”就算他们不穿警服,马成名也认的人们警察,因为他们就是天天见面的,在一楼警务室的警察。

    张队长面无表(情qíng),冷冷的说道:“你要证据是吗?”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然后打开,一个玻璃瓶赫然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这瓶农药只要经过比对,应该有你的指纹,这个证据再加上动机,就已经能定你的罪了,难不成你还要狡辩?”

    马成名已来不及奇怪昨晚丢掉的农药怎么会在张队长的手里,已经被两名警察戴上了手铐。

    “带走。”张队长吩咐警察将沮丧的马成名带了下去。

    “有劳张队了。”李国民笑了迎了上去道谢。

    “应该是我多谢你才是。”张队长冷峻的脸,也露出了笑容,“抓贼查案原本是我们的事,现在还要劳烦你,麻烦你了。”

    “警民合作嘛。”李国民摇摇头,表示不麻烦,心想要不是我早上把证据交给你,警察会介入吗?显然不会。

    一场风波结束了,这个答案震惊了全村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村委委员竟为了自己的利益,下毒毒害村民辛苦养殖的成果。

    揪出这个害群之马,村民拍手称快的同时也对李国民献上了许多赞美之词,“幸好李国民洞察先机,否则下一个遭殃的可能就是我家了,李国民好样的……”

    马成名被抓后,李国民还跑去看了看张三花,并表示自己的歉意,“不好意思张姐,马成民做的事简直不可饶恕,我不得不把他绳之于法。”

    哪知张三花根本没有失去(情qíng)人的伤心,照样每天笑脸迎人,她淡淡道:“干嘛跟我道歉?他又不是我的老公,而且以他小人的(性xìng)格,就算今天不入狱,迟早也会生。”

    李国民原本想问,那你还和他在一起,不过想想还是没问出口,毕竟她也是死了老公才变成这样的。

    原本就忙不过来的村委,在少了一个委员后更忙了,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回家时都经常过了六七点,心疼儿子的同时,李父每天都杀一只鸡给儿子补(身shēn)。

    幸好李父的田经过李国民的照料后,提升了不少质量,卖的比以前多了,也不在乎卖鸡赚钱了。

    鉴于此,李国民将卖花赚来的钱拿一部分当做家用,当李父问起这笔钱的来历时,李国民找了一个借口掩饰过去,要不然实话实说的话,就把小何的事也说出去了。

    有了这笔钱后,李父购置了一些家具用品,将原本的灶台改成了燃气灶,重新装修了浴室,安装了淋浴器和浴缸。李国民终于享受到了在学校里冲凉的方式。最开心的就是小何了,每次洗澡就在浴缸中放满水,在划水当“游泳”,就是不“游泳”也舒舒服服的躺半个小时才开始洗。

    也是通了路的好处,原本下河村是没煤气供应商的,现在村里人的生活改善了,大部分村民都换成了燃气灶和淋浴设备,而这些都需要煤气的供应,多了这样的一块“蛋糕”,自然有商人来村里开起了煤气供应商,方便运送煤气到家。

    不仅如此,还有其他商人也来下河村开起了商店,有百货公司,连锁市,手机卖场等等,公交公司也在下河村开通了站点,方便村民出行和来往的旅客,俨然一派蒸蒸(日rì)上的景象。

    有了公交站点后,来游玩的游客更多了,以前都是自驾游,现在也多了一批没私家车的游客,包括学生,许多小学(春chūn)游的地点都设在了百鸟园。

    村民们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下河村的变化,以前说起下河村,别人或许不知道,就算知道的人也只是说,“下河村,我知道,八毛乡的一个行政村嘛,在那里一定能觉得地球人真少。”言下之意,下河村就是一个鸟不生蛋,狗不拉屎,荒芜的地方

    现在说起下河村,人人都竖起一个大拇指,感叹变化真大。

重要声明:小说《树上掉下个葫芦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七章 水落石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