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投毒事件 一

    “不好了,鱼全死了,全死了。『快』”一大早村里的陈姓养殖户,风风火火的跑到村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自己的遭遇。

    原来陈阿伯早上像往常一样,前往自己承包的养殖地,然后就现了所有的鱼都翻了肚白,河面臭气熏天,于是立刻就跑到村委汇报。

    “怎么突然之间就全死了,这么多的鱼值好几万呢,以后我该怎么过啊?”对下河村的养殖户来说,这种打击不是一般的大,他们大部分养殖户都靠养鱼来维系自己的生活,这下鱼全死了,不仅一年没收入,连鱼苗都亏了进去。

    “陈阿伯你先别这么伤心,带我们先。”

    在陈阿伯的带领下,众人来到村中的一条河,还没走近便闻到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待走近一看,河面上起着很多水泡,死鱼全部翻着肚子漂浮在上面,让人看了一阵恶心。

    强忍住恶心感,李国民握着口鼻,上前查看,原本清晰的水面,已经变的浑浊不堪,用带来的空瓶子接了一点,摇了摇,水质中参杂着一些物质。

    “会不会被污染了?”黄彦伦看着李国民手中的水瓶道。

    “污染是肯定被污染了,但是不知道被什么污染,毕竟我们村没有工业厂区。”李国民将瓶子盖上交给李然游,“你走一躺环保局,将这个交给他们。”

    李然游应了一声,接过瓶子转(身shēn)离去。

    “我们去上游看看。”一路行来,现不少的养殖户在这养殖鱼,河面上用隔离网隔出一个个网箱,活蹦乱跳的鱼儿在尽(情qíng)的撒欢着,偶尔几条鱼跃出水面,激起一阵水花。

    一直走到上游和邻村的交界处时停了下来,黄彦伦指着平静的水面说道:“上游的水质还是以前那样清澈,沿途也有不少的养殖户,很显然这里的水没有被污染,问题在于下游。”

    “不是自然污染,就是人工污染。”李国民道:“可能是下游河底产生某种变化,导致了水变质水污染,还有种可能就是人为,有人故意投毒。”

    “投毒?”林杰惊问道。

    “不错,下游只有陈老伯一家养殖户,只要谁在上游和下游的交汇处投下毒,毒顺流而下,陈老伯家一定不能幸免。”李国民眼中闪着精光,“走,我们再到下游看看。”

    很巧合的是,下游的其他河面却都没有受到污染,受污染的部分只有陈老伯养殖的周边区域。

    “河这么长,偏偏只有陈老伯养殖的地方被污染,看来人为下毒的可能(性xìng)很大啊”林杰脸色微微一变,“不知道下毒人的动机是什么,不会是想把我们都毒死吧?”

    李国民微微一笑,摆摆手道:“下毒的人应该只是针对陈老伯,如果要毒死我们全村人的话,不应该把鱼毒死,而是毒病,然后村里谁买下陈老伯鱼的人就倒霉了。”

    “那我们要报警吗?”

    “现在是死鱼,又不是死人,而且也没证据证明河里有毒,现在只有等环保局那边得出结论,看是什么原因使水变质。”

    回到村委后,了一份通知贴在村委宣传栏上,说村里的河水收到污染,请村民务必不要饮用云云……

    村里琐碎的事很多,李国民一个早上都在忙活这些,干完后,伸了个懒腰,心里在寻思是不是要再增加几个委员。

    这时,李国民看到马成名右手包着纱布走进了委员办公室。出于关心,李国民打算起(身shēn)去询问一下。

    李国民刚来村委那会,马成名见张三花似乎对李国民另眼相看有些嫉妒,所以表现的略微有些敌意,但现在知道了不是那么回事,就(热rè)(情qíng)多了,一口一个国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关系有多密切呢。

    “咚咚。”敲了敲门,李国民走了进去,委员办公室中四张办公桌并列而排,黄彦伦,马成名,林杰各坐在办公椅上工作着,只有李然游还没回来。

    “成名,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摔倒了。”

    李国民点了点头,随意攀谈了几句,无非是注意休息之类的,正当他离去时,马成名突然问道:“听说早上陈老伯家的鱼都死了,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应该是被毒毒死的。”

    马成名脸色大变。林杰凑了过来说道:“成名哥,你是不是怕我们都被毒死啊,和我想的一样,早上我也吓了一跳,不过国民说这是针对陈老伯家的,不是毒我们的。”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马成名嘴角抽搐了一下,脸色慢慢恢复过来干笑了几声,接着又突然道:“下午我还要复诊,就不来了。”

    李国民答应了一声,只是疑惑的看着马成名,觉的他得表现有些反常,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就走了出去。

    中午时,马成名匆匆的走了,太匆忙之下,和环保局回来的李然游撞了个满怀,李然游道个歉后,就去食堂吃饭了。

    嘴里在嘀咕着,“成名哥的手是不是伤了神经啊,这么一撞,也不喊疼。”最后说了两个字,强悍。

    “然游回来了?”李国民也在食堂里吃饭,正好听见李然游的嘀咕,他问道:“你说成名的手怎么强悍了?”

    李然游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李国民听完,低头沉思,直到听见李然游的叫唤声才回过神来,“环保局怎么说?”

    “要三天时间才能检测出。”

    “那等检测出结果再说吧,吃饭。”李国民低头一边扒着饭,一边在想着马成名反常的表现,别人或许没看到,不过他却看到当马成名听到陈老伯的鱼是被毒死时,不仅脸色大变,而且瞳孔明显在瞬间放大,这一条件反(射shè),说明了马成名当时心里是极其恐慌的。

    难道马成名的胆子真那么小,因为害怕毒死大家,才有这样的反应?而且他用纱布包着的手也很可疑,为什么他没受伤扮受伤呢?

    李国民想了很久,也想不到原因,摇摇头还是不去想了,自己这么好奇干嘛呢,马成名只要工作做好,他就是扮木乃伊也跟自己没关系啊。

    被李国民“想”着的马成名原本说下午不来上班去复诊的,没想到下午又来了,也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失……又有人养殖的鱼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树上掉下个葫芦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五章 投毒事件 一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