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二、紧急事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过街鼠 书名:钢是淬火的铁
    “驻美国大使馆的电话,怎么会打到这来?!”以前和外交部门的合作很多,但是这种直接联系,少只又少。这次不请自来,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生吧。

    黄光拿起了听筒。

    “喂,是黄局吗?我是方纪新,不,我是徐福。”也许是长期使用方纪新这个(身shēn)份的缘故,徐福一时还转换不了角色。

    “徐福,是你吗?你还好吗?”刚才自己还认为是九死一生的人,现在突然在和你说话,那种震惊和激动,难以抑制。

    “黄局,我……我想回家。”

    一句话,让黄光几乎泪流满面。

    一个人,(身shēn)负重要使命,漂泊在异国他乡,那种孤独感,黄光深有体会。他本人,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从最基层的驻外特工干起来的,其中的辛酸,他清楚。

    “好”黄光吐出这个字时,几乎是用了全(身shēn)的力气……

    方纪新从使馆里溜出,迅消失在夜色里。

    七天时间,从华盛顿赶往夏威夷,时间还很充裕。回家是迟早的事,他不急于一时。现在,方纪新还有件事没有做,他要做完了才会走。来而不往非礼也,不给美国人留下点什么,太缺礼数了!要不然,自己好不容易向黄光局长要bsp美国中(情qíng)局总部的一间办公室里,瑞恩眉头紧锁,心绪不宁。这几天,她茶饭不思,眼皮子老是跳,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生。方纪新从at机中,提取现金的讯息,反馈到她这里了。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这预示一件可怕的事(情qíng)。

    方纪新从死亡谷逃出来了!这不能不说是件让人心惊(肉ròu)跳的消息。

    这可能吗?能从那密不透风的包围圈中逃出来,而且还收了不少美国大兵的(性xìng)命。有着如此通天本领的人,要找自己的麻烦,那可怎么办?而且方纪新直奔华盛顿而来,不用说,自己肯定当其冲,是他第一个要对付的人。

    这两天,她加大了防护保卫等级,而且还动用了一些先进的设备。即便如此,她依然不敢迈出总部大楼一步。在总部大楼四周,瑞恩下令,布置了数十具战场智能武器系统。它的功能在于,它能通过红外、声纳、激光等传感器,收集和捕捉周围1米范围内的目标,并可选择只能炸弹,枪榴弹,激光等武器攻击坦克、装甲车、以及移动目标。这是美国人最新开的新型战场武器系统。是一种替代地雷的职能攻击武器。它在战场上的运用前景极为可观。可惜瑞恩不明白其中的原理,否则,她不会把这种适用于战场,但不不太适用于城市等浮渣环境下新型武器作为自己的护(身shēn)符。

    即便如此,这也并不能增加瑞恩的安全感。

    如果瑞恩能预知结局的话,她可以选择出逃或则回避,躲过这一劫,来(日rì)方长,如果她躲起来,方纪新想杀她,还真要费些时间和周折。

    太相信现代高武器的作用,是美国人的通病,这无形中,让瑞恩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这天午夜两点,瑞恩倦在办公室内,玩着电脑游戏。她想睡觉,但是又不敢睡,被噩梦警醒的恐惧更可怕,因此,她宁愿选择这种无聊的方式打时间。

    “轰”的一声,大楼动摇了一下。三四秒钟之后,“轰”第二声接踵而至,大楼有震动了一下,而且幅度比刚才的大。

    他来了,瑞恩的第一反应。

    她迅将电脑切换到大楼主体监控系统。电脑画面上,大楼主体墙上,被炸了个大口子。而且缺口越来越大。每隔四秒钟,就会有一只箭,从缺口(射shè)入,随后引一声爆炸。大楼照这种炸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炸塌的。这个疯子,他这是在干吗?

    他在哪?

    电脑指挥红外探测仪器,自动收缩目标,不一会,镜头里就出现一个(身shēn)影,2oo米远的地方,一个人站在对面大楼,正拿着一把弓,向这边(射shè)来一只只箭支。这个傻瓜,竞想用这么原始的武器,攻击这座现代化的钢结构大楼。这不是笑话吗?

    可是,他还真地做到了。每一声爆炸声后,大楼的摇晃幅度,就会增大一分。

    瑞恩明白过来了,原来,方纪新竟然在箭支绑上c4炸弹,制成了简易的人工导弹,进行攻击。他是疯子也是天才。瑞恩不得不佩服方纪新的创意。她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先逃出去再说。照这样的攻击方式,大楼支撑不了多久。她关闭了电脑,出了门。

    虽然是夜晚,但是大楼里的人还不少,电梯、楼道内,人不少。但愿现在时间还不算太晚。她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唯一让瑞恩不明白的事,方纪馨是怎么移动的。在对面大楼墙壁上移动的。他是在吊威亚还是在(身shēn)上绑了其他的什么东西,要不然,他怎么能悬浮在空中呢?除非他能飞。

    而此时,方纪新的(日rì)子也不好过。(身shēn)上的箭支已不多了,大楼却还是耸立在那,没有倒下的迹象。自己(身shēn)上,他亲手设定的每隔四秒钟就会爆炸的c4炸弹,必须连续依次(射shè)出,要不然,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自己(身shēn)体悬在空中,本就不易,再加上对面时不时(射shè)来的子弹,还要费心的躲避,这延缓了他的击度。有两只箭,在刚离开弓弦的时候,就爆炸了,掀起的气浪,震的方纪新(身shēn)体乱飘,差点落了地。

    简单胡乱的(射shè)出,本不是难事。但是自己的目的,是要炸毁这座给他带来巨大痛苦的大楼,c4的威力虽然巨大,但是如果四处开花,只能伤及皮毛,难以达到目的。只有将所有的攻击点,集中到一处,连续攻击,才有可能让这座钢结构大厦倒塌。现在,方纪新在坚持着,这是一场双方意志的对决。他不相信,大楼倒塌了,对方的抵抗还会这样坚决。即便对方最后还在坚持,那时候,他也能腾出手来对付这些小鱼小虾。

    只剩下最后两支箭的时候,大厦动摇了。仿佛风中的杨柳,摇动了几下(身shēn)躯,慢镜头回放似的,倒下了。在主楼即将倾倒的瞬间,方纪新设除了最后两支箭,这次他是直接(射shè)向大楼主门的。他本不想杀人,但是他又绝不能访瑞恩逃走。他只有违背自己的意愿一次。方纪新就是想将大门封死,把这里变成活棺材!

    瑞恩的(身shēn)体,在即将冲出大门的片刻,被一股强大的气流嫌烦,撕碎。她连喊出最后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分裂成无数个细小的血块,葬(身shēn)在这座大厦的废墟里。

    两天之后,当地一家报纸,在边角地方,刊登出这样一则消息。美国工程师在华盛顿特区,成功定向爆破了一栋二十层的大楼……除了知(情qíng)人,普通民众的议论,很快就被这条消息平息了……

    六十二、紧急事态

    方纪新从私人飞机上走下,一(身shēn)游客打扮。夏威夷草帽,宽大的墨镜,再加上一(身shēn)空空垮跨花花绿绿的沙滩消闲汗衫,看上去和普通人无异。

    美国中(情qíng)局本部遇袭之后,美国全境,实行了戒严。当然,那是一种行业部门内的戒严,普通美国民众,不仔细感觉,很难现有什么特别之处。外松内紧。每一条主要交通干线、航空机场、港口,都增加了不少便衣。对亚裔人种,特别是男(性xìng)的盘查,格外严格。由于人手不足,一些驻外机构的特工,也被66续续临时抽调回国内,参与协查。方纪新的样子、体貌特征,被他们深深印在脑海中。中(情qíng)局已经下了格杀令,无论是谁,一旦现方纪馨,可不经请示,当场击毙,对此,总部将给予25oo万美金的一次(性xìng)奖励。这个价格,和当初911事件之后,第一次悬赏本拉灯的价格持平后来,这一价格上升为5万。

    一个全球唯一级大国的(情qíng)报机关本部,被一个特工,还曾经是本国特工的人,单枪匹马的,采用一种极其简陋的方式给端了,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奇耻大辱。无法言说,是因为一旦时间被公布,将会造心恐慌,民族自尊心、国家形象的极大损毁。那种负面效应,是美国政府无法承受的,它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咽。

    但是,他们不会就此罢手的。善罢甘休不是他们的(性xìng)格。牙疵必报是多年来强国力下形成的扭曲的国民个(性xìng)。

    方纪馨是在实行航空戒严之前两个小时登上一架私人飞机的。飞机的主人史迪夫,是一架美国大型企业老板。由于和中国方面打了多年的交道,受到过一些政策资金的特别照顾,因此,对于中国方面的要求,他从不拒绝。他自己心里明白。自己这家公司的资金,包括高级管理人员,几乎都是大洋彼岸那个神奇国度调动委派的,他只是一个壳,一个傀儡。自己名下的公司,实际上是由中资支撑的。即便如此,他还是心满意足。中国人的大方是出了名的,比(日rì)本人强多了。自己当前富足的生活方式,是其他人所不能给予的。而且,中国人从不拿出一幅老板的姿态和样子指使他,凡事都是以一种心平气和的商量口气对待他。这让他很受用。而且,中国人也很少找他,麻烦他,这才是最关键的。

    要知道,像他这样的,名誉上是老板,实际上为中国人打工的美国人,真不少,自己不干,还有许多人抢着干。这里头最关键的还得感谢美国政府。要不是他们提高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的门槛,并且设置许多障碍,自己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样,破产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不就是要用一下飞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毕竟是中枢指挥系统被人给端了。纵使是美国这样的先进国家,启用备份系统,搭建临时机构,也用去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等到各种机构整合完毕,实现运转,又用去了一两个小时。等他们开始开足马力,调配人手,采取措施时,方纪新已经飞越了美国大部领空,在东太平洋海面上,迎着朝阳,看白云、看海景了。飞机是凌晨四点钟起飞的,现在是早上七点,天已放亮。

    看着太阳从海平面里喷薄而出,跃升出海平面。方纪新有一些感动。这一自然景象,仿佛是预示着某种世界格局的演变,这种预示,足以让每一个中国人心潮澎湃。方纪新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有些湿。

    随(身shēn)的背包内,除了一份假护照,若干现金,还有就是唐妮的骨灰坛。自己誓要带她回家。除非自己死了,否则,就一定要办到。男人,要一言九鼎。

    方纪新此番费尽心思,飞往夏威夷。不是观光旅游。他的目的是出海,走海路。这是黄光局长的安排。

    方纪新不得不佩服中国(情qíng)报系统的高效。自己干完事,四点钟赶到机场时,飞机早已经准备好了,他一登机就起飞了,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只是飞机驾驶员是个美国人,这少少让他有点不满意。现在他最想看到的是一副东方人面孔。

    黄光接到总理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后,赶往中南海。

    主席和总理在那等他。因为生了紧急事态。

    当他赶到会议室时,他现自己还是晚了。主席、总理,还有军委的高级将领,已经在那等他了。视频电视系统开放着。几大军区的司令员和政委的投向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会议桌第二排,还有国际战略出的几位高级幕僚。

    黄光头上冒汗。一半是(身shēn)体原因,一半是心理原因。这大的架势,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且,主席和总理,以及常委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冷、冷峻的有些怕人。

    黄光多多少少知道今天会议的内容,在路上也想好了应对的语言。当他草草的浏览了一下桌之上的通报和照会,此刻一下子全乱了。他知道,自己要再斟酌了,逐步光关系到须符合自己的命运,也可以说是国家民族前途的关键时刻。自己的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字,都要,而且会被放在历史的天平上来称量的。

    会议由军委第一副主席曹上将主持。他一手拿着通报,一手拿着美国政府的照会,简单的宣读着。完毕后,将脸转向胡主席,等待他的指示。

    主席没有急于开口,而是将目光投向黄光:“黄局长,你是不是先把(情qíng)况先介绍一下。”口气是商量,实则是命令。

    黄光毅着枕头皮紧,该怎么说呢?当初徐福向自己申请c4时,自己给本就没有细想就同意了并安排了。没想到他竟闯出这么大的祸,把美国中(情qíng)局本部给炸了。这个责任,谁也背不起。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责任的时候,而是怎么化解危机。

    美国人的照会很明确,如果中方不对本部被炸的事(情qíng)加以说明,并严惩凶手,后果很严重。美国人已经开始在做准备了。

    第七航母编队从(日rì)本横须港基地、第五航母编队从海湾地区、再加上从美国本土星夜赶来的两大航母编队,五天之后,在中国沿海地区,将集结四大航母战斗群。另外,美国现役最强的攻击核潜艇,海浪级核潜艇二号舰“康涅狄克”号,已从韩国釜山龙湖洞海军基地消失了!看来,美国人这次不是故弄玄虚,他们是在动真格的了!

    和方纪新轻松惬意的心态相比,黄光此刻压力巨大。哎,这小子,就知道图一时痛快,你难道不知道,冲动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吗,而且,这代价,也实在太大了吧,简直无法估量。

    黄光开口了,他尽量保持预期的平缓,他知道自己此时的一言一行,都被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稍有不慎,将引一连串负面的连锁反应,自己丢官把决不要紧,关键是能不能为中央高层决策提供准确的第一手资料,可靠的现实依据。

    “主席,我在介绍事(情qíng)经过之前,能不能把化名方纪新,真名叫徐福同志的(情qíng)况简单介绍一下?”

    主席点头后,黄光才继续开口。

    期间伤人救姐。入伍后维护中国人尊严杀死三名(日rì)本特工。进入藤龙大队深入巴基斯坦东突巢拔钉。在大学论文获奖求学美国。突入澳新山庄回(情qíng)报帮助清除军队中最大的鼹鼠,破获台湾(情qíng)报网。加入美国中(情qíng)局成为双重间谍。进入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主持课题攻关,送回科研(情qíng)报提升科研水平。围困死亡谷近两个月后安然脱险。为报复美国人炸毁了中(情qíng)局本部。

    黄光尽量用简单的话语介绍徐福的经历,他只是重点突出了一点:能力!对于(性xìng)格易冲动的毛病,他尽力回避。

    黄光的一番话,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原本愤怒甚至有些责难的表(情qíng)柔和了下来。这样的人,不,应该是人才,被美国人虏了去,不是太可惜了吗?如果,万一,他投靠美国人那将是怎样的一个后果?在场的人心里都在打鼓。

    “黄局长,你说的徐福,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吗?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一名军委常委忍不住问了句。这一番惊人的举动出自同一个人之手,不能不让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xìng)。

    黄光笑了一下,没有接口。他将随(身shēn)带着的徐福资料,递给了主席。真实与否,自己怎么说都没有用,就是说破了嘴,也不见得让人信服,一切还待主席拍板。而且,像徐福这样的人,知道他存在的人越少越好。要不是今天(情qíng)况特殊,他还不会把这个压箱底的宝贝抖出来。

    主席看了两眼,递给了总理。总理看了看,交给了曹上将。不管怎么说,徐福现在还是军队上的人,交给军方处理,一是表示尊重,二是他也不好拿主意。

    曹上将看了两眼,放下,还给了主席。“他现在在哪?”他好像很随意,其实是别有目的的问了一句。

    “美国夏威夷。”黄光回答了。他还留了一手,没有将自己安排的路线说出来。

    曹上将一听,嘴角微微动了动。“好小子,还给我老头子留了一手。”他心说。

    “曹主席,您有什么意见?”主席开口了。他有个好习惯,喜欢广泛听取别人的意见。

    “我觉得这件事不大好处理,风险太大了。不过,这是让我想起一件事。解放初期,钱老回国时,美国人说过一句话‘决不能让钱学森回国,就是拿十个师来换,也不能干。’人才难得呀!”曹上将看是没有表态的话,说的滴水不露。但是在座的人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钢是淬火的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六十二、紧急事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