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游戏(十五)平静的生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新的游戏(十五)平静的生活

    第二天,跟后弦他们游泳的时候,我带上了乐乐,就像乐乐说的,他一点也不宅,只要别把他跟男人联想在一起,不过,说实话,乐乐长得确实有点受。

    结束后,后弦约我晚上打游戏,我说不行,他失落地在那边鬼叫鬼叫,我说我要上班。他们就很不解地看着我,说公寓里什么都有,上什么班?

    乐乐就在一边突然说道:“大人总要上班的,待在家里像什么?”

    此时此刻,那帮比乐乐大不了多少的少男少女们,才忽然发觉,原来我算是大人了。

    至于游戏的问题也很快得到解决,那就是乐乐,乐乐也是个游戏高手呢。

    于是,后弦他们就跟乐乐在公寓里打游戏,我就去茶楼上班。

    茶楼有个好听的名字:荷塘月色。

    在人事经理的带领下,先是认识了其她几个演奏的女孩,加上我,一共是六个人,香港这边信风水术数,听说六人组合大利这里的老板,所以当一人走了之后,老板便急着招人。

    很快跟另五个演奏者打成一片,在换衣服时,她们聊起了原来那个古琴演奏者,原来她被一个老板看上,做小三去了。

    我还傻傻的问为什么不是二(奶nǎi),而说是小三?她们笑了,说那老板原来有两个老婆,她自然就是小

    我恍然大悟。香港很多老板大老婆小老婆都是同住一屋檐地。然后还有其她地小妾。就跟古代没什么两样。

    我们地演奏服是仿古地长裙。换完衣服我习惯(性xìng)地看了一下两个手机。发现在那个约会呼叫手机上有一个楚翊地未接电话。还有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原来是楚翊问我工作如何。在哪里。再看时间。居然是我和后弦他们游泳地时候。

    。。。居然一天没搭理他。。。赶紧拿着手机回消息。说上午游泳去了。没看见。工作不错。只不过是在晚上。

    因为工作地时候不能带手机。所以就将手机放回衣柜。然后跟着大家上工。

    第一次在现代社会穿古装。感觉很新奇。让我想起了百花宫地(日rì)子。我们就是那卖艺不卖(身shēn)地。

    我们演奏地地方在人工水池地中央。周围是被轻纱和珠帘笼罩。大家开始演奏起传统地音乐。

    忽然发现她们奏起来都是死气沉沉,但是细细一想也可以理解。当你(日rì)复一(日rì),年复一年地弹奏这些曲子,当艺术只是成为一种谋生的工具。或许,许多人都会失去那份原有的**吧。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我又恢复了我认为的正常生活。

    白天我会睡得很晚,然后晚上上班,茶楼十一点结束营业,有时乐乐还没有睡,我就会给他带夜宵。

    那天其实后来楚翊发我短信问我什么工作,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想要一点自由空间,在那个空间里,没有八夫。

    玄明玉说地那个新的参与者。始终没有出现,其他人除了后弦,都没有来找我,我终于过了几天平静的生活。

    后弦时常跑我这里,他有时是为了找乐乐,他们一大一小两个人总是窝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折腾什么。有一次无意间听到后弦问乐乐能不能进FBI的主机,我被实实在在地吓了一下。

    打破这段平静生活的,是风雪音的画。其实风雪音的画我早就画好,只是想先享受几天没有八夫的(日rì)子,所以一直没有去找楚翊。

    拿着画准备去找楚翊的时候,后弦却来了,他看见了我地画桶,随口说道:“风姐姐的画可好了。”

    他这一句随意的话,引起了我地注意,我便问:“哪个风姐姐?”

    后弦不把自己当外人地从我冰箱里拿出可乐,乐乐也走了出来。后弦随手扔给他一罐。然后说:“就是风雪音,她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成为一流的画家。”

    “是吗……”不知为何,听完这句话后,我心里有了一个疙瘩,究竟是什么疙瘩,也说不清,“后弦,你知道风雪音,楚翊和离歌他们的事吗?”

    后弦挠挠头,看向乐乐,乐乐转(身shēn)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后弦才说:“我也不清楚,当时我正在念书,只听说风姐姐想拉着离大哥自杀,结果到最后一刻好像风姐姐改变了主意,将离大哥放了,她自己……”

    我怔立着。后弦叹口气:“哎……真是可惜……”

    后弦的话,让我心(情qíng)变得沉重。

    到楚翊律师事务所的时候,楚翊又出庭去了,不过楚大叔在,他听说我来了,便将客人请出了办公室。

    “你来得真是时候,那个女人快把我烦死了。”他笑着给我泡上一杯咖啡,“谢谢你将我从噪音中救出。”

    我忍不住笑了,楚大叔真幽默。

    “听小翊说你已经工作了?”

    我捧着咖啡,点着头。

    “有休息(日rì)吗?”楚大叔对我很关心。

    “有,一个月两天,其实我也无所谓,因为是晚上工作,而且我本来晚上就没什么事做。”

    “哈哈哈,那我岂不是不能约你吃晚饭了?”

    “诶?”我愣了愣。

    楚大叔笑得像弥勒佛:“你又送什么画来?”“呃……是风雪音的。”我觉得有些尴尬。

    楚大叔听完,拧了拧眉。

    “楚大律师,楚翊他……”

    “小雅,你应该自己去寻找答案。”忽然,楚大叔的表(情qíng)变得认真,转而,转为忧虑,“我很久没见小翊如此关心一个女孩了,但是,我很担心他将你作为雪音的替代品,所以如果他哪里做得不对,楚伯伯现在就提前替他跟你说声对不起,好吗?”

    我怔住了,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那些孩子需要一个将他们**困惑地人,所以我们选中了你,我知道他们现在对你还有些排斥,但是,我们相信你,因为你很优秀,你的优秀,他们迟早会看到。”

    我继续发愣,楚大叔今天说的话,怎么跟镜一样玄妙。

    “哦,让我来看看你的画。”楚大叔抽出了画,笑着赞叹,“恩,不错,哪天你给我也画上一幅,让我看看在古代我会是什么样子。”

    “楚大……”

    “该叫楚伯伯了。”

    “哦,楚伯伯。”

    “哈哈哈,这个月月底你休一天假吧,他们都想见见你。”

    “他们?”

    “就是轩辕伯伯,南宫伯伯他们。”

    我愣住。

    楚伯伯笑眯眯地对我轻声说:“提前见见你的公公婆婆。”

    噗!我彻底晕翻。

    这天,我第一个到了茶室,然后就坐在舞台上对着琴开始发呆,月底就要见那帮真正的幕后黑手了。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在几个月前,我为了钱,做了一个游戏的自愿测试者,侥幸地成为千人中地幸存者,没有发疯,没有陷入沉睡,而是回到了现实,继续自己的生活。

    因此,我让他们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玄明玉一直觊觎我的大脑。

    南宫秋月他们一直不服那个游戏的结果,认为我是用卑鄙的手段得到了他们。

    而为了知道真相,他们又计划了一个恋(爱ài)游戏,想以此来研究我,调查我,了解我,顺便羞辱我。

    “是不是觉得没劲了?”一个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原来是另一个演奏者幽幽,她是琵琶手,“喂,听说你还会弹琵琶,反正现在没人,我们来较量一下怎样?”

    我耸耸肩,表示同意。

    于是,她开始弹,弹的是《十面埋伏》,因为是茶楼,所以音乐都偏于轻柔缓慢,像这类节奏紧凑的,从未弹过。

    弹完后,其她几个乐手也到了,大家开始做我们地见证人。服务生开始擦桌子,做着营业前地准备。

    幽幽将琵琶扔给我:“该你了。”

    我接过,开始弹,一下手,她们就全愣了,我弹的是《illrockyu,我还一边弹,一边唱:ill

    我将琵琶还给张口结舌地幽幽:“嘿嘿,不要那么正经嘛,本来每天弹那些就很无聊了,谁说不能用传统乐器玩摇滚的?”

    大家眨了眨眼睛,纷纷拿起手里的乐器,一个人起了个调,于是,我们一群穿着古装的女人,在舞台上疯狂地摇滚了。

    气氛变得(热rè)烈,连服务生们都停下跟着我们的节奏开始摇摆。直到大堂经理的出现,我们才纷纷吐着舌头,各就各位。

    茶楼开始营业,客人一个个在领班的带领下,进入包间,透过那微微透明的轻纱和珠帘,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是命运的奇妙?还是香港太小?真是处处都能遇到他们。

    现代版不是正书,但我也不希望为了尽快完结而草草了事,所以更新不会很快,但我希望能够结局完美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新的游戏(十五)平静的生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