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游戏(十一):又见八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最近在招待一个读者,如果哪天大家来,我也会尽地主之谊,所以影响更新,对不起这里更多的读者。。。。

    酒会就跟电视里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衣着鲜亮的男女,漂亮精美的食物。以前,我偶然也会参加一两次酒会,所以不会出现第一次的傻样。

    进入会场后,轩辕逸飞就去应酬,我不是他正式女朋友,他自然不会介绍我。这是人之常(情qíng),可以理解。

    巧的是,楚翊和楚大叔也来了,楚翊带的女伴是我认识的安妮。

    他们看见我时,先是表现出了惊讶,帅气的楚大叔还表扬我漂亮,害得我一阵脸红。

    “打扮一下果然不一样了。”楚大叔顺手从侍应的托盘中取了一杯红酒,“谢谢你救了我。”

    “楚大律师客气了,其实我当时真的吓得已经不知所措了。”

    “哈哈哈,但是你很勇敢。安妮啊,你陪我到那边去一下。小雅啊,我就先失陪了。”楚大叔拉走了安妮。

    楚翊再次感激:“今天的事真的很感谢你。”

    “哎哎,你们父子两个怎么都这样,真想感谢我,就请我吃大餐。”我毫不客气,而且一定要去吃淳于珊珊做的那个什么私房菜。

    “没有问题。”楚翊的语气总是很认真,就连他的笑容也透着认真,“没想到你今晚会做珊珊的女伴?”

    “珊珊?他今天也会来?”

    楚翊有些奇怪:“你……”

    “我是跟轩辕逸飞来地。”

    “什么?”楚翊似乎不怎么理解我今天跟珊珊约会。怎么晚上又成了轩辕逸飞地女伴。

    “对了。楚翊。我之后是不是不用强制(性xìng)和他们约会了?”

    楚翊点了点头:“是地。因为是恋(爱ài)。所以合同地条款很笼统。自由空间很大。”

    “那就好,也就是我对南宫秋和淳于珊珊印象不佳,就可以不与他们约会?”

    “你对珊珊也印象不好?”楚翊似乎更加奇怪。

    我一脸郁闷:“恩。这件事我不想再提。”

    “那……你现在对后弦和逸飞感觉比较好?”楚翊从侍应手中拿过一杯橙子,放到我的面前。

    我接在手中,点头:“轩辕逸飞谈不上,但至少他认真对待这场游戏。后弦嘛,是个不错的玩伴,我们已经约好后天一起游泳。”

    “是嘛。后天什么时候?”

    “晚上,我可能也只有晚上有空。”

    楚翊不解:“为什么?”

    “因为我要工作。Www.“工作?公寓里不是什么都有……”

    “喂喂喂。”我打断楚翊,“我不是你们养地金丝雀,我是一个人,是人当然要工作。”

    楚翊看了我一会,了然地笑了:“那就到我这里……”

    “不。”我在他说出来之前就回绝了他,“我要自力更生,别人给的东西,永远不一样。当然。如果我实在找不到,就麻烦你……嘿嘿嘿嘿。”我咧着嘴,咬着唇。像以前一样,对着他无赖而笑。

    他再次看了我一会,笑了,酒杯撞上我的橙汁:“明白。”

    就在此时,门口有了一阵(骚sāo)动,似乎有人前来。

    我和楚翊同时望去,只见南宫秋,淳于珊珊,后弦共携舞伴而来。而当我看到另一个男人时,我怔住了(身shēn)体。

    他在现实中,在男人发型的承托下,不再雌雄莫辩,而是英俊潇洒,白色的西装依然衬出了他的俊逸出尘。严谨地神(情qíng)就像他随时都会来对我进行说教,清亮的眼睛里,没有任何一个(身shēn)影,即使他(身shēn)边那位红裙的美女。

    慢着。那个美女怎么那么眼熟,是----紫芸!而他们(身shēn)后,却是白欧伦和寒思忆。

    “天哪!”我捂唇。

    “怎么了?”楚翊轻轻问。“真的跟游戏里一样?”

    楚翊的眸中滑过一丝好奇:“游戏里是怎样的?”

    我指向那几个人:“除了离歌和镜,今天都来齐了,而且寒思忆他们也都在游戏里,寒思忆在游戏里,一直追着后弦不放,而白欧伦是丐帮帮主,还有紫芸。是临鹤的师妹。应该是喜欢临鹤的人。”

    楚翊也有些惊诧。

    我笑了:“对了,你们并不知道详(情qíng)。”

    他俯下脸。凝视我:“那……我是什么?”

    我开始回忆:“游戏设定的社会是女人也可以执政,所以你是宫廷内事主管,可是不要以为是太监,是个官,直属皇后,也就是风雪音,所以,你应该算是给她打工地。奇怪,怎么不见风清雅,难道现实里没有她这个人?”

    “清雅她在法国,无法赶回……”

    此刻,有人走到了我们(身shēn)边:“我会不会打扰你们?”我立刻转脸,眼中映入了玄明玉微笑的脸,我收起笑容,和他打招呼:“你也来了?”

    “怎么,看见我不高兴?”

    “当然,每天被你监视,能让我高兴吗?”

    玄明玉低头而笑,楚翊又从游走在人间的侍应手里拿过一杯红酒,递给玄明玉。

    玄明玉拿起红酒向我敬酒:“今晚你很漂亮,吸引了他们。”“他们,谁?”

    玄明玉笑容变得神秘:“他们,就是他们。”

    我想了想,看了看四周,后弦正朝我而来,他地(身shēn)后,远远站着南宫秋和淳于珊珊,他们正看着我,我狠狠瞪他们,然后收回目光看玄明玉:“我吸引不了他们,他们看过的美女太多。”

    “看来你今天心(情qíng)不佳。”玄明玉一语中的。我哼了一声。甩脸。

    楚翊笑了:“珊珊今天得罪了她。”

    “呵……自负的淳于珊珊。楚翊,我们该去跟他们打招呼了。”

    “好。”楚翊和玄明玉对我微笑,然后离开。紧跟着,就是后弦,他到我的面前就说:“美女,今晚都认不出你了。”

    “那当然。正式场合,我不能给你丢脸。对了,我看见你带宁檬来了,她人呢?”

    “去化妆间了,好像很久了……”后弦挠头。

    我狠狠捶了他一下脑袋:“你这个家伙,哪有这么不关心自己的女伴的。”

    “舒姐你很奇怪耶。”后弦无辜地瞟我,“好像你才是我女朋友吧……”

    “暂时的。”

    “那也是女朋友,哪有女朋友关心自己男朋友的女伴地,应该吃醋才对。”

    “好。我吃醋,我现在就去化妆间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嘿,也好。那我先去跟别人打招呼。对了,后天别忘了我们的约会,大后天如果你没有约会也给我吧,大家都想跟你再战僵尸。”

    “知道了我懒懒地挥着手,转(身shēn)而去。

    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酒会,但是,既然那几个家伙都到齐了,一定是非常重要的酒会。

    忽的,胳膊被人拽住。看去,却是轩辕逸飞,他依然面无表(情qíng),但睁开的眼睛里是警告:“不要乱走。”

    “知道,不要离开你的视线嘛,放心,我会乖乖地。”

    轩辕逸飞赫然一惊。我笑着离去。不知道他是否会恐慌,我居然知道他心中所想。

    还没有到化妆间,就看到宁檬神色匆忙地从我眼前走过。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竟然是白欧伦的背影,他也是急急往外而去。

    好奇心驱使,我跟上了他们。

    他们走出了会场,来到会场外地屋顶花园,花园里鸟语花香,绚烂的激光给这里打上梦幻的味道。

    高楼大厦的灯光化作了星光,分外迷人。

    “学长,我不会在纠缠你。只是……”

    “小檬。我上次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

    顺着声音,我看到了欧式秋千椅旁的两人。不会吧,小檬喜欢的那个人是白欧伦?

    宁檬眼中透着坚强:“我知道,我只是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是轩辕大哥?南宫大哥?还是淳于大哥?到底是谁?”宁檬上前一步,白欧伦立刻退后一步。

    嘿,有意思,白欧伦该不是用喜欢男人为借口,来回绝宁檬吧。

    “学长!”宁檬坚定地上前,“我只是想知道你说地不是假话,不是回绝我的借口!”

    好聪明的丫头。

    白欧伦双眉紧拧,似乎开始考虑拉谁下水。

    宁檬立刻上前,却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就朝白欧伦扑去,白欧伦下意识接住她。

    今晚是酒会,宁檬穿着小礼服,手臂和肩膀都是(裸luǒ)露地,白欧伦这一接,顺其自然地握住了宁檬地双臂。

    两个人双双倒地,然后,就传来宁檬焦急的呼喊:“学长!学长!你怎么了?”

    我赶紧上前,白欧伦已经昏倒在地,手背上一片红疹。

    “舒姐姐!”

    “快去找君临鹤,不要惊动大家。”

    宁檬恍然,立刻跑向会场。

    我探了探白欧伦地鼻息,没了。自己愣了一下,居然还用古代的动作,真奇怪。

    捂住白欧伦的眼睛,掰开他的嘴,吹入一口气,然后单手握拳在他(胸xiōng)口狠狠捶了一拳,还是没有反应,郁闷了,这次比以往严重。

    扯下他的领带绑住他的眼睛,然后开始认真做人工呼吸。

    “咳!”他咳嗽出声,我松了口气。

    他感觉到领带遮住了他地眼睛,吃力地抬手想取下,我当即粗声道:“别拿下来!”

    白欧伦一愣,手臂垂落在草坪上。

    我继续用粗粗的声音说:“视觉会让你对我产生恐惧,我尽量让你觉得我是个男人,现在你开始数数,等数到二十,再拿下来,应该就看不到我了。”

    他点了点头,红疹正在退去,但他的脸色依然苍白。

    “君临鹤马上就会过来,你休息一会。”说完,我转(身shēn)离去。没想到在误打误撞之下,我居然救了白欧伦。

    他的恐女症是心理疾病,所以他看不见我,然后将我假想成男(性xìng),应该就不会发病。

    “你……是谁……”他似乎在问,而我已经走远,懒得去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新的游戏(十一):又见八夫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