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游戏(七):谁吸引了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接新的游戏6

    很多时候,我都在揣测那几个男人参与这个游戏的真正目的。Www.可是,如果他们的想法我能窥测,那他们也就不是人中之龙了。

    没过多久,来了一辆车,只是没想到,接我的竟是楚翊。

    他从车下下来,依旧清清爽爽,干净利落,他一边为我打开副驾驶座的门,一边说道:“明玉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哦。”我并不介意,玄明玉虽然是BT,但是他是一名称职的医生。

    楚翊坐回驾驶座,将天窗打开,风从上方而来,随着车子的启动慢慢增强。

    “过几天我就安排你考驾照。”

    “啊?不用了,我随便说说的……”

    “不,你还是要学一下,这是我们的疏忽,在他们没有喜欢上你以前,你会经常一个人,没有车出入很不方便,香港有时叫车并不容易。”

    “……”感觉越来越像工作了。

    楚翊打开了轻音乐,带有海浪声的音乐很是应景。

    “约会怎样?”他似是想让彼此地气氛变得轻松。

    我无奈摇头:“完全不理想。”

    “怎么会?秋这么优秀。”

    “他优秀?”我反问。看着认真开车地楚翊。“如果你们男人优秀地恒量标准是(身shēn)边女人多。那我也算优秀了。因为我在游戏里把你们都娶了。”

    他微微一怔。神(情qíng)有些尴尬。

    “对不起。因为那混蛋叫了一大堆比基尼。我心里不爽。”我承认在看到南宫秋是以这样地态度对待我们第一次约会地时候。我心里非常憋气。

    我继续说:“而且,我对他们完全不了解,甚至不知道他们在现实里做什么。我觉得这对我不公平。”

    “他们也并不了解你。”楚翊忽然说道,我有些惊讶:“什么?他们不了解我?”

    “是的,除了知道游戏的结果,他们对你一无所知,知道的也仅仅是你的一些基本(情qíng)况,比如姓名。(身shēn)高等等。所以这场游戏很公平,让大家从未知开始慢慢了解。根据我对他们的了解,说不定逸飞和秋已经派人调查你地一切,但是,呵……你实在太简单了。”

    “无聊。”

    “是的,我们很无聊。”

    愣了愣,楚翊说出了一句和玄明玉一样的话。

    (身shēn)边渐渐有了车,海滩已经远去,高楼大厦慢慢出现在眼前。

    “对了……雪音在游戏里是什么(身shēn)份?”楚翊看似随意地问。可是他握紧方向盘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

    原来他对游戏真的不了解,我该怎么回答?

    “请不要骗我。”他竟是转过了脸,清爽地脸上是他特有的认真。“任何谎言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我眨眼,继续眨眼,他慢慢停下车,前方正好是红灯,大概香港的红灯比较长,他竟是整个(身shēn)体侧转向我,单手靠在方向盘上,像师长一样紧盯我的双眼。00kS.com

    心里一阵紧张,我感觉空气都因为楚翊这份特殊的认真而变得稀薄。如果我骗他。是不是不尊重他?

    “那个……大律师您可有空?”

    我扬起微笑:“因为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不觉得应该请我吃顿午饭吗?”

    楚翊想了想,转回(身shēn),前方已经是绿灯:“好,想去哪

    “随便。”

    没想到和南宫秋约会的第一天,我居然甩了他而约楚翊吃饭。

    有人说,吃饭是说谎的最佳时机。

    我边吃边说:“风雪音在游戏里是轩辕逸飞地皇后。”

    楚翊拿着水杯的手顿了顿,那副落寞的神(情qíng)显示他已经无心观察我说地是真是假。他静静地喝了一口柠檬水,放下。右手不离水杯:“是嘛,这里雪音也是逸飞的未婚妻。”

    噗!赶紧捂嘴,如果喷出来太失礼了,咽下水,我惊讶:“不会吧,不过你放心,她喜欢的是你。”

    楚翊的脸上**一丝怀疑:“她喜欢的是我?”

    我反问:“有什么奇怪?”

    楚翊用长长的睫毛遮住他的眼睛,过来一会才问:“那……离歌呢?”

    不会吧,现实里风雪音也喜欢离歌?对了。玄明玉说过。这个游戏来源于现实。

    我赶紧解释:“她也喜欢离歌,只不过离歌最后跟了我。所以我觉得这段可以略去。”

    楚翊的脸上**不理解。

    我用更加奇怪的眼神看他:“很奇怪吗?她只是在不同地时段(爱ài)上了不同的人,但是最后,她发现离歌(爱ài)的是我,所以就**之美,成全了我,同时,她也看清自己的心,原来对她始终不离不弃的是你,所以她和你私奔,放弃了皇后的位置,与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楚翊听完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似是一种淡淡的感激,又似是一种浅浅地惋惜。他垂下脸不再说话,双手交握在下巴下,看着盘中的牛排开始发呆。

    于是,我只有自顾自地吃了起来。气氛虽然沉闷,但习惯了就好。

    “请问。”

    “什么?”我有些紧张,他问得越多,我可能漏洞就会越多。

    “思行……是什么样子?”

    “诶?”

    “我……想看看他的样子。”

    “哦。就是……你等等,我画一下,可能画的不好。”我伸出手,他不解地看我,“笔和纸,我知道那东西你随(身shēn)带。”

    他微微一愣,立刻从上衣口袋拿出一个小记事本和一支笔。

    我开始画起来:“思行很帅,他继承了风雪音和你全部优点,长眼睛,睫毛倒是像你。又浓又密,小脸型,而且是娃娃脸,像风雪音,鼻子很(挺tǐng),像你。嘴巴却是像风雪音,但是长在他的脸上,就变得很(性xìng)感。”

    画着画着,我顿住了笔。这……是我画的?

    “怎么了?”楚翊问。我愣了愣:“我……不会画画的。”

    “你画得很好。”他从我手中拿过画像,欣慰地笑了。

    这让我很奇怪,我清楚自己会什么,我会画包子脸,所以我应该画出一个比较卡通的思行,可是。我画出的却是一张素描。有什么奇怪地事在我(身shēn)上发生了,而且,就是与玄明玉他们那个变态地实验有关。

    晚上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玄明玉打电话。可是,没想到进门却看到房间不一样了,显然是有人打扫过,我换下地衣服也被清洗干净,悬挂在阳台。没想到还有人服侍我,这个游戏,让我越来越不安。因为天上是不会掉馅饼地,他们究竟想从我(身shēn)上得到什么?

    “嘟----嘟----”

    该死,变态快接电话。我靠在正东一排落地窗上。开始画圈圈。

    “你找我。”

    “姓变的,你们到底做什么实验?我居然会画画了,我原本是不会的,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清楚,还有,你除了GPS还装了什么!”

    “呵,你现在很激动。”

    “见鬼,我昨天是个画画白痴,今天我却能画出一副素描。你说我能不激动吗!就跟鬼上(身shēn)一样!”

    “你忘了?你在游戏里学过画。”

    我一愣,脑袋抵在玻璃窗上,开始下滑。

    “这就是我们游戏的目的,将学习信息直接植入大脑,让需要三年学会地学业,三个月便可完成。可惜,一千个实验对象里,只有你成功了。”

    我开始撞玻璃窗,后悔了。应该多学点再醒。

    “还有。在你客厅右面的东书房里,有一架天文望远镜。你现在去那里。”

    “干嘛?”

    “到了你就知道。”

    我看着手机,嘀咕:“故弄玄虚。”

    从地上爬起来,进入东书房,果然,有一架望远镜,望远镜的面前,依旧是一排落地玻璃。

    “你现在看望远镜。”

    我看进去……对面有个人,样子……怎么这么面熟?俊美的脸,长方小镜片。

    “看到我了吗?”那个人正朝我招手,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

    “啊----玄明玉你这个变态!”我当即扔了手机,将所有窗帘都拉上。

    我再次拿起手机,大吼:“你说!你还在我这里装了什么?!”我开始检查房顶,看看有没有摄像头。

    “玄明玉,你是不是骗我!”忽的,手机里传来了南宫秋的声音,“我在游戏里怎么可能嫁……不对,是娶给这样的女人!”

    怒,我倒要听听我是怎样的女人!偷偷拉开窗帘,透过望远镜,正好看到先前地那间房间。

    起先因为看到玄明玉,所以没有仔细看他的房间,现在细细一看,原来是办公楼,玄明玉此刻所在的房间看摆设应该是办公室,右面还有一间,里面是一张(床chuáng),应该是临时休息用地。

    办公室的摆设也很简单,办公桌的左侧是一张躺椅,此刻,南宫秋就躺在上面,一脸怀疑。

    玄明玉便坐在办公桌后,后背对着我的望远镜,就在这时,他扬起了手,似是很自然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对着我,招了招手。

    Orz,这家伙后脑勺有望远镜吗?不过,用天文望远镜窥视,那真是连表(情qíng)都看的清清楚楚。

    “哦?你只和她相处了半天,就知道她是怎样的女人?”

    南宫秋轻嘲:“女人我见得够多了,还不都一样。她也不例外,故意装清纯引起我的注意,然后用消失的方法想让我去找她,哼,居然用这么老(套tào)的方法对付我,幼稚,我更喜欢直接点。”

    “是嘛,如果只是这样,你又为何特地亲自来我地办公室?”

    “那女人从璇璇那里骗走了一万块!”

    “她行骗?”

    南宫秋眯起眼睛:“怎么,你以为我骗你?”

    “你等等。”

    玄明玉拿起手机,装腔作势拨了几个键,然后放到耳边,过了一会才问我:“你怎么可以骗别人钱?公寓里应该什么都不缺。”

    我轻哼:“我没骗,只是赚了点零花钱。那小子价值不菲,那帮女人抢着要给他擦防晒油。你说我如果就这么让出来,怎么甘心?所以就价高者得罗。”

    “玄明玉,你该不是和那个女人说话吧。”

    手机里**了南宫秋的声音,他坐直(身shēn),杀气开始浮现:“她怎么说!”

    我这里继续跟玄明玉说:“如果他下次还这样和我约会,我依旧会把与他亲密接触的机会卖给别人。”

    “知道了。”玄明玉的声音里多了丝笑意,“你真是可怕。”

    “谢谢夸奖。”

    那边玄明玉放下电话,并没掐断:“她说,你很值钱。”

    “什么!”

    “她比我们都要有经济头脑。我建议你下次约她不要叫上那么多女人,不然她还会卖你一次。”

    “哼。”南宫秋冷哼一声,“跟我玩?小心最后她会无法自拔!她说不定已经(爱ài)上我了!”

    “秋,你太自负了。这个世上没有谁应该(爱ài)上谁,只有谁吸引了谁,我看,现在就是她吸引了你。”

    “他吸引我?哈哈哈……”南宫秋仰天大笑,“玄明玉,谢谢你给我讲了一个这么可笑的笑话,我现在有胃口去吃饭了。”

    南宫秋邪魅地一笑,就转(身shēn)离去。

    玄明玉在座椅上转(身shēn),对着我微笑。

    这种(情qíng)景很恐怖。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新的游戏(七):谁吸引了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