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后弦单独之行(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新人拜了天地,敬酒时大家放过这位小侍郎,直接被送入洞房。\\\\席间,也看到了花了了另外三个侍郎,就如当初楚翊描绘的一样,神态都很淡然,不见妒色。

    “了了这里敬夫人。”花了了敬到我这桌,“你娶夫郎从不叫我,是不是该罚酒?”

    “了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记仇呢,当年确实不方便。”

    “哼!”花了了横飞我一眼,其实她明白当年我不愿牵扯更多人,“总之你得罚酒,谁让你抢了我最喜欢的两个男人她软软的(身shēn)体靠向后弦,后弦立刻躲到我(身shēn)后,然后说道:“花姐姐,你那几个夫郎,不比夫人的差。”

    后弦这句话非但没起到安慰作用,反而勾起某人的“伤心回忆。”当即,花了了目露凶光:“你喝不喝!”

    “喝,喝。”五……都是后弦不好,害我被花了了灌三大杯。

    晕晕乎乎被后弦扶回厢房,我就开始数落后弦:“你提临鹤他们做什么……你不知道了了至今未娶正夫,就是因为临鹤?”

    后弦开始脱我的披衣,我继续数落他:“还有啊……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喜欢你,真是把你捧在手里怕化了,含在嘴里怕溶了……对了,不如你嫁给她吧……哎……”

    后弦开始解我领口的扣子,我把他的手打开:“臭小子,我不是你娘,不用你伺候。”

    后弦有些不开心:“镜可以这样,我为什么不可以?”

    “说过多少次了,你不是。”

    “为什么我不是!”他忽然大吼起来。直直站到我面前。“我们也是拜过堂地!

    “那不一样!你给我出去!”人地忍耐是有底线地。一个纯(情qíng)小童子鸡整天在我面前晃。大喊我是你地宝贝侍郎。却又要让我像待儿子一样待他。轮到谁都郁闷。火大了真吃他。

    后弦气鼓鼓地站在我面前:“没房间了!”他朝我大吼。“我不管。我今天就睡这!”他一个翻(身shēn)滚到(床chuáng)里面。开始脱衣服。

    他一边脱衣服一边絮叨:“你们每天晚上都一起睡。就我一个人。你们说我不开窍。我其实都懂。你们可以彼此取暖。我呢?你们在打(情qíng)骂俏地时候。有没有想过我还在场!你叫我去喜欢女人。我就喜欢你有什么不对!”他狠狠将头上地貂皮帽。外衣扔到(床chuáng)尾。“我不懂!我都快二十五了说我不开窍。我比你们任何一个都开得早!”他开始脱中衣。

    “他们说喜欢你。你就会感动四五天。我呢?我说喜欢你。你就说我不开窍。缺根筋。我到底哪里不对。让你觉得我地喜欢是儿戏?”他突然侧脸直视我。我一下子语塞。今天……喝酒地好像是我吧。

    “夫人。”后弦像以前一样扑向我。“你好久都不陪我说话了……”

    我怔怔地坐着,后弦说了很多,我听着有点懵,但是最后一句,我感觉到了他地寂寞。拍拍他的背:“你不是忙着去挑战高手吗?”

    “那是因为你不理我。”他在我的耳边轻声嘀咕,低低的声音更像是跟我撒(娇jiāo),“白天找你,你跟楚翊谈正事,下午找你,你跟镜他们在一起,晚上就更不要说了。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镜以前不是你真正侧夫的时候,他都可以晚上和你在一起。我就不行?”

    “呃……这个……”这个怎么解释?难道说是镜安排的?可那不就意味着其实我晚上想去和他玩?

    “后弦,你很重。”我只有转移话题,他放开我,低着头坐在(床chuáng)内侧:“反正今晚我不会睡地上,冬天冷。”

    翻白眼:“你没睡觉踹人放(屁pì)地习惯吧。”

    “你才有呢。”他横白我,他有限松散的长发遮住了他凤眼的眼角。

    “那睡吧。”我脱鞋,后弦突然扑到我后背上:“夫人同意我睡(床chuáng)上?”

    “只要你别这样压着我,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重。”

    “对不起,夫人。我给你暖被。”“……不用啦。我们两条被子。”

    “为什么两条?”正在钻被子的后弦疑惑地看我,我拉过另一条被子用更奇怪的目光看他:“后弦。你是不是缺根……对不起……”见后弦视线垂落,我赶紧收住话,深吸一口气,保持自己清醒,酒会让人失控,万一说出伤人的话,收也收不回了。

    “算了,睡吧。”扬手,熄灯。

    “夫人……我懂的。”后弦没睡,依旧坐在那里,黑漆漆的夜里,他白色地内衣,黑色的长发,极其慎人。

    “夫人……别睡了,陪我聊聊天吧。”

    “你又这样,我说,你鬼上(身shēn)还是怎么?每次来有间山寨你话就特别多。”

    “你一年都跟我说不上几句……”他趴到我(身shēn)边戳我的脸,又开始小声嘀咕,“夫人,你回去我们又见不到面了。”

    我拍开他地手:“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每次麻将就你说得最多……”

    “可是那是唯一可以跟你说话的时候……夫人,陪我玩一会吧……”

    天哪!史上最烦的男人又开始了。

    我钻进被子,背对他。

    “夫人,我们猜拳,谁输了谁脱衣服。”

    虾米?这个游戏好刺激啊。可是……头很痛,想睡觉。“夫人,别睡了

    某人开始推我,我忍。

    “夫人

    某人开始掀我被角,我继续忍。

    “夫人,我知道你没睡着。”

    “够了!”我愤然起(身shēn),侧脸,后弦笑嘻嘻地坐着,原本黑乎乎的房间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那小牙,太白了。

    看着他那副样子,我就很想扁他。

    “夫人,猜拳。”后弦举起拳头。我当即扑倒他,他摔倒在(床chuáng)上,我揪起他衣领:“臭小子,再闹先(奸jiān)后杀,废了你的童子功!”

    后弦闪亮的眼睛在黑夜中特别地明亮,突然,他扣住我的手臂:“好啊,镜说过(阴yīn)阳双修比童子功更厉害,夫人,我们来(阴yīn)阳双修吧。”

    我骇然松手:“怎么镜无论说什么你都信!”

    “夫人!我们开始吧!”后弦一下子就扑了上来,我立刻用手保持距离:“后弦,你这个白痴!”

    后弦怔住了(身shēn)体,忽的,他倒落下去,闷闷地说了一声:“我睡觉了。”

    我愣住了,到最后我跨坐在他(身shēn)上,他钻进被子,一副我想QJ他地委屈样。

    终于停了,我钻回被子,酒劲慢慢上来,我很快昏昏(欲yù)睡。

    可是,怎么越来越(热rè)了?

    我想挣脱,却挣脱不了,最后,又在酒力的作用下昏睡。

    “夫人……我想陪你,你却总说我小……”

    有人在我耳边像催眠一般呢喃。

    “我说喜欢你,一直都是认真的,为什么你总当儿戏……”

    “我……”

    “夫人……在我心里,你跟娘亲是不同的……”

    “恩……”

    “你还是不信是不是?你跟南宫大哥他们在一起,我真的不介意,这就是你不相信的原因吗……”

    “后弦……是不是你……”印象中,男人里也只有他会喋喋不休。

    有人咬住了我的唇,很急切,还带着颤抖,我费力地睁开眼睛,看着上方的后弦,他的眼神闪烁不定,还透着紧张:“后弦,你在做什么吗?”

    “做我想做地事。”他俯下来,我想推开他,却触手一片肌肤,惊讶间,他趁机抱住我,将所有重量压在我的(身shēn)上。

    “后弦……”我怒,“你什么时候钻我被子。”

    “夫人我……”

    我脑中一阵轰响,这句台词很熟悉。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qíng)况?我好不容易睡着,又被他闹醒,他还……不穿衣服。

    “你今天没喝酒说什么胡话!”

    “就知道你不相信。”忽然,他咬住我的唇,紧张的吻,带着颤抖,是那么熟悉,就是我刚才在半梦半醒间感觉到的吻。

    “哎呀!”

    我郁闷,我还没反抗,他自己就紧张到咬到自己的舌头。

    “痛。”他呼痛,侧(身shēn)倒在一边,捂着嘴。

    我哭笑不得。

    今天我在分VIP卷时发现一个问题,也就是往后写的章节无法上调至前一卷。所以新的游戏只能往后发了。造成的混乱,就对不住大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与后弦单独之行(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