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游戏(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在和楚翊签完合同后,玄明玉就打来电话,让我准备明天前往香港。没想到游戏的地点会是香港。

    我开始翻找香港未婚的姐妹,空姐嘛,朋友圈子跨越国际,有的是香港人。

    这样也好有个照应,比如我闯祸了,可以在她们家躲两天。

    收拾行李的时候,老妈就派嫂子来“盘问”,问题还是围绕着那几个男人,他们一直担心我是不是欠了高利贷。

    最后我说,我是那几个帅哥的经纪人,我只是请假回家几天,他们就麻烦一堆,这才赶来了上海。

    故事很烂,漏洞百出,还好嫂子,老妈,老哥都是传统百姓,他们信了,还以我为荣。因为我邪恶的那面从来不在家族面前表现。

    第二天玄明玉来接我的时候,我大包小包,他看着皱皱眉,就把我行李全部扔回,说香港什么都不缺。

    于是,最后我只抱着我的加菲猫玩偶,跟着玄明玉上路。

    玄明玉研究我的加菲研究了许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说我跟加菲是同类,(爱ài)幻想,却又(热rè)(爱ài)现实,所以可以在幻想与现实中游刃有余。

    我懒得理他,打PSP,任由他盯着我研究,反正就是要研究我,剖析我,最好还能解剖我。我也已经习惯。

    “你不想知道南宫他们的(情qíng)况?”

    “他们不在这儿,就是回香港。”我懒懒地回答。

    “清雅!”

    我抬眼看去,是桃子,我以前同事。她看见我很激动,我们也有三个月没见了。不过因为纪律关系,她不能把所有人都叫出来,想想如果机长也出来,那乘客一定会心慌慌的。

    “你,你怎么在这儿?”桃子刻意放低了声音。我也很激动,立刻拉住她的手:“你真滑稽。我就不能坐飞机?”

    “我是指……”她忽然看见了我(身shēn)边的玄明玉,立刻眼睛拉直,“这是……”

    “你好。”玄明玉总是那么随和。

    “你男朋友真帅。”桃子一脸羡慕。

    “诶?不,不是。”

    “好了,不说了。你知道,会扣奖金的。”桃子立刻闪人。

    我无语,被误会了,算了,我继续打游戏。脸不红气不喘。

    玄明玉又做出了一个针对我的总结:“看来你人缘很好。”

    “那是,不好男朋友会跟别人跑?”我自嘲,“现在觉得认识人多也不好,知人知面不知心的。”

    “可是你在游戏里。依旧对(身shēn)边人从不设防。”

    “所以我才傻,吃一堑不长一智。对了,我一直有个疑问,小蕾是谁?”我开始正视玄明玉。

    玄明玉扶了扶眼镜:“是系统根据你和南宫的(性xìng)格结合而计算出地数据,然后转化为实体。也就是小蕾。”

    得,还是一堆数据。

    “但是也有计算机无法控制的(情qíng)况出现。”

    “啊?”我来了兴趣。

    玄明玉又用那种探究地目光盯着我:“就是你死的时候,当时我们以为你会醒来,可是,数据却出现了空白,然后,你就再次进入游戏。这个奇怪的现象,小九只有称之为游戏重启。而这个现象只出现在你的(身shēn)上。”

    “游戏重启?”

    “那段时间,你究竟看到了什么?”玄明玉声音开始变得低哑,就像是要催眠我。我移开视线,开始重启PSP,小乔手拿宝扇准备再次出征。然后低低说了句:“不知道……”

    玄明玉的问题让我也很迷惑。如果我记得没错,那段时间我应该跟鬼叔在一起。难道在现实和游戏之间。又多出了另一个空间?

    诡异啊……

    香港,高楼聚集,富人聚集地地方。从高空俯视,我称香港为主机板。

    玄明玉之所以没有叫我带行李,因为我根本不需要。

    合同上的公寓内,一应俱全,不仅仅生活用品,甚至是服装内衣,都准备齐全。

    公寓位于黄金地段十八楼,也不知道是谁的房子,但是,我并没打算就此住在这间公寓里,虽然它很高档,是我们这些平民的梦想,但是,住在里面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孤寂感。而且,感觉像是这帮男人共同养的金丝雀。

    所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所以我还是会找住在香港的小姐妹。当然,这点我没有告诉玄明玉。

    等玄明玉走后,我冲进浴室先是洗了一个花香玉,哇塞,大理石地浴缸啊,可以躺下两个人的豪华浴缸啊,等我把这间公寓糟蹋了,再走。

    自动控温的浴缸永远不会让水温降低,舒服的温度让我很快昏昏(欲yù)睡,等醒来时,却已是半夜,房内悄无声息,只是离家一天,却已经有了思乡之(情qíng)。

    以前,总是在天上飞,地上停留地很少,那时,也很少有今天这般想念亲人,我变了,变得更加恋家,那个游戏其实已经将我改变。

    第二天,高昂的中央广播电视台千年不变地前奏,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起初还以为是电视机没关,我要说一下那个电视机,那根本就是家庭影院,而且还是声控,好先进啊,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遥控器坏了,幸好没人看见,不然了。拿起手机,没人呼我,怎么回事?然后,我想了起来,是另一个。

    赶紧顺着音乐开始在房间里翻找,天哪,这房子为什么那么大,我居然找不到那手机了。

    可是,在找到手机的那一刻,我迟疑了,这是那个约会手机,会是谁?

    按照游戏的顺序,他们会依次约我,在游戏里,我一个遇到的……是他。

    他约我,是他约我!

    我该怎么办?对,先接手机。

    手机上是一窜号码,我深吸一口气,接起:“喂?”

    “你好,舒清雅小姐,我是龙皇,南宫少爷派我来接您参加沙滩派对。”

    “你,你说你叫什么?”

    “龙皇。”

    “噗!”

    “舒小姐?你怎么了?”

    “呃,没事,我马上下来。”

    天哪!龙皇是个人!我要不要告诉他在游戏中的形象呢?

    算了。

    不过,南宫秋真是没诚意,居然叫龙皇来接我,印象分,扣十分。

    对着镜子开始化妆,我愣住了,我干嘛要为南宫秋化妆?扔掉扔掉。

    舒清雅,你以前就被那个(骚sāo)男迷住,这次绝对不可以!这是现实,你以为还是游戏吗?你有哪点还可以吸引南宫秋那样的男人?

    T恤,中裤,帆布拖鞋,素面朝天下楼。老娘天生丽质,不用化妆也能出门。

    从未想过自己见龙皇的心(情qíng)会比见那几个男人还要激动,我没有走正门,而是先从小门走出公寓楼,然后远远张望。

    龙皇很好认,他站在一辆张扬地银灰跑车,那种跑车一看就像是南宫秋开的,主要是他还拿着一张照片朝公寓门张望。

    一(身shēn)黑色西装让我想起龙皇脊背上那一层黑毛,只有那么窄窄的一层。脸型上宽下窄,浓眉大眼,鼻梁却是异常(挺tǐng)直,整张脸很英俊,像是中美混血。

    现实中的龙皇,很帅,坚定完毕。这种帅,跟游戏里的龙皇,非常相似。小九绝了,龙皇站在那里的感觉,就像是一只警觉(性xìng)非常高的哈士奇。

    走近,龙皇地视线开始落到我地(身shēn)上,起先他还疑惑了一下,再次看了看照片,才敢上前,这时,我看清了他的眼睛,是宝石蓝。真地是一个混血型男。

    “你好,请问是舒清雅小姐?”

    “是!”我还是没忍住笑,因为龙皇是蓝眼睛就更像哈士奇了。

    一路上,龙皇被我笑得黑线满脸,他似乎很注重现代“主仆职责”,所以他那副想问不敢问的神(情qíng),像极了那条狗,龙皇就是这傻样。

    我看他一眼,就忍不住想笑,然后赶紧看窗外,可是我又忍不住想看他,结果又笑,于是,这一路上,龙皇就在我(阴yīn)森的笑容中,如坐针毡。就连开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还被交警追,开了一张罚单。

    “舒小姐,请你不要再看着我了。”终于,龙皇求饶。

    我笑得贼坏:“看你好看呢。”

    “舒小姐,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龙皇脸色微红。

    “奇怪,南宫秋那种张扬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闷的跟班,难怪是哈士奇。”

    “哈士奇?”

    “哦,没什么,我不说了。”转眼间,竟是到了一片海滩。

    为了不让我们这位龙皇小弟再吃罚单,我便开始欣赏海滩。

    八夫临门共浴图林肯公主正在赶工中,到时会在《八夫临门漫画版》中放出,大家快去催。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新的游戏(四)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