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69章 粘着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600加更第六更送到

    天,在他打开院门时,晴了。

    一束和他的眼睛同色的阳光,从空中落下,洒在了他的(身shēn)上。

    淡淡的颜色,就像他渐渐变淡的眼神。

    他没有说话,拿着水桶,朝一边而去。

    曾经问镜,我该怎么带回他。

    镜说,让他想起对你的(爱ài)。

    好难。

    我跟在他的(身shēn)后,东张西望。

    这里的景色很美,就像雪中黄山。

    雪白的世界,竖立着黑色的枯木,让我想起了黑森林。

    远处山峦叠嶂,一片虚无世界。

    银川已经封冻,那尖锐的冰锥宛如它们从上而下时,瞬间被施了魔法,就此无法落地。

    踩上冻结的水面时,他说了一句:“小心。”

    “哦……”我应了一声,笑眯眯地看着他的背影。

    他继续往前,我好奇地看着脚下,白乎乎的冰面,可见这里的冰层很厚。

    他走到溪涧的上游,依旧是一个被冻结的瀑布,然后,他取出冰锥,开始敲击冰柱。

    “叮----叮----”山间回((荡dàng)dàng)着宛如钟磬的击打声。

    我闲麻烦,就使出内力。

    一掌过去。“轰!”掉了一堆。

    他站在冰川下,手还保持着敲击的姿势,只是(身shēn)体。僵硬了。

    “哎……”他叹了口气,开始拣掉落在地上的碎冰,我在边上笑看。

    他始终都没有看我一眼,当水桶装满了冰块,他就开始往回走。我依旧一蹦一跳跟在他地(身shēn)后。

    秋常说。我一点也没有长大,跟小蕾一起。完全就是一个大孩子,一个小孩子。我也觉得自己没有长大。谁说二十岁就要像二十岁?三十岁就要像三十岁?童真那么可贵,为什么要去忘记?

    静静的山里,没有任何声音,似乎整座山,都因为冬天的降临。而空了。

    当他走进小院时,他没有关门。我便跟了进去。

    小小的院子左右各有两个院落,正面是一间禅房和一间佛堂。东院有一个劈柴的木墩,应该是厨房。西院有一个花圃,应该是他安歇地地方。

    他走进东院,我跟进去。

    东院也有两间,一间是厨房,一间是柴房。他开始生火煮冰,我就坐在门槛上。托腮四顾。直到饭香四溢。自始至终,没有别人出来服侍他。他真地远尘了,一个人幽居在此,静心修佛。

    中午,吃的是米饭,萝卜,还有一些腌菜。在这样地古代,冬天的菜就尤其地少了。

    他知道我地存在,但并不过多地重视我,就像我只是一个路人,经过此地,讨碗饭吃。他或许认为,我会走。

    但是,我没有。

    在他洗碗时,我依旧坐在门槛上四顾。我是一个能静的人,曾经在护国府,我一呆,就是一天,而且居然还不觉得闷。

    终于,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进入西院的书房看书。于是,我就在他院子里堆雪人。

    整个下午,就是我忙碌的(身shēn)影。

    滚雪球,从东院滚到西院,再从西院滚到东院,雪球不够大,我就到外面滚,回来时,他正侧脸看我院子里不成形的雪人出神。

    我费力地把外面滚出来地脑袋装上去,然后到柴房找了些树枝,再去厨房捡了两个煤球,往雪人上一插,一放,雪人大功告成。

    将(身shēn)上的披衣解下,盖上雪人,曙光从空中洒落,雪人在院子里灿烂而笑。

    他从屋内而出,看了看暮色,眼中**了担忧:“女施主,该下山了。”

    “下山?”我眨了眨眼睛,“我不认路,天晚了,我不下去。”我不看他,开始继续滚雪球。

    “我带你下去。”他隔了许久说。我滚着雪球:“我还要给这个雪人做个老婆,你别管我了。”

    他怔了怔,轻叹一声转(身shēn)入内,继续坐在书桌前,看着手中的经书出神。

    晚上,吃的依旧是米饭和萝卜,还有腌菜。

    然后,他开始礼佛,闭目静坐。我不再滚雪球,而是坐到他边上。

    我挪,再挪,他的眉角很是明显地动了动,又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我就挨着他,跟菩萨大眼瞪小眼。

    “菩萨啊菩萨,你为什么送我来这个世界?我原来的世界多好哇,有空调,夏天不会(热rè),冬天不会冷。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到各种各样的瓜果蔬菜……”

    很久以前,逸飞问我是不是来自仙境,因为只有神仙住的地方,才会如此,我笑着回答那是科技。

    “还有月亮上根本就没月老啊,也没有可(爱ài)的兔兔,只有一堆石头……”

    那时,逸飞总说我胡言乱语,说如果没有神仙,那月亮怎会发亮,我告诉他,那是太阳沾地光。

    “都说有因就有果,菩萨你让我来这里是因,那果是什么?”

    撇眸看他,他地双眉已经蹙起。

    我咬着下唇偷偷靠近他,一点点,再一点点,最后,轻轻靠上他带着淡淡檀香的(身shēn)体。

    忽然,他抽(身shēn)而起,琥珀地眸子里是隐隐的愤怒:“女施主,佛门清修之地,不方便留宿女客,请走。”

    “我不走!”我盘腿坐在蒲团上,我就赖着,“你有本事把我从这里扔出去。到时我冻死饿死在外面,你都别来管我!”

    “好!随你!”他拂袖而去,将我留在了佛堂。

    我对着菩萨笑笑:“会生气,还好还好。”

    第二天,我依旧如此。上午跟在他**后面。下午堆雪人,晚上就坐在佛堂。

    第三天……照旧……

    每天的菜都是一样。萝卜,腌菜。我猜他是故意的,想让我因为闷而离开,偏敢我就是一个能动能静地人。

    只是,每天在佛堂坐着睡觉,有点累。

    第四天。我就把他(床chuáng)给占了,他看着我又气又恼,一句话不说就将我扔出了院子,于是,我就坐在门口。

    他这次真的下狠心了,直到晚上都不开门。

    大冬天的,晚上冷得骨头都痛,虽然内力可以暖(身shēn),但那样很费体力。再加上前三天都是打坐。(身shēn)体便有些顶不住了。

    于是,我偷偷溜进柴房。睡到柴火堆里,人才暖和。

    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睡在了(床chuáng)上,枕头上,是和他(身shēn)上一样的淡淡的檀香味道。窗外阳光明媚,院子里四个雪人正在微笑。

    桌上一碗白粥正冒着暖暖地(热rè)气,干净地白粥,晶莹透明,小小的桂花洒落在白粥上,桂花地清香便随着(热rè)气飘满屋梁。

    甜甜的粥,暖人心脾。

    曾经地皇帝,却也会了做菜洗碗,这是一个多么有趣的现象。

    似乎,明白了镜的话。

    半年前,他只是轩辕逸飞,心高气傲,无法溶入舒园。

    而今,他在修佛中,渐渐看淡人(情qíng)世故,变作了远尘。

    当他完全清心寡(欲yù)后,我便将永远地失去他。

    出门,没有找到他的(身shēn)影,应该是去打冰了。

    从雪人(身shēn)上取下披风,笑对四个雪人,他们是逸飞,离歌,临鹤,和秋,今天,该做镜的了。

    第六天,菜变了,虽然依旧是素菜,但不再是萝卜和腌菜,而是相干,土豆,很简单地做法,都是红烧。

    他依然板着脸,可眼睑却是垂落着。他很久没有露出这副冰雕脸了。

    在我没动之前,他拿着饭碗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却是只吃白饭,不吃菜。当我吃了一口后,他拿筷子的手停在了半空。

    发现味道不错,我吃了起来,然后,看见他似乎松了口气,再次吃了起来。难道……他怕这些菜不合我胃口?

    对呀,他曾经是帝王,又怎会做菜?

    吃完继续玩。

    今天我放大了胆子,搓出一个雪球朝窗内的他扔去,雪球落在他手中的经书上,染湿了他的经书。他巍然不动,将雪从经书上掸落,继续看。

    然后,我又扔了一个。

    他不动了,眉角直抽。

    于是,第三个。

    终于,他忍不住了,又将我扔出了院子,关在门外。

    我自然不走,继续坐在门外。

    晚饭的时候,他打开了门,冷冷俯视我:“吃饭了。”

    这是自那天他赶我走以来,说的第一句话。

    我笑嘻嘻跟了进去,院门再次关上。

    第七天,他对我的雪球已经无视,关窗关门守护起他安静的天地。

    第八天,我不再扔雪球,坐在他书房门口打瞌睡。他似是没听到我地吵闹声,打开了窗。

    他看了看,脸转到我这里时,我刻意缩回(身shēn)体,让他看不见我,然后我再偷偷探出脑袋,看见他地脸上浮出了失落,他的眼中在划过一丝焦急后,却是淡淡地笑了:“还是……走了吗……”

    我从角落里探出(身shēn),向他挥手:“喂!我还在呢。”

    他一怔,垂下眼睑,抽着眉角就关上了窗,我在角落里嘿嘿直乐。他一定是看书看得出神,没有感觉到我地气息。

    第九天,我开始做小蕾的雪人,他忽然从书房内走出,拉住我的胳膊,大声问:“你到底想怎样?!”

    我疑惑地看着他那副虐心的脸,笑了:“我喜欢你晚上偷看我睡觉。”

    他怔住了,(身shēn)体开始变得僵硬,他真当我不知吗?每晚,他都会来到我的(床chuáng)边,为我盖好被角,然后,注视许久之后,带着一脸的纠结离去。

    然后,我不再理他,继续堆我的雪人。

    突然,他扯住我的手,又一次,将我扔出了院外,指着山下:“你走!你走!”

    “好!”我说,然后转(身shēn),往山下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69章 粘着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