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68章 命中八夫注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秋他们的剑声,离歌和临鹤的对话声,玄明玉艰难的脚步声,小蕾和思行的吵闹声,都在镜说出那句话后,戛然而止。

    静谧的世界里,只有花瓣坠地的轻微的婆娑声,和小九泰然落笔的簌簌声。

    “镜,我几时毁了珊珊的名节?”我大为不解。如果玻璃房那次,不能算吧。

    镜依旧扇儿摇摇,唇角扬扬。

    “舒清雅!”立时,南宫秋一声大吼,“你敢!”

    “夫人为何不敢!”后弦挑衅,“珊珊大哥一直暗恋夫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qíng),不然他何苦至今都独(身shēn)一人,朝廷的大官放着不做,来给你们这群人做饭!你们真是没良心!”

    “他喜欢舒儿是他的事!舒儿怎能再娶!”南宫秋愤怒朝我而来,立时被后弦拦住:“夫人为什么不能再娶?我就觉得珊珊大哥他该娶!”

    “让开!”

    “让开?哼,有本事你从我这里过去啊,南宫,我现在可不怕你了。”

    “是嘛!那就来看看这里到底谁说了算!”

    立刻,剑声再起。

    小蕾兴奋地跑了过来:“娘亲娘亲,你要娶珊珊叔叔吗?”然后抱住了已经僵化的珊珊的腿,“珊珊叔叔,这样你就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们家了,小蕾可以一辈子吃你的菜了,好耶----我继续呆望镜,镜白发胜雪。红唇似红梅,我不(禁jìn)轻语:“镜,舒园好容易太平几天啊……”

    “所以我觉得闷了。”

    噗……“那你就要破坏啊。”

    “夫人,珊珊入住舒园,你又六夫相伴。珊珊又是如此(娇jiāo)艳……”镜扯下了珊珊的衣领。用羽扇轻挑他的下巴,“如此美人(日rì)夜留在舒园。外人早将他当做是夫人地宠郎,这岂不是已经毁了他的名节?”

    “我……”

    “我要留下来……”忽然。珊珊发出了一声轻喃,猛然,他扬起脸盯视我,狐狸眼因此而圆睁,“我受够了!”他大喝一声。拉开镜的手。他的这声坚定的大吼,让院内再次安静。

    南宫秋收起剑,盯视珊珊。后弦小心地监视南宫。

    珊珊站直了(身shēn)体:“这样地(日rì)子,我真地受够了!”他双拳紧握,手指**了一丝苍白。

    忽然,他竟是直直朝离歌和临鹤而去。

    小九将小蕾拉到(身shēn)边,思行也偷偷躲到了小九的(身shēn)后,小心观瞧。

    临鹤收眉凝视,严肃地脸上透出了他作为一名正夫的威严。

    离歌淡眸相看。抿唇不语。

    他们。似乎都在等珊珊地表态,他心中那真实的愿望。当珊珊走到离歌和临鹤面前之时。突然,他跪下了,他就那样跪了下去,曾经只跪国君父母的珊珊,跪在了离歌和君临鹤的面前,跪在了那一片梅花残破的花瓣中,立刻,所有男人,都为之一怔。就连南宫秋,(身shēn)上地戾气,也陡然消失。

    “离歌,临鹤,请准许珊珊入园。”

    我怔住了,珊珊的话语是那么地明显,他要入园,就是嫁给我。

    我因珊珊这一跪而震惊,侧眸看镜,他眼中的赞叹多余惊讶,难道这又是他出的主意?只要离歌和临鹤同意,南宫秋便无法阻止珊珊入园。

    久久的,离歌和临鹤都没有说话。他们(挺tǐng)拔地立在珊珊面前,两人之间,还扶着玄明玉。

    秋略带冰霜的视线,后弦期盼的视线,楚翊感慨的视线,甚至还有小九探究的视线,都落在他们地(身shēn)上。

    (阴yīn)云忽然遮盖了(日rì)光,北风卷起了满地地花瓣,带着梅香的花瓣飘过了每一个人地面前,君临鹤的目光随之而来,他看向镜:“镜,你最近是不是太空了。”

    镜羽扇不再摇摆,而是慢慢起(身shēn),轻轻掸落衣衫上的落梅:“夫人命中就有八夫,与其让我们不熟悉的人进入舒园,不如就地取材。”

    立刻,所有人因此话而惊。我命中有八夫?

    镜有意看向南宫:“即使有人因此离去,也会有人会填补这个空缺,比如……小九。”镜羽扇指向小九,小九手一颤,墨汁滴落自己的袍衫。

    “比如……玄明玉。”镜又指向玄明玉,玄明玉双眸茫然无措,轻唤一声:“小离……”

    “比如伍晓洛,比如夜阑,比如白欧伦,都有可能。因为这是命运,就算是夫人,也无法逃脱。”

    君临鹤不再说话,众人垂眸陷入沉思。

    这的确就是命运,否则我为何现在已经有了六夫?而原本挂名的镜,更是成了真正的夫郎。

    他们,都相信镜知天的能力,应该说,这里所有人,都相信他。

    如果真如镜所说,我不娶珊珊,就会娶上别人。可是如果我娶了珊珊,那第八个又是谁?

    “第八个是谁?”没想到有人比我更加关心这个问题,是秋。

    镜侧首向上,遥望远方,(阴yīn)云渐渐撒开,明媚的阳光重新回落地面,楚翊扶起了珊珊,大家一起看向了镜。

    凉风轻起,镜银白的发丝在飞舞的花瓣中轻扬。

    “是时候了。”风停云定,空中的花瓣缓缓飘落,再次染满镜鲜红的袍衫,化作点点碎纹,镜收回目光,看向众人,“该接他回家了……”“谁?”大家齐齐问。

    笑容在镜的眼角浮现,红唇轻启,飘出了让大家惊讶的两个字:

    “远尘……”

    十(日rì)后……

    两排深深地脚印留在了积雪之上。两个白色的(身shēn)影,行走在雪山枯林之间。

    拢了拢白狐外氅,搓了搓有些冻僵的手,青州冬(日rì)温暖,这京城却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冷得刺骨。

    踩在厚厚的积雪里。发出了“咯吱,咯吱”的轻响。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再次踏入京城。

    记得那时,当镜说远尘是我第八个夫郎时。众人有多么惊讶,甚至忘记了珊珊地请求,似乎已经将他当作了一员。

    南宫秋第一个冲上来,揪住镜地衣领:“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不(允yǔn)许我把那个家伙带回来!”那神(情qíng)。宛如他丝毫不介意逸飞进入舒园。

    镜在南宫秋的手中,依然羽扇慢摇,说了一句很是玄妙地话。

    “那时带回来,他只是轩辕逸飞。而现在,他既是轩辕逸飞,又是远尘。若是再晚些,当他完全成为远尘,那便再也无法带回了。”

    镜的话,我想了很久。依旧无法理解。

    而离歌和临鹤却是一副悲天悯人地表(情qíng)。

    离歌轻叹一声:“你们……还是不肯放过他呐……”

    “究竟青灯相伴对他来说是残忍。还是将他带回尘世是残忍?”临鹤轻喃后,与离歌对视一眼。扶着玄明玉回到了原位。

    离歌看了一会玄明玉:“人都需要选择,就像明玉,现在对于明玉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是啊,忘记所有的过去,重新开始……”临鹤轻叹。

    “舒,我陪你去把他接回来吧。”离歌淡淡地说。

    “我也去!”南宫秋显得比任何人都激动。

    珊珊朝镜望来,恳切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后弦继续站在原地瞠目结舌,眨巴眼睛。

    镜整理一下被南宫秋拉皱的衣领,悠然说道:“不,这次只能夫人一人前往。”

    “只能我一个?”我自信不足。

    “没错,当然,夫人不要忘记带钱。”镜笑得狡诈(阴yīn)险。

    我犹豫:“可是,他命我永不能入京城。”

    “夫人几时变得如此听话?”镜地羽扇摇啊摇,“据我所知,夫人最擅长的,便是耍无赖。”

    。。。我很久没无赖了。

    于是,我就独自来了这里,京城北郊的行止山,佛国寺。当初那个远尘出来的地方。

    据说,轩辕王朝历代皇帝在退位后,有不少来此清修,从此吃斋礼佛,不再过问世事。这个习惯倒是跟《天龙八部》里的大理国段式有些相像。

    “女施主,就快到了。”领路的小僧双手合十,我赶紧回礼:“辛苦小师傅了,远尘大师为什么住那么远?”

    “因为那里最靠近苍天,或许师兄认为那里最靠近佛祖吧。”

    狗(屁pì),如来在西天,上面住的是玉皇大帝。

    “看,就在那里了。”小僧遥指前方,只见在山壁之下,有着一座独立的小院,黄墙黑瓦,瓦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多谢小师傅,小师傅不必等我了,我已经认路,拜望大师后,会自己下山。”

    “好,女施主自便。”小僧转(身shēn)离去,渐渐消失在枯林之间。

    整座行止山,都是清修之地。山腰下地大雄宝(殿diàn),是供善男信女朝拜,而山腰上,零零散散修建了不少规模较小地院落,便是供大师居住,比如面前这间,依山而立,藏匿与山林之间。

    现在是冬(日rì)落雪,枯木无叶,若是开(春chūn),只怕是很难找到此处了。

    逸飞就住在这里?

    心(情qíng)变得复杂,我怎么跟他说呢?

    嗨,帅哥,我来把你抱回家。

    orz。。肯定连门都不会开滴。

    而且,想到逸飞变成光头,穿着袈裟,我就觉得好。

    虽然他以前是个帅哥,可是再刷,没了头发也会大打折扣。

    就在我徘徊在门口之时,门,却开了。

    我呆立在门前,看着一个(身shēn)穿素袍的男子,从屋内手舀水桶而出。

    他地长发依旧,只是修短到了肩膀,用一根旧黄的发带束在耳后。薄薄的白色的袍衫上,是如同袈裟的方形纹。很淡,很淡的花纹,几乎不可见。

    我怔怔地看向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如今却是不再闭起,而是自然地睁开,琥珀的眸子里,透出了深深的吃惊,和一丝惊慌。

    书号:1242062

    书名:肥女掌柜

    广告词:一名胖的像猪的女掌柜在钱都城混的风生水起,极其狗血的故事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68章 命中八夫注定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