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63章 新的远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我不敢相信,我真的娶南宫秋了!

    晨光下的他穿上了梦幻的外衣,我是在做梦吗?

    忽的,这位阳光下的妖精挑了挑眉,眼中就带过一抹不满,然后腾腾腾走到我的面前,开始拉我的衣领。

    今(日rì)我的喜服是大三角领,因此露出了脖颈和锁骨下三寸肌肤。

    “穿成这样又想勾引谁?”他恼怒的说,这话很找抽,证明我不是在做梦,我娶的,的的确确就是那个南宫秋。

    “你说话给我注意点,今天又没外人!”

    今(日rì)没有设宴,因为南宫不喜欢生人,因此今(日rì)的婚礼,只有舒家,和风家成员,以及淳于紫宸一家。巡亲等等繁琐礼仪全部免去,连宴席也是摆在新的舒园。

    “风家那些管事算不算外人!你是不是想在我以后再多娶几个!”

    “那你别嫁啊”

    “你!”

    “夫人,客人来了。”镜先生上来劝架。

    “镜先生你别管。”南宫秋拉开镜先生。

    我生气:“喂!镜先生(身shēn)体弱,你别动他。”

    “你给我进去换一(套tào)!”

    “我就不换!”我插腰,院子里所有男人开始抚额。没想到成亲的初始,我就跟南宫秋吵架。

    “你们闹够了没有!”忽然,君临鹤沉沉的声音而来,他抽着眉角。不怒而威。而站在他(身shēn)边的离歌,已经是满脸(阴yīn)冷。

    于是,我和南宫秋乖乖去喜堂。一天下来,两个人都疲惫不堪。

    可是,就在我们准备欢欢喜喜入洞房地时候……wwwcn。却传来了一个让我们惊讶,甚至是毫无预兆地消息,这个消息让我和南宫秋,简直无法接受!

    轩辕逸飞……剃度出家了。

    这个消息是刚从京城回来的伍晓洛和夜阑告诉我们的,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刻,我们就冲到了淳于紫宸的桌前。

    “为什么!”南宫秋大喝,他直接就把淳于紫宸从座位上揪起,“你不要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地那样的鬼话!”

    淳于紫宸侧下脸。没有应声。珊珊立刻上前:“南宫,我大哥一定有难言之隐。”

    “珊珊,你一定也知道!”南宫秋又提起了珊珊。

    “不,他不知道。”淳于紫宸终于开了口,我们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shēn)上。

    我不(禁jìn)上前,大声质问:“原来你知道,那你为什么不说!”

    “因为他不想告诉你们。”淳于紫宸淡淡地说出了答案。所有人,都在那一刻陷入怔愣。原本(热rè)闹的喜堂,变得安静。

    为什么?轩辕逸飞为什么要选择出家?

    他是一个国君啊,这是为什么……

    “这个混蛋!”南宫秋甩开淳于紫宸就要夺门而出。“我要去把他抓来!”

    “站住!”忽然,镜先生出现在了门口,阻拦南宫秋。

    “镜先生你让开!”

    镜先生摇了摇头,撑开的双臂慢慢收拢。羽扇摇摆间,带出了他深深的叹息:“他只是累了……”

    轩辕逸飞……也会累?

    “你们都当他是君王,但忘记了,他也只是一个人,他也会累呐……”镜先生的眼中带出了一丝同(情qíng)和悲哀,“在宫里,他只有寂寞,但在佛堂里……1-6-k小说网,手机站,.cn。他地心,可以获得自由……”

    “皇上不是逃避。”淳于紫宸双手撑在了桌面,“他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一切,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历来,轩辕王朝的皇族就有出家清修的惯例。”镜先生微微侧脸,“所以。你们就不要介怀了。想必当时他不准夫人入京,便已有此决定。”

    不准我入京。是不是就是为了不让我去阻拦他出家?或许,应该是不想让我打扰他……

    “这是报复!是他的报复!为什么偏偏选在这一天!”秋进入洞房就开始大吼,“他存心不让我们洞房!我不会让他得逞!”

    他冲到我的面前,在扯住我衣领时,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然后跌坐在(床chuáng)上,双手捂住脸庞:“他这个混蛋!”

    这一晚,我和秋都没有睡,而是相对枯坐到天明。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如果这是轩辕逸飞的选择,而且,他会因此轻松快乐,那我们就尊重他。

    在这件事上,就可见我和秋地(性xìng)格有多么相似,离歌他们只是为轩辕逸飞惋惜,而我和秋却是久久没有从这份揪心中自拔,更别说这个久违了五年的洞房。

    最后,秋回影宫,打算用工作忘记这份懊恼,因为他无时不在想冲到京城,把轩辕逸飞揪出来,然后狠狠揍一顿,也总比现在什么都不做好。

    但是他不可以,因为镜先生说:轩辕逸飞,需要安静。电脑小说站.16k.

    轩辕逸飞出家后,便有了一个法号。这个法号带着一种轮回的宿命的感觉,当初,带着这个法号地人成了现在的君王,而轩辕逸飞出家后,又再次沿用了这个法号。

    这个法号就是:远尘。

    很快,就传来新王登位的消息,轩辕王朝新一任君王,正是轩辕掣,而他登基的同时,也举行了封后大典。这位皇后的(身shēn)份,让我有些吃惊,居然是蒙唏雨。

    一时间,觉得任何事都会发生,或许应该听镜先生的,我们不该再去打扰轩辕逸飞的生活了,或许将来的某一(日rì),我们还会遇见。而且这个感觉,时常会浮现在我地脑海中。

    今(日rì)窗外秋高气爽,如此一个好天气,却是少有的宁静。

    我从抽屉中舀出了三封休书,久久凝视。

    “夫人。我们到了。”(身shēn)前传来楚翊的声音,抬眸望去,他脸上的疤痕已经淡而不见,那用来遮颜的刘海也已被他一丝不苟地和其它发丝一起盘在头顶,用一个鎏金地玳瑁固定,一支简单地鎏金簪子,横穿玳瑁。淡褐色地长袍称出他修长的体形和雷厉风行地利落。

    此时的装扮渀佛将我带回了五年前那个下午,他匆匆而来。跟我做了一番汇报后,又匆匆而去,那时留在脑中的,就是他风风火火的背影。

    “夫人。”从楚翊(身shēn)后走出了唇角总是含笑地镜先生,他这几(日rì)越发清瘦了,我曾问负责服侍镜先生的汐儿,是不是镜先生没有好好吃药和补品,汐儿抿唇摇头。

    再追问时,汐儿说镜先生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了,发呆时的镜先生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着。就连汐儿,也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悲伤。

    我想,或许时候真的已经到了。

    “夫人,你找我们来做什么?”后弦不客气地坐在我书桌前给他们准备的椅子。楚翊和镜先生也相继坐下。

    我看向他们三人。舀出了休书:“这个给你们。”

    三人没有看清是什么,纷纷接过,立时,三人脸上神色微变。

    楚翊带着几分了然,而镜先生却显得很平静,后弦自然满脸疑惑。

    “楚翊,镜先生,后弦。这休书是我为你们而准备,当初你们为我,为风家而牺牲,现在,应该是还你们自由的时候了,当然。后弦你不算。”

    后弦努努嘴。舀着休书当扇子扇。

    “楚翊,镜先生。现在我恢复你们自由(身shēn),你们不能再被我捆绑在舒园里,你们需要你们自己的生活。”

    说完时,我刻意没有去看镜先生,而是看着舀着休书思索的楚翊。忽地,他将休书放回桌面,将它推回了我的面前:“夫人。楚翊不需要。”

    “为何?我知你(爱ài)风雪音很深,但是,思行需要母(爱ài),你应该娶一个真正的妻子。”

    “夫人不是吗?”

    “诶?”

    楚翊笑容很真挚:“夫人已经是楚翊的夫人了。”

    “可是我们不是,我是说我们之间……”

    “楚翊明白。”楚翊靠上椅背,让自己坐得更加舒服,双手随意地交握在(身shēn)前,“真正地夫妻也不过是家长里短,相互扶持,互相照顾,关心彼此,互敬互(爱ài),夫人,我们不正是如此?”

    细细回忆,也的确如此,但我和楚翊之间并不是夫妻,可是却又找不到漏洞去反驳他。若舀房事来开脱,未免显得低俗。

    “楚翊相信,当思行不再排斥夫人时,夫人会更加宠(爱ài)思行,视如己出,因为夫人就是那样的女人。”

    “楚翊……”

    “夫人不必相劝,楚翊心意已决,莫不是夫人厌弃楚翊?”

    “不不不,我怎会厌弃你。那好吧,如果你何时改变主意,随时与我说。”

    楚翊沉静镇定,笑容温暖。

    我再转向后弦:“后弦,你随时可以滚。”

    后弦不以为意地抛休书:“明年再说,今年我要跟南宫大哥偷学。”

    “好,那你收好了,别弄丢,我不会再写第二封。”

    后弦一听,慌忙收好。

    我垂下眼睑:“镜先生……你……”

    “吱——”寂静的房间里出现了一声椅子移动的声音,我有些惊讶,面前的镜先生竟是慢慢起(身shēn),他轻轻捻着休书,站立了片刻。

    我不敢看他的神(情qíng),因为我已经因为他清瘦孱弱的(身shēn)体而失去了面对他地勇气。

    他青灰色的(身shēn)影在我面前慢慢转(身shēn),然后传来了信纸碎裂的声音。

    “嘶啦,嘶啦。”

    他的手在清澈的光线中扬起,一只只白色的细小地蝴蝶便在他地手中散出,飞扬在那明明温暖的光线中。

    那些蝴蝶是破碎地,是残缺的,它们或是失去了(身shēn)体,或是失去了翅膀。它们的碎片从我眼前落下,然后淹没了镜先生离去的(身shēn)影。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63章 新的远尘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