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59章 永不入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600加更第一更送到都说每个月两章h的两,乃们想看请等下个月。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南宫秋卸去了他满(身shēn)的傲气。放下煞气的外(套tào),他是如此温顺,就像跟我撒(娇jiāo)的加菲。

    南宫秋低叹一声:“飞,我们一直为得到舒儿而争斗,最后,我们只为抢夺而抢夺,却忽略了舒儿,我们都忘记了一个事实,就是舒儿不是东西,她是一个人,是我们要去(爱ài)的人……”

    呃。。。这话听上去怎么那么奇怪?我不是东西?

    “飞,我们只知道你争我夺,只知道要调教舒儿变得听话,让她成为自己的所有物,可是,我们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

    “什么。”

    “就是(爱ài)不需要任何回报。”

    轩辕逸飞怔然,竟是抢前一步:“我几时要她回报了!”他甩手指向我,朝南宫秋怒喝。

    “你还没有意识到?”南宫秋深沉地皱起双眉,“你让她学习琴棋书画,宫廷礼仪,这些便是你要求她做的。你书信让千暮雪找回了后弦,你派人监视她和珊珊,她做得不好,不听话时,你便烧了她的书以示警告!”

    南宫秋的话简直是我的一部辛酸史。轩辕逸飞的目光朝我而来,我撇开脸,往事很傻,不想回首。

    “飞。我们是彼此最大的敌人,但的确最了解彼此,如果我当初将舒儿当猫儿养,你就是将她当作了笼中鸟。你只是因为自己过于寂寞,所以想要拉上舒儿与给你作伴!你给了她(爱ài)地同时。却牺牲了她的天(性xìng)和自由!”

    轩辕逸飞神(情qíng)微动。他垂下眼眸,慢慢坐在了(床chuáng)沿。

    南宫秋喘了口气。眼角的视线滑落在(床chuáng)边的地上:“飞,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男人。明明知晓自己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地,却依然期盼孩子地诞生……”

    南宫秋的话似乎**了轩辕逸飞地隐痛,他冷然道:“怎么可能!”

    “你觉得不可能是因为你不(爱ài)风雪音!但是他,他却(爱ài)着舒

    轩辕逸飞的双手从袍袖中抽出,侧脸看向南宫秋。南宫秋自嘲地笑:“呵,我也不相信会有这样地男人存在,他是用毒高手,他在陪伴舒儿的每一刻都可以将这个孩子杀死。但是他没有,他为这个孩子的降临准备了一切,用世上最好的补品养着我的孩子,呵……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地男人!”

    酸楚从心底慢慢化开,离歌那时一定期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吧……

    惊讶和茫然在轩辕逸飞千古不变的神(情qíng)里慢慢溢出,他那双琥珀的眸子闪耀着从未有过的光芒。

    “飞。你又有没有见过一个男人。他可以隐忍自己的(爱ài),去医治自己心(爱ài)的女人的丈夫。而且为了治愈他甚至前往有去无回的乌落山。他明知最后没有任何结果,他完全可以不用心去医治,那样,这个女人最后,说不定会属于他。可是,他却倾尽全力地治愈那个男人,更是每时每刻都默默守护这一家三口,整整四年。”

    今天是我听南宫秋说话最多地一天,可是他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我心酸。临鹤,是我地迟钝,耗费了你四年光(阴yīn)。

    “哼,他最后不是修成正果。”轩辕逸飞似乎明白这个故事的主角,他地脸上划过一丝理所应当的轻笑。

    “不,你不知道当中的过程。”南宫秋冷冷瞥了一眼轩辕逸飞,“是因为另一个男人的成全。男人痊愈后,认为拖累了女人,他认为对女人完全付出的人,才配得上女人,于是他走了。但他了解自己的妻子,她不会嫁给另一个男人,于是,他用了(情qíng)殇……”

    “(情qíng)殇?”轩辕逸飞的神(情qíng)骤变,“他居然((逼bī)bī)舒儿娶他。”

    “因为他觉得只有他才配得上自己所(爱ài)的女人!”南宫秋神(情qíng)变得有些激动,这声大吼同时也**了他的咳嗽,“咳咳咳咳……”

    他喘了喘气,握住了我的手:“曾经,我以为我为舒儿做了一切,甚至可以不要自己的命,舒儿就会感恩戴德地留在我的(身shēn)边,可是,她最终还是离我而去。

    我现在明白了,因为当时我只会想到我看上她,是她的荣幸,因为天底下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我那么渴望。

    所以,这份(爱ài)是凌驾在她之上的,我从来不会去想舒儿真正要什么,因为我自信地认为我知道女人要什么,华贵的衣服,精美的首饰,男人的恩宠,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们对舒儿所做的一切,我想,我这辈子还会认为那就是女人要的……咳咳咳咳……”

    轩辕逸飞因为南宫秋的咳嗽而皱眉,眼中隐忍着一丝痛,他静静地聆听,抿唇不语。

    “飞……咳咳,我们,算是一起长大吧,咳咳咳咳……”南宫秋越咳越厉害,我想起(身shēn)取水,轩辕逸飞却站起(身shēn),取来水放到南宫秋的面前,神(情qíng)未变,视线却是刻意回避:“你今天话真多。”

    “呵……”南宫秋接过水,“那是因为看到你。”

    舱室里因为南宫秋月的安静而变得寂静,轩辕逸飞坐在(床chuáng)沿,双手**袍袖,垂眸不语。

    良久,南宫秋缓了缓气想再次开口时,却传来轩辕逸飞低低的话语:“月,我是不是很失败?”透着一丝无力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甚至,几乎被窗外的海浪声,淹没。

    轩辕逸飞双手从袍袖中抽出,撑在了(身shēn)体的两侧,(身shēn)体微微后仰,闭上了琥珀的眼睛:“我的确,什么都给不了舒儿呐……”

    “逸飞……”

    “舒儿。”轩辕逸飞侧下脸,睁开了双眸,第一次没有掩藏他的哀伤,“你不要说话,你的声音,会让我后悔现在的决定。”

    我张了张唇,最后还是将所有的声音吞回。

    轩辕逸飞立时垂下眼睑,神(情qíng)恢复如初,他站起(身shēn),掸了掸那件白色的龙袍,被坐的起了皱褶的下摆恢复了平整,然后他转过(身shēn),面朝舱门:“风家当家从此不得入京!”

    心中划过一丝惊讶,南宫秋唇角扬了扬:“谢谢。”

    “别以为两个男人互相成全的故事就能要回煤需,他们与此事无关!这是朕的天下,不是风家的天下!”

    轩辕逸飞说罢,拂袖而去,他在门口略作停顿,微微侧脸,但是那个幅度是永远无法看到我和秋。

    忽然,他转(身shēn)疾步朝我们而来,在南宫秋的面前扣住了我的下颚,就吻住了我的唇。

    留恋和苦涩在唇中化开,沁入我的心底,进入我每一根血管。“我命令你不准忘记我!”沙哑的命令,压抑着他心底的苦痛。然后,他转(身shēn)而去,一把拉开了舱门。

    阳光就此而入,他在我的眼中,最后只留下了,那个纤细的,朦胧的侧影。

    (很久以后,君临鹤说起当(日rì)他在门口看到轩辕逸飞的侧脸时,还会叹息不已,因为他看见了轩辕逸飞的眼里,含着泪水。)

    这样……

    就结束了吗……

    让我……

    永远不能入京吗……

    原来轩辕逸飞,也会逃避……

    君临鹤从门外而入,眼中是复杂的深沉,他回头再次遥望轩辕逸飞离开的方向,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秋在那一刻,握住了我的双手,对着我轻轻地点头,唇角扬起让我安心的微笑。他一下子变得乖顺,让我有些不适应。

    君临鹤转(身shēn)注视南宫秋,南宫秋侧首向上45,挑起一根眉:“小鹤,你盯着我做什么?”

    君临鹤撇开脸,从桌上舀来汤药,近乎命令一般的口吻:“吃药。”

    “哎……又要受苦了,舒儿,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南宫秋望药兴叹,尝了一口,就无法再次入咽,“这药我喝不了。”他向君临鹤提出抗议。

    “是吗。”君临鹤淡淡地说,唇角勾出一抹笑,我一怔,这个笑容我何其熟悉,分明是他变(身shēn)后的笑容。

    “你可以选择不喝。”君临鹤慢条斯理地说着,“不过两个月后有一个好(日rì)子,错过那个好(日rì)子,就要再等上半年。”

    “好(日rì)子!”南宫秋挑挑眉,眸中掠过一丝惊喜,立刻,他闭着眼睛将那碗黑乎乎的汤药喝下,然后将碗扔还给君临鹤:“你说的,两个月,如果两个月我还动不了,我每天拉你陪我睡觉。”

    君临鹤幽幽地笑了,我想,在南宫秋和轩辕逸飞对话时,君临鹤一定就在舱外,不然,他不会改变对南宫秋的看法。

    他和南宫秋的罅隙,在两人的笑容中,如同冰山笑容,化作(春chūn)水而去。

    回到舒家后,大家就开始忙于整顿风家,风家的庞大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料。

    生活因为忙碌,而变得充实,似乎一切,都开始平静了……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59章 永不入京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