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57章 只能是朋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500加更第五更送到

    秋和逸飞成为了互相竞争的对手和朋友,必然有其相似之处。所以当我说秋准备嫁给我时,可以想象,逸飞有多么惊讶。

    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喜好,就是调教我。orz!!

    趁他因此惊讶时,我继续说道:“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和条件跟你谈判,但是,既然你已经准备处理小皇子,不如将他给我,我保证没人知道他是风雪音的孩子,是皇家的丑闻。”

    轩辕逸飞抿了抿薄唇,惊讶依然残留在他琥珀的双眸中,他放开了我,手肘支在桌上,手背微托他的下颚:“你是为了楚翊?”

    “是的。”我认真地看着轩辕逸飞,几多感慨,“四年,发生了很多,也包括楚翊。”

    “你用什么方法勾引了楚翊?”他的唇角挂着轻蔑,我拧眉:“逸飞,那不是勾引,是用心,我用心换得了离歌和临鹤的(爱ài),用心换来了楚翊的忠诚。信不信由你,总之漓儿,我是非要不可!”

    “那不是你的孩子。”

    “我知道,但是只要舒家人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倔强地盯视轩辕逸飞,你给不给?不给……不给我再想办法。。。

    室内的温度开始恢复正常,寂静中,海浪的声音从窗外而来。彼此冷静下来,我感觉到了船(身shēn)地摇晃,这种摇晃让舱室的气氛,再次变得暧昧。

    我尴尬地想拉起衣衫,他却扣住了我的手:“你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他的视线没有离开我的眼睛。可是。我却实实在在感觉到他地(欲yù)火没有消退,反而正在上升。

    “那个……是因为冰魄……”

    “是吗……”他心不在焉地说着。手指顺着我地颈线,慢慢往下。“那你现在不反抗我,莫非是怕伤了我?”

    “不是,因为两次变(身shēn),内力耗尽,所以。你现在想怎样,我都无法反抗了。”

    “是吗,那一个晚上,换漓儿怎样?”纤长的食指勾住了肚兜地系带,我撇开脸:“那样我会鄙视你!”

    房间再次变得寂静,他没有说话,而是慢慢拉好了我的衣衫,将我轻轻环抱,让我们地(身shēn)体。随着船(身shēn)。一起摇晃。

    “休了他们。”忽的,他在我耳边轻语。“回到我的(身shēn)边。”

    “你知道,我不可以。”

    “那就用风家的煤需交换!”他的声音陡然转冷。

    我怔然,他最终还是提出他地条件了吗?休夫,还是用煤需交换。

    “可以,但我还要珊珊。”

    “你太贪心了。”

    “珊珊留在你的(身shēn)边,会死。”

    “哼,那你就要娶她。”

    “你还想利用他?”我开始为珊珊不值,他这辈子,到底有没有为自己活过。

    轩辕逸飞冷笑:“你的(身shēn)边,必须要有我的人!”

    “然后你再想办法让我一个个休了我的夫郎,就像当年你让我休珊珊!”我大声质问,然而,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即使是一个眼神,因为轩辕逸飞已经再次闭上眼睛,不让我猜出他的心思。

    “我不会娶的。”我站起(身shēn)体,用双手拉紧已经没有系带的衣衫,“但我可以让珊珊住在舒家,你的目地不就是这个。”

    轩辕逸飞慢慢起(身shēn),双手**了袍袖:“那么,你想怎么带走漓儿?”

    我看了轩辕逸飞一眼,冷声道:“半夜子时,你让珊珊将漓儿地一只鞋子留在船的护栏边,然后带着漓儿上我们地船,从此世上就再无轩辕漓这个孩子。”

    “好,记住你答应我的。”

    “知道。”我转(身shēn)而去。

    轩辕逸飞再次上前,将挂在衣架上的披风披在了我的(身shēn)上,然后将我突然拥紧:“你曾经答应我,不会舍弃我。”低哑的声音透出了一丝帝王的孤独和脆弱,“现在,连你的一夜,我都无法拥有。”

    心,开始变得沉重:“逸飞,今后我们是朋友,不是(情qíng)人。”

    “只能是朋友……”他将我抱得更紧。

    “对不起……”

    他(身shēn)体一怔,立时放开了我,转(身shēn):“你走!”

    他的背影,透着让人心痛的孤独,强忍着回抱他的冲动,绝然转(身shēn),我和他,不能藕断丝连,那对所有人,都是一种伤害。

    “月,他真的愿意?”(身shēn)后是他的怀疑,我没有回头,而是打开了舱门:“是的,因为他看到了小离和临鹤对我的(爱ài),包容的(爱ài)。”抬眸,月色已浓,小离,一定急着等我回转。

    两艘船再次靠拢,离歌正站在跳板的对岸,不过一丈的距离,即使没有内力,也可以轻松跃回。

    “戌时了。”离歌担忧地抚过我的面颊,视线落在了轩辕逸飞的披风上,眸中划过一道寒光,他解开了披风的系带,然后看见了我藏在披风下狼狈的衣裙,立时,冷艳绝美的容颜**了杀气。

    他扬脸朝我(身shēn)后望去,抬步之时,我扣住他的手臂,摇了摇头。他撇下脸,凝视我片刻,脱下自己的外袍,盖在了我的(身shēn)上,我的(身shēn)体,被离歌的温度包裹。然后他将披风朝我(身shēn)后扬手甩去。

    我没有看向(身shēn)后,因为离歌在扔回披风后,就转(身shēn)扶我回转,轩辕逸飞,我也不想舍弃你,可是你(身shēn)上的枷锁太多,(身shēn)份过于尊贵。

    “小离,我用煤需交换了漓儿和珊珊……”回到舱室,我脱去了离歌的外袍,衣衫就此敞开,我开始在舱室的衣柜里翻找自己的裙衫。

    清凉的手指按上了我的太阳**,立时带来一片舒爽,让我放松了(身shēn)体。

    “我准备了药浴,你需要放松一下。”离歌好听的声音如同个清冽的泉水,和他在一起,就连神经,都获得休息。

    “恩……”

    他褪下了我的衣衫,我有些不好意思,他淡淡笑了:“舒儿,为什么至今你还会害羞?”

    我羞涩地环住离歌的腰,埋入他的(胸xiōng)膛,让他为我解开了肚兜的系带,然后将我抱起,放入温(热rè)的药浴中。

    药浴淡淡的药香和离歌(身shēn)上的味道相互融合,离歌就像消失在了房间里,却又包裹在我的(身shēn)周。

    我彻底放松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准备等待离歌的按摩,嘻嘻,他以前经常如此,可是不知为何,离歌那双轻柔的,纤长的手始终没有出现。

    不解地睁开眼睛,却看见离歌正在脱衣。

    他脱得很慢,因为他(身shēn)上的这件衣袍有许多盘口,那双我渴望的手正在解开每一个盘口,鹅黄的烛光给那双手上了一层朦胧的淡金色,他解衣扣的动作,就像手指敲击钢琴的键盘,漂亮而优雅,吸引你的视线。

    衣衫从他的(身shēn)上褪落,露出了他的内单和白色的绸裤,他开始用发簪将长发盘起,然后解开了内单的衣带,丝绸的衣衫在烛光中滑过一抹黄色的流光,他如玉的肌肤随着他衣衫的滑落而如莲花绽放一般浮现。

    心跳开始加速,离歌这是要……

    当他的长裤从腰间滑落时,我立刻撇开了视线。他走到我的(身shēn)后,然后进入水中,水声在寂静的舱室内响起,他将我环在(身shēn)前,让我靠在他精干没有一丝赘(肉ròu)的(胸xiōng)前,长腿沿着我水中的双腿慢慢舒展。纤巧的手开始从我的头顶,轻轻揉捏。

    心跳很快因为离歌的按摩而恢复,我放松了(身shēn)体:“小离,我的内力没了。”

    “可能是因为连续变(身shēn)吧。”他的手揉到了我的后颈,顿了顿,“所以你才没有打他。”

    “恩……我答应了楚翊,要带回漓儿,对了,小离,你会介意吗?”我转(身shēn)看他,却是发现一抹杀气匆匆从他的眼底逃过。他扬起淡淡的微笑:“不会。”

    是我的错觉吗?他眼底的杀气是因为什么?

    “那我就放心了。”我侧(身shēn)躺在了离歌的(身shēn)前,环上他纤长的脖颈,“小离,我好怕你会介意,怕你看见那个孩子,就会想起风雪音。”

    那双纤柔的手,抚过我的脸庞:“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只要有你,就够了。”他收紧了怀抱,将我揉入他的生命,“你们……是不是做了……”

    我愣了愣:“小离,你在说什么?”

    离歌撇开脸,视线落寞地落在水中:“我看到你的后背,有他的痕迹。”

    原来那丝杀气是因为这个。我下意识摸上后背,想了想,贴上离歌的(胸xiōng)膛:“小离是不是生气了?”

    他没有说话,好看的眉正在蹙起。

    “我们……”

    忽然,他扣住我的下巴,吻住我的唇,封住我的话。贪婪,焦急的吻,**了他的一丝生气,然后,他放开我,我在他的唇下喘息。

    “我不想听……”他灼灼地看着我,我喘息着,笑了:“就算你不想听,我也要告诉你,我们没有。”

    他的眼中划过欣喜,我立刻吻上他的唇,吸光他(身shēn)体里的空气,惩罚他怀疑我对他的(爱ài)。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57章 只能是朋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