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54章 入门有些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500加更第三更送到

    梦很美,兴奋间,我笑着苏醒。

    “什么事让你笑得这么开心?”熟悉地声音而来,我立时寻声望去,秋的双眸明亮如星。

    “秋!你醒了!”我欣喜起(身shēn)。

    他皱着眉,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恩,就是浑(身shēn)都痛。”

    看着他额上细细的汗珠,很心疼,他妖艳绝世的脸因为伤痛而失去了以往的傲气,多出一分憔悴,就像当年他为我盗取玲珑宝鉴,重伤而归。

    “真的很痛吗?”

    “恩。”他此番连眼睛也因为皱眉而闭起。

    “那我去叫临鹤。”

    “不,你帮我揉揉就好了。”他有些吃力地说。

    “好。”他或许只希望我陪在他的(身shēn)边,“哪里?”

    “这里。”他舀起我的手放上他的心,心中一颤,苦涩无言。

    “怎么不说话?”他按住我的手,长长的眼睛慢慢眯起,唇角勾出了笑,“是不是觉得对不起我?”

    “我……我……”

    “怎么不揉?”他问,我愣了一会,轻轻地揉着他的心口,深知这只是隔靴搔痒。

    “还是很痛。”他拉开衣领,舀起我的手就放了进去,我怔然抽手,却被他按住。“这样才有效果。”他扬着苍白的唇,眼中隐忍着伤痛,苍白无力的笑,却散发着男人特有地血(性xìng)。

    “揉!”他发出一个命令,放开了手。重重地呼吸。让他的(胸xiōng)膛在我的手下高高起伏,里面的心跳正在加速。

    “咳咳……还有下面也很痛……”他的声音因为重伤而变得低哑。我手往下移,刻意避开了他(胸xiōng)口地玉珠。

    “不对。再往上。”

    往上……他是存心地。

    我不理他,他却伸手将我的手放到他期望地位置,然后露出舒服的微笑:“果然还是舒儿地手让我舒服……”

    青筋爆出,想起了梦中他说的那些女人。

    “舒儿……”忽然,他刻意放柔了声音。细腻的沙,充满磁(性xìng),“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的(身shēn)体,难道……你不想吗?”

    浑(身shēn)的血液因为他地话而沸腾,这家伙,就不能不这么直接吗!手下意识地一动,立时,南宫秋发出一声男人特有的呻吟:“恩。”

    浑(身shēn)变得僵硬。不敢看他。他受伤了。不不不,就算他不受伤我也不可以。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小离和临鹤的事(情qíng)。守着他醒来是一回事,和他(爱ài)(爱ài)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的**,用他那双已经燃烧的眼睛烘烤我的(身shēn)体:“舒儿……这里……”他牵引着我的手开始慢慢往下,手心下是他(热rè)烫而滑腻的肌肤,当抚过因为红肿而隆起的地方时,痛慢慢侵占了(身shēn)体,不知道他地骨头有没有断,那可是金柱啊。

    在我走神之时,南宫秋忽然将我地手移到**,当我触碰到他的硬(挺tǐng)时,慌忙抽手,可是却被他牢牢按住,蛊惑地声音也随之而来:“这里……也需要你揉揉……”

    “秋!”我有些生气,看他时,心却因他疲倦而几近迷失的眼神而收紧,他似是努力保持自己的清醒,半咧着唇笑着,“你知道它有多么想念你的手,不仅仅它,还有我的(身shēn)体,舒儿……你刚才残忍地将我踢出你的世界,现在就不能安抚我一下吗?”

    南宫秋的笑容渐渐变得干涩,迷离的视线似是将要再次陷入昏迷,他牢牢抓住我的手,不想就此沉睡。

    “秋,我……”挣扎,再挣扎,就在我下定决心的时候,突然看见南宫秋那原本有些涣散的眼睛里,划过一抹锐光,同时,我感觉到很多人正在往这里靠近。

    再看南宫秋,他还是那副快死的神(情qíng)。

    怒,小子装死。

    “是不是这里?”我淡淡得问。“是……”南宫秋吃力地吐出这个字。

    “好。”我狠狠一抓,他立时惊叫:“啊!舒清雅!你想做什么!”然后整张俊美的脸就扭成了一团。

    我收回手环(胸xiōng)俯视他:“既然你女儿都有了,那个要不要已经不再重要了,少了它,你也可以少祸害几个女人。”

    “你!”南宫秋苦不堪言,用手捂着下(身shēn)。

    就在这时,有人匆匆推门而入,是君临鹤,他在推门时就急急而来,说道:“夫人,南宫他重伤在(身shēn),你不能……”他看着南宫秋苍白的冒着冷汗的脸,和痛苦扭曲的神(情qíng),一时愣住了。

    我有些郁闷:“临鹤,你以为我会做什么?”

    “临鹤,夫人不会碰他。”清清冷冷的声音而来,是离歌,他的手中提着一只食篮,他只是淡淡扫了(床chuáng)上的南宫秋一眼,“刚醒就不老实。”

    南宫秋咬牙:“你们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哦?镜某怎么觉得来得正是时候呢?”镜先生也来了,他还摇着那把红色的羽扇,悠然走到(床chuáng)边,俯(身shēn),“看来宫主气色不错。”

    “哼。”南宫秋撇开脸,不搭理镜先生。然后传来离歌的轻语:“小舒,下来,让临鹤给南宫医治。”

    “好。”我听话地在南宫秋复杂的视线中下(床chuáng)。

    离歌从食篮中取出了一碗汤药:“你连续两次变(身shēn),气虚体弱,把这个喝了。”

    “小离。你怎么知道我连续两次?”

    “是镜某说的。”镜先生晃了过来,然后和我们一起坐下。我们就像三个观众,观赏临鹤给南宫医治。

    只见君临鹤已经回神,板着脸把上了南宫秋的手腕。

    我忍不住问离歌:“小离,临鹤刚才进来怎么会误会我……”

    “因为我们听到了南宫地呼救。”镜先生摇扇微笑。忽的。他学着南宫秋的语气喊道,“啊!舒清雅。你想做什么!”

    。。。镜先生学得好像。

    “小离,你知道我不会的。”

    小离抚上我的脸。微笑:“我知道。”

    “啊!”忽然,从南宫秋那边传来一声惨叫,原来君临鹤正在检查他地肋骨,南宫秋地衣衫敞开着,他(胸xiōng)口以下。竟是乌青一片。我心中一紧,他伤得如此之重,却依然装作无事,让我的手去触碰那些地方。

    “你是男人,这点痛都忍不住吗!”君临鹤冷冷地说,一直以来,君临鹤对南宫秋就没好感。

    “那你就不能轻点吗。”南宫秋吃力地说,“以后我们是要做兄弟地!”

    南宫秋这话一出,大家都愣住了。我喝进口的汤药也停留在口中。

    君临鹤不解地直起(身shēn):“谁跟你做兄弟。”

    “呵。”南宫秋从唇中吐出笑。“我和舒儿孩子都有了,她不该对我负责吗?”

    “噗!”汤药喷出。镜先生立刻举扇遮脸,我现在真想有把扇子挡脸。

    “你想进舒家!”君临鹤地声线开始下降。

    “当然,我(爱ài)舒儿,所以我要进舒家守护她和我的孩子!”

    “我不准!”

    三个字,让我一愣,说不出的复杂纠结。

    “你凭什么不准!”

    “就凭我是小舒的正夫!”君临鹤说罢,拂袖要走。

    “临鹤。”忽的,离歌淡淡地叫了一声,君临鹤却是停下了脚步,我看向离歌,离歌地神(情qíng)很淡,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改变,“他现在是病人。”

    君临鹤铁青的脸慢慢转柔,他朝我看来,我长叹一口气。

    “小舒……”他还是忍不住唤我。

    “临鹤,医人为先。”离歌说得依然淡然,君临鹤不再说话,闷闷返回。

    南宫秋拧着眉,张了张嘴,却是**一窜咳嗽:“咳咳咳咳……”“南宫,镜某劝你现在还是不要开口的好。”镜先生一边掸羽扇上的汤药,一边看似无意地说,然后将羽扇放到我的面前,“夫人,看来你得陪镜某一把扇子,没有扇子,镜某想不出锦囊妙计,也无法帮助夫人解决任何危机。”

    镜先生意有所指,笑容(阴yīn)险狡诈。

    “镜先生,你找夫人,不是有正事吗?”离歌淡淡提醒,视线落在镜先生的(身shēn)上,镜先生拍了拍额头,立刻道:“夫人,你得救小皇子。”

    “诶?”

    “小皇子的事(情qíng),可是皇室丑闻。”镜先生重新舀起那把被汤药沾湿的羽扇,慢摇,“轩辕逸飞之所以在宫里没有对风雪音和小皇子出手,就是因为不方便,现在,他可以用意外,让风雪音和小皇子永远消失。”

    “他难道想杀了楚翊和小皇子?”

    镜先生笑了笑:“那倒未必。”

    “哼!”忽的,从南宫秋那里,传来一声冷笑,“你们了解轩辕逸飞吗!”

    南宫秋抬起一条手臂,扫过我们每一个人,带着勾地眼角流出一抹邪气:“你们若不是舒儿地夫郎,都得死!”

    他的话,让我一怔。

    确切地说,只有我怔到了,因为其他人的表(情qíng),根本没有任何变化,渀佛这是理所应当,君临鹤还舀下南宫秋的手臂:“不要乱动!”

    轩辕逸飞,真会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54章 入门有些难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