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46章 随音而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第146章随音而去

    从风雪音不知道小蕾百毒不侵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

    被小蕾的举动一吓,我彻底吓醒,鬼叔说过,冰魄是为雷神出世而准备,所以小蕾(身shēn)上有大部分冰魄,残留在我(身shēn)上的小部分就能让我百毒不侵,更别说小蕾。

    在舒家,我们没有任何胜算,看向镜先生,他也是蹙眉沉思。

    风雪音的手上,赚着六十条人命,我们必须在确保那些人安全后,再想出对策对付风雪音。

    而现在,我们就已经再次掌握了先机。便是风雪音不知小蕾百毒不侵,失去了对我要挟的作用。

    还有,就是风雪音舍不得废我的武功。

    小心看向楚翊,他脸上的喜悦让我忧心,我信任楚翊,可是他的心到底是属于风雪音的,此刻他深(爱ài)的人,正在与他耳语,到底说了什么,会让楚翊如此高

    “之后的事,到船上我再跟你解释。”风雪音柔声说出最后一句,楚翊(情qíng)动地握住了风雪音的双手,说道:“好。”

    “楚翊!”君临鹤的厉喝在厅中响起,可是,对方却是撇开了脸,轻声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已经说明了一切。

    风雪音走向我时,经过南宫秋。

    南宫秋一直没有表现出过激的神色,给人的感觉。便是他依然中立,没有表现出明显地方向,这就是他,亦正亦邪的影宫宫主:南宫秋。即使在小蕾吞药时,他的呼喊也出于人之常(情qíng)。

    “宫主。今天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风雪音停下脚步。侧对南宫秋,“希望你明白。影宫永远是风家的狗。”

    面具很好地隐藏了南宫秋的神(情qíng),他微微弯腰:“当家说得没错。”

    “清雅会跟在我地(身shēn)边。我希望你能依旧像往(日rì)一样效忠于她,作为影宫地宫主,你们也算般配。”

    心中一愣,原来风雪音误认为南宫秋钟(情qíng)风清雅。

    “是。小人的心中,一直只是清雅。”南宫秋地话。似是应了风雪音,却让我的心因此而颤。秋,没想到这次,我又要欠你地(情qíng)了。

    “看好舒家那只豹子,还有这几个男人,别让他们乱跑。”风雪音拂袖而去。

    “是。”南宫秋双目**笑意,可惜风雪音没有看到。

    风清雅没有解释,她的默认,让这份感(情qíng)更加真实。她走到南宫秋的面前。恋恋不舍地说道:“希望能尽快与你相聚。”风清雅的话带着深意。可是因为这个误会,而变成普通的(情qíng)人之间地惜别。

    大门再次打开。风从外卷入,透着丝丝凉意,院外已经没有任何一个管事,变得空((荡dàng)dàng)和寂寥。

    风雪音到门口时,顿了顿,忽然转(身shēn),对南宫秋道:“通知公公,就说本宫已经回京。”

    一切的细节,她都没有遗漏。在她转(身shēn)之时,我唇角扬起,风雪音,我们还没输。但是,我已经看到了你的失败,因为,你太自负。

    楚翊和抱着小皇子的风清雅走在风雪音的(身shēn)后,然后,是我和镜先生。怀中抱着小蕾,跨出门槛时,我回首对离歌,君临鹤,南宫秋,后弦和小九一笑,我们很快就会团聚,等我。

    小蕾向众人挥了挥手:“爹爹,君爹爹,后弦爹爹,南宫叔叔,小九哥哥……再见……”小蕾的声音**了哽,我立刻轻声道:“不许哭。”

    “恩!”小蕾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掉落。

    黑衣人走到了我们的(身shēn)后,将我们推出了门口,离歌他们的(身shēn)影,在黑衣人地遮挡中,慢慢消失。

    秋,靠你了。回头遥望南宫秋,他地面具在烛光中,闪烁。

    月色暗沉,出门就是风雪音准备的船只。舒家门口临河,风水极佳,方便了出

    我们一上船,风雪音就让我们换上她准备地衣服,衣服上带着一种特殊的香味,她知道加菲能追踪我们的气息。

    再加上水路,就更不方便追踪。

    船上只有四间船舱,风雪音将我,镜先生和小蕾便扔在一间船舱里,临走还不忘微笑地说道:“新婚快乐。哦,对了,我忘记了,镜先生是属太监的。”

    怒,若不是镜先生拉住我,我真想冲上去揍她。

    门被锁起,船舱里桌椅齐全,不过只有一张(床chuáng)。看见有茶壶,我舀起晃了晃,有水。

    “小蕾,过来,喝水。”

    “娘,我不渴。”小蕾还在不开心,她坐在镜先生的腿上,搅手指。

    “听话,把这些水全喝了。”我将茶壶放到小蕾面前,镜先生目露疑惑:“夫人为何让小蕾喝水。”

    “镜先生。”我闭上眼感觉了一下,门口无人,然后我立刻坐到他(身shēn)边,小声说道:“镜先生,你知不知道狗狗为什么到处尿尿?”

    “是为了圈划势利范围。”

    “不止,还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镜先生双眸闪烁,神彩再次恢复。

    “你看,现在我们(身shēn)上的气味被这些衣物覆盖,但是排泄物……呃……也就是……”

    “夫人,镜某明白。”镜先生面露尴尬,从怀中舀出羽扇,再次慢摇。

    “哦,也就是这些的气味是无法掩盖的,小蕾和加菲从小一起长大,加菲对小蕾的……呃……那个……”

    “就是便便!”小蕾朗声回答,立时我和镜先生都面露色。

    “没错,就是你的便便。”

    “加菲最恶心了,老是喜欢闻小蕾的(屁pì)(屁pì)。”小蕾转头看向自己的(屁pì)(屁pì),“还有龙皇,小蕾的(屁pì)(屁pì)上有好吃的吗?”

    “小蕾,别说了。”我阻止小蕾说下去,“所以,我们要给加菲留下信号,小蕾,你要多喝水,多吃东西,你的任务,就是便便,不管大的,小的。”

    小蕾撅起了嘴:“小蕾不要做便便机器。”

    ----!!!谁都不想做这样的机器。

    “小蕾,这很重要,南宫叔叔能不能找到我们,就靠你的便便了。”

    小蕾眨巴着眼睛,然后看向镜先生:“镜爹爹,小蕾要不要按照娘亲说的做呢?所有的爹爹都说,娘亲傻乎乎的,有时候对她的话不用认真对待。”

    撞墙。我好失败。

    镜先生用羽扇轻点小蕾的鼻子:“这次娘亲没有说错,小蕾就乖乖做便便机器。”

    小蕾搅了搅手指,非常不(情qíng)愿地说:“好……”

    “太好了,喝吧。”我将整壶茶给小蕾灌了下去,然后拍门,大喊:“有人吗!有人吗!”

    不久后,有人来了,打开门上的一个小窗:“干嘛!”

    “我们三个人,只有一壶茶,是不是少点。”

    那人看看茶壶:“稍等。”

    不久后,他们就送来了三壶。小蕾嘴巴都张大了,直到送茶的人离去,她才敢问:“娘,这些都是小蕾要喝的吗?”

    “恩,快喝,快拉。”

    “夫人,天色已晚,不如让小蕾安歇。”

    “好,那睡前先拉一次吧。”

    “夫人……”镜先生面露无奈,“此刻还没有离开青州……”

    “哦……”

    “那镜先生你睡(床chuáng),你(身shēn)子弱。”我指向(床chuáng),在舒府,每天给镜先生补肾,不不不,是补(身shēn)的药就一堆。

    “那夫人……”如玉的镜先生眸中**一丝尴尬,今(日rì)的镜先生多了许多表(情qíng)。

    我拍拍(胸xiōng)脯:“我壮着呢,你甭管我了。”

    镜先生不再推辞,他抱起小蕾,小蕾奇怪地问:“为什么娘亲不睡(床chuáng)呢?以前娘亲不是也很爹爹一起睡吗?”

    默。混乱了。

    “小蕾,这不一样,我跟你爹爹……呃……可是和镜爹爹……那个……”痛苦,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就在这时,有人打开了门:“喂,主子要见你。”黑衣人站在门前,是风雪音的死士。

    我反而松了口气:“镜先生,麻烦你跟小蕾解释一下。”

    “我?”镜先生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无措的神(情qíng)。

    镜先生,你可是足智多谋呐,就慢慢跟小蕾解释吧。

    风雪音此刻见我,目的应该只有一个,就是羞辱我。皱眉,其实风雪音很可悲。

    在我们眼中,楚翊,风清雅等人的弃暗投明,对于她,就是残酷地背叛。

    一次又一次的叛变,让她对任何人,都不再信任,说不定,还包括她自己。她将自己完全隔绝,让任何人都抓不住她的动向。而她,却在暗处,静静观察我们的一切。

    她的行动,快、准、狠。我们只想到她会伤害舒家的人,“固若金汤”的舒家让我们完全安心。却没想到她会利用那些管事的家人,甚至,有些还是她的自己人。

    对了,在她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自己人”三个字。

    推荐花了了的《穿越之母夜叉》,她回来应该会好好更新了。书的连接就在本书简介下方。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46章 随音而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