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38章 三夫临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明天娶三夫罗,大家准备放鞭炮。

    同样的红色,三人却各有差别。

    楚翊一(身shēn)庄严的深红,从内而外,布料和颜色都质感厚重,金线而成的华丽的花纹,金绸围边,华贵不失威严,让平(日rì)神秘的楚爷器,宇轩昂地站在众人面前。

    金冠镶有红玉,细细浅浅的疤痕如同诡异的封印,烙在楚翊右眉上的额头,给这位威严的楚爷,又添上几分魔(性xìng)的神秘魅力。

    楚翊面露羞色,平(日rì)镇定的楚爷在穿上大红喜服时,竟也会如少年初婚那般局促无措。

    站在楚翊(身shēn)边的,是手执红羽扇的镜先生。从内而外的纯红没有半丝杂色,轻薄的布料飘逸如云,就连他的羽扇也与往(日rì)不同,轻轻柔柔的羽毛随风轻轻飞扬。

    头束红巾,红巾轻薄如纱,垂落双肩,将那一头乌发藏入红雾之下,平添了梦幻般的朦胧感。镜先生羽扇慢摇,浅笑在飘扬的羽毛中,若隐若现。

    最后,是后弦,后弦的喜服精练紧致,略微透着金的红色,绣着银色的花纹,腰带紧束,整体看上去异常干净利落,一件浅浅的金色的罩纱包裹在外,多少让这个好动的家伙,增加了一分男人的成熟。

    “夫人,怎样?”后弦蹦着到了我的面前,金色的罩纱飘啊飘。

    “哈哈哈……哈哈哈……”笑从(胸xiōng)口喷出,我靠在卧榻上。笑得前仰后合。我舒清雅几世修来的福气,有这些美男相伴?简直比中了五百万还开心。

    “喂!你别只顾着笑啊。”

    “后弦,让夫人笑够了。”镜先生如同一朵红云,飘到我(身shēn)边,提袍而坐。差点压到我地脚。

    一阵又一阵香风扇来。我赶紧阻止镜先生手里的红扇:“别别别,我病好不容易好了。”

    “镜某见夫人如此开心。给夫人降降温。”

    “冷静了,冷静了。”我赶紧端坐。

    镜先生的目光越过我。看向一旁始终不语的淳于珊珊:“珊珊有何看法?”

    “他能有什么看法?”后弦挤到我的另一边,正好靠近珊珊,“珊珊,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

    淳于珊珊一愣,似是没理解后弦地话。

    “后弦!”楚翊沉声。“这不是玩。”

    “对于我和夫人,就是玩,是吧,夫人。”后弦勾住我地脖子,我冷眼飞他:“你小心我酒后乱(性xìng)啊!”

    后弦一哆嗦,立刻收回自己的手,变得老实。

    就在这时,离歌与君临鹤从外而入,一下子。两人怔了怔。坐在我(身shēn)边地镜先生却是站起:“见过大官人,见过二官人。”

    镜先生的行礼提醒了背对门而立地楚翊。他立刻转(身shēn),就要行礼。

    离歌依旧没有适应,君临鹤匆匆扬手:“不必了,大家就如往(日rì)即可。”

    楚翊颔首相请:“老爷,临鹤,请,我们正在给夫人看我们的喜服。”

    离歌一(身shēn)鲜艳的丝袍,白底的丝绸上是大朵大朵华丽的浅鸀地牡丹,让人在这炎炎夏(日rì)中,眼前一亮,感觉一片清凉。浅鸀的丝带只缠绕起他额边一束发丝,如同那细细的柳枝,在风中轻轻摇曳。

    依旧是一(身shēn)白的君临鹤,站在离歌的(身shēn)边,宛如雪白的仙鹤降临人间,四年的人间烟火,却依然没有影响他半分仙风道骨。脱俗的气质,成为这一屋子美男中,特殊的存在。

    一时间,我有种晕眩地感觉。

    眼花花了。

    离歌清清冷冷地目光落在镜先生的(身shēn)上,此刻镜先生已经坐回我地(身shēn)边,长长的卧榻,足以坐下六人。而我的另一边,正坐着后弦,后弦的旁边,站立着淳于珊珊。

    镜先生停下羽扇,对着离歌一笑,离歌立时收回目光,神(情qíng)中多出一分同(情qíng)。他应该是知道镜先生不能人道了。

    “小离,你和临鹤……”他们最近总是形影不离,我都嫉妒了。最最郁闷的是,两人都不进我房了,好吧,我虽然不(热rè)衷于耗能运动,可是他们都不陪我,那我晚上多无聊。

    “夫人,我和离歌决定一起医治镜先生。”君临鹤面带三分喜色。

    “是吗,恭喜镜先生。”我对镜先生一拜,只见镜先生竟是愣住了,他就像被人点**一般定格在卧榻上,手中的羽扇居然也奇迹般地冻结。

    “镜先生?镜先生?”我挥手,镜先生不动。

    后弦来兴趣了,跳到镜先生面前,做鬼脸。

    “看来是高兴过渡了。”楚翊得出一个结论。

    离歌淡淡地瞥回目光:“但不一定能治好。”

    “离歌……”君临鹤轻语。

    离歌眨了眨眼睛,神(情qíng)平淡:“这是事实。”

    “对!这是事实!”忽然,镜先生拔地而起,险些撞倒了站在他面前的后弦。镜先生又开始慢摇羽扇,浅笑回到他的脸上:“此事慢议,离歌公子回归,镜某猜有个人就快到了。”

    “谁?”我问。

    镜先生眯眼一笑,指向门

    就在这时,一阵黑紫的风从外席卷而来,立时,楚翊和后弦挡在我的面前,可是,他们的后背开始慢慢僵直“离歌!”这声音……南宫秋送完请柬回来了?拔会吧,今天什么(日rì)子,人都到齐了!

    “是你。”离歌声线平淡,略带疑惑,然后看向我。“小舒,是他。”

    单手支脸,听声音就知道。

    “谁?”忽的,楚翊问,我颇觉奇怪。他难道不认识南宫秋吗?与此同时。我发现君临鹤的表(情qíng)也发生了巨大地变化,竟是有些……惊艳。

    “舒清雅!你是不是重生太多。脑子有问题!居然嫁给这个毒物!”

    毒物?立刻看向离歌,离歌竟是没有动怒。冷冷淡淡的神(情qíng)如同对方是一个胡闹的孩子。

    “你到底是谁?”君临鹤也问了,我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就连(身shēn)边的珊珊也惊愕地瞠目结舌。

    “南,南宫。”就在这时,后弦结巴地开口。“你,你,你怎么就这样出来了?”

    “南宫?”楚翊放下戒备迷惑地看向后弦,后弦神(情qíng)呆愣地看了一圈众人:“他就是南宫秋!”

    “啊?”楚翊惊呼。

    离歌轻喃:“原来他是他。”

    “哦?让镜某也来看看影宫宫主真正的模样。”镜先生从我(身shēn)边站起,然后悠然地发出一声惊叹:“呀,夫人果然好眼光。当初镜某想夫人居然会深(爱ài)南宫秋,是不是眼睛有问题,看来现在完全没有问题。”

    “镜先生!”空气中传来南宫秋地厉喝。

    看众人地反应,难道。南宫秋今(日rì)不洗脸就出来了?我也立时站起。从楚翊和后弦的(身shēn)体之间,看见了一(身shēn)紫袍地南宫秋。他的脸,果然是那张妖孽绝美地脸!他受什么刺激了,居然真容面人。此刻,他正透过空气瞪视我。

    “临鹤,我们走。”离歌忽然叫走了君临鹤,君临鹤面露不解,离歌看向我,我对着他点点头,他便拉走了君临鹤。

    “后弦,珊珊。”接着,楚翊带走了后弦和淳于珊珊,淳于珊珊频频回首,目露惊讶。

    镜先生坐在我的(身shēn)旁稳如泰山,渀佛铁了心准备看好戏。

    “镜先生。”南宫秋沉声。

    镜先生闭眼假寐,羽扇慢摇:“宫主,镜某并非从三(日rì)后,才是夫人的军师,夫人的一切,镜某都有权知晓。”

    镜先生在啊,那我心里多少有些底。

    南宫秋便将目光回到我的(身shēn)上:“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平心静气。

    “为什么偏偏是他!”

    “是他了,就是他!”

    “你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嫁给杀你地离歌,娶将你重伤的君临鹤,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南宫宫主,镜某怎么觉得应该佩服夫人呢?”忽的,镜先生插了进来,他慢慢睁开眼看南宫秋,“撇开夫人对离歌与君临鹤的(情qíng)谊,南宫宫主难道还没有看到真相?”

    南宫秋拧紧拳头,气呼呼地坐到了我书桌后的太师椅上。他努力平息自己有些激动的(情qíng)绪,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呼吸渐渐平稳,寂静的书房里,南宫秋的神(情qíng)正在发生变化,从气愤转为平静,又从平静转为惊讶,忽地,他睁眼盯视我,我平静地迎视他。

    “哈哈哈……”他却在下一刻仰天大笑,“舒清雅啊舒清雅,你居然收服了你地敌人,还俘获了他们的心!”

    我收服了我地敌人?是啊,离歌和君临鹤,当初都是我的敌人。

    南宫秋轻笑摇头:“是我对你的(爱ài),迷惑了我的眼睛,让我没有看懂你。”似是感叹一般,南宫秋的语气竟是变得柔和了,“我还以为你是四年前那个舒清雅,不对,四年前的你,就有这个能力了,只是,我没有察觉……”他柔化的眼神似是陷入回忆。

    失去怒气的脸,多了一分柔弱的妖媚之美,犹如渐渐失去生命的妖精,伏在落满残花的地上,思念自己的(爱ài)人。

    (西子捧心我实在写不出来,就写个柔美的给大家过过瘾吧)

    小月不再戴面具,大家应该猜到是虾米原因。男人也好强呐。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38章 三夫临门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