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37章 淳于情尤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300加更第一更送到昨晚又有很多人问八夫几时完结。 自 我  本月完结。

    夜很静,静地只有离歌的心跳,从快到慢,然后化作鼓点声,如同远古而来的召唤。

    伏在他的(胸xiōng)前,享受这份宁静,在这份犹如青竹鸀水的宁静的面前,会让我不自主地反思过去。

    今晚,离歌让我尝到了因为(爱ài)而酿成的苦果,因为(爱ài),而遭受的伤痛。想起自己对南宫秋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任(性xìng)而为,或许我们欠缺的,就是一次平心静气地交谈。

    我和离歌都没有说话,他也是静静地拥抱我,我们如同彼此依偎般,躺在一起。不知他此刻在想什么?

    “那个……你为什么要绑着他?”我用玄明玉打破宁静,因为我想听离歌说话。天知道我有多么想听见他的声音。

    四年了,四年他跟我说的话,十根手指头都能数得出。

    “若是放开,他会自残……”离歌收紧手臂,纤细如柳的眉微微收紧,“他会用任何方法弄伤自己,直到见血,然后狂笑。”离歌的语气很平静,就像说的不是自己的兄弟,亦不是自己的仇人。

    “这就是他的结局吗?”

    “或许吧…“那……你恨他吗?”

    “你呢?”没想到离歌会反问,脑中浮现出玄明玉自残(情qíng)形,他将自己破坏。满(身shēn)是血,就像一个破布娃娃,然后仰天狂笑,不(禁jìn)恶寒,摇了摇头:“看着这样的他。恨不起来了。”

    “我现在发觉。老天很公平。”离歌发出了一声感叹,轻拍我的后背。

    “公平在哪里?”我在他地轻拍下昏昏(欲yù)睡。

    他凝视着我的眼睛。冷漠的表(情qíng),却是灼(热rè)的视线。朦胧中,听见他轻轻的回答:“很多……很多……”

    “陪我……”

    “恩……”

    “拉钩,反悔地下辈子做女人,给我生孩子……”

    “呵……”

    原来,离歌也会说老天很公平。 自 我 看 这句话。让我欣慰,就像镜先生说地,现在在我(身shēn)边的这个离歌,不是被风雪音迫害前地离歌,亦不是迫害后的离歌,而是一个崭新地离歌。

    第二天一早,门前出现了壮观的场景。

    当离歌打开房门的时候,楚翊,镜先生。后弦。甚至还有君临鹤,他们齐刷刷地站成一排。给离歌行了一个大礼,齐声喊着:“拜见大官人。”

    离歌怔在门口,很久,很久……

    原来君临鹤并没前往天机山,是镜先生将他藏了起来。

    君临鹤大步上前,抱住了僵立的离歌,欣喜而激动:“这样,我才能真的安心。”

    他地心中,对离歌始终带着一份亏欠,离歌的回归,让他的心结也随之打开,让他,不,是让我们三人,都获得了一片广阔天空,呼吸到了异常轻松的空气。

    在这一天,淳于珊珊也来得尤为地早,给我舀来早点时,就看见这壮观的场面,于是,他也陷入了僵硬状态。

    这次的病,真的很严重,我百毒不侵,但不是百病不侵。

    卧(床chuáng)的第三天,冷月瑶作为淳于家的代表前来探望。她虽然从珊珊那里已经知道我地大官人是离歌,但在见到离歌地时候还是愣住了。

    我不知道n年前的离歌是怎样地,但从见到他,直到现在,他都是一副冷然淡漠的样子,所以,他在看到冷月瑶时没有表(情qíng)上的变化,依旧冷冷淡淡,做自己的事(情qíng)。

    冷月瑶扶着我走入院子,外面阳光明媚,繁花似锦,彩蝶纷飞,空气清新香甜,鸟儿欢唱盘旋。

    两个女人闲扯了一下家常,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珊珊(身shēn)上。

    “早知道你喜欢的是紫宸,当年我就把珊珊留在(身shēn)边,也不用天天惦念他的菜了。”

    冷月瑶笑得很是灿烂:“当年就算你不休皇上也要休,而且,没有那次休夫我就不会觉得自己有了希望,去粘上他,也就不会知道他心里面是别人,知道当年救我的其实是紫宸……”

    “等等,珊珊心里有别人?谁?难不成是风清雅?”护国府就一个女人:风清雅。

    冷月瑶笑容中**了同(情qíng):“哎……难怪他最近做菜总是又苦又涩,可怜他喜欢的女人居然一直误会他喜欢的是我。”冷月瑶的目光定在我的脸上,我懵然。

    “小舒,你不觉得你其实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如果你没有出现,珊珊或许还在护国府,我说不定嫁给某个藩王的儿子,离歌不会自由,远尘不会舀回爵位,楚翊不会弃暗投明,你也不会有今天这么风光的五夫相伴。”

    是啊,命运真是玄妙。

    “既然你喜欢珊珊的菜,不如……就把他收了吧。”冷月瑶俏皮地对我眨眼睛,我满脸黑线:“我当没听见。”

    “哎呀都收了五个了,多一个……呕!”忽的,冷月瑶干呕出声,脸色也有些难看,我大喜:“恭喜恭喜。”

    冷月瑶横白我一眼:“恭喜什么?”

    我一愣:“怎么,难道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啊,我(身shēn)体不舒服你还恭喜我。”冷月瑶有些生气。我呵呵一乐:“来人,请大官人来。”

    冷月瑶对我的举动很迷惑,我笑道:“过会就知道了。”

    在等离歌的功夫,后弦乐呵呵地带着几个人捧着红色的喜服从我们面前经过,似是裁缝。我想起来,楚翊今天跟我提过,今(日rì)有裁缝来给他们修改喜服。

    呵,三个男人一起试穿喜服,场面一定很壮观。楚翊也问要不要给离歌补办一个婚典,但离歌生(性xìng)冷淡,不太注重形式,便略去了。

    离歌来给冷月瑶把脉的时候,冷月瑶还有点紧张,这份紧张不是因为把脉的结果,而是面对离歌这样清清冷冷的美男子。离歌(身shēn)上散发出来的特殊的冷艳的气质,会给周遭人带来一种无形的压力。

    “恭喜,有喜了。”离歌平淡的话语却让冷月瑶瞠目结舌,好半天都没从惊喜中回魂,最后,我派人用马车,将这位因为过度惊喜而僵化的淳于夫人送回。

    最近似乎好事连连呐。

    在午休时,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回到了那个施放淳于珊珊的下午,我站在冷月瑶的院中,看着面前三人:风清雅,淳于珊珊和冷月瑶。

    然后,看见淳于珊珊俯到风清雅的耳边,轻声说:“皇上对淳于说,有的梦你永远不要做,有的人你永远得不到,淳于不想做夫人众多夫郎中的一人,而是想做夫人心底那个特殊的友人……”

    从梦境中慢慢回转,面前正站着送茶点来的淳于珊珊,他的穿着一如四年前艳丽,笑容一如那时灿烂。

    是啊,四年了,我居然忘记当年他对我,是有(情qíng)谊的,只能说:我没良心。

    “呵呵……”忍不住笑出声,我还真是没良心。

    “夫人笑什么?”淳于珊珊放下茶点,笑眯眯地上前,蹲在我的卧榻边,像只染了色的狐狸。

    “没什么,想到月瑶生孩子,幸灾乐祸。”有些事知道不必说,有些窗户不如不捅的好。

    淳于珊珊挑挑眉:“夫人,这生子是喜事,夫人何以幸灾乐祸如此?”

    “呵,因为你不是女人,哪天你若是生孩子,你就知道了。”

    淳于珊珊立时满脸黑线:“我若是生孩子,还不成了妖怪了。”

    “夫人。”

    “夫人。”

    “夫人!”

    一声声呼喊从外而来,淳于珊珊起(身shēn)时,就只见朵朵红云从外飘入,红灿灿的光芒映地满堂生辉。

    是他们……

    上联:三夫临门爆竹声声

    下联:洞房花烛麻将搓搓

    横批:果然无良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37章 淳于情尤在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