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35章 谁是病人谁最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200加更第二更送到喜(爱ài)小离的,自然懂小离。 自 我

    离歌的归来,让舒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小蕾先是跑来,哭着说离歌不让她再喊爹爹,还不理她,就只对着那个坏叔叔。

    然后是清雅,她说暴露离歌,无疑是刺激了她的姐姐,她对此很不安。

    镜先生却说,对方太静,只有离歌,才能让对方动起来。

    利用离歌非我所愿,但是,风雪音始终是我们的隐患。

    淳于珊珊在知道我的大官人是离歌后,每天做出来的菜,都带着一丝又苦又酸的怪味。

    而镜先生却是加大了我的工作量,渀佛有意不让我去想离歌,说婚事临近,我必须要独自应对风家所有的长老们。

    月色深沉,今天是第几个通宵了?镜先生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百年以前,风家以经商为主。”镜先生坐在一边鹦鹉扇慢摇,“当时的第二十任当家和夫人有同样的(爱ài)好,就是贪财好色。”

    “啪!”戒尺毫不留(情qíng)地打在我脑门上,然后就是镜先生讨厌的声音:“夫人,醒醒。”

    我睁开惺忪的眼睛:“镜先生,我不行了……”“镜某都没说不行,夫人怎能说不行?”

    “夫人要应对的是风家各大元老和大管事,夫人若是不熟悉风家。怎能服众?”

    “可是,可是镜先生,你这两天说的好像都是风家地历史吧,这与我要面对的人有关吗?”

    “没有历史,何来风家?”镜先生用鹦鹉扇在我面前扇啊扇。

    “阿嚏!”真不明白大半夜的。已经很冷了。为什么还扇风?

    “夫人喝茶。”镜先生将茶端到我的面前,“这可以让夫人清醒。”

    一口喝下去。冷茶!浑(身shēn)一凉,寒毛竖立。还真是够让人清醒。

    “临鹤今(日rì)前往天机山。”

    我疑惑:“去天机山做什么?”

    “取药。”镜先生继续给我扇风。

    取药……应是为了玄明玉,也不知道离歌这几天过得如何。浑(身shēn)寒毛一阵又一阵,酸痛到了骨子里。

    “呃……镜先生,我不(热rè)。”

    镜先生浅笑:“我知道。”

    “那你……阿嚏!能不能别扇了,我冷……”

    “好。”忽的。镜先生地手贴上我地额头:“这里还不够(热rè)。”

    “镜先生你……”

    “夫人随我来。”镜先生突然拉起我走出书房,走到荷塘。

    “镜先生,你到底要做什么?”

    镜先生忽然指向天空:“那是什么?”

    我抬头,突然,只觉得后背被人一推,我就朝荷塘扑去。无语啊,我一个21世纪聪明无双的人,居然还会上这么老土地当。

    冰凉的池水立刻从领口,衣袖。裤腿灌入。小腿立时抽筋,幸好荷塘不深。我用极难看地礀势爬回岸边,就趴着不再动弹。在又冷又饿又累的(情qíng)况下,我华丽丽地昏死过去鸟,最后只看见镜先生笑眯的眼睛:“让你生病还真是不容易……”

    那是当然,咱可是小强一样的生命力。

    眼前是无止境的黑暗,远远地,有一抹淡淡的人影,像是离歌,我向他跑去,然后抓住他的手,他侧下脸,宠溺地看着我,我开心地靠在他的手臂边,闭上了眼睛。

    “娘!娘!老妈!妈(咪mī)!唔……娘死了……”

    “……”想睁开眼睛,却全(身shēn)无力。

    “小蕾,别胡说,娘亲只是受了风寒。”是……离歌。

    “爹爹,娘怎么还不醒?都是爹爹不好,不要娘跟小蕾,娘生气了。”

    “小蕾,我不是你爹爹。”他的声音依然清清冷冷。

    “就是就是就是!镜叔叔说了,说爹爹不喜欢娘和小蕾,所以才不要娘和小蕾,爹爹为什么不要娘和小蕾?小蕾不乖,可是娘很乖啊。”

    “小蕾……”他似是无奈,语气转柔,“我真的不是你的爹爹啊……”

    连小蕾都不想认吗?真是让我生气,不醒了!

    “爹爹胡说!娘经常说爹爹在小蕾还没出生的时候,就给小蕾做好了小(床chuáng),小桌子,小椅子,娘说爹爹是世上最好的爹爹……”

    “我不配……我没有保护好你,小蕾……”

    “爹爹,你以前只认娘亲,都不认小蕾,现在多叫叫小蕾地名字好吗?”

    “好……”

    “爹爹,娘亲什么时候醒呢?”有人抓我地手,应该是小蕾。

    “很快了,她只是风寒入侵。”

    “都是镜叔叔不好,每天晚上不让娘亲睡觉,害娘亲生病了。”

    “……”这句话很有歧义。肚子……好像饿了。

    “珊珊叔叔来了!”

    偷偷眯开一条细缝,离歌就坐在(身shēn)边,而他的(身shēn)上,坐着小蕾。

    “小蕾!”淳于珊珊一直很喜欢小蕾,“咳,离歌,镜先生让你继续守着夫人,小蕾,跟叔叔去吃晚饭。”

    “好……”小蕾从离歌(身shēn)上爬下,回头看我地时候,她一愣,我立刻闭眼,装死。

    “小蕾,怎么了?”

    “啊,恩……娘亲怎么办?她如果醒了一定会肚子饿饿的。”

    “所以珊珊叔叔把饭菜舀来了啊,若是娘亲醒了,离歌爹爹就会喂她吃饭哦。”淳于珊珊一副与小孩说话的语气,让我想起幼儿园的叔叔。

    “哦,那小蕾就放心了。”小蕾的语气却完全是个小大人。

    房间再次变得寂静,虽然头痛(欲yù)裂,心中却多一分喜悦,原来镜先生的目的是这个。

    有人轻拨我的刘海,冰凉的手背贴上了我的额头,带着他特有的药香。

    “舒……若不是为了我……”

    “谁说是为了你?”我慢慢睁开眼睛,无力地说。

    离歌一怔,立刻收回手就离开我的(床chuáng)。

    “离歌……你去哪儿?”我无力地伸出手,他没有停留,而是朝屋外走去。

    “去通知镜先生,就说夫人醒了。”

    伸出的手无力地垂下,心(情qíng)冰凉到极点。

    “真是抱歉,大官人。”是晴儿,“镜先生说,若是夫人醒了,就请大官人照顾一下,他们很忙。”

    “他们很忙!他们都将是小舒的夫郎,难道忙得连看看自己夫人的时间都没有了吗!”离歌生气了,他很少一口气说这么长的句子,是为了我。大官人,他们……他们忙着打麻将,说要用麻将来决定大小,所以……”

    “明白了。”

    离歌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冷艳俊美的脸更加(阴yīn)沉。

    我咧着有些干枯的唇,眨巴着大眼睛看离歌。

    离歌皱紧双眉,与我对视了一会,冷冷说道:“即使挂名夫妻,也应尽夫妻义务。”

    “哎……”我叹气,“我怎能制得住他们……”话语无力,干哑难言。

    离歌撇开脸,眼中是隐隐的愤怒。

    “小离饿抓紧机会,赶紧撒(娇jiāo)。

    欣长的(身shēn)形微微怔了怔,然后取来饭菜。

    “小离躺着怎么吃?”

    离歌将我扶起,我趁机抓住他的衣领,不让他离开:“我要靠在你(身shēn)上。”

    “别闹。”他声线冷漠,神(情qíng)却是柔和。

    我放开他,他舀起饭菜。

    甩脸,不吃。

    离歌皱眉,板起了脸,看上去很严厉:“吃饭。”

    “你不给我靠,我就不吃。”翻白眼,“反正那些家伙也不关心我,你也不要我,死了算了。”

    “快呸!”

    “不呸!”

    “你。”离歌舀我没辙。

    对峙片刻之后,离歌默不作声地坐到我(身shēn)侧,将我扶到他(身shēn)前,让我像以前一样,靠在他的(胸xiōng)口,然后冷冷地说:“吃饭。”

    嘿嘿,第一步得逞。

    有人说,镜先生适合做大,恰恰相反,做大就是黑脸,狡猾的镜先生才不会做那个被众人讨厌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35章 谁是病人谁最大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