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小蕾究竟是谁的女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今(日rì)第三更,嘿嘿。娶八夫的(日rì)子越来越近,无良的结局是给编辑的,另外四个假成真的结局,才是给亲们的。嘿嘿,够义气吧。大家对无良好,无良当然也要对得起大家。

    南宫就这么走了?我始终有点不相信。

    以他的脾气,他的(性xìng)格,怎会轻易服我?就此离去?隐隐的不安,让我头脑发胀。

    “夫人,南宫是一个怎样的人?”镜先生忽然发问,我看了看他(身shēn)边的风清雅和楚翊,难道他们至今不知道南宫真正的一面?

    “他是个自负的男人。”君临鹤忽然说道,关于风家的事,他无法插嘴,但南宫,他还是有所了解,这份了解,我只能解释为(情qíng)敌之间的感应。

    “自负呐……”镜先生摇着黑羽扇,轻轻沉吟,忽的,他双眸半眯,露出一抹不正经的笑,“方才听夫人说南宫是倾城美人,那他与临鹤相比,谁胜一分?”

    “镜先生……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这叫我怎么回答嘛。偷偷瞥看君临鹤,他垂眸不语。可是微微发紧的(身shēn)体显然他也很是在意这个问题。

    镜先生用黑羽扇遮起他狡猾的笑容:“好奇之心,人皆有之,镜某为何不能问这样的问题?不过听夫人方才的口气,莫非这南宫秋更加俊美?”

    “哎……”叹气。

    显然,我这声叹气回答了镜先生的问题,每个人神色都发生了变化。16k小说网除了风清雅和楚翊表现出来的惊讶。就是君临鹤地沉默不语。

    当我想详加解释之时,君临鹤却已经起(身shēn):“楚翊,我们还有很多事要筹备。”

    “对。”楚翊立刻起(身shēn),然后就与君临鹤而去。

    糟了糟了,临鹤一定生气了。

    “啊罪魁祸首在那里打了个哈欠。“说了半天,也有些饿了,镜某要回去歇息了。”然后这只坏狐狸飘啊飘地到了我的面前,“夫人,有时男人,也是很注重外貌的,并不是只有女人……”

    可恶,明明就是他提起的。幸好这家伙是假老公,若是真的,我看最危险地不是南宫秋,而是他。

    “呵呵……”风清雅走在镜先生的(身shēn)后,笑意融融,“小舒,看来博(爱ài)也未必是件好事。”

    抚额,头痛,幸好现在只有临鹤。若镜先生,后弦。楚翊,都是真的,真不知道这碗水如何端地平。

    不过,我并不担心离歌与君临鹤。他们对彼此都有一份感激,一份亏欠,他们或许会相处地很好。等时机成熟,我就……

    “夫人!夫人!”忽的,管家远远跑来,有些气喘吁吁,“夫,夫人。小姐,后弦主子和小九小公子刚才回来了。”

    “哦,好,他们人呢?”

    “他们碰上那个凶巴巴的公子又一起出去了。1%6%k%小%说%网”

    “啊?”难怪管家会如此忧急。

    “夫,夫人,那位公子不会……”

    “没事。那位公子是后弦公子的朋友。老赵。害你担心了。”

    “夫人言重了,那老奴先下去了。”

    后弦遇到了南宫秋自然会兴奋。他以南宫秋为偶像。小蕾喜欢凑(热rè)闹自然也会跟去,可是,小蕾对上南宫秋……

    好担心啊。

    有一个问题,至今回避着,就是小蕾的生父……

    orz!!!报应啊,早知道能复活就不跟南宫秋嘿嘿咻咻了,搞得现在都不知道孩儿她爸是谁,郁闷in。

    原先的那份不安更深了一层。

    直到后弦他们回来,这份忐忑才有所缓解。

    后弦就跟大孩子一样,和小蕾一起奔进来。

    “夫人——”

    “娘——”

    看,他们神态一致,步调一致,动作也一致。

    “夫人,没想到南宫居然会站在夫人这边。”

    “娘,那个叔叔脾气好臭,小蕾不喜欢。”

    “你懂什么,那才叫男人!”

    “他就是没君爹爹温柔,娘,坏叔叔取笑君爹爹像女人,还打小蕾。手机小说站wap.”

    “他打你!”愤怒瞪向后弦,后弦一缩脖子:“那个……小蕾说南宫没君大哥好看……就被南宫……其实也就打了一下(屁pì)股而已……”

    “他居然敢打我地女儿!”拳头开始拧紧。

    “呃……夫人,这件事的确是小蕾……你也知道她多么(爱ài)惹事了……”

    “你是说我管教无方!”

    “啊!我肚子饿了。”后弦立即跃出房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压下怒火,温柔地看着小蕾:“小蕾,以后别跟那个叔叔玩。”

    “恩恩!他好讨厌,他还说。”说着,小蕾单手叉腰,眉一挑,唇角一勾,将南宫的招牌礀势学了个八分像:“果然是那个女人教出来的孩子,欠教养。”

    咬牙,可恶,居然这么说我!

    “娘,他还跟小九哥哥说,娘养着他是为了等他长大吃他,小九哥哥也很生气呢,所以回来就回房了。”

    垃圾南宫秋!这种话也是能说给小孩子听的吗!那张破嘴!

    南宫秋!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见一次扁一次!

    后弦晚饭没有来吃,这是极为罕见的现象。后弦虽然二,但他却很了解我的脾(性xìng)。

    正在气头上的小蕾,又将南宫秋的事陈述给了君临鹤,君临鹤就很严肃地对我说,若不是因为风家大业需要这个人,否则他决不(允yǔn)许我跟这个人有接触。

    最后,我只有表态,除了公事,私下绝不理那个鸟人。

    小蕾一生气,君临鹤就成了(奶nǎi)爸,晚上哄小蕾睡。

    我便得空与楚翊商谈与青州四大家族合作事宜。

    “夫人,这股份制究竟何意?”楚翊坐在我的(身shēn)侧,我们面前是宽敞地书桌,上面放着舒家的账本。

    “股份制简单说,就是用一部分利益去吸引别人舀出他们的钱,给我们做生意。”我翘着二郎腿,理论谁都会说,但会做的,却没几人。

    所以我就是那(套tào)理论,而实施者和具体((操cāo)cāo)作者,便是楚翊和镜先生。他们会根据这里地(情qíng)况,找出最为适合的途径。

    “这怎么可能?”楚翊摇了摇头,“这里都是老(奸jiān)巨猾,谁会舀出钱给我们用?”

    “嘿嘿,这个跟借钱差不多。例如你出一两银子给我,我算你入股,将来赚了钱,我给你分红。”

    楚翊认真地听着,神(情qíng)有所转变。

    “但是,我会跟你说清,这一两银子算是你的本钱,既是本钱,也就是我生意失败了,便不会退回,所以风险和利润,我们共同承担……”

    忽的,我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这丫来得正好!

    “楚翊,你慢慢想,我回房了。”

    “好……”楚翊拧眉思考,没有注意我的离去。

    我仰头看上屋顶,银盘之中,站有一人,青黑的发丝和红色的衣带正在风中飘扬。对比鲜明地颜色,刺激着你的眼球。

    月光描出了他欣长的轮廓,银蓝的月色给他穿上了一件妖惑的外纱,邪气在风中张扬,妖气在他(身shēn)周升华,他一转(身shēn),就消失在我的眼中。

    混蛋,说我欠教养!我看他才欠教训!

    跃向银盘,紧跟他而去。

    他一直和我保持若即若离地距离,似是有意消失,却又在下一刻出现,勾引我跟他而去。

    最后,在一处树林,我失去了他地踪影,可是空气里,四处都是他的气息。

    “南宫秋!你给我出来!你居然敢打小蕾!”

    忽然,(身shēn)后有人落下,尚未来得及转(身shēn),就被人从(身shēn)后圈抱,腰间地手臂猛然收紧,柔软的(热rè)烫的唇,就贴上我的耳垂:“说,小蕾究竟是谁的女儿!”

    (身shēn)体一怔,难道……他知道了……

    八夫的来临,小舒的世界就会变得(热rè)闹。不是五华乱世,而是八夫乱舒。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27章 小蕾究竟是谁的女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