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16章 一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哇卡卡卡,票票无良就收着作为小君君的开苞费啦,笑得下巴脱臼中

    修长青葱的十指紧紧捏成了拳头,丝丝汗水从他的手背沁出,染湿了我的手心,咸湿的汗水渗入我的伤口,**了丝丝痛意。{我}看.书*斋这份痛是君临鹤给我的,直痛入我的心骨。

    药力在折磨着他的(身shēn)体,**在折磨着他的心智,他却想用死,来成全自己,来让自己解脱。

    那谁又来成全我?他的死,只会让我痛苦一生……

    他,他,还有他和他,他们,都只为了成全自己。

    他们都好自私,好自私……

    精巧的耳朵在长发中若隐若现,那漂亮的耳廓,和圆润如贝的耳垂,我缓缓靠近,然后含入唇中,面前的(身shēn)体陷入如石一般的僵硬,就连呼吸,也因为我这个动作,而停滞。

    泪水,从眼角溢出,顺着君临鹤细如蚕丝的秀发滑落。

    他们几时想过我的感受?一个个成全自己的私心,(欲yù)心,良心,和道德心,而将所有的沉重的包袱,都扔给了我,让我永远活在由他们形成的,压抑的空气里,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临鹤……”我轻轻地吻着他的耳珠,哽哑地吐着低语,“你这四年,在我的(身shēn)边,是为了什么……”“我……”他一动不动地在我(身shēn)下,带着颤的呼吸,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提起了他地双手。与他十指相扣,轻轻放在他背后的衣橱上,顺着他修长的颈线轻轻吻下:“你说过,只要我想要,你就会给……”

    “我……我……”他轻轻地颤抖。眼角的视线中。他的脸依然埋入长发。似是再做最后地逃避。

    “不……不是这样……”有些无力地话语从他的口中吐出,“只是……不是这样……”带哽地声音里。透着一丝哀求,“我不要……不要像这样……是你为了给我解毒……”

    “你介意?”我离开他的脖颈看向他地脸。他的脸却越加低垂。

    “恩!”忽的,他似是被什么纠缠,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十指猛然收紧,握出了我一丝痛。鲜血从我和他相扣的指尖再次溢出,他似乎感觉到了我和他掌心之间地湿濡,握住我的手放到他的眼前。

    “这,这是……”

    “是血。”我淡淡地答着,看着他终于面对我的脸,焦急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泪痕,此时此刻,他却还在关心我的伤。

    “怎么会……恩!”他揪住了(胸xiōng)口的衣衫。额头渗出了细细的汗珠。面色变得更加赤红,下唇因为他地齿咬。而变得越加鲜红。

    “走,快走!不要管我……唔!”

    我用我地唇,堵住了他接下去的话语,紧紧地贴上他地(胸xiōng)膛,深深地将他拥入。

    他僵硬着,他呆滞着,他惊吓着,他恐慌着,这一切,都能从他木讷的唇里感觉到。轻松地撬开他的牙关,里面的一切如同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他的唇,他的齿,他的舌,和他口中淡淡的血腥,都被我收入口中,他不懂得回应,因为他还在抵抗,用他的理智,对离歌的尊重,来抵抗(身shēn)体的**,明明他的唇已经火(热rè),(身shēn)体已经(热rè)烫,下(身shēn)的**已经昂扬,而他,却还在抵抗着。

    抬手抚上他的(胸xiōng)膛,手心传来一丝刺痛,拧眉扯去了他的腰带,缠上手心,然后扯开了他的衣衫,抚上他的(身shēn)体。

    一阵战栗在掌心下而起,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一颗颗小小的突起,我离开他的唇看向他:“你还在抗拒?”

    “不,不可以……”破碎的声音从他唇中而来,让我生气,明明他的视线已经迷离,明明他的双手已经紧紧抓着我的(身shēn)体,他却还在抗拒,究竟是什么在阻挡**占领他的理智?

    他轻轻摇着头,泪水染湿了他眼角的乱发,睫毛沾染着水光,**在他清澈的眼底挣扎。黑色的衣衫敞开,越加称出了他(胸xiōng)口的白皙,刺目的白……忽然,我理解了玄明玉要染黑离歌的邪念。这份干净,这份纯白,激发了想要破坏它的**。

    我俯下脸,在这片白上,留下深红的烙印,那些烙印带着水光,甚至比他(胸xiōng)前的茱萸更加鲜亮,我只希望,临鹤能不再痛苦,能发泄出他的**。

    (吮shǔn)吻他纤巧的锁骨,揉捏他那粉嫩亮丽的花蕊,感受着他理智的崩溃,当他的手在我的后背胡乱抚摸时,我将他的手牵引到了自己的衣带,他扯开了那里,进入我的(身shēn)体,用我清凉的体温,缓解他(身shēn)上的火焰。

    他胡乱地触摸,揉捏,最后,他无助地将我拥紧,只知道在我的耳边喘息。

    衣衫褪落在他的双臂,长长的衣带和他及膝的发丝凌乱地纠缠在一起,圆润的肩膀和他的(身shēn)体在那丝丝缕缕的无法间隐藏。亲吻慢慢而下,安抚他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是第一次……

    其实男人的第一次重要吗?我不知道,但是心里的声音告诉我,要对他温柔……(其实就是乃们这帮人叫的)

    “临鹤……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并不是因为给你解毒,或是报答你而这么做……”在他的耳边轻语。

    “恩……”轻轻的,属于男人的呻吟从他口中而来,发丝因为汗水和帖服在他的(身shēn)上,脸上,和唇中,我埋入他的颈项:“告诉我,你想要我……”

    “恩……”他抱住了我的(身shēn)体,指尖嵌入了我的肌肤,“舒……给我……”

    “好……”在他粗重的喘息中,我与他合二为一。

    “临鹤……你是清醒的吗?”

    “恩……呃……舒……”

    “这次……你一定要记住,不能忘记……”

    “舒!”他细长的手指嵌入我的腰骨,(情qíng)潮在他的(身shēn)上凶猛而上,染红了他的全(身shēn),直到覆盖了他的双眸。

    衣衫依然挂落在他的腰间,白皙而修长的腿与我交缠在了一起,滑腻的触感带着一丝舒服的凉意,我静静地伏在了他**的(胸xiōng)前,望着那铺在他肌肤上的黑发,闭上了眼睛。

    临鹤,这次你不能把这一切当成梦,醒来就忘记……

    “咚……咚……”是临鹤的心跳……

    “嘀嗒……嘀嗒……”是水滴的声音。

    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仙气环绕,花草朦胧。

    (身shēn)边有什么在动,侧眸,是一只安睡的仙鹤,它静静地伏在我的(身shēn)边,慢慢的呼吸。

    “你们怎么又睡在这里……”好听的声音,很熟悉……

    淡鸀色的衣摆,如同那些仙草一般明亮,他俯下(身shēn),抱起了仙鹤,带着蓝的长发,遮住了他的容颜,让我无法看清。“你的(情qíng)况堪忧啊,还能变**形吗……”他俯下脸,脸在面前放大,慢慢清晰……

    是他……

    很冷,为什么这么冷……

    因为(身shēn)边无人……

    累……

    (身shēn)累,心更累……

    “你要去哪儿!”楚翊的厉喝隐隐而来,慢慢睁开了眼睛,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床chuáng)上,只有自己。

    “去把离歌找回来!”是君临鹤的大吼,他没事了……

    家庭作业:每位参与小君推戏的童鞋,都上交一篇推后感或是yy同人。哦呵呵哈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16章 一夜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