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15章 情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本来今天想一更的,不过看见。{我}看.书*斋。。大家舀出了“家伙”。。。以及感受到了紫罗兰等等童鞋的怨气,就赶紧献上以平息众怒。。。空气,嘴唇,耳朵,以下省略等等等等,一个都不会少。

    楚翊舀着字条,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qíng),震惊之余,他的视线落到了远方:“他在成全……是他救走了玄明玉。为什么?”

    他……离歌?可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毒害临鹤,救走玄明玉?他难道不知道他之所以有今天,一切都是因为玄明玉!

    是啊,他不知道……

    “我去找他,他一定还在岛上……”我往海天之间而去,(身shēn)后是传来楚翊焦急的话语:“后弦,你先带临鹤上我的船。”

    “可是,可是他中了(情qíng)殇啊,他……”

    “我来说服夫人……”

    说服什么?

    声音,为什么都静了?战斗,结束了……还是……我的心空了……

    “夫人!夫人!”有人拽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拉回,“我知道夫人急着找离歌,可是,可是他若有心离去,又怎会让夫人轻易找到?”

    “我有加菲,有加菲……”

    “夫人,离歌擅毒,他同样也会用草药的气味掩藏自己的气息,他即想好离开夫人,便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夫人,离歌可以慢慢寻。但临鹤却是命在旦夕呐!”

    临鹤!

    “什么意思?”心中响起了一个声音,她在呐喊:君临鹤不能死。

    视线中,映入了清晰的楚翊地脸,他遮住半边脸的刘海在海风中飞扬:“(情qíng)殇,只有……只有夫人可解。”

    “为何?”

    “我们……我们都是男人……只有夫人。是女人。(情qíng)殇。是一种报复相(爱ài)之人的毒,服此毒者。没有交欢,必死。”

    交欢……怎么会……

    “而为其解毒者。必死。最终,注定相(爱ài)之人,(阴yīn)阳两隔……”

    只有(爱ài)人,才会做出如此的牺牲。

    “(情qíng)殇(情qíng)殇,为(情qíng)所殇……夫人。离歌知道你百毒不侵,才用此法来成全你和临鹤……”

    “不,不,我去找离歌,他一定有解药。”

    “夫人!”楚翊猛然再度拉住了我的手腕,“(情qíng)殇不能等!”

    “放开!”

    “夫人!”楚翊地大喝就如(身shēn)边地海浪,凶猛地拍打着礁石。

    忽然,他大步上前就将我强行抱起:“得罪了,夫人。我不能看着临鹤死!”

    “你!”正要命令楚翊。却见他的双眸转为深沉地凝视前方,我顺着他地视线而望。竟是南宫秋匆匆而来。

    “放下她!”南宫秋低沉地命令,(身shēn)上是摄人的杀气。

    楚翊垂下脸,注视着我地眼睛:“我不会放的。”他更加抱紧了我,在他的眼中,我看到了坚定,他再次看向南宫秋:“只有夫人能救临鹤!”

    “救君临鹤?哼,她是我的女人,得问我同不同意!”南宫秋抽(身shēn)上前,立时,楚翊发出一声大喝:“南宫秋!”

    当即,南宫秋(身shēn)形一顿,目中透出了惊讶,很快,惊讶被深沉蘀代:“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我要告诉你,夫人不属于任何一个男人,她想做什么,无需经过任何人的同意!”楚翊?锵有力地话让我惊讶,也让南宫秋怔愣。

    楚翊拧了拧眉,俯下脸,认真地问我:“夫人,若你不愿救临鹤,我现在就会把你放下。”

    看着楚翊带着祈求的眼神,他的语气低下而透着悲凉。救,还是不救。我只知道,君临鹤不能死。

    “带我走……”

    楚翊感激的目光中,隐隐闪烁着水光。然后,他扬脸盯视南宫秋:“南宫秋,夫人要的是一个能够天天陪她吃饭的男人,仅仅这一点,你就已经失去了资格。”

    楚翊抱着我,与南宫秋擦肩而过。一直知道楚翊善解人意,却不知他如此了解女人。伏在楚翊的肩膀,看着越来越远的南宫秋。他深沉的背影溶入那一片碧海蓝天。他懂了吗?他明白了吗?他……不会为任何人改变……

    楚翊带我回到了他地船,属于舒家地船。

    “你们可回来了!”后弦焦急地在一间舱室前徘徊,“君大哥(情qíng)况很不妙!”

    临鹤!我匆匆跳下楚翊的怀抱,在推门之时,楚翊却拉住了我地胳膊,复杂的神(情qíng)在他眼中流露,他竟是一时语塞。

    “夫人……”他咬了咬下唇,“希望你不要把临鹤……当作他……”

    当作他……恍然失神,楚翊是希望我不要将临鹤当作离歌来发泄吗?脑中是楚翊隐含痛苦的神(情qíng),多少个夜晚,他都被人当作了离歌的蘀(身shēn)……

    这份痛,伴随他至今。

    “噌!”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剑鸣,我举目望去,原来已经进入了船舱,房间就在左侧,被屏风相隔。

    “当啷。”剑落地的声音,心中一惊,匆匆向内,却看见君临鹤倒落在地上,用剑支撑自己的(身shēn)体,长发已经散开,铺满了他那件黑衣和木板的地面。

    唇角,衣服上,地上,到处都是血渍。他抚着(胸xiōng)口大口大口喘息,寂静的空气里,只有他沉重而吃力的喘息声和那淡淡的血腥。

    “呼,呼,呼,呼,噗!”一口血赫然从他唇中喷出,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涣散,他努力保持自己清醒,然后似是用尽最后的力气,举起了清剑,朝自己的(身shēn)体刺去。

    “临鹤!”当这一声喊出的时候,我的手,便已经抓住了清剑,撕裂的痛钻入掌心,鲜红的血液,从我的指缝间溢出,顺着清剑银白的剑(身shēn),缓缓而下。

    “舒……舒……”君临鹤混沌的视线望向了我的脸,“走……快走……”

    “临鹤!”我扑向君临鹤,心痛地抱住他,“为什么想死,为什么!”

    “不……不可以……走……快走……”

    “当啷。”清剑在(身shēn)边坠地,他推着我的(身shēn)体:“走……走……”

    “临鹤。”拂开他凌乱的发丝,水润的眼睛里理智和**正在纠缠,醉人的红侵染了他的双颊,血丝染红了他的双唇,让隐隐可见的皓齿越发洁白。

    “舒……”他空洞的视线望向上方,唇角竟是露出一抹微笑,“舒……你来了……”

    “临鹤,我在这儿,我在这

    他微微仰起脸,靠向(身shēn)后的衣橱,他的灵魂似在飘离……

    不,不可以,临鹤你不能死!

    “舒……”在他伸手抓向空气时,我吻住了他的唇,临鹤,你不能走,你们都不能走,为我留下来,求你……

    一个深深地吻,没有探入,而是用力地吸干了他体内的空气,将他的灵魂拽回。紧紧将他圈在(身shēn)前,十指揪住了他后背的长发,直到他的目光,从漂浮中回转,回到我的脸上。

    我放开了他的唇,焦急地看着他:“临鹤,临鹤?”

    “舒?”他微微清醒的眼睛里,终于有了我的面容。泪水在眼中凝聚,他却急急后缩,发现(身shēn)后是衣橱无法后退,便伸手拉开我和他(身shēn)体的距离:“不!”

    “不?我不会看着你死的!”我扣住他的双手,用力摁在他的(身shēn)边,上前时他毅然撇开脸,长发随之落下,隐见他紧咬下唇:“不可以……我们不可以……”

    他的(身shēn)体,在轻轻的颤抖,被我摁在地上的手,在我的手心紧紧捏起。

    五月月票700加更第七更送到无良昨天不就是三更?亏了亏了。。。。所以卡h。哦呵呵呵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15章 情殇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