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11章 小君&小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现在八夫已齐,剩下的任务就是将他们搓到一起,从假的搓成真的。开搓,准备好票票,推小君君鸟。那个谁谁谁,打波一票,脱衣两票,推倒可是三票,记住啊。。

    龙皇站起(身shēn),盯着石窟入口看了一会,却再次蹲下。

    “怎么,是你认识的人?”南宫秋看向龙皇,龙皇低低地吼了一声:“汪。”

    就在这时,一条白色的尾巴晃过入口,我轻笑,这可不认识?

    然后,黑色的(身shēn)影蹿进了石窟,紧跟着,就又是一人。

    来人(身shēn)穿一袭夜行衣,黑色的面巾遮起他的面容,只露出一双描画般的眼睛。他手提清剑,进入之时,视线焦急地扫过洞内,却是先看到了南宫秋,他一怔,立时看向加菲,以为加菲带错了路。

    “君临鹤?”

    他在我的疑问中寻声望来,立时目露喜色,立刻拉下面罩朝我而来:“小舒。”

    忽的,南宫秋挡住了我的视线,拦住了君临鹤。

    君临鹤一愣,雌雄莫辩的脸上多了一分狐疑。倒是加菲,优哉游哉地晃到站如松的龙皇(身shēn)边,用尾巴轻轻扫着龙皇的脊背。

    “你是谁?”君临鹤疑惑地问,目光上下打量南宫秋,南宫秋懒懒地抬手,却是扣住了君临鹤的下巴:“君临鹤?”疑惑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淡淡地吃惊。

    “放肆!”君临鹤双目微睁。立时扫开南宫秋的手,因恼羞而薄红上脸。

    汗,南宫秋还真是男女都不放过。不过,如果他们两个凑成一对……那我就自由啦!他们两个……肯定是南宫上,小君下……

    洞里的气氛在我的yy中渐渐紧张。

    南宫秋不语。而是转(身shēn)看我。唇角扬起,笑容邪恶而轻鄙:“舒清雅。你几时喜欢女人了……”

    “噌!”寒光掠过眼前,同时也打断了南宫秋的话。清剑出现在南宫秋地肩膀,“你说谁是女人!”愤怒地,低沉的声音,从君临鹤口中而出。

    南宫秋丝毫不惊,君临鹤拔剑地时候。他便知晓,他依然背对君临鹤,显示他对君临鹤的轻蔑,提手轻弹肩上地清剑,清剑立时发出一声鸣响,便离开了南宫秋的肩膀,君临鹤的神(情qíng)变得惊讶。

    “舒清雅,如果他是你的夫君,我会马上杀了他!你可不要忘记是他打断了你两条肋骨。”

    南宫秋的话让君临鹤地惊讶更多了一分。他立刻收剑抢步上前。两个等高的男子同时站在我的面前。犹如两堵大墙,形成一股无形的压力朝我压来。

    “你到底是何人?!”

    “我?哼。你没资格知道。”

    “你!”

    “够了!”我受不了地举起双手,指向二人,“南宫秋,君临鹤,君临鹤,南宫秋。好,现在你们互相认识了。”

    君临鹤看向南宫秋,南宫秋之前在护国府深居简出,即使当年与我上街,也是与君临鹤屡屡擦肩而过,明明当时,大家都在一家酒楼之中。

    但南宫秋无疑是认识君临鹤的,所以才在第一时刻认出了君临鹤。因此,在君临鹤打量南宫秋的时候,南宫秋下巴微微向上,脸上是一丝不屑。

    忽的,君临鹤看见了南宫秋腰间挂的地煞,立时抽剑再次相向:“原来是你!”

    南宫秋向来目中无人,盗得地煞对于他来说,是一项战绩,自然会将战绩挂在(身shēn)上炫耀,这便是男人的一种虚荣心。

    “是你盗走了《玲珑宝鉴》,伤我天机弟子数百人。”

    “哼,没错!”南宫秋轻笑地同时,眼角落在我地(身shēn)上,“怎么,你没告诉他我是为了谁独闯天机宫?”

    垂脸,叹气,两个男人我就处理不好了,还做什么都娶进门的(春chūn)秋大梦。

    君临鹤紧了紧手中地清剑,挥剑而下,侧脸的同时,**了他的低语:“天意弄人。”他的语气复杂而带着一丝感慨和认命。

    当初,当他得知那个盗取《玲珑宝鉴》的人,是为了我时,便沉默了多天,当时不知他在想什么,现在,似乎明白了。

    “小舒,我是来告诉你,你的夫君明(日rì)便会抵达。”君临鹤依然偏着脸,下巴微微低下,然而,声音却十分清朗,似乎是刻意说给某人听。

    南宫秋眸中暗光滑过,笑容同时扬起:“来的真正好。”

    “你想做什么!”君临鹤紧盯南宫秋。南宫秋撇眸看我,神态透着一分慵懒:“舒清雅,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将敌人,都变成了(情qíng)人。”带着尾音的声音,懒懒洋洋地透着一种妩媚。

    “你说话放尊重点!”君临鹤因南宫秋放浪的言语而恼怒。

    我不理南宫秋,这家伙本就是戴着面具的妖精,至今,我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和他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忽然,腰间被人揽紧,就被用力揽入一个人的怀中,立时,一个吻就突然来临,南宫秋重重地吻住我的唇,眼角却瞥向了君临鹤。

    我愤怒地将他推开,他抹了抹湿润的唇角,舌尖滑过上唇,看向已经僵硬的君临鹤:“女人,看见没,想要得到想要的女人,就要像我这样,否则,只能像你这样,在一边看……”

    “啪!”手掌,重重地落在南宫秋的脸上,将他的话,打回他的肚子里。

    他吃惊地转回脸,寒气瞬即包裹了他的全(身shēn):“你居然打我!”

    “你在侮辱我的朋友!”我大声斥责,“听着,南宫秋,你不想接受现实是你的事(情qíng),但是,我的的确确已经是有夫之妇,并且!我(爱ài)我丈夫!临鹤,我们走。”我拉起面红耳赤的君临鹤,就走出石窟。

    外面已是月色凝重,淡淡的青云盖住了月华,今晚的天气并不好。

    站在房屋和崖壁之间的缝隙里,我疲惫地抱膝而坐:“临鹤,对不起。”

    “没关系。”君临鹤的长发全部包裹在一块黑巾之中,精巧的耳朵暴露在空气里,依然没有退红,“只是你独自前来,我很生气。”

    “因为我……”

    “我知道。”他垂下脸,用(阴yīn)暗的环境遮住自己的表(情qíng),“虽然洞里的那个男人我很讨厌,但是有他在你(身shēn)边,我现在也放心了。”

    “临鹤……”复杂的(情qíng)感卡在了我的喉头,让我无言以对君临鹤。

    “我是来接应你的。”君临鹤蹲在我的(身shēn)边,脸色恢复如常,宛如一切,都已经被他忘记。如此一来,却让我更加难受。

    “离歌马上就快来了,到时我们救出小蕾一起回家。”

    “好。”君临鹤的话让我感动。

    黑暗中,一人带着怒气而来。君临鹤瞟向(身shēn)后,细眉竖起:“王爷让我问你有什么计划。”

    黑色的人影沉静地站在君临鹤的(身shēn)后,他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变得平静:“进去,外面危险。”

    我看向他,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便转(身shēn)离去。

    一直以来,南宫秋都深思熟虑,沉着稳健。而每一次,他都因我而失控,失去了冷静和镇定,我果然是他唯一的弱点。

    匆匆写下字条,放入加菲脖子上的竹简中,加菲依然穿着我做的那(身shēn)黑衣,悄然离开了要塞。

    君临鹤是根据地图进入了此处,然后在加菲的带领下,找到了这个石窟。现在,他将会留下照应我。

    被我打了一耳光的南宫秋也不再理睬我,我知道这样已经是他对我最大的容忍,若是别的女人,只怕早已被他一掌拍死。

    三人之间,拥有了暂时的平静。

    接下去,就是等待三(日rì)后的天狗食(日rì)。

    咳咳,无良h剧组快做准备,自己写好报名帖,经过商讨,决定小君君采用倒推,也就是小舒攻in。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11章 小君&小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