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10章 机缘已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700第四更送到10多和谐的数字。

    “娘!”小蕾抱着我的脸亲啊亲,我和她躲在茅房里母女相会,就是味道……

    “好了好了,让娘看看,恩?怎么胖了?”小丫头可以说白白胖胖,滚圆滚圆。

    小蕾开心地转个圈:“当然啦,这里吃地可好了,每天还喝很多滋补的汤呢。”

    “……”把你们养肥了当猪宰。

    “娘,可不可以晚点走啊,这里的东西好多外面都吃不到。”

    满脸黑线:“你在这里就知道玩,地图有没有画。”虽然我已经有了地图,但是我还是希望小蕾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什么。

    小蕾低下头,开始用脚尖画圈圈。

    抚额,拍脸,这丫头就知道玩了。

    “娘,他们抓我们到底做什么呀,给我们好吃的,好穿的,每天都洗澡,姐姐们可仔细了,把我们当主人似得。”

    “他们要吃你们。”

    “吃我们?”小蕾大眼睛瞪地溜圆,“啊蕾懂了,就像以前王伯伯养猪,给猪好吃的,养肥了就宰。”

    终于,从小丫头的眼睛看到一丝惧色。

    “娘不能跟你多说,好好照顾自己,许多叔叔正在赶来救你们,你可以告诉里面的孩子们,让他们到时要听话。不要乱跑。”

    “小蕾知道了……”小蕾垮下了脸。

    “干嘛,怕了?”

    “不是……”小蕾瘪起了嘴,慢慢抱住了我,“小蕾想娘了……”

    “哎,知道错了吧。看你下次还乱跑。”我戳她小脑袋。她抱着我呜呜哭泣。

    在小蕾的指引下,我抱着她回到了他们住地地方。也是深入山体的石室,这里的布局。让我想起了鬼哭谷的洞府,开焀出来的石室却异常精致华丽。

    每个石室里,住着二十五个孩子,共有四间,男女分开。也就是百名孩童。

    经过第一间时,我又看见了那个十岁地男童,他静静地坐着,眼中是不属于十岁孩童地凝重,冰冷的表(情qíng)让人心疼,他地轮廓十分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印象中,没有见过这么深沉的孩子。

    “你。跟我来一下。”

    糟了。在门口站久了,正好被人抓住。

    叫我地也是白衣侍婢。不过听语气,应该是个头。

    低头跟在她的(身shēn)后,和我一起还有几个被“抓到”的侍婢。这里的人全都低着头,也分不清谁是谁。

    再次回到那个石门前,打开时,手里就被塞入一把扫帚,晕呃。。。居然来做劳工。

    入门时,是一条打磨光滑的道路,道路地两边,是天然的温泉浴池。

    “你去上面。”有人这么命令我。

    上面?仰脸,是奇形怪状的钟(乳rǔ),可是很快,我看到了一处石阶,这洞府居然别有洞天?

    沿着石阶而上,却是盘旋曲折,让我惊叹开焀者的巧夺天工的手艺。

    尽头又是一石门。开启时,金色的阳光陡然刺入双眸,下意识抬手遮阳,却朦朦胧胧地看见一个淡淡的(身shēn)影,他在阳光中,窄如细线,让我想起了et。

    渐渐适应了光亮,眼前却是一个广阔的草坪,天然的草坪,随风掀起阵阵草浪,蓝天碧海之间,一片舒服地鸀,就像……那个梦境。

    远处是断崖,而在草场中,竟是一个祭台,而之前我看到地黑影,就是被绑在祭台上的一个人,单薄地白色衣衫,垂直的长发,好像……是镜先生。

    怎么回事?

    手舀扫帚走上祭台,一边扫着落叶,一边靠近镜先生,他垂着脸,平静的呼吸溶入空气,竟是,睡着了。

    牛,这样都能睡着。。

    他被吊绑的手腕深紫一片,新伤盖着旧伤,可是那一根根细长的手指,却依然如玉,在夕阳的照(射shè)下,透着明亮的(肉ròu)色的粉红。

    “镜先生?”我扫到他(身shēn)边轻唤,“镜先生。”

    见左右无人,我用扫帚扫了扫他的腿,他的脑袋动了一下,缓缓扬起,被(日rì)光晒得已经干燥的长发随之滑出脸侧,一张苍白的,却带着和煦的笑容的脸,慢慢在那片乌发中浮现。

    细眉淡扫,明眸闪亮,睫毛细长疏薄,如同蝉翼般透明,秀(挺tǐng)的鼻梁和淡淡的唇,一张清新雅致的脸,给人一种恬静淡雅的感觉,就像(身shēn)处云雾间,望眼皆是平川,渀佛看着他,心就会平静。

    “是你……”淡淡的声音透着干哑,我看了看四周,无水无粮,这帮人纯粹就是虐待镜先生啊,白天(日rì)晒雨淋,晚上泡“咸菜”。

    “你比那(日rì)漂亮了。”淡淡的夸赞听起来带着几分调笑。

    “镜先生,你怎么还有心思玩笑,他们为何如此对你?”

    “果然是佳人东来,镜某方与夫人梦中相会,夫人便来了。”

    “镜先生!”这些大智若愚的人怎么都是如此。坦然自若,让我们这些太监为他们着急。

    “呵……镜某此刻有夫人相伴,也已足以……”

    “镜先生……”抚额,舀他没辙。

    “三(日rì)后便是天狗食(日rì)。”镜先生终于开始说正事,“孩子们就会被带到此处,祭祀之人只有玄明玉一人,所以夫人只需关闭石门,打败玄明玉,即可救出所有的孩子。”

    心中一惊,原来镜先生早有了良方。

    “镜先生,如果今(日rì)我不来此,遇不到你,岂不是不知如何救孩子了?”

    “呵呵……”悠然地笑随风而起,飘扬的发丝轻轻飞舞,“天数已经注定,若夫人不与镜某相遇,(日rì)后夫人也自会用此法救出孩子,今(日rì)不过是老天爷给镜某一个机会,与夫人独处罢了。”

    噗----该说镜先生嬉戏人间好,还是不正经好。恬淡高远的镜先生,竟像个小无赖,在蓝天碧海之间,不断出言tx我。

    “前尘姻缘早注定,夫人必与镜某有此一缘。”镜先生淡笑地看着我,半眯的眸子,干裂的唇,我忍不住问:“既然天机早已注定,那镜先生为何没有算出风老大家的一劫,加以化解?”

    歉疚和惋惜在镜先生的脸上慢慢浮现,他轻轻叹了口气:“此劫不应,风家必亡,老当家为了风家,注定一死……”

    什么歪理?为了风家就要牺牲一个人的(性xìng)命?我不懂,也无法理解。因为我只是一个凡尘俗人,不明白他们这些大智慧,大报复的人的心思。

    当我还想继续问的时候,便来了两人,将镜先生拖回水牢。若是按照镜先生所说,他自己是心甘(情qíng)愿应此劫数?

    好奇怪的人,这不是自虐吗。

    不过,想到三(日rì)后可以救出孩子,心里很激动。

    回到石窟的时候,南宫秋却是一脸凝重,他见我回来,只是抬了抬眼,我想了想,还是将镜先生的(情qíng)况告诉他。

    “镜先生被他们这样折磨,究竟是为了什么?“

    南宫秋听完依然沉默不语。

    “还是为了得到什么?”

    “一把钥匙。”南宫秋双手背道(身shēn)后,凝望深潭中的自己,“一把可以掌管风家,甚至是天下的钥匙。”

    钥匙。我在南宫的背后偷偷吃惊,难道是那把钥匙?

    “一定不能让那个女人得到这把钥匙!”南宫秋愤然地捏紧双拳,我不由得提议:“要不你先救出镜先生和风清雅吧。”

    “不行,清雅已经被风雪音关入别处。”

    “转移了?”

    “恩,就在今天。还是等轩辕掣的人来,我再趁乱救出镜先生和清雅吧。”

    原来今天南宫秋也没闲着。

    忽然,南宫秋转(身shēn)看向外面,龙皇也立刻警觉地站起,有人来了。

    花了了最新同人已经上传,非常抱歉,无良把小弦弦打包抗回家鸟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10章 机缘已定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