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03章 彼此相爱,却不能共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600加更第六更送到厚颜无耻地预定下个月的票票,月票700和800的加更将会延续到下个月。

    今(日rì)风平浪静,碧海蓝天之间,是细细的鳞云,天气很好,适宜打人。

    叉腰,站到厨房门口,昂首(挺tǐng)(胸xiōng):“白欧伦,你是不是欠摸啊!”

    一声厉喝,让舱室里的四个男人神(情qíng)骤变。

    “夫人……”后弦惊讶地转(身shēn),“你……什么时候来的?”

    “很久了。”我只是看着白欧伦,忽略其余的目光,只有一个人,没有将视线放在我的(身shēn)上,便是君临鹤,他撇下脸,看着地面。

    白欧伦前一刻还轻鄙地看着他人,现在,一撮火苗瞬间在他眼睛里燃烧,他捏了捏右拳:“今天你别想得逞!”

    “好啊,反正你看我不爽,想打我就来啊!”

    “哼!我白欧伦从来不打女人,今天就为你破例!”说着,他就飞(身shēn)而来,立刻,后弦挡在白欧伦的面前:“别惹夫人!”

    “白兄,停手!”淳于珊珊也来阻止白欧伦。

    “哦?”白欧伦扫看后弦和淳于珊珊,“你们怕她,我可不怕!”

    我往后退了几步:“后弦,别拦他,他皮痒。”

    “闪开!”白欧伦推开后弦就甩下衣袖遮住了自己的双手,原来他卷起的衣袖这么长。

    开小差地时候,白欧伦的拳风就到了面前。我挡,扣住白欧伦的手腕,白欧伦得意地笑:“今天你碰不到我了!”他的手腕,藏在了衣袖之下。

    说话间,他的手腕就脱离了我地手。反手成掌朝我劈来。闪避间,我绕到了他地(身shēn)后。对准他的**,就是狠狠一踹。

    谁说打斗要招式漂亮?

    本人无赖。什么(阴yīn)招都会用。

    白欧伦往前一冲,转(身shēn)就愤怒地瞪我,我双手环(胸xiōng):“抱歉,从小没人教我漂亮招式,**面积比较大。容易打中。”

    “你!无耻!”

    “无齿?我牙齿都在啊。谁叫你动作慢,被我踢中。”我都没猴子偷桃呢!

    白欧伦再次上前,我插他眼睛,他挡,我往下夹他鼻子,他再挡,就在这时,我抬脚就狠狠踩他一脚。

    “啊!”他急退,急退地同时。我追上前就揪住他的衣领。提气之时,便将他狠狠摔在甲板之上。膝盖紧跟着顶在他地(胸xiōng)口让他无法起(身shēn),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哼,我不仅仅会无赖的招,漂亮的招我也会!”

    白欧伦惊诧地躺在地上,他再次被我制服,伸手时,看到了他眼中的惊慌。

    勾起唇角,撇眸白欧伦,手掌在他面前翻动:“你说----我是摸你哪儿好呢?”

    “你,你!”白欧伦怒不可遏。

    正打算去捏他鼻子的时候,后弦忽然冲了过来:“夫人!不要!”

    “不要?”我侧脸看去,除了跑出来阻止地后弦,淳于珊珊和君临鹤都僵立在舱室门口,眼中的惊疑显示了他们并不知道白欧伦的弱点。

    后弦趁我分神,赶紧抓住了我的手:“夫人,你是不是知道白大哥不能被女人碰?”

    我挑眉,原来小后弦知道。

    “夫人,别碰,真的别碰,白大哥会挂的。”后弦紧张地看着我,他了解我,我喜欢整人,可谓“无恶不作”。

    我看了后弦一会,再看向(身shēn)下的白欧伦,白欧伦的脸上是一副宁死不屈的神(情qíng)。

    “白欧伦,再让我听见你侮辱我地朋友,我就把你打包送给有间山寨花副寨主做小!今天先给你个教训。”

    伸手,盖向白欧伦地脸。他立刻屏住呼吸闭上眼睛。在离白欧伦的脸半寸处,我停下动作,坏笑掠过唇角,就屈指狠狠弹了一下白欧伦地脑门,然后放开了他。

    他躺在甲板上,睁开眼,被我弹中的地方立刻红疹一片。

    一只海鸥落在了他的脸庞,“昂地叫了起来,像是在嘲笑他。

    忽的,(身shēn)后传来急急的脚步声,转(身shēn)看去,是加菲。

    加菲猛地蹿起,矫健的(身shēn)礀在蓝天中稍作停顿,然后落到我的(身shēn)前,就开始打转。

    “近了?!”

    加菲停下,点点头。

    “停船,停船……”激动让我不(禁jìn)轻喃,最后,化作一声大喊,“停船----”

    大家再次聚集在第一次进入的那个舱室里,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个镂空的屏风上,此刻悬挂着一张海图。

    轩辕掣双眉微皱:“这里附近的岛屿,周边都是暗礁,大船很难靠近。”

    我眺望出窗口,一望无际的大海,入眼是水天一色的蓝。加菲的追踪,始终保持着距离,当轩辕掣听说对方停船的时候,便推测那批人应该是上了远处的岛屿。要靠近那些岛屿,还需要一天时间。

    “而且海面广阔,我们靠近,只怕对方就会察觉。”淳于珊珊也是一脸深沉。蒙唏雨鼓着脸研究海图。

    白欧伦揉着额头一声不吭地坐在一边,他的(身shēn)旁,是静默的君临鹤。

    后弦看着海图,也来出谋划策:“看来只有在这里抛锚,然后小船靠近。”

    后弦是大条,但只是在感(情qíng)上。

    忽的,一阵猛烈的东南风吹入船舱,扬起了过道处那些挽起的纱帘,轩辕掣深沉的眼中,多了一分忧虑。

    蒙唏雨望向窗外,脸上犯愁:“今晚可能会有暴风雨,我们要尽快赶到一个避风处。”

    众人在听到有暴风雨后,面色都变得(阴yīn)沉。

    “夫人,你有什么建议?”轩辕掣忽然问。我看了一眼海图,那东西我看不懂。我摸了摸(身shēn)边的加菲:“靠近了通知我,我来潜入。”

    “夫人!”后弦轻呼,我一笑:“我水(性xìng)好,而且和小蕾母女连心,再带上加菲,找小蕾很方便。潜入本是人越少越好,等我查探清楚,待后援来了,一起想营救的方法。”

    “那我陪你去。”后弦主动请缨,他的脸上也**一分自得,“潜入这种事,我常干。”

    “不,你水(性xìng)差,万一你不慎坠海,我还要救你。”

    后弦挠挠头,皱皱眉:“那……夫人小心。”

    一时间,舱室里变得沉闷,几个男人都凝重地看着我。

    “不行!”轩辕掣摇头,“让夫人一人潜入,太危险,必须要带上一个人。”

    “我去。”忽的,君临鹤起(身shēn),他没有看众人,而是低眸沉声道,“在下的功夫和水(性xìng)都在各位之上,而且……在下答应了小舒的夫君,要保小舒安全。”

    悄悄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的确,这里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君临鹤,他和我,和加菲之间的默契,并非一(日rì)而成。

    只是没想到,君临鹤在说完这番话后,便转(身shēn)离去,将一份沉重,再次留给了我。不是说好不让他再为我做任何事?

    以与君临鹤商讨潜入之事为由,我离开了舱室,轩辕掣和其他人,便继续研究海图,准备在后援来临之时,安排布局,因为对方,很有可能有战船。

    “舒清雅,你给我站住!”忽的,(身shēn)后传来白欧伦的声音,转(身shēn)时,他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停下脚步,额头的红疹已经淡去,却因他的揉捏,额头变得一片粉红,乍一看,像笀星公。

    他依然愤怒地瞪着我,(胸xiōng)膛起伏,呼吸深长。

    我和白欧伦就这么对视了良久,他忽然说道:“你为什么要离开他!”

    怔了怔,心中万千味道化作一声自嘲的笑,从喉咙里抢出:“哼……因为我们太相像。我们彼此相(爱ài),却无法共处……”摇头,转(身shēn)离去,“一山不容二虎啊……呵……”

    我不知道白欧伦是否理解,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站了多久。(身shēn)后,始终没有传来他的脚步声,他就像溶入空气中,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白欧伦对我的厌恶,源于我的花心。我想,他是这么想的,因为我背弃了他的好友:南宫秋。是兄弟,都会为南宫秋出头吧。

    一个十全十美的男人,一个女人都会为之疯狂的男人,却被我,一个普通地不能再普通,平常地不能再平常的女人给抛弃了,这是件多么讽刺的事。

    不虐不入八夫,小白侥幸逃过一劫,撒花。虐完小君,该轮到小了,嘿嘿,月月,舒服了这么久,该吐吐血了。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03章 彼此相爱,却不能共处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