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101章 炼丹还是死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600加更第五更送到君手提(床chuáng)单,恐慌地看着四周,为什么总是觉得有好多好多寒光闪闪的眼睛看着他捏?乃们这群狼女啊----

    这一晚,没有睡好。

    第二天,更是被一阵焦急的敲门声惊醒。

    心(情qíng)很不爽。

    披上外衣,开门时,右手却是先被拉住了,有人推开我的衣袖,翻看我的手臂,我怔怔地看着面前心急火燎的人:君临鹤。

    他没有顾及地看着我光洁的手臂,这……不对吧,这对于他来说,应该属于授受不亲吧。

    “没事,没有受伤。”他检查完右手,就要看我的左手,我将左手背到(身shēn)后,生气地问:“君临鹤,你在做什么?”

    君临鹤微微一怔,似是大梦初醒般,瞳孔收缩了一下,立时,羞窘地撇开脸,轻声问:“你……没受伤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一大清早,拍我的房门,扯我的衣袖,你不怕别人说闲话吗?”我话中带刺,刺出他点点青白。

    清晨的空气,异常冰凉。

    舟行河上,风里,也带着细小的水滴,吹入我的领口,透着寒意,我收了收外衣:“如果没事,我继续睡了。”

    “等等。”君临鹤出手微触我的衣袖,却在碰到我的手背时,立刻收手。他垂眸不语,双眉紧皱,在我想转(身shēn)时,他从怀中取出一片碎布,碎布的颜色。和花纹。是如此眼熟。

    “这是我在桌上发现地,被银簪钉着。小舒,我昨晚……”

    “你想杀我。”我取回碎布。冷冷地看他,“你昨晚醉了,想杀我,让我很吃惊。”

    “我……”君临鹤惊慌地拉住我的手腕,“不。我不可能会想杀你。”

    “但你昨晚就是这么做的,作为朋友,我劝你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我抽回手转(身shēn),在君临鹤喊“小舒”之时,关上了房门。

    深深地吸入冰凉的空气,手中的布料还带着君临鹤淡淡地体温,昨晚地一切,都如电影,在眼前回放……

    再次证明。人在有心事的时候。做事都会心不在焉。

    现在望塔成了我最好地躲藏之处,而且。我还有一个顺理成章的理由:望女儿。加菲很羡慕我能上来,它不行,因为这里最多只能站两个人。

    在这里躲了多少天,我已算不清,只知道在不知不觉地时候,龙船已经入了海。

    我们也曾停靠过港口,但是这些我都记不清了。好像后弦来叫我下船逛街,但好像最后是被珊珊拖走了听轩辕掣说,对方在前一个港口和另几艘船,会合了。他怀疑那些船里,也都是孩子。

    现在,我的脑子里,除了麻将,就是小蕾,其他的,都自动过滤。

    “扑啦啦。”忽的,一只白鸽落在了我的眼前,愣愣地看着白鸽,我好像有四年,没吃鸽子(肉ròu)了。

    我是坐在望台里地,所以白鸽就正好与我平视,赤豆一样的眼睛,在与我对视的一刹那,它哆嗦了一下。

    就在此时,一只如玉的手,从我面前掠过,他抓起了白鸽,从它的脚上取下了竹简。

    仰头之时,看到了轩辕掣带着一点点神(情qíng)的脸,他什么时候上来的?

    “想要?”他舀着白鸽,我砸吧了一下嘴:“这只你要送信的,要不你回信的时候,让对方多放几只过来。”

    轩辕掣想了想,温温柔柔地笑了:“这个主意不错。”他提袍在我地(身shēn)边坐下,解下披风盖在了我地(身shēn)上,淡淡的温暖里,带着一丝淡淡地如同新竹般地清香。

    “有心事?”他问。

    “想女儿。”我答。

    他淡笑抿唇,手中的竹简在指尖轻捻:“当今天子,曾经有一个宠姬。”他清淡的声音如竹叶飘零。

    我抓起地上的鸽子,轻柔地抚摸它洁白的羽毛。

    “四年前,这位宠姬猝死,可是,国君却执意认为她还会再次降临人间。”

    “然后呢?”我问。

    “找了四年,一无所获。”他笑着打开了竹简,“若是那宠姬另嫁他人,这算不算与人私奔?”

    我怔了怔,的确,我的(身shēn)上,还背着轩辕逸飞宠姬的(身shēn)份,若是暴露,会不会给自己和离歌惹来不可预计的风波,不过,我现在也不怕了,轩辕逸飞不一定能打赢我。等风雪音的事(情qíng)一结束,就和离歌再次归隐。

    “即使没有行夫妻之礼,他的女人,也始终属于他……”

    “就像这鸽子,飞来飞去,也还是他的鸽子。”

    “所以,既然出来了,就不要回去。”轩辕掣抽出了纸条,打开,眸光轻动,“看来这次的事,与风雪音有关。”

    他将字条放到我的面前,上面是熟悉的一排苍劲有力的行楷:风雪离京。

    “风雪音离京?可是,与孩子失踪有何关系?”

    轩辕掣撕碎了字条,白色的碎屑随风飘散,他取出一张空白的字条,和一株小笔,恬淡的神(情qíng)遥望远方:“风家的影宫,你可知如何而来?”

    “影宫?这种组织不就那么来的,还有什么成因?”

    “并不是那么简单。”轩辕掣提笔在字条上写上:已出海。三个字。顿了顿,他又补上了四个字:急需信鸽。

    然后,他一边卷字条,一边说道:“影宫之人之所以如此忠心,是因为他们是风家四处寻来的孤儿。”

    “孤儿?”

    “风家给了他们一个家呵……”轩辕掣将字卷放入竹简,侧首看我时露出一抹优雅的笑,“原本,我想写与舒同行。”他透彻的双眸里,是他淡定沉稳的笑容。

    “给。”我将鸽子放到他的面前,阻断了他放在我脸上的视线,他笑着取过,将竹简系回白鸽的小腿,甩手,淡金色的袍袖跟着扬起。

    “扑啦啦。”白鸽振翅而去,消失在那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

    “过几天,你就有鸽子吃了。”他淡淡地说着,和我一起面对阳光。

    “是啊,对了,刚才的话你还没说完,既然是风家收留孤儿,那为何又要绑架小孩,这不是很矛盾吗?”

    “所以这次应该不是风家所为。绑架小孩,很有可能是效渀影宫的训练方法,训练一批死士。”

    “训练死士吗……强者生存,真残酷。我宁可认为他们带走小孩,是为了炼长生不老丹。”

    “哦?夫人怎么会这么想?”

    深深地,皱起眉:“曾经,我看过玲珑宝鉴。”

    “夫人你……”少有的,轩辕掣也会惊讶。

    “玲珑宝鉴之所以无人参透,是因为上面的符号,是一种密码,这窜密码,愚弄了天机宫的人,如果有人解开第一重密码,意思就是用五百童男童女的血,可炼长生不老丹。”

    “五百童男童女!”

    “但是,如果解开第二重,就是四个字:白痴才信!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幸好我培训过莫尔斯密码和数字密码,不然还真看不懂那玲珑宝鉴。书写玲珑宝鉴的人真牛。”

    “白痴才信?”轩辕掣呆愣了片刻,才大笑起来,“哈哈哈……世人皆愚,此人有趣。”

    “所以当初他们绑架童男童女,我就以为是有人猜透了那密码,但是,当时因为绑架的人数较少,所以我没有深想,既然你说是培养死士,我觉得也有可能。”什么事,都要从娃娃抓起。

    “那你有何打算?”收起笑容的轩辕掣,变得严肃认真。

    我想了想:“只有继续跟,然后潜入,查出对方的目的,再商量以孩子们的安全为前提的营救方案。”

    一声带着几分沉重的沉吟,从轩辕掣的喉中发出,淡定从他的脸上消逝,换上了深深的愁容。

    “若是出了国界,就麻烦了……”轩辕掣深沉的目光,落在了遥远的天空。

    他们,会出国界?

    虐君不止,激将不停。

    新书样章会在六月一号之后放出,金牌点评员的广告再放几天,希望大家积极参与,赢取可(爱ài)小兔兔。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101章 炼丹还是死士?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