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九十五章 齐乐王远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600加更第二更送到

    跟着淳于珊珊上了龙船,他入内向齐乐王轩辕掣禀报,也就是:远尘。

    宽广的甲板上,是侍卫和船员,他们都看向加菲,加菲成了焦点,便又开始得意洋洋。(骚sāo)包地摇晃着他那条尾巴。

    遥望远处,藏有小蕾的船正准备起航,肩头落下一只手,带着淡淡的药香,是君临鹤。他安抚着拍了拍我的肩:“小蕾不会有事。”

    我也知道她不会有事,雷神转世,命硬着呢。可是作为母亲,怎能不担心自己的孩子?就算她是雷神,现在也只是个凡人女孩,是我的女儿。

    “别乱碰夫人,请自重。”后弦打开君临鹤的手,将之前君临鹤对他说的话,还给了君临鹤。

    就在此时,淳于珊珊从船舱内出来,将我们请入船室。

    室内宽敞明亮,南北各有排窗,窗下是座椅和茶几。几米处,便有淡鸀的纱帘挽起,可放下分割空间。

    深处有一案几,案几后是一个镂空雕花的屏风,从那镂空的花纹里,隐隐可见一张古琴。左侧,又有一门,可通往内室。

    “各位请坐。王爷稍候便来。”淳于珊珊这边话还没说完,后弦和白欧伦就已经入座,一个斜靠在椅子上,一个双腿交叠,都是没有坐像。像猴子的爷。

    淳于珊珊挑眉,单手撑上后弦座椅的扶手,笑:“你到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不就是远尘吗,又不是没见过。”后弦随手舀起一旁地糕点,“我知道远尘脾气好。不会见怪的。”

    “喂喂喂。后弦,当年他是远尘。现在他可是王爷了,今时不同往(日rì)。”

    在淳于珊珊和后弦聊天的时候。我和君临鹤坐在了另一边窗下,加菲伏在我的(身shēn)边,形似一张地毯。与此同时,从前方那道小门里,渐渐出现了一个声音。

    “远尘来了。”随着后弦的话。淳于珊珊便迎了上去。

    不再是素洁地衣袍,却依然是清雅地白衫,一袭墨竹长袍称出了来人的清远儒雅,白色地腰带上挂着一方翠玉,犹如画龙点睛,为这(身shēn)浅浅的墨竹增添了一分光彩,(春chūn)风扬起,好似带来淡淡地竹香。转 载自 我看

    不由得,想起当年与远尘初见的场景。翠竹鸀影之间。那个目光淡定透着一种禅的男人,那个喜欢弹琴静坐的。男人……

    一根带着一点玉石的发带自额前绑起,穿过乌发绑在脑后,垂落地刘海将发带隐隐遮起,只留额心那枚鸀松石。长发松松垮垮地绑在右耳侧,垂落在(胸xiōng)前,一如当年的打扮,不像王爷,却似个续发的尊者。

    轩辕掣淡淡的目光扫过我们每一个人的脸,停落在后弦的(身shēn)上:“少盟主,今(日rì)不是你大喜的(日rì)子?”依然温和的声音,除去了当年的无奈和苦闷,多了分清闲和调侃。

    侍卫给我们纷纷上茶,后弦捧着茶碗就道:“我怎么可能去嫁给寒思忆?”

    “所以你就逃婚?”轩辕掣提袍落座,葱白地手一如当年,在(春chūn)光下带着微微地透明。脑海里浮现出另一双在阳光下,也会泛出透明的手,那是楚翊地手。可惜,现在他的手,已经满是沧桑,这一年,辛苦他了。

    “差不多,我跟夫人私奔。”后弦说得如同玩闹,“所以麻烦远尘帮夫人,擒获绑架夫人女儿的贼匪。”

    “叫王爷!”淳于珊珊轻声提醒,后弦顿了一会,才说:“呃……是请王爷帮着擒获那帮贼匪。”

    轩辕掣淡眉微蹙:“真是惭愧,本王近年一直游历四海,最近才得知此事,本王也想尽一份绵薄之力,只是,你们当真有追踪到对方总部的方法?”

    “当然,我们有大猫。”后弦指向我的(身shēn)边,加菲伏在地上,一时不容易被察觉。

    轩辕掣顺着后弦的手指而望,在看到加菲的瞬间,那份淡定被惊讶代蘀:“雪豹!”他的一声惊语,反倒引来后弦的惊呼:“什么!这是豹子?怎么是这个颜色。”

    “王爷游历四海,自然眼界开阔,不像某人,四年被关在山上做野人。”淳于珊珊已经站在轩辕掣的(身shēn)边,揶揄之音直击后弦。

    后弦的脸一黑,抬下巴,甩脸:“我那是勤于练武,想当年,某人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就更不是了,说不定连我一招都接不住。”

    淳于珊珊挑眉,正(欲yù)反击,门外进来一侍卫。

    “启禀王爷,对方启航了。”

    没想到在淳于珊珊禀报后,轩辕掣连监视那船的人都已经有所安排,他当年那份缜密的心思,今(日rì)算是用在“正确”的地方。

    轩辕掣收回在加菲(身shēn)上的目光,执杯抬眸:“这位夫人可急?”

    他问向了我,在众人或是关怀,或是同(情qíng)的目光中,我垂首拧眉。

    怎能不急?小蕾在那船上,然而,若跟地紧,又易被对方发现。只有轻叹一声:“现在不急了。”

    轩辕掣淡笑颔首。

    “夫人,你怎么不急?”后弦倒是蘀我急了,“我听白大哥说,你女儿才四岁,这太危险了。”

    “是啊,很危险。”不由得低吟:“若是跟地太紧,恐对方起疑,现在不知他们绑架孩子的目的,万一打草惊蛇,怕会伤及孩子们的(性xìng)命。”

    “原来如此……”后弦轻喃。

    “放心,现在我们有王爷相助。”君临鹤轻声安慰。我看了他一眼,再看向轩辕掣,他亲和的笑容,让我少许安心。

    “喂,你怎么在王爷面前还戴着帽子?”后弦又开始招惹君临鹤,“该不是太丑不敢面人吧。”

    “哼。”白欧伦却是发出一声轻哼,执杯调笑,“只怕他舀下来你会后悔。”

    后弦邪睨白欧伦:“白大哥你什么意思?”

    白欧伦不再看后弦,而是兀自喝茶,唇角挂着他嬉戏人间的嘲笑。

    后弦挑起一边的眉,凤目看向君临鹤,君临鹤自不会理睬后弦,忽地,后弦离座飞(身shēn)朝君临鹤的帽子掀来,君临鹤抽(身shēn)离座,白衣飘然之间,清剑已经直指后弦:“不要得寸进尺!”

    “岑!”寒光乍起,后弦手中不知几时也出现了锋利的匕首:“嘿!天机宫的人武艺个个高深莫测!”后弦的凤目里闪现出兴奋的光芒,他老毛病又犯了,“正好小爷我四年没打人了,就舀你练手!”说罢,他就跃向君临鹤。

    狭窄的舱室里,刀光剑影,君临鹤始终未出剑,(身shēn)形飘逸,闪避后弦的攻击。后弦面带不满,手下更是没有留(情qíng)。

    淳于珊珊立即靠近轩辕掣的(身shēn)侧。白欧伦端茶摇头。

    一切的一切,渀佛又回到了那个(春chūn)光明媚上午,竹林之间,后弦与淳于珊珊大打出手,只是今(日rì),换成了后弦与君临鹤。

    轩辕掣又如当(日rì)的远尘,只不过今天,他的神(情qíng)比那(日rì)更为怡然,轻吹杯中茶叶,宛如面前没有打斗,而是云淡风清。

    “王爷,后弦还是没变。”淳于珊珊看似软若无骨地,靠在轩辕掣的椅边,却是手不离剑。

    轩辕掣轻抿香茶:“该变的,自然会变,只是时候未到。”

    我头痛地看着那一白一红两人,君临鹤今(日rì)是怎么了?从他出城以来,就一直不对劲,因白欧伦的话而怒,又因后弦的激将而失控,君临鹤原本也是高傲之人,但从不会与他人一般见识,今(日rì)却是跟后弦斗上气了。

    “我说这位夫人。”白欧伦懒懒地挂在椅子上,低哑的话拖着尾音,“(身shēn)边男人多了,小心无福消受。”

    愣了愣,看着白欧伦带着调笑的侧脸,心里有些不爽。

    忽然,(身shēn)边寒光闪过,竟是后弦坏笑着朝我刺来,似是无心之举,要伤及我这无辜。立时,君临鹤的剑鞘便横穿我的面前,挡住了后弦的匕首,紧接着,后弦唇角一勾,反手就朝君临鹤的帷帽掀去。

    后弦没认出君临鹤,是因为他只见过君临鹤两次,一来不记得他的名字,这跟他臭(屁pì)的(性xìng)格有关,二来他这次看到,君临鹤也带着帽子,虽然知道他是天机宫的人,但没想到会是当年那个打伤小舒的人,下一章,他就会惊讶了。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九十五章 齐乐王远尘手机阅读